票价涨五倍,音乐节遍地开花

犀牛娱乐

犀牛娱乐

· 10月1日

一年一个台阶,音乐节的消费门槛,逐年加高。

播放 暂停

票价涨五倍,音乐节遍地开花

00:00 09:0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犀牛娱乐,作者丨冷罐头,编辑丨朴芳

报复性复工。

十一小长假,是线下音乐节复工后的首个“国民假日”。天时、地利、人和在前,主办方们也按捺不住了,纷纷摩拳擦掌先后入局,造成了音乐节“井喷”的场面:8天假期,22场音乐节。

消息一出,网友炸了。惊喜是一方面,主要的“导火索”是门票价格带来的惊吓。豆瓣上有网友激愤发言:“看不起音乐节了,当初我就是因为穷才喜欢摇滚乐的!”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8天22场这个数字,达到了去年的三倍。但在趋势图中,音乐节的数量和价格并没有形成恒定的反比关系,反而是数量和门票价格一起骤增。部分场次单日最低票价,已经上溢到500元以上,通票动辄上千元。

去一场音乐节,心情愉悦,钱包如刀割。

但即便如此,热门场次的门票依旧全部售罄,不管是单日428元还是928元,都被哄抢而空。

一年一个台阶,音乐节的消费门槛,逐年加高。

遍地开花,票价上浮

中国举办首届原创音乐节,是在千禧年。

共有33支乐队参演,其中包括至今仍活跃在音乐节一线的痛仰乐队、木马乐队等。在2000年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迷笛音乐学院的学生。音乐节在卸下落地窗的迷笛音乐学院礼堂中举行,从下午至黑夜,为期两天。

这样看起来,第一届迷笛音乐节,似乎也可以称为迷笛音乐学院的“汇报演出”。

至于门票,是免费的。

迷笛音乐学院的创始人张帆曾经说过:“第一届迷笛音乐节非常特殊,免费的,红砖墙的隔壁就是工地,所以很多光着膀子的民工师傅拿梯子趴那看。我说进来吧哥们,然后他们全部进来了。音乐就是这样,自由,没有等级,没有富贵贫穷,是最直接最朴实的事情。”

在此后的三年里,迷笛音乐节的场地一直设在校园内,没有门票,观众免费入场。

发生改变是在2004年的第五届音乐节,场地由校园内移步至北京国际雕塑公园,门票10元。

2006年,第六届迷笛音乐节出现分类票,单日票为30元,通票为100元。至此,音乐节正式进入了商业化的运作模式。

此后几年,音乐节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摩登天空音乐节、草莓音乐节、张北草原音乐节、再到后来的麦田音乐节、成都仙人掌音乐节等,遍地开花。

在近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尽管变量很多,门票价格每年也都有小幅度上涨,但音乐节的高性价比,仍然是被广泛认可的。

以2009年创办的草莓音乐节为例,博主音乐集散地对其历年来的票价变化做出过统计,从最初的30元,到2020年最低单价场均300元以上,价格上涨了近五倍;新兴起的成都仙人掌音乐节,2018年票价为300元,而今年最低门票价格已经来到了580元,不过三年时间,门票价格上浮了50%左右。

催化剂:音综与流量

2014年到2016年,草莓音乐节的门票价格三年未变。

彼时,音乐节市场正在经历着一场野蛮生长后的筛选,资本市场趋向冷静,优胜劣汰。

转变的时间节点在2017年,根据华谊兄弟研究院数据显示,尽管音乐节数量有小幅度下跌,但票房规模却空前高涨。据统计,2017年音乐节总票房达5.80亿元,增速达20%;2019年音乐节平均票房同比增长超过30%,其中5月涨幅最大,单月音乐节票房规模同比增长达2倍以上。

重叠的时间将音乐节“振兴”的因,指向了两档音综节目:带领小众音乐成功破圈的《中国有嘻哈》和《乐队的夏天》。

前者打开了rapper们通往“地上”的那扇门,后者撕裂了囚禁摇滚乐的偏见,使其逐渐与大众认知中的主流文化接轨。拆解音乐节的嘉宾阵容,几乎全部被这两种类型的音乐人包揽了。

在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上,《乐队的夏天》这一档节目输送出的乐队,数量就占据了嘉宾阵容的三分之一以上。第二季乐夏的最大赢家五条人,在这八天内,参演音乐节数量就已达到六场。重塑雕像的权利、痛仰乐队等,档期也几乎被排满,演出数量均在四场以上。

