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戒油戒糖,00后吃代餐…那些“要健康也要爽”的年轻人

创业最前线

创业最前线

· 8月26日

年轻人心甘情愿为健康和快乐买单。

播放 暂停

90后戒油戒糖,00后吃代餐…那些“要健康也要爽”的年轻人

00:00 15:3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创业最前线,作者 | 周婧,编辑 | 蛋总

做一碗水煮牛肉饭,需要多久?拆开包装袋,将所有食材倒入料理区,撕开发热包,倒入冷水,盖上外盖。15分钟后,一碗热腾腾的水煮牛肉饭就做好了。

这是95后女生小娴吃饭的日常。3年前,这个四川姑娘大学一毕业来到北京,从事新媒体工作。由于工作太忙,她只能通过外卖解决一日三餐,“吃外卖都快吃吐了”。

最近,自热食品成了她的新选择,米饭不难吃,种类多,一个月不重样,轻松治好“选择困难症”。如果非要说和外卖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连等外卖小哥的时间都省下了。

今年新冠疫情爆发,抑制了餐饮、旅游、娱乐的需求,速食行业却被逆向激活。

2月以来,“方便面”一词在天猫的搜索量大增200多倍;李子柒三连包螺蛳粉月销量150万单;在淘宝1月到2月期间,自热食品位列热销产品排名第二,仅次于螺蛳粉。

当千禧一代成为社会的消费主力,高效率地解决吃饭问题成为需求之一,也可简称为“速食”。只不过,年轻人眼中的“速食”,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盒饭,食物要满足便捷、高效、健康和美味,缺一不可。

吃饭从来不是一件小事,商家们早已看透速食流行的本质:食物的背后,是年轻人对效率的追逐,健康的焦虑以及社交的需求。「创业最前线」采访了多位20来岁的年轻人,跟他们聊聊关于吃的选择——在他们眼中,“好吃”没有标准,只在于如何享受生活。

1、90后的减糖运动,无糖饮料的战场

夏天是李然最喜欢也最发愁的季节,喜欢是因为又可以穿漂亮的小裙子了,发愁则是身上的“肉肉”无处可藏。身高165,体重110斤的李然只能归属于“微胖”,但用她自己的话说,“距离瘦成一道闪电还有很远”。

冰淇淋太甜,奶茶点半糖都觉得奢侈,不加糖的咖啡根本接受不了——对于饮品李然有自己的要求,她称之为“减糖”,也可以说无糖。除了肉眼可见的糖,无处不在的“隐形糖”也成为她的禁区,“糖是女生的杀手,吃多了发胖,还容易衰老”,她这么告诫自己。

饮料无糖,口感要好,可供她选择的品牌并不多。有段时间她尝试过苏打水,“那味道有点像咸咸的肥皂水”,喝过一次她就放弃了。

直到满大街开始流行“元気森林”,清新的外包装,从名字到设计都在效仿日本食品,“0糖0脂0卡”醒目地标注瓶身,这让李然眼前一亮,“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还挺好喝”。

李然告诉「创业最前线」,她也曾怀疑饮料里是否真的无糖,“它是一种代糖,不参与人体糖代谢”,在简单查了些资料后,她选择相信,这一刻好喝似乎占了主导。

与李然的“减糖运动”一样,28岁的王峰已经戒碳水饮料两年了。“人在职场身不由己”,加班熬夜,饮食不规律,让他从120的体重一下窜到了140斤。

“减肥只口头说,不努力只会越来越胖”,走路上班成为王峰主要运动方式,中午顶着酷暑也要走几圈,“一天一万步是我给自己定的小目标,”王峰说。

饮食上他开始戒油戒糖,只吃低脂低热量食物。左手一杯奶茶,右手一杯可乐,这些糖分爆表的快乐日子,让王峰意识到靠这些高糖饮料来“续命”,显然与健康背道而驰。

在尝试过几种饮品后,低糖的气泡水成为王峰的首选, “有点甜,还有气,喝起来很爽”。某种程度上,气泡水在味觉体验完全不输碳酸饮料,但不会像碳酸饮料那样带来味觉负担。

李然和王峰都感受到了精神的抚慰,“生活不易,总要来点甜,比起吃蛋糕带来的负罪感,0糖饮料健康又解馋,简直就是胖人的福音。”每次运动完,王峰瘫坐在座位上,一瓶冰镇气泡水下肚,当下的疲惫也缓解了两三成。

事实上,2008 年可口可乐就在中国推出了零度可乐,2016 年推出了无糖版本的雪碧。其中的配料以阿斯巴甜为主,甜度比蔗糖高出数百倍,几乎不能被人体吸收,争议中销售一直不温不火。

2013 年农夫山泉推出“东方树叶”,2014年统一推出“茗茗是茶”,这些无糖茶饮料都没有在市场上打出浪花,无糖系列曾经多么不受欢迎,可见一斑。

如今健康焦虑不再是中年人的烦恼,90后担心头秃,00后唯恐掉队,健康永远是革命的本钱,打着“无糖”、“零卡”、“零脂”标签的无糖饮料便站上了饮料界的“金字塔尖”。

