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请还钱

字母榜

字母榜

· 7月15日

催收员和欠钱者的故事。

播放 暂停

你好,请还钱

00:00 17:58

文 | 字母榜,作者 | 连冉,编辑 | 马钺

匆匆吃完从楼下带上来的三鲜包子,9点10分,开完晨会的张春芳准时拿起话筒,拨通了一天300个电话任务里的第一个。

没人接,继续打,还是没人接。

张春芳打开电脑,输入密码,翻阅欠款者的通讯录——催收公司使用技术手段,盗取了欠款者个人信息,张春芳不光能给欠款人本人打电话,还可以查找出对方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他们所有的短信内容,打电话的次数和时长,我们在电脑上全部都可以看见。”

通讯录上有个名字备注“闺蜜”,张春芳打了过去。

听筒里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张春芳有点意外,“你认识陈五四吗?”“是一个叔叔,爸爸的朋友”,小孩回答。

张春芳告诉小孩,她是来要账的,陈五四欠了钱,还把他的号码留在当平台紧急联系人。

“我在上学,你别给我打电话了”,“那你把你爸爸电话告诉我”,小孩有点犹豫,张春芳继续,“如果不告诉我,我这边有问题就要不停的给你打电话,你就没办法上学了”,小孩乖乖讲出了号码。

拿到小孩爸爸的电话,张春芳立刻打了过去,“陈五四是你朋友吧?”张春芳告诉他,陈五四借钱没还,还把他儿子的电话留在了平台紧急联系人那栏里,如果自己联系不到陈五四本人,只能继续给他儿子打电话。

电话对面的男人陡然提高了声调,“这人怎么这么坏,怎么能把我儿子的电话留着干这个!我现在给他打!”

过几分钟,张春芳打给欠款人的电话终于能接通了,对面愤怒的指责声传了过来,“你凭什么给我朋友的儿子打电话?我就不还,你再打试试?”

张春芳告诉对方,如果他还钱,自己自然不会再打电话,如果他不还钱,在平台留下的紧急联系人就是那个男孩儿,自己打电话过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况且,一个号码可以打两次电话,公司有几百台电话放着,她劝张五四算算自己一天能“合理”地给那个男孩子打多少电话。

话筒那边不作声了,半晌传来含糊的声音,说自己是农民,现在手里没钱,“过几天我借钱也还你,三天,三天后还”,张春芳说,“行”,挂了电话,把张五四登记到近期有还款意向的那一栏中。

三天后,她再次打给陈五四,对方虽然还是有点不情愿,但好歹把那两千二的借款还了。

这是张春芳来到催收公司第6个月的一通电话。这段时间,她打了至少43200分钟的电话,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打电话打电话,和那些欠钱不还的人打交道,这天算是比较幸运的一天,起码有个人有可能还款,大多数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都是“不还”。

01

刚做催收员时,张春芳远不如后来这么老练,2017年11月,她打第一通电话,被骂哭了。

“您好,我们是XX贷委托的第三方平台,您现在欠款已经逾期…… ”,她话音未落,“妈的,老子就是借钱不还”,电话另一端的欠款人已经骂骂咧咧,还骂了些什么她没听进去,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她不能还嘴,这是规定。

成为催收员的第一天,张春芳打够了公司要求的300分钟通话时间,但打通的电话没几个,更别说要回账的,因为这个,她加班打电话到晚上十点才回家。

她以前从没接触过这个行业,没欠过钱,更不懂催收流程。公司跟她说就像银行催收一样,主要就是打电话跟欠钱对象要钱。别人要不回来的,也就是已经经过好几手催收的钱,他们来要。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张春芳就被开除了,因为催收记录上不允许出现辱骂的情况,而她有一次把客户骂她的话也记录下来了,事情被甲方知道后,她就被公司给开了。

从催收公司打出去的每通要账电话都会被录音,在交给委托催收的甲方公司之前,审查员会把这些电话都过一遍,如果有出现催收员对欠款人还嘴、辱骂等情节,要是欠款人也在另一边录音并且投诉举报的话,催收公司可能就要倒霉了。

