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子与笑果文化的纠纷背后,显露出了喜剧市场的困境

一点剧读

一点剧读

· 5月9日

喜剧演员之困。

播放 暂停

池子与笑果文化的纠纷背后,显露出了喜剧市场的困境

00:00 08:08

文 | 一点剧读,作者 | 红豆

“喜剧变了。”

在《脱口秀大会2》的节目上,不少脱口秀演员在舞台上贡献出新式段子时,池子如此调侃道。这句话也被池子用在跟笑果文化的纠纷声明中。

近日,笑果文化推出的《脱口秀大会》展开云海选获得不小的关注,不过从去年开始,池子就减少了作为脱口秀演员而登台的次数,不仅在《吐槽大会4》中就已不见池子的身影,在《脱口秀大会2》中他也仅作为幕后主持人与参赛演员互动,未曾以脱口秀演员的身份站在舞台上进行表演。

从目前池子与笑果文化的一地鸡毛来看,池子以脱口秀演员再跟观众见面近期难以实现,而少了池子独具风格的演出,也令不少观众觉得有缺憾。虽然目前笑果文化正在力推新的脱口秀演员,但历经两季《脱口秀大会》、四季《吐槽大会》,目前较出圈的脱口秀演员仍然当属李诞和池子。

其实,不仅仅是脱口秀这门小众喜剧形式,整个喜剧市场都正在面临着人才和作品双双稀缺的境遇。目前,虽然综艺市场正在迎来热门综艺的井喷期,但喜剧综艺的发展态势相较来说不容乐观。

喜剧演员之困:头部人气断层、腰部难以出圈

在影视寒冬和疫情的重创下,“演员没戏拍”的口号从中年女演员扩散到了整个腰部演员市场,而随着观众对于实力派演员的认可,不少演员也得以凭借实力出圈,链接起了头部与腰部之间的断层。

然而,对于喜剧演员来说,头部断层、腰部难以出圈的困境则体现得更为极致。

日前《欢乐喜剧人》第六季迎来收官,决赛中相声演员金霏、陈曦夺冠,但影响力已然不能与曾经前两季节目的沈腾、岳云鹏夺冠时同日而语。

无论是脱口秀、小品、相声,都已经呈现出头部与腰部演员之间人气断层明显的态势。虽然三种喜剧形式已经成为综艺节目中最为活泛的节目内容,但多年的发展无法引领演员进行新的洗牌。

如今,处于顶级的喜剧演员是沈腾、贾玲、岳云鹏等,这几位不仅成为了春晚的常客,更是拥有着高国民度和高人气的喜剧演员,并且已经成功进军影视圈。目前,沈腾有电影代表作《夏洛特烦恼》《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西虹市首富》等;贾玲与岳云鹏虽更多以配角出现在影视作品中,但贾玲作为主力编剧拍摄的电影《你好,李焕英》早在2019年9月开机;岳云鹏在《鼠胆英雄》《疯岳撬佳人》等电影中担任主角,更因《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煎饼侠》的表现达到出圈效果。

在“喜剧人”的队伍中,也不乏有着较高国民度和大量作品的演员如小沈阳、宋小宝,不过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其人气与沈腾、贾玲、岳云鹏等逐渐不在一个量级。而在这些聚集着观众目光的头部演员身后,是大批常年活跃在观众视线中,却被观众称之“不红”的腰部演员:乔杉、张小斐、潘斌龙、崔志佳、文松、贾冰......

通过《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笑傲江湖》《脱口秀大会》等喜剧类综艺节目,可以看出整个喜剧市场其实并不缺乏人才,无论是娱乐公司艺人、喜剧班底演员、草根演员均有多名演员等待登台,而他们所面临的的困境却在于,难以打破喜剧演员人气断层的困境。

