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土猫:流浪猫获得领养名额的难度堪比考清华北大丨钛媒体电台

小黄鸡

小黄鸡

· 9月23日

为了让更多猫咪能从“清华”顺利毕业进入家庭,幸运土猫最开始就需要理性选择适合被领养的猫咪。

播放 暂停

幸运土猫:流浪猫获得领养名额的难度堪比考清华北大丨钛媒体电台

00:00 18:31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三期,在《不就是钱吗》的主题下,梁海源又讲了自己养猫的事,他说自己小时候很穷长大后开始报复性消费,在宠物这件事上也是如此。他一定要用购买代替领养 ,并且要买贵的猫,不然给它看病的时候医药费比猫身价还要贵。

隔日梁海源这段表演就上了微博热搜,网友纷纷涌进他的评论区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放到脱口秀舞台的情境下,也有一些人认为大家无需上纲上线。不过,双方有一点共识:这段内容并不好笑。

幸运土猫主理人曾莉认为这段内容突破了某种界限——猫是生命,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物体,如果把生命纯粹化作物的状态,那我们人类成为人的这一部分的特殊也就没有了。

众多投资机构的报告都显示,2020年中国宠物市场规模预计会超过2000亿,其中宠物用品规模约250亿,宠物食品规模约450亿,很难说近几年成为资本宠儿的宠物市场与幸运土猫毫无关系,但具体到市场收益上,两者关系确实不大。

因为幸运土猫是一家流浪猫领养机构,做的是这个市场里不赚钱的那部分事。

今年年初,幸运土猫再次搬家至回龙观一栋大约80平的建筑里,外部没有招牌和橱窗,如果你实在找不到门的话,去旁边店铺问一下“领养猫的地方”,热心店主立马会为你指准方向。

打开一排店铺中最没有存在感的那扇门,走进去,抬头一看,猫咪已经发现你了。

一般情况下,幸运土猫领养中心的猫咪数量在30只左右,但身处其中,你并不能确切感受到这个数目。因为除了六七只在公共区域闲逛求抚摸的猫咪,其他都根据猫咪的性格、年龄、身体状况分别喂养在不同的房间里。因为猫咪流动性大,且经常有外来领养者来往,他们都有携带病毒的可能性,所以年龄太小、胆子比较小的猫咪都得在房间内生活。

同时,幸运土猫室内尽可能减少了家具和装饰,只有木制猫爬架分布在天花板下方。猫虽多,但没有拥挤的感觉。

曾莉于2001年开始救助流浪猫,近二十年走来,有人离开,又有更多老朋友加入进来,团队成员大多都是志愿者,她们通过“幸运土猫”公众号相识,都是各自正职领域的优秀员工,而面对无偿的志愿者工作,她们同样全身心投入其中,可以说,幸运土猫的运转是由爱支撑起来的。

但具体到工作中,“理性”这个词的出场频率要比“情感”多好几倍,这份理性体现在她需要在在“接收”与“不接收”之间找寻平衡——无需成本的网络求助成接踵而至,但幸运土猫领养中心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大家都想要“让流浪猫通过幸运土猫领养出去”这个最佳方案,那么领养名额的获得难度就堪比考清华北大。 

如她所说,一只流浪猫的领养过程完全可以比喻成考大学。为了让更多猫咪能从“清华”顺利毕业进入家庭,幸运土猫最开始就需要理性选择适合被领养的猫咪,这就像高考一样。严进严出,有的时候反而可以提高运转效率。

面对领养者,曾莉也希望大家放下情感需求,不要在愉悦的状态下决定养猫,而是理性思考自己的状态是否适合承担起这份责任。

她说:“我们不是一个能够迎合公众情绪的机构,我们的公众号、我们传播的观点态度都无法迎合公众情绪,让热点更热。我们也可能没有办法追到热点,我们只在后面默默地表达一下我们自己的态度就好。”

不管创业者是还是短视频创作者,在这条宠物产业链上下方都赚得盆满钵满的当下,我们和曾莉聊了聊那些不赚钱的事——“领养代替购买”这句话的意义何在?领养后时不时家访有必要吗?幸运土猫为什么不”卖惨”?完整音频内容可以在“喜马拉雅”搜索“钛媒体”进行收听。

以下为曾莉本人口述,经钛媒体整理编辑。

救助的流浪猫中,只有十分之一可以进入领养流程 

今年年初的疫情期间,我们遇到了两起明显是被遗弃的流浪猫,为什么说它们明显是被遗弃的家养猫呢? 

