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月,TikTok公共政策团队在忙些什么?

Richer

Richer

· 2020.09.18

除了找购买方、起诉美国政府这些事情以外,TikTok马不停蹄,在做一件重要的工作:招人,招关键的人。甚至可以说,字节将人才视为国际化的破局点。

播放 暂停

这几个月,TikTok公共政策团队在忙些什么?

00:00 11:42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Richer有话说(ID:RicherSee),作者为Richer,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川建国从7月8日考虑禁止TikTok在美运营,8月3日抛出9月15日(Dday)关停令。在这两个关键节点之后众多大戏上演:中国互联网圈的抓狂、起诉的尝试、Kevin辞职、商务部出手,到昨天川建国一脸傲娇的说自己很失望。我们先不讨论TikTok的结局会怎么样,我认为其中的一些复盘对出海人是有借鉴意义的。

本文还是和过往一样,只讨论公开能搜到的网上消息,其他小道rumor、所谓的“内部消息”就不在我们讨论范畴。

“云上加州” VS “投名状”

先说朋友圈火热的名词“云上加州”,我想说技术合作的路子确实是出海的神来之笔,但是可惜,如果这一次仅仅“云上加州”,是绝对不足以解决TikTok这个夏天遭受的问题的。

道理很简单,因为TikTok的服务器一直在美国弗吉尼亚,要是这招有用,就不会有川普和Cifus的这么多戏了。如果说甲骨文的合作仅仅是从谷歌云转到了甲骨文云,那是自欺欺人。

背后的暗流,是技术合作这个great partner到底要合作到什么程度,是云存储数据?还是共同开发参与运营,共同到什么程度?怎么样套上一个中国各圈能接受的名词,怎么套上一个美国各圈能接受的名词?不多说了,我也不了解,不多臆断。

 

甲骨文CEO Larry Ellison

撇开其他合作方的出局造成仅剩甲骨文的局面不谈,恐怕与甲骨文的合作最大的理由,或者说获得,恐怕并不在于技术本身,而在于Larry Ellison,也就是目前甲骨文的掌门人。

我们都知道Larry是硅谷为数不多公开支持川普的科技圈大佬,而且甲骨文讲真与中国关系良好,从89年开始,我们中国的工程师们有悠久的Java使用历史,中国几大运营商、各大银行,大量的关键企业长期用的都是甲骨文的系统。这是一个两边市场都能接受的公司,Larry也是和大家关系都好的小朋友。

与其讲“云上加州”,不如说是TikTok搞了一张川普阵营的投名状。那么这时打Larry Ellison的牌,就看这投名状有多管用,也就是Larry到底和川普有多铁了。

目前悬在Tiktok头顶的两把剑:是9月15日为截止日期的川普行政令,和11月大选前,90天为期限的Cifus建议下的第二道行政令。

在我的理解,第一道就好比是川普惯用的无理要求,底线谈判伎俩,更富个人色彩,而第二道,因为有了Cifus的授意,才是真正“合法”的尚方宝剑。这两把剑悬空在TikTok的头顶,而Larry的入局我认为应该是足以缓解川普本人的情绪,也就是第一道行政令,但是对最后11月的Cifus大考,其效用和结果仍旧是很大的未知数(shi liang ma shi)。

字节在这几个月做了一件什么事?

除了找购买方、起诉美国政府这些事情以外,TikTok马不停蹄,在做一件重要的工作:招人,招关键的人。甚至可以说,字节将人才视为国际化的破局点。

我们知道字节从年初开始设立一支高标准的公共政策团队,在三月,美国互联网协会会长、创始人Michael Beckerman放弃了自己创立12年的平台,加入Tiktok,成为VP and Head of US Public Policy(PP)。

之后缓缓拉开了团队组建的序幕,这一团队也是美国斡旋的最前线核心,直接驻扎华盛顿特区。PP的增速在焦灼的7月8月达到顶峰。(在Linkedin搜索了一下Tiktok PP,发现有不少工作人员是7月以后加入团队,而且是Michael带进来的互联网协会的老伙计)

请输入图说

字节新招的不同市场公共政策负责人

得一提的是,在七月之后,TikTok增加了欧洲与巴西两个国家的公共政策主管。这明显是在美国事件发生之后,全球化的一大重要调整。

我们再看欧洲政策的director,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所在地,南美政策的head,巴西,包括与甲骨文Larry合作。我不由得敬佩字节真的是很会选人,蛇打七寸,找到的都是关键人物,值得所有出海企业学习。

TikTok美国VP 公共政策负责人 Michael Beckerman

在这所有的关键人物里,有一个人,恐怕是在Kevin Mayer之外最旋涡中心的了,那就是今年年初入职TikTok的Michael Beckerman。

而Michael的上一份工作是美国互联网协会,他离开之后在互联网协会的继任者Jon Berroya是一个interim president的头衔,这大概率说明,Michael是主动离开的。明摆着在互联网协会还没有选好合适继任者就跳入了TikTok,简单来说——挖来的。

TikTok公共政策团队在忙的事

我在8月听过一个他接受的TTM的播客采访,里面讲述了不少他对于TikTok挑战的认识和想法。(在中国互联网圈集体低调的时候,他在这几个月不停地上采访,还去搞播客,我是无语的)。我就不一一赘述内容,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文末链接。重要几点信息整理如下:

