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影视化之殇:大刘10万卖版权,烂尾11年,而今外来和尚要翻拍

精选

精选

· 9月5日

11年过去了,我们仍然没有看到《三体》相关影视作品,没能为它贡献一张票房。

播放 暂停

《三体》影视化之殇:大刘10万卖版权,烂尾11年,而今外来和尚要翻拍

00:00 11:52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 | 郑玄,编辑丨林桔,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2009年,盛世新影的合作导演张番番,以10万元从刘慈欣手中买断了《三体》此后5年的全部影视版权。

现在,11年过去了,我们仍然没有看到《三体》相关影视作品,没能为它贡献一张票房。

好消息是,不久前,Netflix(网飞公司)宣布,计划将《三体》三部曲拍成系列电视剧。这个消息让《三体》的电影迷欢呼,再次看到了影视版的希望,加上网飞曾出品过《黑镜》、《纸牌屋》等高质量影视剧。

但消息传出时,影迷们仍然担忧:

一是担心目前电影技术还难以还原《三体》硬核世界观,另一方面则是担心电视剧《三体》“惨遭”魔改,此前《三体》英文版就曾因为魔改遭国内粉丝不满。

二是《三体》的编剧,由《权力的游戏》编剧大卫·贝尼奥夫和德贝·魏斯(David Benioff 以及D.B. Weiss)组成。去年,网飞花了2亿美元签下了权游最后一季的编剧,俩人从此告别 HBO,还放弃了星战的编剧任务。最后权游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大部分追着“权游”一路看下来的观众患上了 DB PTSD(针对2DB二人组的创伤应激综合症)。

《三体》的影视版“命运多舛”。从2013年在国家电影局立项,预告2016年上映,至今有7年了,《三体》依然多次延期,中间一度传出出品方游族影业团队解散,电影上映无限延期。

7年改编不断放影迷鸽子,现在网飞“接盘”了,看似让书迷欢欣鼓舞,但《三体》持续11年的翻拍烂尾历史会不会继续?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网飞投资拍摄《三体》的细节公布不多,但从已有信息的冰山一角可以看到,网飞的投入不会低于此前HBO拍摄“权游”。

2018年亚马逊曾经传出想要拍摄《三体》三部曲,并与版权方游族谈判,据悉总投资额将达到10亿美元,但最后无疾而终。

实际上对于网飞来说,《三体》也是一场不容有失的“翻身仗”。

今年以来,受美股科技板块不断走强,网飞股价一改过去两年颓势一路飙升。从年初的每股320多美元涨至目前的505美元,累计涨幅将近60%。

与股价呈反比的是糟糕的业绩,今年二季度网飞营收净利润同比下降近30%,新增订阅会员仅270万,远低于市场预期的500万,在一众业绩大超预期的美国科技股中格外扎眼。

网飞将二季度会员增长不及预期的原因归咎于“内容不够精彩”,加上第一季度创历史性的会员增长数量让公司对二季度的预期过于乐观。

对网飞来说,此刻拿下《三体》的影视改编权,自然是为精彩内容——以及会员增长——增添了重要的一笔交易。

但交给网飞和2DB,《三体》原著党不无担忧。网飞自制剧不少,但包括国内用户熟悉的《纸牌屋》在内,大多是心理战和权谋剧,科幻剧并不见长,只有一个《黑镜》撑场。网飞能否用银幕语言呈现世界观复杂的《三体》,存在疑虑。

此外,2DB组合当年的“魔改”行径也让中国《三体》粉担心。

当年《权游》拍摄速度远超过原著《冰与火之歌》的写作速度,2DB在后几季原创了大量剧情,其中不少让《冰与火之歌》原著迷和权游的粉丝大为不满。

此外,《三体2:黑暗森林》英文版此前因为严格审查,剧情被大量修改。

刘慈欣2015年接受采访时称,《三体2》因为要迎合海外三观被迫修改1000多处,比如编辑认为联合国秘书长是美女,且四个书中领导者都是男性,是性别歧视。

但不论如何,对于期盼看到影视版《三体》的粉丝来说,相比不断放鸽子的国内团队,交给财大气粗且背靠成熟美国电影工业链的网飞,还是靠谱的多。

《三体》影视改编11年,科幻影迷之殇

从这几年的科幻文学作品来看,《三体》是当中最闪亮的作品之一。

《三体》共分三部,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其内容多涉物理学、天文学以及文史哲等社会科学。其第一部经过刘宇昆翻译后,获得了“科幻文学奥斯卡”——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2014年,《三体》系列英文版在美国出版,后逐渐成为全球最火的科幻小说之一。目前该系列已经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得到包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FB创始人扎克伯格、权游原作者马丁等人的力荐。

《三体》搬上银屏是不少粉丝的梦想,但也逐渐成为粉丝之痛。去年2月,刘慈欣与导演卡梅隆对话时曾经自嘲,说自己的不少作品经常面临“有人买版权,却无下文”。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2009年《三体》还没出名时,盛世新影的合作导演张番番以10万元,低价从刘慈欣手中买断了《三体》全部版权,将五年期限的改编权、后续影视剧和游戏开发版权打包买走,随后盛世新影发行公司开始融资筹拍。

但直到2013年《三体》才在国家电影局立项,随后由于与开发方的分歧合作生变。2014年9月,游族影业宣布获得《三体》的改编权,投资2亿元拍摄,由冯绍峰、张静初担任主演,并于2014年年底发布了首个《三体》电影概念片。

