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蒋凡被罚但还掌握实权,阿里暂时离不开他

摘要: 表面上看,蒋凡桃色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但这场属于阿里的危机公关还未结束。

文丨连线Insight,作者丨青松、向阳、关渡,编辑丨水笙

淘宝、天猫总裁蒋凡桃色新闻被曝出后,阿里今日宣布了调查处理结果:

管理层提议并得到合伙人委员会批准,即日起取消蒋凡阿里合伙人身份;

记过处分;

蒋凡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

取消其上一财年年度所有奖励。

4月17日,蒋凡妻子用微博喊话网红张大奕,请对方离自己丈夫远一点。

这起桃色新闻,迅速将蒋凡拖下深渊,也随即演变成阿里的一起危机公关事件。

阿里集团虽未公开表态,但有消息称,阿里集团CPO(首席人力官)童文红在阿里内部论坛回复蒋凡的帖子时表示,对相关传言,公司会正式成立工作小组进行调查。

阿里的调查在今天尘埃落定,据悉,该调查由阿里巴巴集团廉正部成立特别调查组进行,根据调查,由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形成了处理结果,阿里合伙人委员会也对此进行了专项审议。

在这次调查中,调查组就阿里集团对如涵电商的投资,以及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入驻、活动、引流、交易等做了全面的内、外部调查,确认阿里在2016年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无关;蒋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

如涵核心团队,图源如涵公众号

处罚蒋凡的原因在于: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

据腾讯《深网》报道,蒋凡将仍旧担任天猫、淘宝总裁,并继续负责阿里妈妈相关事务,同时一些在阿里巴巴内部的实际职务目前仍继续担任。

多位分析师告诉连线Insight,蒋凡还是实权业务负责人,并没有离开权力中心。

蒋凡未来在阿里的前景如何?他还有可能成为阿里下一任掌门人吗?

这个处罚结果,重吗?

这次处罚,对于蒋凡来说意味着什么?

最直接的影响,应该是蒋凡的收入。

阿里内部的晋升分为专家路线与管理者路线,专家路线对应P序列,管理者路线对应M系列,蒋凡走的便是M系列这条路线。

那蒋凡此前所在的M7这一职级每年能拿到多少收益呢?电商头条此前指出,在阿里,一般到M4总监级就能实现年薪百万,工资加股票年薪能超过千万,更不用说已经M7这一职级了。

而即便是被降级至M6,蒋凡的收入也无疑依然处于数千万这一级别。

更大、更深的影响,来自被除名阿里合伙人这一处罚,这也是外界描述他被“重罚”的原因。

阿里正式推出合伙人制度是在2014年,被看作是阿里权力和运作的中心,拥有对董事会半数以上人选的提名权和任免权,到现在,只有马云和蔡崇信是唯二的永久合伙人。

而要想成为阿里合伙人,必须在阿里工作满5年,必须持有公司股份且有限售要求,要对公司发展有积极贡献,还要高度认同公司文化,愿意为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竭尽全力。

条件比较严苛。但蒋凡入职阿里刚刚满五年,就成为了阿里合伙人,2019年6月,33岁的他成为阿里巴巴38位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位。由此可见阿里对他的重视。

但这次被除名后,想要再次进入合伙人行列,恐怕没那么容易。

此前业内一直将其称为阿里“太子”,将会接班张勇成为阿里下一任掌门人。

今年4月3日,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朋友圈转发《黄峥的100种偏执》一文,并评论称,“接下来几年,就看拼多多CEO黄峥和淘宝总裁蒋凡如何较量。蒋凡要是能打赢这一仗,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

王兴对蒋凡的点评

但现在,蒋凡在阿里的职业前景成谜,尽管他还继续担任重要职务,但距离阿里掌门人的位置,就更远了。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告诉连线Insight,这次事件后,阿里外部用户的影响不会太大,但阿里对内管理还是会遭受一些挑战,蒋凡可能也没有机会接任CEO。

蒋凡升职记

35岁出头的蒋凡,执掌天猫、淘宝,同时还担任着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可以称得上年轻有为。