9月10日 Michael Beckerman接受FOX连线采访

去年Michael在美国互联网协会曾公然点名吐槽过Oracle、Equifax等企业的数据安全不靠谱。也就是说他认为美国互联网公司普遍存在信息泄露问题。(所以可想而知Larry是否是会买他的帐,我有点小紧张。从另一个角度说,Orcale这个deal,应该不是美国团队他们谈的)

7月27日的采访中,他对于中国之于美国数据安全的态度,和小扎在八月听证会上被全中国骂的那句回答一模一样,这里为免被河蟹我就不写了。(这样的人成为了TikTok的首席公共关系,说明招他的大哥完全站在纯美国团队的立场上招人)

7月27日的采访中,他说:他认为TikTok的症结,在于需要向各界解释清楚,透明化:我们是一个美国公司,TikTok和中国没有半分关系,从软件到数据都是在美国。在中国也用不了。(他回避了算法是中国字节的)另外,TikTok更是一个娱乐公司,数据本身都是不具有威胁的。

8月19日的采访中,他说:如果Tiktok卖给了美国,对美国纳税人是一件好事。(又一次表明他是站在美国立场)换句话说,他的潜台词是:卖掉固然对美国纳税人很好,但是卖不卖我其实不关心,或者说卖不卖我认为并不能解决TT根本的质疑和问题,滥用数据美国企业也有。

9月10号的采访中,他说TikTok只是一个成立两年的公司,没有赶上互联网大发展的好时候。对于TikTok,他把今年的挑战与Facebook在成立第二年的Cambridge Analytica scandal事件相提并论

Michael Beckerman认为TikTok只是一家两岁的企业

以上的信息很关键:这些话在文末的链接里均能找到原文甚至录影原话,非我杜撰臆想。

我想,这里透露出了几个关键信息或观点:

第一,TikTok是一个两岁的美国公司,只不过是有个中国投资人占了大头,有几个中国员工而已,你们不要用FB等企业十年的要求来对标我,也不要用外国企业来妖魔化我们,我们就是一个美国公司,也没那么大事,遭到了一些困难而已。(就这点,我倾向于主观臆断字节关停TikTok美国可能性在内部达成共识几乎为零。)

第二,我们在就解释问题与疑惑做各方面的努力。(当然的Michael的团队不能直接和TikTok北美划等号。从Michael在这样的风口浪尖还敢上采访,就说明,整个团队真的是铆足了劲在讲故事,在解释。)

第三,公共关系团队对于出售所谈甚少,甚至没有用“我们在积极寻求买家”来证明自己,并且对美国政府也不是啥话都讲的,有他们自己的解读和说辞。(一方面当然是工作性质本身决定,也无可厚非。但是另一方面,我认为,中美两个时区,字节母公司和美国TT公司的工作重点是大概率有差异的,中国字节团队(张一鸣)这几个月斡旋在寻找合适的买家(合作方),而美国团队老实跑产品之外,重点从Kevin Mayer时代一直没有变化:就是向美国政府证明:“TikTok is a platform that is safe, is transparent”。而不是证明我们在谋求出售。)

中美团队截然不同的思考

由此可见,美国团队与中国团队的关注和思考的模式完全不同。美国关注的是行政令的发起原因层级的思考:如何把故事讲清楚,弄明白,把安全弄好。而中国各界的关注点是如何答题:卖不卖,卖给谁,卖多少。

往根上想,这思维模式从30年前这批人进小学的第一天就决定了,美国的Mike想的是怎么选一个看起来酷的homework研究主题,最好是研究火箭什么的,能让我喜欢的Lucy觉得我很有趣愿意和我Dating。而中国的小明想的是怎么考100分,最好能让我有好感的学习委员小红注意到我。当然这个比喻不是完全恰当。

而字节包括张一鸣,需要在这一场博弈超脱两地思维的局限性,再拔高一个层级,取长补短,用合适的人破局周旋,不一件容易的事。而中国出海企业,在未来,也面领着同样的本地化团队工作重点不同,思考维度不同的问题。这是恰当且确定的。

最后,不负责任猜想:东方的智慧是无限的,出售的方案甚至包括起诉美国政府,字节中国母公司和美国TikTok PP团队是否只是在打一场掩护?是否在为战略大转移留出空间?为美国PP团队工作赢得时间?悬羊打鼓,缓兵之计,不得而知。

总的来说,我认为他们各自都在负责各自擅长,或者说应该负责的事。而与甲骨文的合作如何前行,各方都希望在争取最大利益的时候不睬红线,如何平衡披露信息与真实的情况把握这个度又成了一个难题。唯一能确定的是——未来的两个月,暗流汹涌,戏不会少。

本文所有的思考和八卦都是基于网络公开信息和业内不是秘密的消息。如有不妥,请联系我。

参考内容:

https://www.foxbusiness.com/technology/tiktok-us-purchase-value-taxpayers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tiktok-exec-michael-beckerman-criticism-techlash-skepticism-2020-9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tiktok-sale-september-deadline-extend-trump-administration-bytedance-report-2020-9

https://techpolicyinstitute.org/2020/08/05/tiktok-public-policys-michael-beckerman-two-think-minimum/

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michael-beckerman-why-do-we-need-a-federal-privacy-law-ask-the-data-brokers-selling-your-private-information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tiktok-exec-michael-beckerman-criticism-techlash-skepticism-2020-9

本文系作者Richer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