配方是说服消费者的关键,蔗糖太甜,换成天然代糖,罗汉果、甜叶菊、菊粉等被更多地用于饮料中。除了元気森林,网红喜小茶、奈雪的茶也打着“0糖”旗号,老牌饮品如统一的小茗同学和农夫山泉的茶π也正开发更加低糖的产品。

为了证明健康,最好在“腰封”上就打上卡路里、碳水化合物、脂肪数值,将健康主张变得可视化、直观化。

另一个卖点是颜值。包装做得讲究,人物IP有趣,流量小生晒一波,喝健康饮品瞬间上升为一种生活态度。再加上病毒式营销和线下疯狂铺货,这一切的目的都是增加年轻人的认同感,他们心甘情愿为健康和快乐买单。

2、偶尔一顿代餐就是“自律开关”

在尝试N种代餐食物后,董洁觉得,再好吃的代餐也不过打六分。

“吃了有饱腹感,但你不觉得自己在吃饭。”她对「创业最前线」说道,通常她只需要将代餐奶昔用热水冲泡,摇一摇,喝完,扔掉包装,简直太方便了,前后耗时不超过10分钟。

这一度让董洁觉得吃饭少了仪式感,而所谓的饱腹感也在近三个小时中消耗殆尽。

董洁所吃的代餐是最近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一种饱腹型食品,属于低热量、高纤维的食物,有代餐奶昔、蛋白棒、代餐粉等,口味丰富,“让人有吃零食就能瘦的错觉”。

董洁爱吃甜食以及一切高热量的食物,但长期饮食不节制,加上熬夜刷剧,吃“垃圾食品”,她发现自己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突出,走路气喘,脸上冒痘,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

尽管嘴上说要减肥,但董洁也不大会去运动,她自称是减肥“老大难”:“和朋友一起减肥,我每天坚持跑步,朋友阶段性运动,几个月下来她轻了三四斤,我一斤没减,就是这么气人。”

因此,她更多是想通过饮食来改变身体。疫情期间,她刷快手、抖音时偶然看到代餐,富含多种天然谷物,营养又低卡,吃了有饱腹感,她忍不住心动了。

疫情加速了人们对健康的焦虑,人们意识到身体更需要含有多种营养元素的食物。在健康的情况下,想为身体补充营养,保健品曾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传统的保健品是个庞大的市场,但现在的消费风向变了,“总觉得那是药。”董洁说。

如何将营养价值量化,代餐给了一种可能性。在成分表里,代餐精准计算食物的卡路里:脂肪占到30%,蛋白质占20%,碳水只占10%,另富含维生素ABCD。如今在小红书,微博,B站,抖音,快手上,代餐的宣传屡见不鲜,就在罗永浩的直播间,一款叫ffit8的代餐产品销售额一度突破了350万元。

“选择代餐,也是为了更精准的控制饮食摄入成分。”董洁说,比起自己花时间计算卡路里,代餐要省心多了。

1995年出生的小钟,持续用代餐粉替代早餐或晚餐一年多,他将代餐看作是效率的革命。小钟个子高,人也显得精瘦,他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技术工作。

吃饭对他来说是一件讲究效率的事,“太忙了,‘996’是常态,早餐总忘记吃,每次点外卖,老板一个任务过来又是忙一通,转身饭菜早凉了”。去年秋天,他加班时胃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去医院检查是长期吃饭不规律引发的胃炎,医生叮嘱他:再忙也要好好吃饭。

在小钟眼里,“好好吃饭”和“只想解决饿的需求”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场景。“比如你当下在开会,你再饿也不能跑去餐厅吃饭,口味很重要,但你当下就是要解决饱困的需求。”

现在他只要将代餐粉一冲一泡,几分钟解决,何乐而不为?某种程度上,代餐是小钟的“自律开关”,不仅关系到他的健康,还提醒他要关注自身,它像一台闹钟,时时刻刻提醒他生活的节奏。但只要不忙,小钟也愿意下厨,简单炒两个小菜。

不过,关于代餐的争议之声从来也没有停止,比如它的营养配比是否真的合理?小钟和董洁都认为它不能完全替代一顿正餐,“没有人会天天吃代餐,它解决了一部分吃饭的场景,本质上我们的身体还是需要食物。”小钟说。

最近董洁找到代餐的新吃法,“把奶昔冲泡后放在冰淇淋模具里,当冰棒吃。或者撒上水果,也相当好吃”,她把它们分享在小红书上,收获了不少粉丝。

3、00后吃零食也很讲究

“我爱吃辣条,这个魔芋爽我强推,100g才150多大卡,还有魔芋面、魔芋粉、魔芋凉皮等。有一说一!魔芋确实是饱腹又低热量的宝藏食物。”在豆瓣“零食安利小组”小田发表的文章被选为精华贴,底下长达几百人评论。

