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歌往事:曾想垄断中国电影行业

字母榜

字母榜

· 5月2日

终究是黄粱一梦。

播放 暂停

宋歌往事:曾想垄断中国电影行业

00:00 14:4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字母榜

被娄晓曦一招“玉碎昆岗”击倒的宋歌,耳边已经响起了读秒声:“10、9、8、7、6……” 

宋歌看上去文质彬彬,骨子里却是个狂热的拳击迷。2017年10月接受字母榜创始人马钺专访后,他送给后者一本书,既不是他清华本专业的热力学著作,也不是自传或者影视八卦,书名是《图解职业拳击技法》,作者是一名美国拳击手和宋歌本人。“我学习了拳击之后,”宋歌在该书序言中说,“在工作中面对困难的承受力和耐性都比之前提升了很多。”

现在是他展示这种承受力的时候了。问题是,经历了这击中腹心的一拳后,宋歌和他缔造了影视业神话的北京文化,还能站起来吗?

将北京文化击倒的,是宋歌曾经的心腹、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4月29日晚7点30分,他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公司系统性造假,举报董事长、总裁宋歌,董事、副总裁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两个小时后,北京文化发声明回应:对娄晓曦不实言论,损失公司声誉和正常经营的行为保持法律追究权利。并称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出逃海外,在2020年1月19日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立案侦查。

曾经并肩作战的老同事刺刀见红,不管这场罗生门大戏后续如何,北京文化都会大伤元气。

就在4月29日当天,北京文化发布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净亏损达23.06亿,与去年同期的净利润1.25亿相比,降幅高达1943%。北京文化称,主要原因是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经营业绩下滑。

而这两家公司,前者负责电视剧业务,后者负责经纪业务,分别亏损6.3亿、1289万,剩下的影视业务,碰上黑天鹅新冠疫情,处境同样不乐观。

北京文化此前风光无限,屡屡压中《战狼2》《流浪地球》等爆款。没成想,只用了区区一年时间,北京文化就跌进资本泥淖,宋歌的投资神话被彻底打破。

1

在影视圈,宋歌是一个例外。

影视圈从业者学历高的人没多少,出自清华的人自然更少。比宋歌小两届的高晓松,只能算半个清华人,“他成天不上课,瞎玩、泡妞。被清华开除了。”

从气质上来看,宋歌与影视圈也是格格不入。他长着一张严谨、精准的理科生脸,学的是纯理工科的热能工程,作风习惯单调,不混圈子不聚餐、不抽烟也不喝酒,日常早睡早起。
宋歌

宋歌

40岁之前,宋歌的事业路径跟电影没什么关系。

他出生于央视大院,清华毕业后出国深造,1994年回国后与清华系资本联系紧密,开公司、做投资,2003年成为风险投资机构软银赛富的合伙人,2004年作为二股东与师弟池宇峰成立完美世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开发出《完美世界》、《赤璧》、《诛仙》、《武林外传》等知名网络游戏,2007年去了纳斯达克敲钟。

在进入影视圈前,宋歌早已财务自由,2008年,他和几位清华校友一起给母校捐了3200万美元,担任清华校友会常任理事至今。

宋歌入影视圈,纯粹是巧合。因为认识慈文影视的马中骏,宋歌在2005年跟投了一把《七剑》,结果压中爆款:2005年全国总票房才6亿,《七剑》一片独揽8000多万票房。这让投资老手宋歌发现了金矿。

虽然当时还没正式涉足影视圈,但宋歌从小就对电影感兴趣。在国外影视作品引进限制颇多的80年代,作为大院子弟,宋歌经常能和发小免费看外国大片,很多电影至今都没在大陆上映过,比如《美国往事》,他至今记得1987年第一次看《美国往事》的震撼,“电影还能这么拍,太酷了!”

