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协和毕业后,我在美国做护士二十多年

摘要: 做护士不是意味你学习不好,恰恰相反,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考试,才能成为护士。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丨吴靖,责编丨刘冉,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 年过五旬的王锐,是美国一家顶尖儿童医院——费城儿童医院ICU的护士。她的身份特殊,是协和医学院1985年恢复护理专业本科招生后的第一届学生(此前有几十年时间,因各种原因,协和一度停办护理本科教育)。上世纪90年代初,她到了美国,开始从事护士工作,一做就是27年。近日,王锐向八点健闻讲述了她从学习到工作,并在护士职业中获得成就感的经历。本文以第一人称叙述。

如果当年高考我多考0.5分,现在我就不是护士了。

那是在1985年。我的高考成绩可以进清华、北大、北医或者其他任何一所院校,但正是这0.5分之差,我与协和医科大学(现协和医学院)的医疗系失之交臂。当时协和医科大学每年只收30个医疗系学生,进协和念书当医生是我中学时的梦想,也是我高考的第一志愿。

刚好那一年赶上包括协和在内的国内5所高校恢复护理专业本科招生。我就想着,不能做医生,也可以试试护理,于是服从分配,成了协和护理系的第一届本科生。

1989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北京阜外医院,在外科ICU和小儿ICU做护士,护理心脏术后病人。

这是我第一次做ICU护士,虽然只做了9个月,但我就此喜欢上了在ICU的工作。

在ICU做护士,挑战很多:在很短的时间内,要记住繁杂的手术名称以及相应的治疗方案,快速上手呼吸机、心脏检测仪等设备的使用,懂得各种生命体征化验结果和指标变化的意义,并对病人提供最好的评诂做术后护理。

因为工作难度大,一点小小的突破也会让我感到欣慰。尤其在生死线上,你帮病人“重回人间”,那种成就感很难形容。

1990年,我跟丈夫到了美国。到美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我申请到了南缅因州大学护理研究生院的全额奖学金。

和国内不同,在美国读护理学硕士前,必须拿到当地的护士执照。所以我和对方学校做了一个约定,进入临床前拿下护士执照。

考护士执照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我记得出国之前,协和的老师直接和我说,那个执照很难考,你不用想了。

结果阴差阳错,我考到了难考的护士执照,硕士却没读完。

当时我的同学全是在医院里做过多年护理工作,甚至已当上护士长或进入更高管理层次的人,研究生学历会对他们未来事业发展更有帮助。而我个人偏好是临床实践,感觉所学和所需相去甚远,加上课程侧重理论,对一个刚到美国,对美国社会和医疗护理行业缺乏了解,且从沒进过美国医院的外国人而言,学起来很吃力。于是,我选择退学了。

1993年,我正式开始在美国做护士。

从成人普通病房到儿童医院ICU

我在美国的第一份护士工作,是在休斯敦一家医院的成年人普通病房。

正是在这里,我开始把书本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工作实践,从零开始做护理上的每一件事,熟悉美国医疗系统。美国医院对护理管理治疗记录要求很⾼,很多时候“没写就等于没做”。

对比当时在国内做护士的短暂经历,我觉得最大的区别是:美国护士职业地位很高,没有像中国与医生比低人一头的感觉。在国内,是医生更重要;而在美国,护士也很有话语权,可以给医生提建议,医生也会听取护士的意见。因为护士是医生的执行者,是医生的眼睛。医生主要开医嘱,接下来就是护士来照看这个病人,护士是最了解病人病情的。

不过,在这家医院做了一年多,我就辞职了。因为我想去ICU工作,不愿待在普通病房。

1997年初,我进了费城儿童医院(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简称CHOP,在全美儿童医院中名列前茅),成为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的护士,然后一直干到现在。当时我是这家医院NICU唯一⼀个来自国外、完成了护理本科教育的护士,现在也是。