小田是武汉一所高校的学生,也是一个零食爱好者,每月平均购买零食的花费占到生活费的三分之一。“疫情期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上网课,更爱在网上购买零食,价格便宜也很丰富。”她说。

她把零食当作生活必须的甜味剂,学习用脑,吃零食补充一下,蛋黄酥、山药薄片、牛乳茶……打开李佳琦的直播间,小田忍不住又剁手了一波零食。尽管喜欢吃零食,但小田的体重管理得很好,常年保持在90斤上下。

小田说零食不全是“垃圾食品”,“未经深加工的各类坚果,味道好,一小包才50克,解馋吃起来又没有负担。”她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对于零食,小田偏爱日本系的简约包装,清新明快,显得更加“高级”。通常里面的饼干都是独立包装,一口一个,如果包装上直接写明:不含油炸,简单加工,就更好了,让她更容易产生信赖感,配上咖啡,慢慢享受下午茶时光。

当90后,95后成为购买零食的主力,商家们在口味上下足了功夫,迎合年轻人追求进口多元的需求,同时践行“少添加、多营养”的健康理念。

因此,百草味新推出了烟熏小片肠,主打人造肉,宣传语是“植物做的肉,美味放心吃”,注明这是一种大豆蛋白制品,富含蛋白质;网红茶品牌“喜茶”也推出 “未来肉芝士堡”这款植物肉产品;“三只松鼠”也陆续推出三养火鸡面、重庆酸辣粉、素食小锅等新品,试图拓展新品类以抓住年轻人的胃。

零食正在成为消费新刚需,食品伙伴网行业研究中心的一项分析显示,2020年休闲零食销售额将接近3万亿元,2025年有望突破4万亿元。

而方面速食类食品更是在疫情中迎来了新机遇。“最近我的午饭从外卖变成了速食面,口味非常丰富,有咸蛋黄葱油味、奶油咖喱味、椒麻味、芝士味,我打算都买来尝一遍”,小田说。

疫情让自热食品占领高地,创立仅3年的自热火锅品牌莫小仙,营收突破4亿元。拉面说、媛娘娘、食人族、王饱饱们纷纷在社交网络上造势,打开口碑和知名度。

无论是零食还是方面食品,都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小田们的“懒人癌”,“我害怕麻烦,嘴又馋,就想吃点方便快捷的食品,它好吃又不像外卖这么油腻,甚至还可以归属于健康食品。”

4、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有“网红餐饮制造厂”之称的胡传建是“亚洲吃面公司”的主理人,他一直专注于打造适合年轻人餐饮的场景与理念。在线下,许多年轻人打卡的网红美食空间,不方便面馆、太二酸菜鱼、獅頭牌卤味研究所......都是他的杰作。

前几年,不方便面馆开业时,吸引众多年轻人排队打卡。胡传建把店面设计得像24h 便利店,店里无处不在一些设计的小心思,比如一边吃面一边看杂志,那种感觉就像吃高级意大利面一样,加上潮牌元素,年轻人不用加滤镜就能拍出好看的场景和食物。

“一碗面它也是速食,但你不会感觉你在吃速食,而你走进真功夫你就会觉得在吃快餐,这就是场景的重要。”胡传建说。

说到底,年轻人追求的“速食”,和“小资”的定位脱不了干系,要口味要健康要保持身材,无论处于哪个时代人们对于精致生活的追求都高度一致。

胡传建并不看好目前的一些网红速食产品,“大多数还是以做方便面的思路去思考问题,研发一种新口味的面,就像研发家乡菜一样,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没有家乡的概念了,口味只是满足猎奇,靠营销流量加注,一旦流量下来消费者是没有复购的。”

在胡传建看来,速食一定是基于需求,产品创新加上产品营销,共同的结果。好的营销只能解决陌生人到熟人之间的关系,真正从熟人变成朋友,变成长期使用,要靠产品和体验。

“年轻人也爱做饭,只是不再像妈妈那样传统的‘做饭’。”胡传建说道,比如在超市里买好半成品的披萨,加上自己选的菜,放进烤箱,也能享受做饭的乐趣。

“如果只是自己在寝室吃一碗自热饭,还是觉得孤独,但只要把方便面的脱水蔬菜拿掉,放上自己喜欢的蔬菜,简单的DIY也能让食物变得有温度。”胡传建认为速食也要让年轻人真正参与进来。

但从外出和工作的场景说,速食的核心还是“快”,效率至上,解决饱腹需求。人人喜欢喝咖啡,在赶地铁或加班的场景下,一杯效率和品质兼具的胶囊咖啡才是年轻人生活的日常。

“外卖太浪费人力成本了,它有些过度,速食以后会越来越便利,将来外卖也会被取代”胡传建说。

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们更能理解效率的重要,毕竟人生苦短,总有做不完的工作和约不完的局,让吃饭变得简单,省下来的时间可以浪费在更美好的事物上。

*本文除胡传建外,其他人物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创业最前线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8709 钛aw26M5 钛粉94035 钛粉15375 钛哥儿 钛粉85193
384人已赞赏 >
384换成打赏总人数38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