后来,那个同事又喊她去了另一家催收公司。那段时间她腿脚有点状况,没太多别的选择,文化水平也比较低,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工作,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家催收公司给出的工资待遇和福利比较吸引她。

公司开出的底薪是2200元,情况好的时候,每单提成大概在10%,也给她们交保险,还有福利,案子打得好会有现金奖励,还会发礼品,公司每个月还有聚餐,生日的话领导也会买来蛋糕,她对老板的印象是不差钱儿。

在这家,她做了8个月。她拿到最多的一笔工资将近一万元,那个月她要回来有的钱大概有八九万元。不过这种情况有且仅有那一次,她觉得可能是自己运气好,碰到的案子质量好——是那些刚刚到期没还的、之前催收电话打的不多的。

02

在催收公司,通过一根电话线,张春芳见识了形形色色不还钱的人。有的是家庭情况困难,不得已而为之;有的是老赖,借钱就没想着还,甚至靠这种方式发家……

有个欠款人的电话,张春芳总也没打通过。她翻看短信记录,滑过许多条放贷平台的逾期提醒、催收信息,终于一段对话记录,“哥你这两天有没有时间,晚上过来玩啊”,“有时间了我就去”。张春芳给发这条短信的人打电话,把机主欠款的事情讲了没几句,就对方被打断,“我只是在那个夜总会玩过几次,不算认识她”。后来张春芳又从通讯录里找到了女孩的母亲,可这母亲对女儿一点也不上心。

“你女儿欠钱了。”

“我知道。”

“你知道还让她欠钱?”

”她要养活弟弟,供她弟弟上学”

”你知道你女儿做什么工作吗?”

”知道,坐台小姐”

“你知道也不管她吗?”

“没办法,我们这个村都是女孩子出去挣钱养活家里人,就是坐台去养弟弟也很正常。”

一直到离职,张春芳也没打通过这个女孩的电话。这笔帐成了烂账。

“我有钱,但是我不会给你们还钱”,这是张春芳给一位欠款人打了好几次电话后得到的新答复。起初,这个人接到催收电话时只是推脱现在没钱,有钱了就还。接到五六次催债电话之后,他才说了实话:有钱,但不会还钱。

怕张春芳不信,对方还特意拍了小视频给她们看自己的生活——养猴子、住别墅、开宝马,一边得意洋洋地炫耀一边还来一句,”我就是靠借你们这种小额贷款发的家”,而他的短信记录里,也的确装满了不同贷款平台发去的催收信息。

张春芳很无奈,因为拿这种人他没办法,小额贷款不上征信,对个人或者后代都没什么影响,打电话是没什么用的。

通过非法手段取得通讯录也没大用处,有人专门花两三个月时间“养”手机号,整个通讯录都是假的,要么是把快递、外卖等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电话备注成家人,打遍通讯录也没人认识,要么干脆就是随便录入的电话号码,根本打不通。

张春芳有时候也纳闷,这些人是不是也做过催收,不然怎么对里面的门门道道这么清楚。

催收员会给欠钱者通讯录上任何有可能促使其还钱的人打电话,包括欠钱者的领导。张春芳就这么干过。那位欠钱者在某部门工作,恼怒之下跟张春芳发狠话:“我跟你说我是某部门的,你要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你公司收拾了,知道不?”好在后来这人欠款被证实,也就老实还钱了。

这些不还钱的人千奇百怪,有吃软饭吃到情人头上的。“我老婆看到了,你别给我打电话”,张春芳看到了这条短信,估摸着对方和欠款人可能有不正当关系,给欠款人打电话的时候说话多了几分底气,“我听你朋友说你俩在一起,你要不还钱,我就把你俩的事告诉你老婆”,男的一听心里也就明白了,但到了他也没还钱,那两三千块钱,还是那个情人帮他还的。