王锐(前排右一)和同事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在CHOP,工作紧张,但很有挑战性。我们NICU的病人来自美国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其他国家,其中许多是从其他医院转来。有小至仅有400克、妊娠22-23周的早产儿,大到十公斤重的一岁小孩,病情种类繁多,大多数是危重病人,有呼吸机辅助,依靠多个静脉药物营养支持。

我们NICU可以收101个病人,经常⼀个12小时的班次会有⼏台手术。挽救病人让我感觉蛮自豪,也是从这里开始,我越来越认可我的职业——当初选择护理专业,是对的。

过去二十多年里,我做过床旁护士、SDU (SpecialDelivery Unit,特殊产房)护士、ECMO(体外膜肺氧合)床旁护士、护士技术指导、值班护士长,现在主做PICC(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中心静脉导管介入)。

护士也能做高难度操作

在美国,高难度操作不只是医生的专利。比如床旁中心静脉导管介入,我就是我们病房第一个完成这个操作的护士。

很多重病新生儿不能吃东西,怎么给药成了一个问题。不可能肌肉注射,必须通过静脉——也就是说,需要置入中心静脉导管——如果都等到医生来操作,有时一个小孩要等2~8天,有的小孩等不到,可能就会病情加重,甚至夭折。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医院意识到这个问题,2014年9月,就选了10个有多年工作经验的护士(我也在内),来接受PICC的培训。培训了一段时间,我们掌握这项原本医生独有的技能后,开始真正上手。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独立做这个操作的情形。

那天上午,我刚完成PICC实习操作,拿到独立操作证书。当天晚上上夜班时,我们NICU主治医生就告诉病房,有个病人需要PICC。机缘巧合,这次操作由我来做。

我当时很激动,但更是紧张。我之前的操作,是有老师在边上当助手,每一步都有老师指点、提醒。这次是我独立操作,而且需要指挥无菌操作助手及床旁护士配合我完成PICC介入操作,责任重大。

我的病人是个有呼吸机支持的早产⼉,患有严重新生⼉肠感染。一个和我一起参加培训但尚未结业的护士来做我的助手。因为是第一次由护士来做PICC,床旁有不少人给我打气。幸运的是,操作很顺利,看到成功介入的PICC在X光机上的显示,医生宣布PICC可以马上使用时,周围响起一片小小的欢呼声。

之后,我又连续给7个患儿成功实施了PICC介入,信心大增。带教医生对我说,这个操作,能够有50%的成功率,就已经很高了。

很多人可能对这个操作的难度没有认知,最大的一个困难是,我们不是在手术室做,而是要在病床旁做。床旁没有像导管室/手术室里有持续超声及放射照影设备,加上NICU病人太小,因为各种疾病,很难找到能做PICC 的血管,有时即使成功放进了PICC,也可能无法送到理想位置,导致置管失败。

做了中心静脉导管介入的早产儿(受访者供图)

之所以要在病床旁做,是希望我们速度要快,还要减少转运患儿带来的风险。这些ICU里的小孩,大多数都戴着呼吸机或者其他设备,移动起来很麻烦,也很危险。

从开始做PICC介入操作时,我就开始统计:做了多少例,接触的都是什么病人,我做错了什么,做成功了多少。算下来,我做成功了540个,一年差不多100个,成功率是88%。

我们护士PICC团队成立以来,不断发展成熟,把床旁PICC介入制作率从之前的30%提高到2019年底的92%,这是个重大突破,对提高病人安全意义很大。

我觉得医院能够让护士参与更多技能培训,学习更多新技术,给予护士更大的发展空间,是非常好的。对我个人来说,如果能完成一次高难度的操作,成就感还是很强的,我会欣慰地告诉自己:至少给了病人一个与疾病相搏机会。

要护理孩子,也要“照顾”他们的父母

我们病房可以收差不多100个病人,平均每个班(12个小时)有74个左右护士在岗。对于重病人,护士和病人的比例是1:1;病情稍微轻一点的病人,一个护士可以同时照看两个;如果是极严重的病人,则是两个护士护理一个病人。