因为一只是美国短毛猫,这种品种直接进入流浪猫的可能性不太大,它对人非常亲近,而且眼睛受伤了,另一只则是连带着猫窝猫砂盆直接被扔到小区了,幸好当时就有好心人把它们救助了,经过沟通申请到进入领养中心的名额后,就由义工团队成员送到动物医院进行检查、绝育,后来到了领养中心。

每天,微博都有很多这样的好心人艾特我们,希望他们救助的流浪猫可以进入我们的领养中心。  

但现在的矛盾在于,网络求助是无限的,而我们领养中心的进入名额是有限的,甚至可以说名额难度堪比考清华北大。 

拿出数据来说,我们一年会给1500多只流浪猫做绝育,但只有1/10的猫可以拥有领养名额进入领养流程。

通常,我们对于流浪动物保护机构或者动物福利机构的认知,就是他们要接受动物,确实也有非常多的机构在接受动物,但那些机构的生存和动物们的生存都处在一个很艰难的边缘。 

我每次说这样的话的时候都觉得特别惭愧,因为任何一个实体机构其实都存在局限性,它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其实大家救助流浪猫也不是只有通过领养机构才能解决,只是大家会觉得发个信息艾特下直接走就最好了,确实,对于多方来说,这是一个最佳解决方案。

所以最近我们就想,如果所有人都想要这个最佳解决方案,那么这件事就堪比全中国的学子都要去上清华和北大一样。  

从接收动物的角度来看,幸运土猫领养中心的工作成绩是非常优异的,我们一年能够帮助将近200只猫进入家庭,相当于一个收容基地的量。但其实接收动物是最无奈的一种做法,它在外面可能面临生命危险,所以要接收,但接收回来对机构来说是非常沉重的压力。

我们花了大概十年的时间去做一个在“接受”与“不接受”之间的平衡点——在“严进严出”的原则下,我们的目标就是让适合回归家庭的猫咪进入家庭,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帮助流浪猫尽快地流转,目前,来到“幸运土猫”却无法完成领养的猫,比例不到5%。 

“严进”指的是,分配领养名额时,偏向给予那些适合回归家庭的流浪猫。其中的关键点有两处,一是健康问题,二是性格问题,有的猫在流浪过程中可能遇到了伤害,对人类会有些不友好的行为。

还有一个很无奈的点是年纪较大的猫咪也不适合进入领养流程,你看这只猫已经14岁了,是老太太了,她就是因为年龄较大没有被领养出去,我们干脆就一直养着。

已经14岁的“老太太 ”

已经14岁的“老太太 ”

这些都是公众决定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考虑标准时想的是当自己领养的时候,更希望能领养什么样的猫。你总不希望猫咪领养回去马上生病,摸一下就咬,伸手就打,也想要年纪小能陪你多一些时间的对不对?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有缺了一只眼睛的,或身体有残疾的猫咪也有机会被领养,但情况较少。

现在基本每天都有猫咪排队等待进入领养中心,排队一个月是很正常的情况,我们也会给一些猫咪开放快速通道,比如那些处在生命危险期的小幼猫。领养中心的排队不是我们说能进就能进的,是要看领养状况能不能进的,如果这周有5只猫被领养,那下一周就会放出5个名额,这周有3只猫被领养,那下周只能放出3个名额。

同时,也有一部分名额开放给幸运土猫的群护项目,我们会在北京市几个大的公园比如说八大处公园、中山公园、景山公园等这些公园里流浪猫群护,为公园猫做绝育。如果这个公园里出现了一些适合领养的流浪猫,我们会为它们安排快速通道进入,因为公园里的生存环境更糟糕一些。

有时候也很无奈,我们确实只能从领养的状态安排进入,而不能从我们的情感角度安排进入。 

不要在愉悦状态下决定养猫

梁海源在之前的舞台上吐槽过流浪猫领养步骤的繁琐 ,他好奇领养猫和有无本地户口的关系,类似的吐槽在网上并不少见,之前大家也会讨论“领养后机构要求时不时家访”这件事的必要性。

其实,家访的意义并不重要,重要在你最开始对人的选择完整,就像你嫁人之后,妈妈不可能三天两头来看看你。

最开始的表现才最重要,有一些朋友称我们这种思路为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但如果在因上不努力,果上去强求,那是强求不到的。 