2008年是宋歌事业的转折点。这一年,他41岁,完美世界布局影视公司,宋歌出任总经理,正式进军影视投资。

对宋歌来说,这不是一次意外,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经过仔细比对房地产、保险、金融、互联网产业,他发现,10年内能做到中国前三的产业,只有电影。

此后,他多次去美国好莱坞取经,研究影视制作环节,对自己的判断更加坚定:“这个行业就是模仿美国的经营模式,我们就是模仿迪士尼,模仿好了你就成功。”

在完美影视时期,宋歌的影视投资顺风顺水。

第一部电影《非常完美》,在当年可谓星光熠熠。制片人、主演是章子怡,配角是范冰冰、林心如、姚晨、林心如等国内一线女星。这部电影在当年拿下近亿票房,为宋歌的影视事业打响了开门红。

他随后趁热打铁,投资电影《失恋33天》,以1400万的成本撬动超3亿的票房,刷新国内的投资回报率,捧红了白百何、文章。

可以说,这一阶段,宋歌的投资例无虚发,合作对象日后都成为影视圈的一线大咖,为他后续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同时也催化了他的野心——打造一个垄断全行业的影视公司。

王健林主动抛来了橄榄枝。那是2010年,当时万达已经是国内最大的院线公司,布局影视制作顺理成章。两个雄心勃勃的大佬一拍即合。

第一次见面,宋歌就跟王健林交了底——要做就要垄断整个行业,“中国没有《反垄断法》。既然万达有院线优势,就可以做一家集院线、制片、经纪、艺人管理于一体的影视公司。”

宋歌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他买IP、签导演,去美国六大片场考察、学习股权投资,试图用10个亿揽下国内顶尖导演和经纪公司。

然而宋歌想要的支持,王健林没有给。在宋歌入职万达的2年时间,王健林靠着房地产赚得盆满钵满,一年净利润200亿,根本没把影视制作放在眼里,“你一年电影利润才几千万,这种公司有什么意义?”
王健林

王健林

大公司里规矩多。在万达期间,宋歌出差花的都是自己的钱,因为万达报销流程太久了,宋歌嫌麻烦。这还是小事,更严重的是,因为流程问题,宋歌错过了徐峥的《泰囧》,被王长田捡漏;错过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被华谊抢走;想挖华谊的资深电影操盘手陈国富,王健林没有同意。

一气之下,宋歌离职走人。他不缺资本、不愁人脉,迅速自立门户,成立摩天轮公司,操盘《同桌的你》、《心花路放》,再次赚得盆满钵满。

2013年年底,创业不到一年,摩天轮被“京西旅游”看中,以1.5亿的代价收购。日后京西旅游更名为北京文化,在宋歌的操盘之下,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的一座重镇。

2

《战狼2》是北京文化的得意之作。

影片以近乎豪赌的8亿保底,挣来56亿票房神话,宋歌也因为客串正气凛然的“樊大使”,走出幕后,进入公众视野。

自此之后,北京文化佳片不断,《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的成功,让北京文化和宋歌在圈内的地位不断提升。

北京文化为什么能投中这么多佳片,爆款的方法论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宋歌说,自己会研究观众偏好,基于数据模型,精准预判票房,“我对数字很敏感,不想赔钱,不会赔钱。”

不可否认是,宋歌的理工科逻辑,更加适应影视圈生存法则。

他行事果敢,高效,10分钟内和郭帆敲定《流浪地球》投资,跟刘震云3分钟谈好《我不是潘金莲》电影改编权。导演乌尔善说,他跟宋歌认识十几年,每次宋歌谈工作,有方法有结论,时间基本不超过10分钟。

宋歌理性得像个AI,他有亲自看剧本的习惯,一次飞行可以看完三个剧本。宋歌自称“一看(剧本)就能分出好坏”,作为理科男,他还建立了一套数学模型,用数据分析手段评估票房,预判市场趋势。

在宋歌看来,《战狼2》的项目属于明摆着会挣钱。选择8亿保底,是不想稀释吴京的投资份额,让吴京多赚点钱。

之所以确信会挣钱,宋歌直言不讳:《战狼2》映射的是中国主旋律和普世价值观,拥有天时利地人和——国力强大,军事力量提高,中国人信心在增长,加上吴京的形象正面,上映期刚好选在建军节前后。

宋歌没说错,从2013年开始,主旋律电影成为影视圈的香饽饽。《中国合伙人》、《湄公河行动》等主旋律均是大获全胜。

以《战狼2》为起点,北京文化影响力继续扩张,在一众影视公司里独占鳌头,宋歌的垄断模式也随即现出规模——电影、电视剧、综艺、经纪业务全面开花,均是手握最优质资源。

“文化产业的核心是人才”,这是宋歌的原则。即便宋歌一再强调自己不混圈子,向来公事公办,去工作室谈完工作就走,认识陈国富近十年,只同桌吃过一顿饭;但在宋歌身边,早已形成一支强悍的一流人才团队。影视方面有资深制作人杜扬,编剧严歌苓、刘震云,导演方面有陈国富、乌尔善、吴京、宁浩、张一白、文牧野、丁晟、郭帆等。

