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女团选拔标准,《少年之名》能在“姐姐”浪潮中差异化生存吗?

一点剧读

一点剧读

· 6月29日

《少年之名》显然在制作思路上做了颠覆性创新。

播放 暂停

颠覆女团选拔标准,《少年之名》能在“姐姐”浪潮中差异化生存吗?

00:00 07:50

图片来源@优酷少年之名微博

图片来源@优酷少年之名微博

文丨一点剧读,作者丨阿涩

“我觉得你们今年不该做这个节目”,张艺兴直言不讳。

国内练习生储备锐减,舞台小白与“回锅肉”成为选秀主力军,市场饱和、人心浮躁,即便身为2020年男团选秀独苗,《少年之名》也并未享尽“天时地利”,若要在拥挤的选秀赛道上成功突围,仍需打破固有思维,在节目模式及内核上推陈出新,在同质化竞争中走出一条风格之路。

《少年之名》显然在制作思路上做了颠覆性创新。当《创造营2020》实力先行,展开最强歌担舞担battle战,《少年之名》则并未把实力当成最为重要的选拔标准;当《乘风破浪的姐姐》反叛年龄焦虑,打造逆龄女团,《少年之名》则强调“少年感”为成团的必备要求。

那么,《少年之名》的“差异化生存”之路行得通吗?能够在多档热播女团综艺中脱颖而出吗?

“少年感”是敲门砖,舞台经验是试金石

何为“少年”?

少年制作人张艺兴认为,是“无关年纪的热血,不问出处的勇敢”;在少年探索者易烊千玺眼中,“纯粹”更为重要;导师程潇则称,“必须相信尽头有光并为此拼尽全力”。

少年百态,在千百个人眼中有千百种模样。当“姐系偶像”强势崛起,占据独一无二的选秀赛道乘风破浪时,《少年之名》强调的“少年感”价值观是否与其背道而驰呢?

答案是否定的,一个张扬另类青春,一个诠释多样少年,要打破的皆是以年龄标定的成长范本,以及人设感、标签化过重的流水线制造偶像模式。当然,初衷是好的,最终能否推出如节目组所期盼的“少年感”男团,全新规则下打造的男团究竟有没有市场,还是个未知数。但在数档偶像选秀节目大浪淘沙过后,“不变”意味着被淘汰,摸着石头过河也是找到最符合当下偶像运作逻辑的必然选择。

在第一期节目中,“少年制作人”张艺兴带领VAVA、余衍林、刘隽、谭洲等资深艺人组成特训团,“少年探索者”易烊千玺与郭敬明、胡彦斌、程潇、韩宇组成导师团,一方进行针对性培养,给予专业性意见,一方进行舞台考核,选拔“进港区”学员,他们彼此之间在搭配上有条不紊,眼光上有独到审美,为培养个性鲜明的少年偶像提供了空间。

3000多名少年中选拔出84位少年,节目组提前2个月对其进行集中封闭训练。他们当中,有兼备实力与名气的训练生、来自国内外顶尖高校的学霸选手,也有刚入行不久的“潜力股”,甚至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纯素人。

当胡彦斌忍不住再次疑惑地问,“(部分人)唱跳经验为零吗”“那他们擅长的是什么呢”,节目回应道,“干净,年轻”。

胡彦斌的疑惑也正是观众的疑惑,不具备实力什么时候能够堂而皇之的当做“特点”出现在选秀综艺了?偶像爱豆不是要打破市场偏见,全力避免“才不配位”吗?是市场太浮躁,还是《少年之名》走了一步“不讨喜”的险棋?