2015年7月底,出品方称《三体》电影前期拍摄已全部完成,正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但随后噩梦开始。

2016年6月17日凌晨,有微博用户爆料称,“《三体》电影上映将无限期推迟,影片监制、出品方游族CEO孔二狗已离职,特效团队被更换,导演张番番拍摄的素材被废弃”,顿时引发广泛热议。

游族影业立即发表声明澄清,并表示《三体》上映时间绝对不会超过2017年上半年。但事实是,《三体》并未如期上映。

除了电影,在那一年里,曾出版《花千骨》、《老九门》的慈文传媒也说,要和游族影业改编《三体》的电视剧,但此后并无太多进展。

最近一年,沉寂数年的《三体》多媒体化又有了新进展。

2019年11月,B站宣布联手三体宇宙合作开发《三体》动画版;2020年8月,腾讯官宣拍摄投资拍摄《三体》电视剧,出品方包括了此前不断放鸽子的游族影视和慈文传媒。

投中网获悉,腾讯主导的电视剧和B站主导的电影,都将在2021年上映。

除了影视化,《三体》游戏改编也一波三折。

此前手握IP的游族多次传出将开发《三体》游戏,同样雷声大雨点小。今年6月,游族发布公告称,从游族实控人林奇名下的关联公司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署著作权许可合同,以4500万元买下10年三体游戏开发授权。目前,《三体》处于内部立项阶段,据悉,除了移动端,也计划和日美厂商合作开发主机、PC等平台。

如今,距离刘慈欣卖出《三体》改编权已过去11年,距离游族宣布《三体》开机已经过去5年,《三体》影视国产难的背后,是中国电影工业化和影视投资寒冬这两大“老生常谈”的难题。

中国电影工业化,还有希望吗?

科幻题材的内核是基于科学而对未来世界的一种假想,由于现实世界并没有实物参照,拍摄科幻电影的难度不言而喻。

相比于已经拍烂的宇宙飞船、外星殖民、虚拟现实这些题材,《三体》中引入了超越人类的高等宇宙文明。设定中这些文明,已经将很多目前还在物理学前沿探讨的概念化为战争武器,如何将这种抽象的宇宙概念在银幕中呈现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

例如,《三体》第三部中大量出现对多维宇宙的描写,不论是人类和战舰进入四维空间碎片,还是高等文明使用的将三维世界降为二维世界的“二向箔”。这些内容通过文字描写给读者留下了自己想象的空间,但在电影世界里呈现可能万分困难。

此前国内版《三体》的难产,除了出品团队自身的问题,国内电影工业不成熟也是原因之一。

2019年,刘慈欣的另一部科幻作品《流浪地球》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累计斩获46亿元票房,成为内地票房总榜第三位(前两位是《战狼2》和《哪吒》)。

《流浪地球》在国内掀起一波科幻热,很多人“戏称”2019年将成为中国科幻元年。但之后,《上海堡垒》、《拓星者》、《明日战记》等科幻电影口碑平平。

甚至有观众评论:“《流浪地球》给中国科幻电影开了一扇窗,《上海堡垒》又把窗户关上了。”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认为,中国科幻电影的问题还在工业化水平:“拍摄《流浪地球》,整个剧组前后雇佣了7000多人,我们工业化不足的时候就是靠人肉填的,我们的经验不是很多,但是教训很多。拍摄这部电影让我意识到,中国电影工业化还是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

刘慈欣也有相同的看法。在与卡梅隆的对话中他谈到:“从行业角度看,现在我们与美国科幻电影最大的差距是,中国的科幻电影没有像美国那样完整的工业体系,所以做起来很艰难。”

中国电影在2011年-2018年迎来黄金时代。2011—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总规模一度保持在40%左右的高增长率,市场总量稳居世界第二。2016 年开始,中国电影市场的这种上升势头逐渐放缓,2016—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分别为457亿元、559亿元和610亿元,2018年增长率仅为9%,2019年更是降至5%,增速一路走低。

票房增长让中国电影产业链快速发展。今年北京电影节上,电影《百万美元宝贝》制片人安德鲁·摩根分享称,在过去25年中,中国电影取得了长足进步,如CGI、计算机生成图像、特效等方面,与好莱坞都是并驾齐驱的,可以说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电影制作中心。

但从2018年——随着票房增速放缓,资本也在逃离电影行业。2018年上影节上,光线总裁王长田首次谈起电影行业资本寒冬,据统计2018年中国影视上市公司的市值总额相比2016年高点下降逾7成。

进入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下院线关停,行业更是遭受重创,华谊、光线、北京文化等影视公司的股价屡创新低。

制作、宣发受困,产业最上游的影视技术公司更是艰难,实际上在整条影视产业链上,国内对技术公司的投资一向不太上心。

一位国内影视创业者告诉投中网,这个领域投资较少,很大程度上在于影视技术公司经营存在天花板,单独上市比较困难、回报较低,缺少退出渠道。

因此,由网飞接手,翻拍《三体》,未尝不是好事。如果网飞拍《三体》,可以复制《权游》的成功,带动中国新的科幻热,或许能刺激资本市场,再次推动中国科幻产业加速发展。

加上《八佰》的21亿票房,也表明了疫情后人们对观影的需求:我们不能没有电影,没有电影院。

本文系作者精选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