对蒋凡来说,他的职场之路异常顺利,这位复旦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通过谷歌中国的职场经历,以及创办友盟,向外界证明了他的能力,也顺利跳进阿里,逐渐走近权力中心。

回顾蒋凡的职场生涯,李开复称得上是他的一位贵人。

2006年,蒋凡加入刚刚进入中国不到3个月的谷歌中国,当时李开复是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有媒体报道指出,蒋凡加入谷歌中国是“李开复拍的板”。

在谷歌中国四年,蒋凡参与了众多项目,其中包括Google地图、搜索质量、内容广告等项目的研发,经历了谷歌中国从进入中国市场到退出的种种战役。

2009年底,李开复出走谷歌,创立创新工场,他说服了蒋凡加入。

这次的选择对蒋凡极其重要,在这里,他与创新工场共同孵化创建了友盟,这在后来成为他跳进阿里的筹码。

2010年,创新工场成立一周年,手里有友盟等5张牌,作为创始人,蒋凡被逐渐推向前台,从这个时候开始,蒋凡正在完成由工程师向创业者的转变。

但到2013年,当时已经拿到创新工场和经纬创投两轮融资的友盟,被蒋凡以8000万美金卖给了阿里。他的身份也再次发生了转变,从创业者晋升管理者。

友盟被阿里收购后,蒋凡顺理成章加入阿里。但没人想得到,他在阿里的升职会如此开挂。

蒋凡的一位朋友对媒体回忆:“一个复旦本科毕业生,在谷歌可以说无足轻重,即便在创新工场,也没有带出更多闪光点。对于阿里这样一个本土超级帝国,无论是产品、人还是团队磨合,挑战似乎都大于机遇。”

时任阿里巴巴首席运营官张勇的一番话给蒋凡吃了一颗定心丸,“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在当时,张勇对蒋凡如此说道。

那时候,蒋凡入职手淘部门,头衔是资深总监,职级是M5。

但蒋凡遇上了好时候。2014年,阿里提出“ALL IN无线”的战略,决心抓住移动互联网风口,吃下移动端红利。

手机淘宝是阿里极为看重的一个入口。“衣食住行和吃喝玩乐,都是构成生活消费的主要内容。我们希望利用手机的移动互联网场景,让用户通过手机淘宝实现订购、体验、消费等各种各样生活的服务。”张勇在2014年曾这么公开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张勇也在寻找和提拔一批80后乃至85后的年轻干部重点培养,蒋凡就是其中之一。

而蒋凡也抓住了这次机遇。从手淘的无线化升级,到解决淘系流量困境,再到对淘宝内容生态的打造、推动淘宝走向数据驱动,蒋凡一次次向外界证明着自己。

在蒋凡的功劳簿里,整个淘系的无线化升级占据着重要位置。

张勇在2017年任命蒋凡出任淘宝总裁的内部公开信里提到,“蒋凡加入阿里的几年,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推动了淘宝走向数据驱动,实现千人千面。”

当时,“淘宝无线化”是块硬骨头。因当时的基站环境受限,淘宝App运行速度较慢,操作也比较繁琐,一般操作完整一单需要七个步骤,总时长需要25秒。

是蒋凡带领着无线事业部技术团队,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将淘宝App从冗长的大型App中解脱出来,完成了无线化迁移。

财经早餐报道指出,2015年双十一,手淘首次大规模应用个性化推荐,在当天912亿的交易额中,移动端贡献便超过626亿,这也是移动端首次超过PC端。

而到了2016年,在推出直播等持续升级内容后,淘宝的无线交易占比暴涨至80%以上,手淘的月度活跃用户也超过4亿。

在解决淘系流量困境上,蒋凡也向阿里展示出了他的能力。

从2014年到2015年,手机淘宝的DAU逐渐从3000万增加至6000万,到2015年9月,这一数字已经变成了1.1亿。

因此,阿里内网匿名给蒋凡的标签里,有一个关键词是“流量王”。

与此同时,在蒋凡的操刀下,淘宝也相继加入了视频、直播等内容,这不仅丰富了淘宝的内容生态,如今来看,也为淘宝抢占到了电商直播这一风口。

在他的带领下,淘宝也逐渐摆脱了最先以“货架陈列+搜索引擎”的卖货模式,转而打造出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搜索推荐,在很大程度上,这大大提高了用户转化率和购物体验。

