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6.6票房不如复映片,撤档再上的《妙先生》为何依旧败北?

读娱

读娱

· 8月10日

为何《大护法》能够以独立特行赢得尊重,《妙先生》却败得这么难看呢?

播放 暂停

豆瓣6.6票房不如复映片,撤档再上的《妙先生》为何依旧败北?

00:00 09:05

文丨读娱,作者丨真嗣

7月31日,一部大家很眼熟的动画电影《妙先生》上映了。

《妙先生》原定于去年12月31日上映,但在上映前一天却匆匆宣布撤档,而在撤档前,这部动画电影已经经历了一波规模不算小的点映,只是点映的口碑较差,与其拿来连锁宣传的《大护法》存在较大差距。当时不少人就猜测撤档是因为电影在当时的元旦档期内可能会沦为炮灰,无奈选择仓促临时撤档。

从2019年底到2020年7月31日,期间中国电影市场因疫情影响停摆了大半年,时过境迁,《妙先生》选择了一个较早的日期重新定档上映,估计也试图希望把握住当下档期微妙的“空白”,以图在不那么激烈的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

《妙先生》的算盘似乎并没能打响。据灯塔数据,31日战罢《妙先生》票房仅304.39万元,不仅落后于同日上映的《抵达之谜》和上映8天的《多力特的奇幻冒险》,更是排片大幅领先的情况下票房低于重映已13天的老片《误杀》,首日称得上是大败。口碑方面,豆瓣开分后更是直接到了6.6分,在国产动画电影中也处于较低水平。

看来去年点映时的拙劣口碑并未随着档期变化而不一样。同样是2D动画的独特画风,同样是不思凡的原作故事,同样试图树立“自分级”的少儿不宜风格,为何《大护法》能够以独立特行赢得尊重,《妙先生》却败得这么难看呢?

提出电车难题,《妙先生》制作上存在不少硬伤

《妙先生》由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咕咚动漫工作室、杭州路行动画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像《大护法》一样,《妙先生》的故事仍然走的是深沉、成人路线,主要围绕“善恶抉择”的大命题展开故事。一种名为彼岸花的事物只会寄生下心灵纯良的“好人”身上,一旦寄生,宿主周围的人却会变得堕落,主角丁果等侠客面临这个难题的抉择无比艰难,女主说:“杀一个人,救万千人,有什么不对的吗?”

这个设计说起来也常见,无非是伦理学领域“电车难题”的表现形式——一辆失控的电车驶来,五个人在其中一条轨道上,你手里有改变轨道的拉杆能让车开到有一个人的另一条轨道上,考虑以上状况,你是否应拉拉杆?

其实同样的问题古今中外都被反复讨论过。孟子谈“舍生取义”,《墨子:大取》中说:“杀一人以存天下,非杀一人以利天下也;杀己以存天下,是杀己以利天下”都是赞同牺牲自己以全大义,但却并未赞同以无辜者生命来寻求正义的;曾获雨果奖的漫画《守望者》中,法老王选择杀死数百万人以避免核战末日的到来,与黑船故事结合形成了新的隐喻;而在更多的影视桥段中,这种两难绝境的解决方式往往是“天降正义”,用戏剧中“降神”的方式来处理无解矛盾。

而回到《妙先生》里,男主选择给好人“选择”的机会,是自我牺牲还是其他;女主则干净利落认为杀一救多天经地义。但“为什么是我?”、“杀好人,救坏人,这是什么道理?”两个问题并未真正得到解答。生命如何定价?杀人本身的权利何来?善恶的价值与生命相比呢?种种问题通向死局,最后“电车难题”在《妙先生》里逐渐变成了一个自然生态的问题。因为贪欲疯涨,人们想得到更多的冰纨玉,冰纨玉却会让人生寒病,需要火蝉脱来治疗,火蝉是吃彼岸花孢子的被大量捕捉后不能控制彼岸花数量,引发恶果……

导演是新人李凌霄,《妙先生》原作作者、《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并未执导这部作品。虽然有些取巧和顾左右而言他,但《妙先生》的故事立意其实是可取的,加上整体风格突出的画风,《妙先生》仍是一部有先锋气质的电影。