豆瓣网友所说的“嘻哈和乐夏养活了音乐节”,虽然是夸大其辞的玩笑话,但也不无道理。

音乐综艺的开发,成功实现了向音乐节的引流,使音乐节“坐收渔翁之利”。毕竟在当下的市场生态中,音乐节仍然是说唱歌手和乐队与大众见面的重要方式。

音乐节走向大众化,吸引了一批主流歌手、流量进入其中,同时主办方也借此打出差异化的牌,提升自家音乐节在市场中的竞争力。

双方共赢,观众买单。

国庆档音乐节中价格“高到离谱”的几场,无一例外都有流量歌手的加盟。尽管许多乐迷望而却步,但仍然一票难求,粉丝们对于音乐节的门票价格口径一致:“很便宜”。与动辄大几千的演唱会价格相比,的确如此。

不可否认,音综的崛起以及流量歌手的涌入,改写了音乐节的基因,目标受众范围扩大,市场生态向良,但价格门槛的抬升,使音乐节的性质正在发生改变。

音乐节:属性趋向多重

今年的情况则有些特别。

除上述原因,以及正常的物价上涨外,疫情也成为了不可抗力的因素。为了响应防疫工作,平常可容纳几万人的场地,今年的出票量基本都控制在一万以内。成本上行,销售量下行,只能从单价上来找补。

但追根溯源,在这些“诱因”之外,音乐节属性的转变,才是门票价格的“培养基”。

直白而言,节节攀升的音乐节票价的确会劝退许多有着情怀、曾活跃在音乐节一线的乐迷,但随着年轻一代消费方式的改变、音乐节在大众化过程中社会意义的更迭,都使音乐节在“一小撮”乐迷之外,拥有了更广阔的受众基础。

必须要承认的是,音乐节在音乐属性外,被赋予了更多的娱乐及社交意义。

不难发现音乐节已经成为了文艺青年的打卡地之一,作为相对而言成本较小的线下音乐体验活动,除氛围较好外,也成为了社交网站上“逼格”的一种象征。

从事营销工作、追韩团的一一表示,虽然对于国内的乐手以及rapper们不是很熟悉,但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会选择就近去音乐节玩上一天。问到音乐节的关键词,她给出的答案是“减压”。在一一眼中,音乐节与酒吧、ktv等娱乐消遣的活动并无太大差异,硬要说有点什么,那就是更有沉浸感一点。

但对于500元以上的门票价格,一一给出的答案是“不会接受”,虽然500元的价格并不贵,但来往路费、食宿费加在一起,就显得消遣的成本有些大,“还不如撸串”。

小于不这样想,对于音乐节门票价格的上限,小于拔高到了1000元,但有个附加条件:“他在”。

“他”是小于的偶像,在歌手圈层中算是新生代顶流,演唱会门票售罄只需几秒,偶尔也会参加音乐节。对于粉丝来说,几百块一张的门票能一睹偶像真容,根本不算贵。但除这个原因外,“狗”音乐节能认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吸引着小于前往音乐节的重要动力。

一一和小于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个例,在大量的采访对象中,真正的乐队发烧友只有零星几个,娱乐消遣、追星、社交等动因,占据了大半江山。

从初代乐迷的角度来看,曾经“贫民窟”青年与艺术亲密接触的圣殿,如今身价倍增,确实会带来心理落差。但从市场规律来看,这些文化走向大众化后,拥趸者增多,被赋予更高的价值是必然趋势。虽然在商业化进程中利弊得失均在其中,但对音乐及音乐人本身而言,拥有了更好的生存环境、创造环境,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道理其实很简单,微博上乐迷的发声力挺就已道出了一切玄机:我愿意付500左右的门票,因为能让摇滚乐更赚钱,告别那个北漂地下室啃泡面的年代吧,让那些玩乐队穷一生的理念消散,许多人因为摇滚荒土而退缩放弃,现在有了沃地大家尽情绽放。

大众化的门已然敲开,商业化、鱼龙混杂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就是摇滚乐、嘻哈文化最好的时代。

本文系作者犀牛娱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aw26M5 钛粉94035 钛粉15375 钛哥儿 钛粉85193 那只猫已转身不见
383人已赞赏 >
383换成打赏总人数38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