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的华强北,是快递小哥、潮汕商人与迪奥香水的邂逅

一次绝地求生的转型。

播放 暂停

凌晨3点的华强北,是快递小哥、潮汕商人与迪奥香水的邂逅

00:00 15:13

华强北明通市场如今的外墙模样

华强北明通市场如今的外墙模样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丨陈弗也,编辑丨杨布丁,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刺啦——”

几声清脆的胶带撕扯声后,一个个装满了阿玛尼、资生堂、纪梵希口红、面霜的纸箱被封口,扔进一旁的小拖车。随后,满载纸箱的拖车哐当哐当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路边,一辆辆快递货车已等候多时,准备开往全国各地。

这里是8月19日凌晨3点的深圳华强北。整个城市进入了睡乡,只有位于华强北商圈的明通市场,灯火通明。

“至少要忙到天亮,只有上午才能消停一会。”守在明通市场后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作者。

询价、订货、打包、装箱,弥漫在空气里的还有汗水的味道和机器的收款声,这样的情景在过去十几年里反复上演,只是,这一次的主角,不再是男人们痴迷的电子产品,而是女人们追逐的化妆品。

凌晨时分的明通市场,纸箱里全是各类化妆品

“汇聚全球美妆品牌,一站式美妆采购中心”——明通市场的外墙如今贴满了这样的形象展示语,旁边陈旧的“明通手机配件城”的招牌已显得格格不入。

一位当地政府部门的人士提供给作者一组数据:华强北商圈两万多个商铺,如今有超过10%的档口转型卖化妆品。其中,转型最早、最成功的就是位于振华路上的明通数码城,1200多个档口,几乎全部转型做了美妆。

曾经盛极一时的中国电子第一街——深圳华强北,正迎来新的标签:中国最大的高端化妆品批发市场。

价格低、货源足、种类全,是他们能从全国各大化妆品批发市场脱颖而出的优势。更重要的是,这里的货品几乎都是国际一二线品牌。

但一直被外界忽视的一个事实是,华强北是一个多元化的商圈,共有手机、电子配件、钟表、服装等27个专业市场。

如今,美妆市场的崛起,让这个没有边界的商圈,又多了一种进击的可能。

买口红如同炒股票

“迪奥001口红多少钱?”

“103。”

“来50支!”

随后传来一段铃声:“XXX收款,5150元。”一单生意就这样做成了。

在专柜,这个型号的口红售价310元,免税店价格是210元左右,但在明通市场只要103元,并且可以批量销售。很少有人讨价还价,费那个口舌的时间,可能已经做了好几单生意。更重要的是,如果买家犹豫,过不了多久,就不是这个价了。

“在这里买货,就跟炒股一样,一天好几个价。”来自东北的陈丽(化名)向作者感叹。

陈丽有电商、微商和实体店的渠道,需求量很大。之前,她经常会从日本、韩国的代购团队那里拿货,但疫情把这条路给阻断了。华强北美妆市场的崛起,让她找到了新渠道。她在这里已经考察了几天,就是想找到固定、靠谱的货源。

晚上8点,已经逛了半天的她从明通市场里出来透气,站在台阶上抽了一根烟,很无奈地对身边的姐妹说:“昨天的那个价,今天拿不下了。”

由于拿货量大,如果一件化妆品的价格有10块钱的波动,陈丽可能就有几千块钱的盈亏。

在明通甚至华强北,都没有上午营业一说。每天下午两点之后,明通市场才“苏醒”过来。一位档口服务员告诉作者,市场里化妆品的价格一直是波动的,下午开市时,会执行前一天的价格,但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价格出来。

一款名为“明通找货”的小程序,如今成为了买家找货和看价的平台。小程序由市场方开发,但是上面的存货量和价格主要由档口老板们来发布,每一款化妆品,不同的档口,价格也可能不同。
“明通找货”小程序是目前明通市场官方认定的找货平台,用户可以在小程序上搜索档口或者化妆品名字,找到货源和价格

“明通找货”小程序是目前明通市场官方认定的找货平台,用户可以在小程序上搜索档口或者化妆品名字,找到货源和价格

就跟股市一样,价格的波动,让这个批发市场有了炒货的可能。

8月18日下午,温州人王孝校找了几个档口,都没有找到SK2洁面乳。当时,正临近七夕,这款化妆品备受追捧,成为了各大电商平台的主打产品。这样的信息,早早就被传递到了华强北。他判断,市场上可能已经卖断了货,有人趁机在囤货,等价格高了再出手。