但问题在于,《妙先生》其他方面的缺点太突出了,让观众的观影体验很差。

其一是整体节奏上,《妙先生》试图塑造一个庞大的世界观,仅彼岸花的设计就有大量设定要表达,最后导致大量的角色有始无终,背景故事大量悬空;其二是台词上过分书面化,到处是感悟和不知所以不明觉厉的台词——虽然《大护法》同样如此,但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大护法》是一部很有“作者电影”气质的电影,其整体风格趋向于“留白”和“反套路”,时常超乎观众的意料,而《妙先生》几乎没有给观众带来什么惊喜。

另外一点容易被忽略的是,《妙先生》的画面静看尚可,一动起来却就破了功,许多画面常有帧数不足的感觉,动画动作打斗的设计也乏善可陈,与同为2D动画的《罗小黑战记》打斗场面存在较大差距。插入音乐的节奏也是乱七八糟,忽然唱起来让人无语……

这几点综合下来,导致《妙先生》给人一种极为矛盾的体验——一方面要塞入的信息太多,89分钟的时间并不足够将成一个完善的故事,处处给人仓促感;另一方面,台词和动作的缺憾却让观众感觉这89分钟也十分漫长,没有高光,留白也成了故弄玄虚。

从低龄到全龄,“可大可小”的动画电影市场

即使是获得了不少好评《大护法》,也不过是不到一个亿的票房成绩,《妙先生》的失利,让彩条屋影业在类似《大护法》的成人向动画电影领域栽了一跟头。

2D动画电影似乎已经很难突破票房瓶颈。这种相较之下想象空间更大、风格表现力更强的动画形式屡有惊喜作品如《大护法》《大世界》《罗小黑战记》,但其中表现最好的《罗小黑战记》也只是达到了3亿+票房而已,国产3D或许将在票房上永远压着2D一头。

对《妙先生》背后的彩条屋影业来说,2020年肯定不那么美好。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大获成功后,《姜子牙》定档原春节档,其“神话宇宙”的推进步伐本有望大大加速。在其“一本漫画”发布会上,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甚至表示会冲击百亿票房:“接下来我们正在创作的这些作品,我希望他们有机会突破《哪吒》的票房,向100亿进军,我认为,这个目标大概在三年内就可以实现。”

目前来看,彩条屋影业在《哪吒》成功后急需再次“出货”来证明自己的持续生产能力。但问题不仅是《姜子牙》因疫情撤档,也在于其他项目的搁浅,早年间与《哪吒》《姜子牙》一同宣传的动画《凤凰》至今杳无音信,这部电影早在2012年就已经发布计划,期间制作工作室得到彩条屋影业投资,目前其豆瓣条目已经到了2022年。

6月23日,《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出品制作方十月文化发布声明称获得了《三体》电影的承制工作:“原彩条屋影业创始人、总裁易巧先生,即日起出任十月文化联合创始人及总裁,原彩条屋影业总制片人魏芸芸女士即日起出任十月文化首席内容官……”作为彩条屋影业投资的重要公司,虽然是一个陈年烫手山芋,十月文化承制《三体》也可以视为彩条屋影业业务扩大的预兆。但另一边,田晓鹏导演的续集《大圣闹天宫》也是毫无消息——要知道距离《大圣归来》上映已经过去5年多了。

让行业既喜且悲的是,《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作品太少又太耀眼,动画电影整体是一种极端的头部集中模式,让人很难理解究竟动画电影是一个多大的市场规模?

国内动画电影票房前二十中,7部国产动画有3部是“熊出没”,而回到中国动画电影整体来看,站在巅峰的还是那两个孤例:吹响号角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指数级爆发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再加上《白蛇:缘起》《大鱼海棠》等票房中上游作品,能拿出来说话的还是屈指可数。

这些动画基本仍秉承了一贯的“传统神话人物+3D动画形式”的组合,读娱君此前写道:“从IP属性来说,传统神话一向有天然的优势和局限性——优势在于大众知名度和相对完善的人物设定基石,是现成又保险的影视改编题材;而局限性则在于,成系列的开发难度颇高,也很难形成实质性的壁垒,也无法阻止同行一拥而上。”

追光动画的新作《哪吒重生》由《白蛇:缘起》导演赵霁及原班团队制作,很可能定档暑期。动画电影这可大可小的市场,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前,行业其实是偏向悲观的,毕竟每年除了低龄向《熊出没》一直在赚钱,其他项目往往是在赌博——不成功便成仁,恐怕仍然会是动画电影人们的常态吧。

本文系作者读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那只猫已转身不见 一潭浑水 钛粉59301 钛粉14259 钛粉55117 钛粉96933
378人已赞赏 >
378换成打赏总人数37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