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万亿工业互联网:新基建风口中的风口如何起飞?

资本侦探

资本侦探

· 7月7日

机遇与挑战同样巨大。

播放 暂停

揭秘万亿工业互联网:新基建风口中的风口如何起飞?

00:00 13:5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资本侦探,作者 | 周楷

工业互联网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备受关注过。

今年以来,国家决策层关于加码新基建、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等表态,已经指示了社会资源向工业互联网倾斜的大趋势;同时,疫情期间,企业业务线上化、智能化需求迅速提升,工业互联网的现实价值得到凸显。

在6月30日中央高层会议再次提出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建设,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后,资本市场迅速做出反应。7月1日,工业互联网板块走强,多支个股拉升封板,其中,工控与能效解决方案提供商英威腾连续多日涨停,市场热情可见一斑。

政策指路,需求爆发,资本跟进,一个酝酿已久的市场机会正在乘风破浪。

工业与互联网如何走到一起

对长期关注工业互联网的人而言,工业互联网并非全新概念,在其之前,工业4.0曾受到追捧,事实上,无论工业互联网还是工业4.0,共同指向都是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

德国是掀起这轮变革的带头者,其也是工业4.0的提出者。

根据赛迪智库工业经济所副所长刘春长介绍,工业4.0概念的诞生最早可追溯到2011年,在该年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德国业界提出该想法是想通过物联网等技术应用来提高德国制造业水平。随后,德国成立了“工业4.0工作组”,并于2013年4月发布了《保障德国制造业的未来:关于实施工业4.0战略的建议》的报告。

同时,德国联邦教研部与联邦经济技术部也于2013年将工业4.0项目纳入了《高技术战略2020》的十大未来项目中,德国机械及制造商协会(VDMA)等协会还合作设立了“工业4.0平台”。

2013年12月,德国电气电子和信息技术协会发表了德国首个工业4.0标准化路线图。在2014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工业4.0成为主题。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工业4.0称作是“一个里程碑”。

制造业强国德国提出并重视工业4.0的举动,很快引发全球范围的关注。无独有偶,在德国主推工业4.0概念的同时,美国也正在进行有关工业互联网的讨论。

2012年,通用电气(GE)前全球董事长兼CEO杰夫·伊梅尔特在美国发表题为《又一场工业革命》的演讲,将工业互联网概念推至台前,在演讲中,杰夫·伊梅尔特为工业互联网做出定义:这是一个庞大的物理世界,由机器、设备、集群和网络组成,能够在更深的层面和连接能力、大数据、数字分析相结合。

在GE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后,美国五家行业龙头企业联手组建了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将这一概念大力推广开来。除了GE之外,加入该联盟的还有IBM、思科、英特尔和AT&T等IT企业。

美国业界推行的工业互联网,与德国工业界、学界及政府主推的工业4.0,一个偏重软件层面,一个偏重硬件层面,但内核差别并不大。两个概念的本质,都是要通过数字化转型,提高制造业水平。

在《保障德国制造业的未来:关于实施工业4.0战略的建议》中,德国政府提出:“前三次工业革命的发生,分别源于机械化、电力和信息技术。如今,将物联网及服务引入制造业正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不久的将来,企业能以CPS(Cyber-Physical Systems ,信息物理系统)的形式建立全球网络,整合其机器、仓储系统和生产设施。”

刘春长将其概括为:18世纪引入机械制造设备的工业是1.0时代,20世纪初的电气化是2.0时代,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利用电子信息化技术的自动化是3.0时代,而工业4.0,意味着基于信息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CPS)的智能制造时代的到来。

工业互联网的含义异曲同工,同样是通过工业革命和网络革命,推动支撑社会经济正常运转的制造业实现转型。简而言之,无论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其共同要义都是借由新兴技术如互联网、物联网等,提升制造业的智能化、效率和互联互通。

在这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中国始终是积极的参与方。

  • 2013年,工业和信息化部便印发《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专项行动计划(2013-2018年)》。
  • 2015年,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文件。
  • 2018年7月,信息化部印发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和《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
  • 2019年1月18日,工信部印发《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明确到2020年,形成相对完善的工业互联网网络顶层设计。
  • 2019年3月,“工业互联网”被写入《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进入实质落地阶段。

而在今年的新基建战略及中央高层会议再次提出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建设定调下,工业互联网再度被摁下加速键。

工业互联网联什么?

虽然只是加了工业两个字,但工业互联网的范畴与互联网存在巨大差异。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出版的《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报告(2020年)》将工业互联网分为狭义和广义之分。

  • 从狭义范围来看,工业互联网核心产业只包含工业互联网平台、新型网络、边缘计算等融合创新带来的全新产业领域。
  • 从广义范围来看, 工业互联网核心产业基本等同于工业数字化的相关产业,其根植于传统制造支撑体系,又融合数据感知、互联互通、先进计算、智能分析等能力,带来了传统产业的升级和新产业环节的诞生。

《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报告(2020年)》 图源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顾名思义,工业互联网的基础服务对象是工业,因此,工业互联网存在的基础是大量的工业、制造业内的机器、设备。有了设备之后,怎样从设备上采集数据、怎样将设备互相连接、怎样将采集的数据做存储、处理、分析并反过来指导实际工作,就构成了工业互联网的基本要义。

具体而言,可以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基本架构概括为四个方面:

