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长租公寓雷区:如何规避风险,防止入坑?

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t

· 9月5日

选择一套合适的公寓,需要火眼金睛。

播放 暂停

深度解析长租公寓雷区:如何规避风险,防止入坑?

00:00 09:5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连线Insight,作者丨钟微,编辑丨叶丽丽

长租公寓又迎来了一波“爆雷”。 

长租公寓的“爆雷”早在两年前便已出现,其中不乏寓见、蛋壳、青客等知名公寓,每发生一次,便有全国各地无数租客与房东深陷其中,遭受了财产损失,不得不走上维权之路。 

近期,随着疫情影响,长租公寓行业又发生动荡,杭州、上海、深圳、广州等全国各地,多家长租公寓疑似资金链断裂、接连“跑路”。仅在8月,就有超过十家长租公寓被曝出现问题。 

8月底,友客公寓被曝出面临资金链危机,不少房东和租客收到友客公寓工作人员发的短信,称友客公寓资金出现问题,自8月中旬便未给业主正式打款。 

巣客公寓在合肥、武汉、成都等地运营超过万套房源,有租客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他一次性支付了约4万租金,但在租完房子两天后,就被迫从出租房里搬运行李,房东已经换锁强制收房。亦有爆料者称,租客的房租可能被财务私下分掉。 

在此之前,上海岚越公寓所在的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其在通知中自称,已陷入资金链断裂,经侦大队已经对其进行调查,调查期间公司总部大门暂时关闭。 

上海、广州等七个城市先后发布风险提示或住房租赁资金监管措施,提醒租客谨慎选择住房租赁企业。 

巢客杭州总部聚集的房客和租客,图源钱江晚报 

细数近几年“爆雷”的长租公寓,可以从中发现一些规律,它们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经营模式,高价租入房源再低价出租,一次性收取租客1-2年租金却按月向房东支付租房款。 

随着长租公寓的扩张,资金吃紧,房东收不到租房款,便强制收回房子,租客没有房子可住,剩余租金也难以拿回。 

许多租客和房东没能避开长租公寓的“坑”。在长租公寓的层层“套路”之下,如何规避风险,成为一件需要重视的事。 

“租金贷”套路多

长租公寓的层层套路中,“租金贷”不得不提。 

2018年8月20日,长租公寓运营商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佳)的破产,揭开了租金贷的面纱。

鼎家的租客们在签约时,长租公寓强调“押一付一”的交租形式,但租客随后发现,房租并非交给长租公寓,而是通过一个名为51返呗(现更名为“爱上街”)的APP注册了账号,交房租变成了还款。 

鼎家宣告破产后,租客讨不回押金,还需每月给爱上街还钱,鼎家也停止给房东支付租金,一些房东不得不收房,让租客无房可住。 

为什么租客交了房租,房东却收不到租金?很多房东与租客也是在之后才发现“租金贷”的坑。 

“租金贷”模式,是指长租公寓与租客签下租约的同时,也和金融机构合作,让租客签订贷款合约,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了全年房租,租客再向金融机构按月偿还租房贷款。 

这也意味着,长租公寓拿到全年租金后,只需每月交付给房东房租,再通过剩余的房租继续扩张。 

不仅是鼎家,青客公寓、蛋壳公寓等长租公寓都使用了“租金贷”,被“租金贷”的租客比例甚至在六成以上。 

通过租金贷,长租公寓提前拿到了扩张的资金,但一旦企业无法盈利,无法有持续的现金流,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最终租客和房东都要面临不同程度的损失。 

在企业“爆雷”之前,很多租客甚至不知道自己使用了“租金贷”。 

一位青客租客曾告诉连线Insight,她在签约时,就只是录了一段视频,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办理的业务,“告诉我说办理了19+2(付2个月的押金,房租+押金分期19个月)的分期。”当时她并不知道,“分期”就是“贷款”。 

在她租房后不久,就发现青客已“爆雷”。她刚刚毕业,工作还未稳定,身上就背负了两万多的贷款。 

而“租金贷”还会牵涉到个人征信。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一位自如租客提到,他是在退租后偶然间查征信记录才知道自己背上过租金贷,更不满的是,在看房及签合同的过程中,自如管家没有提供任何跟贷款相关的消息。

在发现风险时,很多租客希望以退租的方式止损,但问题并没有解决。

据北京商报消息,多名租客反映在长租公寓美丽屋租房过程中被诱导贷款,中途遇到退租不退贷的情况,收到晋商消费金融的催款信息,才发现租房中介并未结清贷款,导致租客征信陷入逾期状态。 

