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难求,九价HPV疫苗陷入国产僵局

亿欧

亿欧

· 7月26日

HPV疫苗受种者的选择,基本上遵循九价最优、四价次之、二价末选的逻辑。

播放 暂停

一针难求,九价HPV疫苗陷入国产僵局

00:00 15: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丨秘丛丛,编辑丨刘聪、顾彦,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本文核心观点:

1.九价疫苗的供需矛盾尤为尖锐,“摇号接种”、“一针难求”的现象屡见不鲜;

2.GSK和默沙东的HPV疫苗之争已经证明:“价”高者而不是价低者得市场;

3.未来国内的HPV疫苗市场可能将是“一大多小”的竞争格局。

“赶在超龄之前,我打了九价疫苗的第一针。”25岁的Melody赶上了接种HPV九价疫苗的“末班车”(国内该价疫苗的接种年龄上限为26岁)。

HPV(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是引发宫颈癌的主要病因。

国家药监局官网显示,宫颈癌是中国15-44岁女性中的第2大高发癌症,仅次于乳腺癌。《2015中国癌症统计报告》估计,当年我国宫颈癌新发病例约9.89万例,死亡人数约3.05万,平均每小时就有3人死于宫颈癌。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它是目前唯一一种病因明确、可早发现早预防的癌症,HPV疫苗就是预防宫颈癌的有效方式之一。

随着近年来女性对自身健康的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像Melody一样开始“自救”,从疫苗签发量逐年攀升的趋势上可见一斑。

根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我国引进首批HPV疫苗,当年的签发量为145.52万支;2018年为693.6万支;2019年达到1018.1万支,是2017年的7倍。

和国内超3亿HPV疫苗的适龄女性(9-45岁)人群相比,激增的签发量勉强覆盖1%的人群,供不应求的问题日益凸显。

其中,九价疫苗的供需矛盾尤为尖锐,“摇号接种”、“一针难求”的现象屡见不鲜。深圳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深圳2019年第11期九价疫苗摇号中签率约为2.07%。

很长一段时间内,全球范围内HPV疫苗获批上市的只有GSK(葛兰素史克)的二价疫苗、默沙东的四价和九价疫苗。2020年4月,首个国产HPV疫苗——馨可宁(二价HPV疫苗)正式上市。其背后的生产商厦门万泰沧海(以下简称万泰沧海),也随即成为全球第三家宫颈癌疫苗供应商。

二价式微,高价疫苗“受宠”

HPV疫苗的“价”指的是所针对病毒型别的数量,九价即为能够预防9种HPV病毒的感染。

HPV有100多种亚型,大部分为低危型,不会导致宫颈癌。

最主要的高危型是16和18型,70%的宫颈癌由这两型HPV导致,二价HPV疫苗就是针对这两种高危型研制。

四价HPV疫苗在此基础上增加了6和11型,可预防70%以上的宫颈癌和70%以上的尖锐湿疣。

九价HPV疫苗还覆盖31、3、45、52及58五种型号,可预防90%以上的尖锐湿疣和90%以上的宫颈癌。

在注射HPV疫苗后,它发挥作用的机制主要是刺激人体产生抗体,这些抗体就能中和病毒,起到防止HPV感染的目的。

纵观国际市场,自2006年默沙东上市四价HPV疫苗佳达修(Gardasil)、2007年GSK上市二价HPV疫苗希瑞适(Cervarix)以来,这两家企业就一直“霸占”HPV疫苗市场。

2011年后,两者之间的销量差距逐渐拉大,GSK的希瑞适被远远甩在后面。2014年默沙东上市了九价HPV疫苗佳达修(Gardasil9)后,希瑞适的销售额更是断崖式大跌。HPV疫苗市场从GSK和默沙东的“两足鼎立”演变成了默沙东一家独大。

2016年,希瑞适因在美需求极低而退出了美国市场。同年,GSK转向进军中国。彼时,国内的HPV疫苗市场几乎一片空白。

但GSK的希瑞适在中国市场并没尝到多久的甜头。随着默沙东的四价和九价佳达修陆续在国内上市,GSK的二价疫苗再次受到冲击,市场份额遭遇严重挤压。

自2018年起,智飞生物就全权代理默沙东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其财报显示,近两年四价和九价HPV疫苗的签发量遥遥领先。2018年默沙东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在国内上市即占据70%的市场,2019年更是超过80%。

但供应量跟不上制约了这两款HPV疫苗的销售量进一步增长。一方面,产能跟不上需求量的爆发式增长,要供货给全球70多个国家的默沙东,产能严重不足。另一方面,疫苗上市周期较长,从生产出来到最终在国内上市,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这给国产HPV疫苗留下了可观的市场空间。

根据获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