在我们病房,每一个孩子的病情变化,护士都要了如指掌。不仅要护理好病情危重的婴儿,还要随时给焦虑的新晋父母提供治疗信息,增加他们和婴儿之间的情感沟通,让他们尽可能一起参与护理。

在治疗过程中,护士同时要给患儿父母做好培训,等小孩出院的时候,要保证这些父母已经完全掌握后续的相关护理知识。

与紧张焦虑的父母搞好关系,取得他们的信任,并不容易,护士需要有充分的知识,随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

我回国时,去过一些地方的新生儿重症病房,发现一个护士有时要照料1~6个孩子,精细化程度差距很明显。

和国内新生儿重症病房相比,我们医院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孩子的家属或者父母,是可以24小时陪床的。毎个病人床旁都有摄像头,可以让不能在床边陪伴的家人24小时看见孩子。

在国内住院,很多医院重症病房都不允许家属探视或者陪床。医疗护理过程不公开,不明朗,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最后和家属的交流就不会特别通畅。

有个来我们医院参观学习的国内医生,曾经抱怨有时医生会受病人家属威胁。我说,你看我们这里,如果病人家属一直在边上看着,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随时和家属说,不可能藏着掖着。家属或许有不高兴的地方,但是起码没有不信任。

在美国,护士是个好职业

在美国,有很多人从其他专业或职业,转来做护士(国内有很多护士却在考虑转行)。

我有两个护士同事,他们原来是做律师的,还有一个,原本是学文学的,后来都觉得没有太大的价值感,就转行来做了护士。

还有一些同事,原本是做其他职业,有小孩之后,常常带孩子到医院看病,发现护士的工作很有意思和价值,等孩子稍微长大一点,自己就开始做护士。

现在还有一个趋势,中途转型做护士的越来越多。

差别为何如此明显?说到底,是付出和收获是否匹配的问题。

在费城,刚毕业的护士,年收入可以超过5万美元,时薪至少25美元。一周工作36个小时,就叫全职;你加班工作40个小时以上,工资就是1.5倍,但是一周工作不能超过60个小时。

我会鼓励年轻人去考麻醉护理,这个专业收的学生比较少,但只要考上,学成之后,短时间内,就可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当然,其他护士慢慢做,到了一定资历也可以挣到可观的收入)。

对于一个年轻人,做一段时间护士,再读28个月的麻醉护理项目,读下来一年能挣15万美元,相当不错。

护士可以根据生活需要,自己控制工作时间。可以选择12小时或8小时的班次,全职护士每周工作满36小时就行。如果想加班,提前两个小时给医院打电话,医院有需要就可以去上班。

我带小孩的时候,一星期只上班两天。如果是半职的话,也可以一星期做一天或者半天。

在美国,护士是一个能让人很有成就感的职业。做护士不是意味你学习不好,恰恰相反,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考试,才能成为护士。

直到现在,在美国做护士,都要考执照。而要获得参加护士执照考试的资格,必须学满相关专业最基本的学时: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和精神科。

我刚到美国那会儿,考护士执照前,在协和的本科教育实际上满足了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的学时,但在当时,协和护理学还没有精神科方面的教育,直到去美国读硕士,我才补上了这一科的学时。

护士的继续教育也很重要。考到护士执照以后,每两年,都要更新一次证书(每个州要求不一),更新的要求就是满足一定的再教育学时(比如宾州是30个学时),提供上述5科的学时教育证明。这样定期更新知识系统,我觉得可能是护士水平的一个保障。

在美国,护士何时退休是自己决定。现在我已经50多岁,但我还没想退休,我觉得自己还挺年轻的,这份职业我做得很开心。我的那些朋友,有些都已经六十多岁,他们也还在这个岗位上。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八点健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八点健闻
八点健闻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新闻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