经由淘宝的这几次战役,蒋凡算是在阿里扎下了根。

2017年12月27日,32岁的蒋凡升任淘宝总裁。

总裁的进击

2019年3月,蒋凡的抬头又多了一个 ——天猫总裁。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与天猫法人也从张勇变更为蒋凡。这被外界视为成为阿里CEO接班人之举。

在这两个重要位置的蒋凡,身负带领阿里巴巴四面出击的重任。

一场重要的战役就是与拼多多的对垒,淘宝要扛起阿里下沉的旗帜。

在2018年春节期间,淘宝就推出亲情账号以发展中老年用户,在这之后动作接连不断,3月推出淘宝特价版APP,9月淘宝全面改版强化信息流推荐。

种种举措,意在狙击拼多多。

截至2019年3月,极光大数据报告显示,拼多多的用户渗透率持续攀升,对淘宝用户的渗透率从2018年1月的28.3%提升为40.1%。

截至2019年3月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4.433亿,较2018年同期的2.949亿净增1.484亿,同比增长超过50%。而截至2019年3月31日,阿里巴巴的年度活跃买家达6.54亿,较2018年Q1净增1.02亿。

从用户渗透率以及净增活跃买家数来看,淘宝已经无法忽视这一增长凶猛的对手。

近两年,流量红利见顶,用户、商家争夺愈发激烈,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口中的“我们与淘宝是错位竞争,争夺的是同一批用户的不同场景”这一说法显然不成立。

2018年蒋凡给淘宝提出了三个关键词,简单、普惠和创造,这三个词让淘宝在低线市场看到了爆发力,2018年新增的1.2亿新用户就得益于此。2019年,重启的聚划算与淘抢购、天天特价整合,升级为阿里集团“品质惠经济战略”窗口,承担起下沉的使命,淘宝、天猫商家都可以衔接至聚划算。

蒋凡曾经从消费者,商家、品牌,制造企业、农产品三侧给聚划算定了三个目标,这三大目标一一对应拼多多助力农产品原产地上行、“品牌馆”,以及“新品牌计划”等举措,可以说是寸土必争。

围绕这三个目标,聚划算开始了一系列动作,一方面,聚划算城市下沉战略发布,聚划算99大促升格为“99划算节”,成为继双11、618之后的另一大购物节,聚划算也获得了平台的流量倾斜,并且推出“百亿补贴”与拼多多的“百亿补贴”分庭抗礼。

另一方面,2019年双11预热后,淘宝特价版开始得到资源扶持,并且在今年3月开启C2M模式。

在用户、商家,乃至厂家侧,淘宝与拼多多的交战场上,战火纷飞。

这一系列动作效果很显著,拼多多引以为傲的五环外独霸格局分崩离析,阿里这个庞然大物顺利跻身低线市场盘踞一方。

化解拼多多攻势、捍卫电商霸主地位之余,低线市场也成为淘宝天猫的动力增长来源。蒋凡曾经提到,近两年淘宝天猫的用户增长主要来自于三四线及以下地区,新增用户中超70%来自下沉市场。

在成为天猫总裁后,蒋凡的权限更广,对内部的资源调动和分配更加得心应手。

蒋凡将淘宝、天猫两者的定位界定清晰,前者负责个性化需求,后者提供品质化商品。分工明确之后,下一步则是让淘宝的流量与天猫形成合力。

2019年3月6日,也就是蒋凡上任天猫总裁那天,他也迎来了新的任务:继续保持淘宝、天猫两个品牌独立发展的同时,打通两个消费场景,实现消费者和平台商家的分层运营,满足不同消费者和商家的需求。

去年12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发布全员内部信时公布了新的组织架构,将为商家营销的阿里妈妈也并入到蒋凡麾下。