  • 一是数据采集:即如何从线下庞杂的设备和机器上实现信息的采集和整理;
  • 二是数据处理:数据采集回来之后如何将不同来源、结构的数据进行存储、处理;
  • 三是数据分析:对采集回的数据基于工业机理和数据科学实现海量数据的深度分析,并实现工业知识的沉淀和复用;
  • 四是应用开发:提供开发工具及环境,实现工业APP的开发、测试和部署。

这四个方面分别对应边缘层、IaaS层、工业PaaS层、工业SaaS层以及贯穿上述各层级的安全防护,而其中,边缘层、平台层、应用层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三大核心层级。

工业互联网架构,来源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

实体设备是数据来源的根本,因此边缘层可以被视为工业互联网的底座,其存在的价值是将物理空间的隐形数据在网络空间显性化。

对于工业产业,现实中存在老旧设备多、性能参差不齐,传感器、仪表、控制器支持的通讯协议不同以及对线下庞大工厂人员管理难等难题。因此,边缘层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可以拆解为三大部分:设备接入、协议解析、边缘数据处理。

IaaS层是工业互联网的数据基础设施,在对数据进行处理、存储后,如何加工、分析数据便来到了工业互联网的关键一环:平台层。

平台层事实上是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主要包含工业数据分析与建模能力两大能力。数据分析的含义不难理解,所谓建模能力是指,将工业数据输入模型以后,基于数字化模型可实现对实际生产及业务过程的描述、分析、预测、决策,以指导实际工作的精准执行。因此,数字化模型是工业数据分析的核心,也是工业PaaS的核心。

最后是应用层,即在数据采集、数据分析和建模后,对工业互联网的服务做最终输出,为用户提供各类在平台中定制化开发的智能化工业应用和解决方案。

因此,连接设备、采集数据、分析数据、输出服务、反哺生产,可以被认为是工业互联网的基本构成。

万亿市场谁在掘金

相较其他产业而言,工业是一个更为复杂、多元的产业,也正因如此,工业互联网的链条更长,所涉范围更广,其所撬动的市场机遇也更大。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出版的《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报告(2020年)》测算,2018年、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分别为 1.42 万亿元、2.13 万亿元,同比实际增长为 55.7%、 47.3%,占GDP比重为1.5%、2.2%,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6.7%、9.9%。

预计2020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约为3.1万亿元, 同比实际增长约47.9%,占 GDP 比重为2.9%,对GDP增长的贡献 将超过11%。其中,核心产业增加值规模将达到6520亿元,融合带动的经济增加值将达 2.49 万亿元,将带动超过255万个新增就业岗位。

庞大的数据背后,隐藏着广阔市场。面对近在眼前的机遇,嗅觉敏锐的产业和资本早已跑步入场。

根据信通院发布的《中国工业互联网投融资报告(2019)》显示,包括中金资本、高瓴资本等国内知名机构,红杉资本、GGV纪源资本等知名美元基金,以及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等国家级产业投资基金都是工业互联网的重要投资机构。

各家机构投资方向各有侧重,比如红杉资本的投资标的覆盖工业智能设备、工业自动化、平台、工业软件及APP产品和安全;而金沙江创投投资的8家企业主要涉及平台、工业软件及APP和相关服务。

而在二级市场,根据信通院《中国工业互联网投融资报告(2019)》的统计,2019年,各大版块上市的工业互联网企业累计有100家,其中,17家相关企业在2019年完成IPO。工业企业是工业互联网的主力军,例如海尔、徐工、三一重工等传统制造业巨头。

分领域看,不同玩家在边缘层、平台层、应用层也各有布局。其中,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科技巨头试图对平台层和应用层实现全面渗透。以腾讯为例,其提供计算、存储等基础设施层服务,也提供大数据平台、AI平台、云数据库等平台层服务,同时还输出行业解决方案。

不过与传统制造业巨头相比,当前,科技巨头们对于工业互联网的渗透更多集中于基础设施层,更为关键的平台层目前仍是传统制造业巨头把持的天下。

例如三一重工旗下的树根互联,是国内目前重要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方,而海尔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已经上线并提供服务,是国内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

与制造业巨头相比,科技巨头们的优势在于数据分析及服务上,但对于产业本身的理解不够;而对于传统制造业巨头而言,其优势在于理解产业,但在技术迭代、团队构建等方面可能劣于科技巨头。因此,双方此前都有合作的意向,比如腾讯云与树根互联联合推出了“根云”,阿里云与徐工共同搭建“徐工工业云”等。

不过,工业互联网并非只是巨头的游戏,在这个链条繁杂的赛道,虽然通用型平台被巨头把持着,但在在诸多细分领域仍存在着掘金机会。无论是深耕某一环节,还是专注某一领域,都已经有创业公司冒出头来。

例如,去年于纳斯达克上市的区块链第一股嘉楠科技就在主打边缘计算芯片;而专注能源电力、石油化工、烟草等行业,由招商局创投、创新工场、云启资本投资的德风科技,则通过深耕垂直领域、提供多维服务实现了突围。

目前,工业互联网发展势头正猛,但漫长的产业链条还有诸多需要提升的环节,这些都是创业者的机会。同时,工业互联网自身存在成本等推广挑战,也会更加考验行业玩家的技术产品实力。但是,挑战与机遇总是并存的,在这块价值超万亿的大蛋糕面前,新一轮竞逐已在进行。(《新基建论衡》由腾讯新闻与资本侦探等媒体联合出品,针对新基建领域的产业发展、技术进程和资本布局产深度报道栏目,旨在引领新风向,掘金新基建。)

本文系作者资本侦探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钛粉46303 钛粉32504
366人已赞赏 >
366换成打赏总人数36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