以此次在《欢乐喜剧人》第六季中夺冠的金霏、陈曦为例,此次在《欢乐喜剧人》中并非是这对相声演员的首次登台,此前不仅多次在央视选秀类节目《我要上春晚》上露面,更在2018年便已登上《相声有新人》的舞台,《欢乐喜剧人5》中也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而为喜剧演员提供舞台,并向喜剧市场输送人才的喜剧类综艺,造星能力也逐渐失效。相对于相声和小品来说,起步较晚的脱口秀生存土壤更为稀薄,显然《脱口秀大会》的云海选表明脱口秀市场正在奋力招纳新鲜血液,而王建国、庞博、卡姆、思文等前辈级演员都尚未与李诞、池子人气比肩,由此可见,无论是相声、小品还是脱口秀领域,打通头部与腰部之间的断层,已经成为喜剧演员所面临的最大困境。

原创力不足,喜剧类综艺“退烧”

在“综N代”审美疲劳的桎梏下,喜剧类综艺纷纷走上创新之路,而在池子“喜剧变了”的调侃背后,发生改变的其实不仅仅是为迎合观众而革新的喜剧形式,而是上升到了整个喜剧综艺市场。

纵观整个喜剧综艺市场,如果说喜剧类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第二季为沈腾、岳云鹏迈入喜剧市场提供了强有力的跳板,那么历经六年,喜剧综艺这块跳板的弹力或许已经到了最大疲乏期。

对于喜剧类综艺来说,真正的繁荣期是在2014年至2016年,彼时喜剧类综艺迎来井喷,《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等竞演类喜剧综艺一涌而上,曾为观众带来一段欢乐时光。

而在喜剧综艺热爆发之下,其弊端也逐渐显露。

在2017年之初,观众对于喜剧类综艺呈现出审美疲劳,究极原因,多数观众表示在多档喜剧类综艺的冲击下,节目竞演赛制相差无几、喜剧演员串场等现象,已经使节目呈现出极为明显的同质化,最终令观众难以辨别节目特色。

这也直接导致了喜剧类综艺在经历了繁荣期之后,于2017年迅速进入瓶颈调整期,在2018、2019两年间,音乐类、婚恋类、观察类综艺节目崛起,抢走了属于喜剧类综艺的关注度,喜剧类综艺没有在调整期找到合适的土壤去生存。如今,《笑傲江湖》《跨界喜剧王》《喜剧总动员》等节目纷纷悄然不见,只有一档《欢乐喜剧人》行至第六季,而自第三季开始,节目中夺冠的喜剧演员便难以跟上沈腾、岳云鹏的脚步。

创新是近些年来综艺市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喜剧综艺作为特殊的先行者,原创力的缺乏则成为其最大的绊脚石。

从《欢乐喜剧人》到《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不难看出仅仅在节目模式上做出创新,已经难以解决喜剧类综艺的热度下降。在一批批喜剧演员登台谢幕,形成稳固的头部与腰部演员人气断层局势下,表明“原创力不足”无论对于节目还是演员来说,都成为一个致命的问题。

  • “现在的小品真的没有以前好看”
  • “重温赵本山小品难道不香吗”

如今,在多个网络平台上充斥着网友对于经典小品节目与当下新内容的不同态度,观众对于好作品的追求也可见一斑。然而,如今的喜剧类节目中,却频频显露出原创力不足的短板。

在《欢乐喜剧人》第六季中甚至出现了“抄袭门”,节目中白凯南的一段表演被观众指出抄袭《脱口秀大会》中的段子,此举也得到《脱口秀大会》的官方控诉。而在网友的不满声中可以发现,《欢乐喜剧人》频频陷入抄袭风波,令不少观众对于喜剧市场的原创力感到失望。

在网络上,贾玲著名的作品《女神与女汉子》也被指出涉嫌抄袭,而贾玲本人也曾回应过此类问题,表示此举应属于“借鉴”。无论“抄袭”与“借鉴”的定义如何难以辨别,一个既定事实是,目前中国喜剧作品产出数量和质量都正在走下坡路。

原创力不足已经成为一个根源性难题,在综艺市场力求创新的当下,没有出彩的原创作品支撑,对于喜剧演员和喜剧类节目来说,都将难以供养其进一步发展,而在本就稀薄的喜剧土壤上,没有好的种子生根发芽,这片土地将面临更艰难的生存境地。

本文系作者一点剧读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钛粉46303 钛粉32504
366人已赞赏 >
366换成打赏总人数36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