从背包客到行李箱客

王孝校是华强北的“背包客”。他在这里没有档口,也没有为某个档口打工。过去几年,开淘宝店、写知乎,让他积累了不少顾客和“下线”。现在,他每天的工作是在朋友圈、微信群里发化妆品价格,有朋友需要的话,他去档口里拿货,找快递发出去,赚取10%—20%的差价。

每天,王孝校都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大布袋穿梭在各个档口间,他称自己只是这个市场里的一个“小虾米”,但行情好的时候,一天也能从明通市场采购几万块钱的货。

8月19日凌晨1点,明通市场的后门依然繁忙,大批的货物从这里运出,然后发往全国各地。

电商、代购是这些化妆品的主要分发渠道。根据档口工作人员的介绍,他们会与一些电商商铺合作,为他们提供货源,有的档口还贴上了“支持更改寄件人”的字样。

据明通市场管理方一位人士介绍,由于疫情影响,很多“代购”不能去海外拿货,也会来他们这里拿货,通过代购销售出去的货,可能比电商渠道还要多。为了满足代购的需求,一些档口会把货物的中文标签给撕掉,只保留原来的外文标签。

这里逐渐成为了“代购者”拿货的大本营。

不过,并非每一个代购者都会亲自来这里拿货。这里甚至还有一批人,做上了代购的“代购”。

王孝校就是其中之一。

夜晚,不少代购的年轻男女坐在明通市场门口的台阶上,对着手机或本子检查是否已经完成当天采购。

作者发现,在微信群、贴吧、微博上也有不少人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公布出来,称他们可以代劳来市场拿货。有的人做的比较大,拖着行李箱来装货,他们有更固定的销售渠道,如线下实体店、电商平台等,每天都可以保持着数万元的销售额——这是市场中级别更高的“行李箱客”。

王孝校就期待几个月后,客户多了,能够升级成“行李箱客”。

在明通市场里,各个档口还贴满了“支持一件代发”的信息。所谓“一件代发”,就是指即便买家只要一件货,卖家也可以发货。而且,批发和零售,都是一个价。

有熟悉该市场的人士预估,明通市场每天的销售额至少1亿人民币。不过,作者向上述明通管理方求证,他表示市场方没有统计各个档口的销售数据,对这个数据不做置评。

“绝地求生”的转型

市场的火爆推高了档口的租金。此前有自媒体写道,明通市场A座的档口,每个月的租金已经炒到了5万多,转让费在100万左右,但即便如此,也是一铺难求。

上述明通市场的管理方向作者表示,目前,明通市场的档口已经租满,要想进场,只能从档口老板那里转租。

不过,在这位人士看来,目前的租金价位和转让费并不算太高,甚至还追不上华强北当年高光时刻的水平。早些年手机配件市场火爆时,一个一米长的柜台,一个月都要几千块钱租金,而现在十几平米的档口,租金也就几万块钱。

“被炒起来的租金和转让费,受益的是转租的档口老板们。”这位管理方向作者表示,今年6月22日,明通化妆品市场B区开业,释放了四层的档口,目前也已经饱和。

其实,对于明通市场来说,这一次转型属于“绝地求生”。由于修建地铁,这里一度被封了四年路,再加上电子市场的式微,过去几年,整个华强北商圈都出现了衰落的迹象。

知情人士向作者透露,早在2017年,明通数码城的副总林创侄就萌发了转换赛道的想法。

当时,在明通市场的一楼,一些档口开始转做美妆产品微商。40多岁的林创侄从其中看到了商机,他说服了市场的管理层,带着团队去杭州、广州、中国香港、韩国等地考察市场,并做出了“差异化”发展的决定。

事实上,在华南地区,广州是重要的化妆品集散地,但走的是低端、国产化妆品的路线。

但明通市场一开始主打的就是高端化妆品的批发。这主要是发挥了档口老板们的“找货”优势。电子产品时代,那些老板们就能够从海外渠道大量购买手机,再销往内地;如今,只是把货从手机变成了化妆品。

上述知情人士称,刚开始转型时并不容易,卖手机的档口老板们对化妆品行业、货源、质量都不太了解,这些只能靠自己摸索,也有一些老板最终选择了离开。

王孝校的一个朋友曾在明通市场的三楼开档口,卖电子配件。由于不看好化妆品市场,去年,他把档口转让了出去,转让费30万。当时来看,还是一个不错的交易,如今,这个朋友想再回到这个市场,就要付出高几倍的转让费了。

“电子产品市场已经这个样子了,销量在减少,利润在变低,如果还在这个方向寻求转型,很难有出路。”上述明通市场的管理方感叹道,这一次也是颠覆性的转型,“幸亏化妆品市场做起来了,要不在今年会很难,出租率会更低。”