由此,阿里进入了资源之间全面协同的时期,这有助于消除内耗,让阿里巴巴在竞争激烈的时期跑得更快。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锐意进取的总裁,外界给他贴的标签,大多是“安静低调”、“沉默寡言但是时刻保持在线的状态”、“用结果证明自己”、“IT直男”。

据投资界报道,阿里员工眼中的“逍遥子”聪明又努力,但他相中的千里马蒋凡,顶级聪明却并不拼命,还能轻松完成业绩。

蒋凡不擅长讲故事、性格内敛,张勇却依然认为他“很阿里”,因为他“纯粹”,不以升职、奖金业绩作为工作动力,而是真心觉得自己正在做有意思的事。

张勇对蒋凡颇为青睐。

据新芒daybreak报道,蒋凡经常遇到麻烦。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张勇出面摆平。

“一个事情该怎么做,哪个部门做,谁做最好,他不会因为要搞协同就不说了,而是觉得应该这么干,我就干了。我们今天就是要这样的一种思考方式。”张勇这样评价蒋凡。

张勇对蒋凡一路保驾护航,要资源给资源,这一位年轻的总裁,在今年4月之前,称得上是顺风顺水。

阿里的危机还未结束

从阿里的角度来看,一位重要高管的桃色新闻,而后导致的人事调整,无疑会给其带来负担。

张勇曾评价蒋凡“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过去的战绩证明了,对阿里而言,这都是一个能堪大用、能冲锋陷阵的将领。

但是,蒋凡仅降职而非离职,也许是因为阿里很难承受突然损失一名大将带来的危机。

蒋凡身上是有重任的,他在上任时提到了天猫未来三年内的多个“小目标”:

将天猫平台的交易翻一倍,从两万亿到四万亿;

孵化100个年销量10亿的新品牌,但整个2019年当时总共只有16个;

保持天猫卖家数量持续快速增长;

品牌官方旗舰店升级为品牌消费者运营的主阵地。

这些目标不仅是蒋凡需要完成的考验,也是天猫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蒋凡降职后,这些目标是否能顺利完成、计划能不能被充分地执行,都会成为问题。

而阿里却还处在对拼多多、京东、美团的狙击战中,拼多多突破重围、顺势崛起,阿里在下沉市场面临激烈竞争。

京东在疫情期间,因为强大的物流能力挽回之前的颓势。美团市值如今已经冲破6000亿,成为阿里腾讯之外的第三位巨头。激烈商战中,阿里不容闪失。

企业品牌形象上,阿里此次也颇受影响。阿里向来是注重价值的企业,但自此事件爆发后,知乎、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部分相关讨论指向了负面,其中包括阿里内部腐败、价值观动摇等问题。

据AI蓝媒汇统计,4月20日到23日期间,各平台出现了上百篇关于蒋凡与张大奕性贿赂的稿件。这背后也许是无数淘宝或天猫的竞争对手、不满的用户和商家等共同推动的。

“碰了红线没被开除,以后谁信阿里价值观,如果以后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怎么处理?”李成东说。

表面上看,蒋凡桃色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但这场属于阿里的危机公关还未结束。

未来,阿里会选择慢慢将蒋凡边缘化吗?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一直注重培养年轻人才,2015年12月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中,张勇让天猫、淘宝和手淘实施“班委会”集体责任制,班委由一批年轻人组成,其中包括了蒋凡在内有8位80后。

2017年,蒋凡出任淘宝总裁,靖捷出任天猫总裁,班委会替换成总裁负责制,这轮调整意味着年轻人在阿里重要岗位上的作用被进一步强化。

目前为止,除了蒋凡,阿里本地生活公司服务CEO王磊、新零售技术事业群总裁吴泽明、蚂蚁金服CTO胡喜阿里副总裁兼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陈丽娟等人都是80后的年轻一代高管。其中吴泽明和胡喜是首批“80后”阿里合伙人。

他们之中,或许有人能够接替蒋凡,但短时间内,蒋凡对于阿里来说还很重要。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科技新视角 钛粉98650 钛粉94590 钛粉20375 钛ifWjWY htEqmw
354人已赞赏 >
354换成打赏总人数35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连线Insight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t

连线商业世界,深度剖析新经济公司。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