在幸运土猫的同名微博和公众号中都可以得到幸运土猫的领养申请表,开头我们标注了领养猫咪无需任何支付费用,填写内容大概分为两块,一是基础个人信息如姓名、联系方式、住址等内容,二是个人生活信息,如婚姻状况、家人对于领养猫咪的态度、居住房屋类型。

问卷最后列出了具体的猫咪生活场景和那些有点糟心的猫咪日常行为,如尿床、抓沙发、掉毛等,因为我们需要领养人考虑这些并不愉悦的、之后可能会发生的场景。

我们大概花了两年的时间去调整申请表,里面没有“你确定会爱它一辈子吗”这种问题,都是具体的场景、实践描述。通过这些非指向性信息,我们更能够看到信息背后拼凑出来的申请人的状态。

当然,了解后,更多还是需要进入到当面的沟通,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领养依然是在当面沟通后来做出决定的。

如果你想要领养猫的话,流程就是先填申请,然后再面谈,而领养日为每周的周四和周六。

这个面谈并不能等同面试,我们会尽力淡化“评估考评”的色彩,并不是我们允不允许你得到这只猫,而是说我们只会从过往经验的专业角度为你提供一些参考意见,你会对自己有一个评估,放下你情感的需求,回到理智层面再去想一想。

有时候在面谈之后,一些申请人真的会意识到自己现在不太适合养猫。

比如前段疫情期间,很多小孩子没法去学校,也没法找小伙伴玩,找父母要养宠物,实际上,孩子的需求可能仅仅是一种表达,最终承担责任的是父母,那么我们要分辨,父母是不是真的决定要承担这个责任,还是仅要满足孩子的表达,这看起来是一回事,但是它其实是两回事。 

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跟家长说,再等一等,动物园开放了的时候,你去动物园买张票,就可以了。家长也表示理解,因为说的都是大实话,小孩兴趣点很快就转移了,所以不着急给自己上这个套。

同样,当你要出差度假,要考试,家里有人生病这些事跟猫咪的生活发生冲突时,你要做好合理安排,这些都不是你在愉悦状态下能想到的事情。 

还有一种问题常出现在夫妻之间,之前有情况是妻子很想养,但她先生不同意,这时妻子的需求需要被再次评估。

还有一种情况是妻子想养猫,她先生的态度是“无所谓”,但我们对于男方的态度很认真,因为领养其实是一件严肃的事,“无所谓”的态度看似是投了赞同票,但当养猫这件事与他发生了冲突的时候,他一定会旗帜鲜明的表态说不行。所以要么说行,要么说不行,这都是负责任的说法,“无所谓“和“随便“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做法。

实际上,在一个事情做决定的时候,我们大多数成年人不太愿意直接表达不满的情绪,但这个不同意在最开始说出来其实是更理智的做法,以免到最后产生更大的分歧。

所以,面谈其实我们在做一个尽可能深入的沟通,答案自然就摆在这边了。 

为什么我们建议用领养代替购买?

“用领养代替购买”这句话背后就是生命的意义,我们做工作的时候,猫咪会呈现两个状态:物或生命。

以领养代替购买的时候,重点是对生命本身的关注、关爱、接纳,甚至说,让一个曾经遭受苦难的小生命重新获得幸福的过程,是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

还有一点是我们本不想谈及的——物化生命的一部分人是那些无底线让动物无序繁殖的贩卖者。他们将动物完全变成了商品,商品就是市场主导着需求,很多动物就在这样的状态被过度地、无序地、只为了商业利益地繁殖。而且最糟糕的是,这些贩卖者不仅伤害了动物,还伤害了人,给很多想要去养动物的人的最初情感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那种在网上卖宠物给你快递过来的行为,我觉得就是物化,他完全把生命性就忽略掉了,而忽略生命性的时候,身为人该有的高尚品质就没有了。

所有问题的本质都指向这些人在不择手段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其实在各个领域,这种情况都是以不同的形式去存在的,让人觉得很无奈。

2004年,我们开始意识到流浪猫繁殖速度太快,而根本的解决方法就是控制流浪猫咪群体的扩大,开始帮猫咪进行绝育——TNR项目(T: Trap/抓捕, N:Neuter/绝育,R: Release/放归)。