电视剧有娄晓曦负责,旗下有资深制作人边晓军,导演张黎坐镇,经纪业务有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带队,签约艺人包括陈道明、陆毅、关之琳、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一线大咖。

综艺业务则请来前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夏陈安的履历堪称华丽,一手打造出《中国好声音》、《跑男》等现象级综艺,是捧红朱丹、华少的幕后操盘手,一度让浙江卫视和湖南卫视分庭抗礼。

短短4年时间,北京文化从一家旅游公司,摇身一变成影视巨头。

宋歌更是一名厉害的资本操盘手。公司背后两大股东——华力控股、生命人寿——双方只顾你来我往的增减持股票角力,互相掣肘,反倒给宋歌让出一条康庄大道。

在宋歌的预想里,北京文化要在三年内成为国内一线制作公司。通过内容制作积累IP和流量——开发衍生产品、主题乐园、文旅小镇、游戏授权、商务植入——要打通整个产业去赚钱。

北京文化版的“迪士尼”,一度似乎近在咫尺。

3

即便如此,宋歌也不得不承认一点:“每部电影都有他的命。”

复盘北京文化的投资影片过往,神话其实处处裂缝。

与《战狼2》几乎同时参与保底的《二代妖精》,保底5亿,加上1.25亿的宣发费用,最终回收款只拿到3952.8万元,北京文化赔得血本无归。

这部电影由导演陈国富执导,决定保底前,宋歌对电影赞不绝口,“拍得非常好!是一个特别开心的都市魔幻喜剧,我们要为了挣钱去的。”

到2019年,北京文化的影视表现直接成了一潭死水,一部破亿影片都没有。《妈阁是座城》即便有李少红导演、芦苇、严歌苓编剧,白百合、黄觉主演,票房只有5千万。影帝黄渤主演的《被光抓走的人》,票房堪堪7千万,丁晟导演的《特警队》票房仅为5700万元。《直播攻略》几乎毫无水花,电影票房只有区区14万元。

只有年初的《流浪地球》扳回点面子,但从如今看来,小破球可能是北京文化最后的余晖。

伴随4月29日的实名举报和2019年的年报披露,彻底击碎北京文化的“迪士尼”梦想。

宋歌引以为傲的人才壁垒,处处漏风。2017年年底,夏陈安离职,带走了北京文化的全部综艺基因。负责经纪业务的王京花遭遇演员流失,陈道明、白百合、张丰毅等多名艺人离巢。领军电视剧的娄晓曦,则在2019年8月辞职,并减持北京文化股份320万股出走。导火索是北京文化将电视剧版块全部砍掉,作价4800万出售,直接导致今日的互撕局面。

人员流失背后,北京文化的资本困境浮出水面。

据深响报道, 2019年北京文化遭遇股东连续减持,次数高达114次。其中,华力控股因为投资失败,陷入债务危机。根据北京文化的公告显示,华力控股在北京文化的大多数持股已被司法冻结。

而在去年10月,宋歌用8.4亿的代价收购东方山水100%股权,用来建立密云电影文旅项目,实现公司业务延伸与产业链布局。

毫无疑问,这是宋歌的梦想。但在影视成绩全面凋零的背景下,收购的行为更像是孤注一掷——为了完成交易,北京文化一度抵押贷款、银行授信才凑足资金——付出了资金链可能断裂的代价。

这项投资也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公开资料显示,东方山水是一家餐饮公司,长期营业收入为0。值得购买的是使用权面积为18.72万平方米的土地,但资产评估公司判断东方山水的评估值不到3.44亿元。根本不值得用8.4亿来购买。

再加上2020年的疫情作祟,国内电影行业直接损失300多亿,北京文化无疑雪上加霜,如今再被证监会盯上。不管举报结果后续如何发展,北京文化都是大输家。4月30日,北京文化开盘即跌停,跌幅超10%。市值49.54亿元,相较《我不是药神》上映时的百亿峰值,跌去超过一半。

身在漩涡中心的宋歌,至今一言不发。

把镜头摇回到2017年,当时的北京文化烈火烹油。宋歌打开心扉分享投资经验之余,直言不讳影视圈生存法则:这个社会很现实。平时玩得再好,做砸了事情,大家就不会再跟你玩儿。

注:鱼樵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作者字母榜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283 钛粉54633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368人已赞赏 >
368换成打赏总人数3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