随着长租公寓玩家陆续陷入资金链断裂,越来越多的租客陷入“租金贷”纠纷中。 

低价租金背后的“庞氏骗局” 

不少长租公寓,直接被质疑是假借租房之名的庞氏骗局。 

近期,长租公寓适享跑路后才被发现,与之前爆雷的巢客本是一家,疑似圈钱后跑路,再转移到其他品牌。 

今年8月,一位名为“兜兜妈妈”的网友在腾讯新闻上爆料,她在8月20日与适享签约,并以押一付十二的方式付完近四万租金,但不到十天就收到中介消息,称适享公司疑似爆雷,他们被总部踢出总群,也联系不上法人。 

根据“兜兜妈妈”与中介业务人员的聊天记录,对方称,“上午还在正常上班,下午公司总群就把我踢出来,公司疑似跑路,本人因工资未发,现在也在维权。” 

之后,位于杭州西子国际C座23楼的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大门紧锁,无人办公,无论是房东和租客,都难以找到维权的对象。 

但在适享跑路之前,该公司还曾以巢客的身份活跃。适享前身为杭州巢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在2019年7月更名为巢客遇家,直至2020年3月更为适享。 

期间,巢客还出现了多次变更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法定代表人的情况。

适享的变更信息,图源天眼查

而在巢客更名为适享之后,马上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涉及租客房东超8000人,遭遇了大规模的维权。 

之后,租客发现,原巢客公寓的管家,开始在朋友圈发租房和收房的消息,但不是以巢客公寓管家的身份。 

这也让适享陷入了庞氏骗局的质疑,被认为是在全国各地注册各种品牌,当资金达到一定规模后,卷款逃走,以新的名头继续行骗。 

其中一个明显的特征是,适享和巢客都利用了高收低出的方式吸引了租客,而在成立后不久就开始出现问题并被曝跑路。 

乐乎公寓创始人CEO罗意提到,“高收低出”的成因有两种,一类是长租公寓机构恶性竞争和高杠杆使然,另一种就是以“爆雷”卷钱为目的,以“高收低出”为手段的诈骗行为,很多都名不见经传,却在各地都有分号。 

这类疑似庞氏骗局的手法已经不仅仅在一家机构身上出现,但对于租客的房客而言,却防不胜防。 

如何规避风险,防止入坑? 

长租公寓带给过消费者不少优质的体验,较为精致的装修、卫生管理服务、拎包入住的方便,都给了年轻租房群体选择它们的理由。 

但在如此嘈杂又布满雷区的行业里,租客们想要避开风险,选择自己心仪的公寓,需要火眼金睛。 

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曾发文提到,租客与房东可到行政部门官网、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及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查看公司开业报告、营业执照、相关资质及投诉纠纷情况,存在违法违规记录的公司,要谨慎选用。 

杭州房管部门也表示将公开公示“白名单”租赁企业,消费者在租房时就可以看看相关平台是否在白名单上。 

房东和租客应了解企业的房源规模、资金情况,通过媒体或公司官网等渠道获取尽可能多的信息,而蛋壳公寓、青客公寓等上市企业,也存在“爆雷”风险,可以通过财报得知企业现金流情况。 

除了事前了解,租房过程中,如果对方给出的租金过低,也是一个预警的信号。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曾提醒租客,租赁房屋时要擦亮眼睛,价格要与市场价相符,并不是越低越好。 

如果一家长租公寓给出的价格,远远低于周边其他房屋,要么这家机构有圈钱跑路的嫌疑,要么是为了快速扩张,采取低价的方式与其它机构争夺市场份额,这也意味着,如果竞争失败,机构则面临破产和倒闭的风险。 

在支付环节,不少长租公寓为了储备更多资金用于发展扩张,采取优惠或降价的方式,鼓励租客年付或半年付。 

但支付周期越长风险越大,为了规避风险,租客更应争取短租方式。

根据全国各地相关机构的建议,租客支付房租时,最好不超过3个月支付周期。 

部分长租公寓则采取押一付一,但可能存在利用“租金贷”方式欺骗租客的情况。在签约过程中,为了避免被迫签上“租金贷”,需要确认合同中不存在贷款的内容。 

不断涌现的“爆雷”,让很多租客和房东对长租公寓心存疑虑。未来随着行业的洗牌,问题机构将渐渐逐出牌局,而留下来的长租公寓们,只有拿出更优质的服务和产品,才能重获消费者的信任。

本文系作者连线Insigh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那只猫已转身不见 一潭浑水 钛粉59301 钛粉14259 钛粉55117 钛粉96933
378人已赞赏 >
378换成打赏总人数37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