这个项目其实是动物福利工作专业范畴的一部分,特别针对伴侣动物。它们最多进入家庭生活,所面临的困局也是最广泛的——数量过剩。不仅是北京、上海,很多大中城市都会有。从最初的捕杀,经历了很长的过程,转为通过绝育的办法来控制流浪动物在野外的繁殖数量,这也是我们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简单的说就是通过给流浪在外面的猫狗定期完成绝育,让他们减少在野外的无序繁殖,保证这些猫咪生存质量的同时,逐步地减少这些动物的数量。

其实帮一只流浪猫做绝育,一天就够了,做完就再把它放回去就好,因为它之前就是流浪猫,不太适合领养。

不会“卖惨”

我一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使命感,从来没有想过成立机构,只是当时想得很简单,想给猫一个很好的生活,做到这个之后下一个就来了,做着做着就组织到了一起,黏性很大,然后你就甩不掉了。

如果我们一早就知道幸运土猫做成这个样子,要经历这么多波折,我就老老实实上班去了,我就不要做这些事情了,我就养我自己那只猫就好了。

我是一种被推着往前走的状态。因为这个工作做起来真的太消耗了,公益工作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边缘弱势,动物福利是公益工作中的边缘弱势,我们始终能够得到的空间都非常少,一直都是夹缝中求生存的状态,整个工作的过程并不愉悦,但是这些小生命的蜕变始终是动力。

所以说,很多事情不是说你一开始想做成什么样,而是最后没办法撒手,我们的手里牵着的是一个个生命的责任,就很难把它完全松开。

但我们不会“卖惨”,你一开始说还有人能体会,但最后有态度的公众会想说“你为什么一直都这么惨呢”,对不对?不能一直都是惨的一个状态,所以我们就希望大家进到领养中心能感受到有猫的开心和快乐。

幸运土猫这么多年目前还是靠支持者的资助,以及在公益工作上的合作伙伴的帮助、公益渠道里面合作伙伴的帮助和受众、志愿者义工,还有领养人长期的帮助来解决这个事情,其实就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目前有30多家宠物医院和我们达成了合作,他们以很低的价格给流浪猫完成绝育。领养中心这个线下机构的大部分成本在房租上。

算笔账的话,一个养有200只动物的收容机构假如说一个月一只动物是两公斤猫粮,400公斤猫粮按每公斤猫粮10块钱来算是4000,再加上一些其他消耗,其实很容易筹到钱。

但是我们一年也就流转200只动物,但是我们是把这个钱以房子的形式呈现在这,但这笔物业费用就是最难筹的费用。

因为我们的猫吃得真不多,猫咪数量少不会密集生病,所以我们在最能筹钱的两个方向上都找不到钱,其实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就需要房租,我们就想让有一个地方让猫有地方住,但就是这么难,我们差一点都快放弃了。

幸好,去年的时候,有一个资助人帮我们出了这笔钱,他当时说:“你们想做的事情你们就去做。”

自打2017年最后一个全职员工离职之后,现在幸运土猫团队大部分人都是义工。曾经有全职团队的时候资金压力太大了,我们给不到大家多少钱,员工只能去租地下室,我自己都好心疼。

同时,公益工作天花板很低,职业晋升渠道很窄,对一个年轻人的发展不是很有利,所以我们没办法,我们真的招不来人,我也不想耽误大家,特别好的年华中,大家需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我们很多岗位的义工其实都是他们自己工作领域的大咖,现在,这些非常优秀的义工把我们的工作带起来,我们就没有薪酬的压力了,把物业成本解决掉就能持续下去了。

最后,我想给准备养宠物的人说,从动物福利机构的角度来出发,我们肯定是支持以领养代替购买的。因为从领养的角度上来看,领养一只其实等于帮助两只,这只猫幸福了,下只猫就有了幸福的机会。 

我们不推荐购买,因为很多的购买渠道其实并没有你想象那么好,很多购买渠道后面的繁殖动物处境是非常糟糕的。在动物福利的话题有一句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放到野生动物和伴侣动物上其实也是适用的,你不知道很多小宠物的母亲在遭受着怎样的苦难,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购买。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丨小黄鸡)

本文系作者小黄鸡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709 钛aw26M5 钛粉94035 钛粉15375 钛哥儿 钛粉85193
384人已赞赏 >
384换成打赏总人数38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回复
    0

    有点沉重。。

    2020-09-30 16:04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