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3》拿下44个热搜,但脱口秀的综艺化之路并不好走

赫婧

赫婧

· 2020.09.30

一家“学着做综艺”的脱口秀MCN的破圈之路。

播放 暂停

《脱口秀大会3》拿下44个热搜,但脱口秀的综艺化之路并不好走

00:00 07:13

脱口秀大会

哪个是你喜欢的脱口秀演员?杨笠?王勉?李雪琴还是杨蒙恩?随着《脱口秀大会3》节目的完结,在李诞、池子之后,笑果公司的新一代脱口秀演员们也在通过节目成功爆红,实现让脱口秀破圈的年度flag,冠军王勉的综艺约期恐怕已经排到了年底,在网上流传开的,是他和邓超、鹿晗一起录制另一档综艺的照片——一个脱口秀新人演员就这样获得了娱乐圈顶级资源。

据统计,在第三季总决赛上线播出当晚,《脱口秀大会3》喜提了44个热搜。而在此之前,杨笠吐槽直男迷之自信的话题,李雪琴与王建国的“雪国列车”话题也通过微博、抖音不断发酵,《脱口秀大会3》成为过去一个月里的话题制造机。

“好到不相信这是自己做的节目”《脱口秀大会》发起人&领笑员李诞也在节目中感慨,在最后一期集齐了徐峥、沈腾和罗永浩的《脱口秀大会3》也终于从脱口秀这一小众的喜剧形式,以年轻人喜欢的“中国喜剧”标签,正式走向了大众视野。

脱口秀要“破圈”

嘉宾罗永浩曾在《脱口秀大会3》的决赛之夜这样调侃自己,虽然被网友封为“中国脱口秀第一人”,但自己从未讲过一次脱口秀。

从严格意义上讲,笑果发扬的脱口秀来自于西方,是一种生长自线下剧场的喜剧,从规格上,有舞台面向所有人开放的“开放麦”,有多个演员组成的“拼盘”,还有专场、巡演及比赛。可以容纳几百至上千人的脱口秀表演,演出场地往往选择酒吧、livehouse或是小剧场,对于笑果签约的脱口秀演员来说,去线下练练自己新写的段子,是必不可少的工作内容,演出场次直接于工作收入关联,演员何广智就曾对媒体表示,自己一个月可以演30场,工资在8K到10K。

如果没有综艺节目带来的人气和曝光度,脱口秀演员只是一份和“程序员”“工程师”一样相差无几的工作,但随着《吐槽大会》捧红了李诞、池子,让他们可以像艺人一样接商演和广告,脱口秀演员的收入直线飙升,拿到融资的笑果也面临着捧红更多李诞们的新命题,在《吐槽大会》之后,以脱口秀演员为主阵容的《脱口秀大会》也不温不火地做了快3年。

“脱口秀需要破圈”,包括李诞在内的笑果管理层也不止一次地对外表达过这个观点,在疫情影响下,虽然找到了位于上海新天地的核心地段,笑果线下剧场的演出经历了半年的停滞,加上池子出走、上季冠军卡姆因吸毒被抓,笑果接连失去流量的台柱子,平台担忧、客户担忧,节目差点搁置,李诞也对外坦言“《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开录前,我们有很多额外的压力,甚至一度觉得公司要倒闭了。”

可以说,笑果对于脱口秀“破圈”的希望几乎全部寄托在了做好综艺节目上。

笑果,一家“学着做综艺”的脱口秀MCN 

脱口秀适合拿去比赛吗?在《脱口秀大会3》录制过程中,这个问题也拷问着每一个参赛演员。

李诞在自述中就提到,“很多脱口秀演员认为喜剧不能比赛,怎么办?我也认为喜剧不应该比赛,这也是我的价值观,我觉得喜剧应该轻松地干。但是比赛就好看,怎么办呢?你要不要在真实世界生活得好?你要不要忍一忍,做一些痛苦的决定?”

把一群有才华的人聚合到一档综艺节目中,让他们互相PK,淘汰、正面竞争,一定是更有看点,更容易产生“话题”的,这也代表了《乐队的夏天》《乘风破浪的姐姐》等头部综艺节目的做法,有时候,因比赛本身衍生的“你死我活”、选手内心挣扎部分的观众喜欢程度甚至是超过比赛的内容的,换句话说,正是“比赛”帮助脱口秀打开了观众

脱口秀演员纷纷在节目中表现出被残酷的赛制下的真实侧面与感情线,例如周奇墨对呼兰喊话“是男人你就站出来”,张博洋自杀式比赛,《脱口秀大会3》才开始有了自己的戏剧冲突和演员人设,也有综艺从业者对钛媒体表示,“笑果做综艺,终于摸着门道了。”

随着节目的录制,演员们话题金句频出,CP组炒的火热,笑果坐收流量,无论比赛结果如何,在节目结束之后,有了人设和流量的脱口秀的演员们都找到了新的职业上升通道,豆豆、颜仪颜悦去拍短视频,庞博运营着自己的访谈秀品牌“车间访谈”,王勉还来到了直播间加入带货大军。 

从这个角度讲,笑果的商业模式更像一家具有网红孵化能力的MCN,首先通过线下开放麦吸引有段子创作能力的人才,签约,再通过节目让这些人拥有更高量级的粉丝,经纪收入也成为笑果重要的收入来源。 

“美国是没有笑果这样的公司的”,幽默小区脱口秀俱乐部主理人@TonyChou也在博客节目“声东击西”中讲到,随着笑果的节目越来越红,身边的脱口秀爱好者们都在讨论是否要去笑果签约,关心它是不是能把自己捧红,“但最后你会发现,这个组织,它是要靠你的。”@TonyChou说道。

喜剧艺人,仍是综艺的巨大人才缺口

相比于竞品喜剧综艺《认真的嘎嘎们》和《欢乐喜剧人》,《脱口秀大会3》无疑是成功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它为真正从事脱口秀职业的人群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技能的舞台(相比之下,来到奇葩说的脱口秀演员卡姆、池子和庞博并没有大放异彩),另一方面在于行业需求端,就中国综艺现状来说,有梗有态度的综艺喜剧咖实在太少见了。

何炅也在《认真的嘎嘎们》的采访中提到,中国综艺喜剧人并没有实现真正的体系化、职业化,每个节目都需要一到两个“搞笑担当”,但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李诞、大张伟们,“当你做一个节目的时候,能想到的人也不多,做节目的时候要根据能请到的大咖,来决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节目。”何炅说。

随着《脱口秀大会3》的走红,脱口秀演员王勉、杨笠、杨蒙恩等新人们也会面临成为综艺咖等更多的职业选择,这就像是,经过脱口秀专业训练的演员通过《脱口秀大会3》的舞台毕业了,迎接他们的是为缺少笑点焦虑的综艺节目们,以及五花八门的内容创作平台。

但是从笑果毕业的演员们,会像他们的前辈李诞那样,在各类综艺节目之间游刃有余吗?一个MCN们普遍面临的问题也出现在笑果身上,那就是在一到两个头部艺人之外,短期内便很难再培养在商业能力上达到同一量级的新人,同时,机构内腰部艺人与尾部艺人的分化也会更加明显。

脱口秀的稀缺性与综艺制作能力,为笑果构建起了竞争壁垒,但笑果能否为综艺大盘实现人才输送,抑或是带动脱口秀行业达到新的阶段,仍有待时间的验证。(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赫婧)

本文系作者赫婧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