也有“监守自盗”的,一些催收员做多了催收,摸清了里面的门道,一转头自己也去不同的平台大肆借款,这种,一开始就没想着还。

在张春芳的催债生涯里,也有她不忍心催的人。

那是一位父亲,三十多岁,独自抚养一个患白血病的小女孩。

这个父亲是想还钱的,张春芳起初给他打电话,他还发自己申请救助金的截图,说等这笔钱发下来就还钱。可是小孩生病开销实在是大——一次住院治疗就得上万元,申请的补助金又迟迟没发到账上,钱也就一直没还成。

张春芳没有再去催着还款,有时会电话问,“孩子情况怎么样啦?”她说,自己做这个工作是为了挣钱,但硬去催这么一个可怜人还钱,她是不忍心的。

03

大多数时候,张春芳不会出现心理障碍。她所在的这家公司主要为一家小额贷公司做催收,相对简单,方式基本就是打电话,不停地打电话。

通常,张春芳每天早上9点到公司,开会交流前一天催收的情况、讨论有没有新的催收好招,9:10播出第一个电话,中午12:30到2:00午休时间,一天300个电话至少300分钟的通话时间,正常下班时间是6点,每天都要有还款金额,没有的话不能下班,但常常打一整天的电话也要不回来钱,怎么办?加班,上级让你几点走你才能几点走,最晚的时候张春芳在公司呆到了11点半。按一个月最少还6个案子算,起码有三个星期的晚上都得加班。一个月,她们要把1000个电话号码翻来覆去地打,一个月后没要回来,可能就会被派给别的催收公司。

在公司,每个催收员的工位上方有摄像头,每次通话都有录音,还会有审核员不定期抽查催收电话与记录是否一致,骂人威胁人的词汇、通讯录、打家属电话这些都是不能出现的,一旦被催收对象录音投诉,公司可能就得关门。

张春芳被罚过一次500元,倒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带了手机。之前公司出现过催收员私收催收对象钱停止催帐的现象,所以规定催收员不允许带手机。有一回,她到公司后发现手机没电了,忘了上交,等到下班,领导看到她的包里放着手机,“罚款,500”,张春芳试图解释,一天都没电,都关着机,也没用,罚款照样得交。

挨骂也是照样挨骂。不过张春芳已经不会再为这种事儿难受了。用她的话说,“我这个人就不管那些,我只要每个月拿工资就挺好的,而且我们都挺开心的。”她去了没几天,把她弟、她妹、一个关系好的同事都介绍过来工作。

初中辍学的张春芳不懂法律,催收公司使用的那些灰色手段,她离职后回想起来,才感到后怕。不过,一个号码一天之内打过三个及三个以上的话就属于骚扰电话,国家的这个规定她们当时还是知道的。如果本人不配合的话,她们才会联系他的父母以及单位。

她们公司做的属于简单的小额贷款,数额一般在八百元到三四千元不等。和高额贷款不同,张春芳提了一句,高额贷款的催收公司还能查到欠款人的单位,能根据医保信息查出所在社区信息等内容。

电话打得多了,张春芳对辱骂习以为常,有时候还觉得挺好玩,“我们组有个群,要是谁骂我,我搞不定,我就发群里了,我说每人轮一遍,每人轮两遍,然后大家就挨个给他打,让他的电话不停的响。”

张春芳的丈夫是他的同行,小额贷和大额贷的催收都做过,他说催收小额贷没什么技巧,主要还是打电话,大额贷会用到的灰色手段就多一些。

通过给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打电话、一些黑客软件以及卫星定位图,催收员们可以了解到欠款人所在的场所,然后用街景地图搜一些照片发给欠款人,当然,截图要截得尽可能真实,“我已经到你们这了”,有的欠款人会怕这个,尤其是有工作的,如果是事业性单位可能更会中这一招,过不了多久就乖乖还钱了。

有时他们也会用“黑卡”(没有实名认证的电话卡)扮一些角色去套话,比如客服,“我们是电信客服,您这儿这是什么单位?我们想对您了解一些情况,想给您的单位送一些福利或者怎么样?”去了解他的朋友是什么单位,再给部门单位打电话,通过朋友单位给朋友施压,朋友肯定会找欠款人说道说道的。