风口中的潮汕商人

如今,明通市场化妆品生意形成规模之后,越来越多的档口和市场就跟风过来了。据前述知情人士称,现在那些售卖化妆品的档口老板,绝大部分都是几年前卖电子产品的商家。

这里的档口老板大多来自广东潮汕地区,那里以盛产富商而驰名,比如李嘉诚、姚振华、王来春等。

在华强北,潮汕商人是一个圈子,对市场敏感,喜欢跟风,愿意探索,也很擅于抱团,就连雇佣员工也都喜欢招潮汕老乡。“诚招潮汕小仙女,会电脑者优先”的招聘广告贴满了市场。

这个圈子不仅仅是在明通,还覆盖了整个华强北。于是,周边的商场也被带火了。现在,华强北商圈的曼哈、紫荆城、远望、女人世界、龙胜等几个市场也开始做美妆生意。

“华强北一直都有跟风潮,一个市场发展起来了,马上会有别人跟上,跟得早了,就能赚一波。”王孝校向作者感叹。2015年10月,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这里谋生,虽然只度过了5年华强北时光,但已经经历了山寨手机、电子配件、二手手机几波浪潮。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商圈之一,整个华强北的发展一直都由市场和私人老板主导,他们可以打造“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名片,也可以打开其他领域的市场。

作者从权威人士处得知,曼哈有97家店铺转型做了化妆品;紫荆城有121家化妆品经营户入驻;远望有15家商铺装修完毕开始经营;女人世界尚在装修,但转型决心很大,之后会提供600家商铺做化妆品;龙胜则规划了150家商铺转型化妆品市场。

曼哈市场也跟着转型,但依然保留了一半传统市场,一边做美妆,一边做电子产品

目前,电子产品仍是华强北最大的标签,但华强北也一直都在多元化发展。

除了明通等几个市场转型做化妆品之外,还有别的市场寻求其他赛道的转型,比如,附近的紫荆城就转型做了进口美食,市场门口插满了“全球进口食品交易中心”的旗子;明通市场B区的四楼也是专门做进口美食的区域。

华强北商圈的紫荆城市场转型做进口食品市场,门口挂满了进口食品交易中心的旗帜。

海外代购大本营

这些化妆品是不是正品?货来自哪里?一线品牌们为何会如此便宜?几乎每一个来华强北拿货的人都会有这些疑问。

这不仅是买家关注的焦点,也是深圳市政府关注的焦点。作者从相关政府监管部门了解到,华强北转型做美妆被媒体报道后,一度得到了深圳市主要领导的批示,要求相关部门关注华强北化妆品的货源和正品问题。

对于档口老板来说,量大、便宜的货源来自哪里是他们的商业机密。作者在华强北询问了多家店铺关于货源的问题,他们都给出同样的答复:在海外有代购团队,从日本、韩国、中国香港以及海南等地的免税店、折扣店里刷货等。

上述明通市场管理方向作者透露,市场上货源主要有免税店、品牌方自己报关、海外电商平台、海外代理商等几个渠道。在他看来,档口老板们都是批量拿货,与零售价相比,拿到的价格要低很多。

不过,前述知情人士表示,那里也存在着不少“水货”——比如,很多档口里摆放着大量的没有中文标签的产品。

“化妆品的税很高,如果省去这些税的环节,那么他们的价格肯定就降下来了。”这位知情人士向作者分析。

不过,在这位知情人士看来,无论是档口老板还是市场方,他们都很清楚:这里经受不起假货的冲击,如果变成假货的集散地,市场很快就会死掉,他们就要再次去选择转型。

上述明通市场管理方向作者表示,化妆品与手机配件不同,如果消费者买到假货,他们的维权欲望会很高。因此,市场方从一开始,就严厉打击售假行为,并成立了专门的打假团队,与公安、工商部门联合打假。

作者发现,几乎所有档口都贴有“保证正品 假一赔十”的标签,并张贴《不经营无合法来源、假冒伪劣商品责任书》:如果售卖无合法来源、假冒伪劣产品,没收租金、保证金等。

华强北的市场监管部门也增加了打假力度。作者从近期公开报道上看到,他们提高了抽检频次,要求商户做好入场出场的台账,保证货源可查,并与商户签订《一次性淘汰制度》。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深圳市相关部门出台了多项政策支持华强北的复苏,如打造“夜间经济”示范区,将主街区建设成3A级景区等。如今,化妆品市场的兴起,为华强北的复苏提供了新的可能。

本文系作者腾讯新闻棱镜深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