但正如我们所见,偶像选秀综艺从来不是《青歌赛》,不是《好声音》,更不同于任何一档舞蹈竞技节目,相比“艺”,它更是“人”的节目。101系选秀,将一百位左右的素人少男少女或是曾经有人气的出道偶像的练习表现制作成综艺播放,通过舞台与粉丝互动,积累人气,最后人气最高的十位左右练习生成团出道。介于此,101系选秀出身的偶像们短期内“养成”的意义更加重大。

《少年之名》实则是将“实力”这一名词以更加多元化的方式体现,即将“性格魅力、艺能潜力”等方面一直存在于选秀规则当中,但并未拿出来公开审视的选秀逻辑放大了而已。《少年之名》的制作思路看似颠覆,实则是依照规则,顺应现实。

当学员苏勋伦和胡文煊带来了练习了两三个月仍错漏百出的表演时,张艺兴严肃地说,“人生没有淘汰,只有转换舞台,但你永远拿不到自己核心竞争力的时候,依旧是被淘汰”;当学员阳兵卓拥有了一个舞蹈展示的机会时,呈现了上一个节目的主题曲舞蹈时,胡彦斌直言,“我不知道你中间这一年在干嘛,这样远远不够”。可见,节目在“潜力”发掘上,给学员提出了一定的要求与标准。

“回锅肉”的身份无妨,但在机会十分有限的选秀市场,如果仅仅是不断地自我重复,那只是一种资源浪费。而毫无表演经验的舞台小白,若能在短短两个月的练习时长里发挥出自我特点,亦能得到获得“进港区”的通行证,给予了他们更大的“试错空间”。所谓在现有选秀逻辑下,让舞台经验成为评定能力的标准。

《少年之名》注重“群像记录”,国产男团还能怎么走?

《少年之名》总制片人都艳表示,“《少年之名》并非常规意义上的男团选秀,而是一场青春实践。”因此,除了舞台呈现,节目花了大量的篇幅记录了选手的个人生活、性格,甚至是家庭,并非用大量的笔墨烘托更加有望出道的有实力的选手,而是以记录“群像”的方式,打造中国少年图鉴。

第一期节目播出,“凡宇退赛”迅速登上了热搜,在分组花絮中,选手凡宇便被打上了马赛克,直到出场表演,脸上都带着一个遮住全脸的面具,演唱时他的part也没有姓名标识。而就是这样与众不同的,神秘的出场方式引起了网友的好奇心,舞台上一开口便惊艳到了全场,当大家以为可以收获一个全能ace时,才知道,原来由于合约问题,凡宇不能露面,初舞台即为终舞台。但即便对于这样的一个选手,节目还是花了很多篇幅记录了他跟队友的故事,保留了他的个人技。

除此之外,很多练习生皆留下了让人深刻的印象,譬如热爱粤语歌的性格跳脱的李昊,以舞台表现力为核心竞争力、有些臭屁的林染……大部分选手都为其拍摄了故事小片,群像式塑造为展现国内练习生现状提供了一定镜头。

同韩国偶像不同,他们稳固人气以及个人发展依托的还是音乐作品和表演舞台,以此产生偶像产业的良性竞争,因为韩国偶像行业和娱乐市场本身已足够成熟。而选秀实则是一种迅速获取人气以及知名度的“捷径”。

因此当舞台小白出现在节目当中时,观众会对其有所质疑,是否对其他默默无闻的练习生不公平,当“回锅肉”出现在节目中时,观众会以更为挑剔的眼光进行看待,是否“捷径”走多了,不想回到专心练习,打磨作品的阶段。但这实则并非练习生们的过错,国内偶像市场仍旧以选秀平台推出这一条行之有效的道路,当选秀不是唯一出路,偶像类综艺能够将方向对准“偶像运营”,而非“偶像产生”,国内练习生的现状或许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此,当《少年之名》没有将镜头仅仅聚焦到因实力,或因资本等原因有望留在后半赛程的选手身上,而是以最大程度地呈现群像故事,展现当今练习生的现实生活,以及因共同的舞台梦想而聚合前行的逐梦过程,是节目的用心之处。但节目仍需在舞台呈现方面有更加专业的设计,节目组最终需要的成团学员到底要有怎样的“少年感”,仍需有更加明确的思考。

《少年之名》或许会让你“真香”。

本文系作者一点剧读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钛粉46303 钛粉32504
366人已赞赏 >
366换成打赏总人数36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