在早先没有规定时,他们打催收电话的“角色”还可以更丰富一点,“我们是某某贷的法务、某某公司的代理律师”,试图通过这种带有法律背景的身份去震慑欠款人,不过事实是这种话术对欠钱的人没什么效力,该不还的还是不还。

律师函也是他们会用到的幌子,有些催收公司是有法律顾问,也是可以发出律师函的,不过因为嫌麻烦,他们在一般情况下是以这个幌子来去吓唬借款人的,有时会仿制一些律师函,然后给他拍个照片发过去,这种的效果会比单纯在电话里说一句身份的要好。

在催收员群体之间还有资源共享的QQ群、论坛,以及不定期的聚会,共享信息、技术定位基站,而像快递、送餐和打车软件的地址,不仅容易查,还很容易买到。张春芳的丈夫说,搞这些操作要注意不要把那些不合规的东西在明面上表现出来,免得被欠款人抓到把柄,万一被抓到投诉,很可能关门大吉。张春芳丈夫当时的老板在周至也开了一家催收公司,就因为被人举报,被派出所给带走了。

04

干催收时间长了都干不下去。

张春芳的丈夫说,“人家已经把本金利息都还了,然后让人家后期还的这个钱比那个本金还多,你说这怎么让人家还钱?怎么催人家?”

有些小额贷平台会专门使用手段造成用户逾期,“有些人想在当天还,还不进去,贷款公司会限制你还款,刚好把那个APP给封住了,就不让你还,刚好让你逾期了以后才让你还,因为一旦逾期了他才能挣到钱嘛”,一旦逾期,欠款人就得交上昂贵的罚息。

不过后来催收越来越不好做了。张春芳现在的丈夫比她进入行业更早一些——2017年,小额贷遍地开花,催收随之“繁荣”起来。那会儿他非常忙,天天就在打电话,嗓子都能喊哑,接的多是M1(逾期一个月)的案子,只要过一遍电话基本上50%都还了。

好景不长,限制逐渐在增多。2017年5月4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催收行为规范(征求意见稿)》,提出了著名的十条禁令,包括一天内联系借款人次数不得超过3次、严禁损害借款人名誉(如在亲属或同学群中公布借款人逾期信息)、严禁侮辱借款人(如张贴大字报或条幅)、严禁向借款人和担保人之外的第三方进行催收、严禁在8:00-21:00之外的非正常时段进行催收等。限制的增多,使得催收越来越难做,张春芳她们也发愁,“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怎么要账啊?”

2017年年底,小贷拖欠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爆发,国家对小额贷的整顿随之而来——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希望通过专项整治规范网络小额贷款经营行为,严厉打击和取缔非法经营网络小额贷款的机构。“只要是中介平台的借款都不用还”的说法也流传开来,放贷的机构日子更不好过,借钱的那些人反倒松了口气,更心安理得地欠着钱不还了。

张春芳丈夫接到的案子逾期时间从一个月长(M1 )到了三个月以上(M3),级别上升,提成也随之水涨船高,从15%-18%到20%-30%再到50%以上,可欠款人的心理状态也发生了改变,“刚开始欠钱,欠一个月之内,他们还想着自己还能还,时间一拖久,久而久之就不愿意还了”,催收成功率大大降低,收入随之减少,他大概算了一下,2017年行情最好的时候,催收小额贷一个月能拿到一万多,大额贷能有两三万,到2018年开春,收入同比下降起码三成。

两年前的夏天,工业和信息化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十三部门联合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相关部署要求,着力整治骚扰电话扰民问题,切实净化通信服务环境,决定自 2018 年 7 月起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一年半的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

张春芳也是在这个时候离开催收这一行的。因为钱越来越不好要,没奔头了。她走以后没多久,原来那家公司把员工劝退了大半,放贷的平台都倒闭了,催收员留着还干嘛呢?

(张春芳,陈五四系化名)

本文系作者字母榜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钛粉46303 钛粉32504 钛粉53982
365人已赞赏 >
365换成打赏总人数36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