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逝去,风口渐远,乐童音乐能否走出困局?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2020.04.21

“它做着各种不擅长但必须向资本交待的项目,硬生生把自己拖成了老赖。做众筹、票务、公关、版权、宣传、艺人、场地、出版、跨界、周边……没在任何一个领域稳定盈利过。业内口碑也越来越糟糕……”

播放 暂停

情怀逝去,风口渐远,乐童音乐能否走出困局?

00:00 12:20

文丨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丨范志辉

上周,摇滚乐队耳光乐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讨债微博。微博称,乐队从2019年10月至今年1月11日的演出门票款项,其合作的票务代理平台乐童音乐一直没有付清。

耳光乐队主唱赵荒唐在微博表示:"做为第一波支持你们创立参与众筹的乐队,真不想今日兵戎相见。没别的说的,请还钱吧。"而乐队的官方微博也补充道:"真的是第一波,乐童成立的时候就开始合作了,没人希望最后搞成这个样子"。在讨债微博的评论区里,另一位民谣歌手刘东明也向乐童音乐"讨债",要求尽快结清巡演票款。而在前段时间,民谣歌手何教授也曾在微博向乐童音乐讨债。

最早做众筹起家已经成立近8年的乐童音乐,在独立音乐圈子里的知名度颇高,也和陈鸿宇、李霄云、李志等知名音乐人深度合作过。那么,曾经被给予厚望的音乐创业公司,为何如今成为了"老赖"?

那些年,乐童追过的风口

2011年底,"乐童音乐"在北京的一家创业咖啡馆中成立。创始人马客是一个标准的音乐狂热爱好者,他最大的爱好是收藏黑胶唱片和CD,连马客这个名字,也来源于他最喜爱的英国乐队Dire Straits的主音Mark Knopfler的英文名。在微博上,可以了解到他有一个专门的房间用于摆放黑胶和CD,其数量不亚于一家唱片店。

机缘巧合,在一次赞助某爵士乐队来中国巡演后,拥有近20年营销经验的马客决定在音乐领域二次创业。最初创始团队仅有3人,马客、牛磊和技术合伙人阿容。除了马客外,另一位合伙人牛磊是音乐行业的连续创业者,曾经创办了音乐网站"独立音地"、厂牌1724,并协助过多位独立音乐人进行实体专辑的出版发行和全国巡演。

2013年10月和11月,相征、郭小寒加入乐童音乐,成为业务合伙人。相征曾任华纳音乐、环球音乐中国区市场总监,现在也是大内密探的主理人。而郭小寒曾是资深媒体人,曾就职于《北京青年周刊》《VICE》,还在《通俗歌曲》《Q》《滚石中文》等音乐杂志开设过专栏,也曾代理周云蓬、张玮玮与郭龙、野孩子、顶楼的马戏团、五条人、刘东明、台湾野火乐集等音乐人的演出事宜。

乐童音乐成立之初,就赶上了国内的众筹风口。当时国内已经有了许多众筹类的网站,例如点名时间、追梦网等,但是垂直于音乐领域的众筹平台仅有乐童音乐一家。

当时,很多独立音乐人没有签约唱片公司,想要出专辑只能自己掏钱,但又苦于囊中羞涩,乐童音乐就靠着为独立音乐人和乐迷搭建对接平台、众筹出专辑逐渐打开了市场。随后,乐童音乐又上线了为音乐人众筹演出的项目,让音乐人可以在演出前拿到一笔钱为演出做准备,同时预估自己的演出票房。

毫无疑问,乐童音乐2012年以众筹形式切入独立音乐线上演出票务平台,2014年还开发了二维码扫描的验票方式,属于领跑者的地位。而乐童的野心也绝不仅仅止步于众筹或者演出票务,当时乐童就提出了"音乐人一站式服务"的概念,在线上实现音乐人所需的基本经纪业务,即帮音乐人规划巡演路线、搞定场地、开发衍生品、参加音乐节、录制并销售唱片等,形成了为音乐人服务的完整链条。

2014年年底,乐童音乐还和彼时风头正劲的乐视网、红牛饮料达成合作,成为"红牛新能量音乐计划"的50场全国Livehouse巡演和巅峰之夜的官方合作票务平台。2015年8月,红牛项目结束半年后,乐童音乐成功获得了华映资本和君联资本合投的A轮近2000万融资。

另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则是乐童音乐与李志的场馆级演出合作。2015年,李志跳过唱片公司与传统演出公司,在乐童音乐和演出制作公司S.A.G的协助下走进工体,也是独立音乐人第一次进军大场馆。

这一经典的成功案例也为不少音乐人树立了信心,也进一步打开了乐童在独立音乐的市场。例如,陈鸿宇、李霄云、房东的猫等音乐人都曾在乐童音乐发起过众筹项目。以陈鸿宇为例,2016年陈鸿宇在乐童音乐发起自己的首张专辑《浓烟下的诗歌电台》,并且以目标10倍的金额完成了众筹。而陈鸿宇的第二张专辑《一如年少模样》更是在乐童获得了45万余元的众筹金额。

彼时,乐童音乐的成功案例不断,形势一片大好,在当时叫得出名字的独立音乐人几乎都在乐童音乐上发起过众筹或上线了演出票务。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同行纷纷入局音乐众筹和票务领域,例如POGO看演出、黑马票务、秀动、正在现场,而太合音乐也在2017年上线了"百度音乐人众筹功能"。随后,背靠太合音乐的秀动、摩登天空旗下合并POGO看演出后的正在现场也逐渐与乐童音乐开始了市场争夺的拉锯战。

2016年,乐童音乐开始寻求B轮融资。当时,乐童提出了引进权威音乐杂志的想法,上线了"少年"、"乐童乐读"两个APP。其中,"乐童乐读"属于音乐资讯类软件,涵盖乐评、乐队介绍等一系列深度音乐类内容。

马客曾经在采访里说道,"我们做杂志,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件事有价值。我曾经因为那些杂志才有了更开阔的眼界去了解世界,现在这个时代仍然需要这些产品。我们希望通过在这个阶段用更精品的内容,引导用户去了解音乐、消费音乐。"2016年,乐童音乐在自己的平台众筹了200余万元,开设了线下演出场地"乐空间",进入线下场地运营领域。

如大家所见,引进音乐杂志的项目并未坚持下来,乐童音乐的众筹业务和演出票务市场已经被瓜分,2018年成立的独角兽音乐厂牌也仅有散养溜达猴一支签约乐队。渐渐地,音乐圈提起乐空间的次数要远远多于乐童音乐,线下场地成为了乐童音乐最主要的业务。2018年,由于成都基于打造"音乐之都"的定位大力发展音乐园区,乐空间也在成都开启了新的门店。

可以看到,自成立以来,乐童音乐已经涉足了众筹、票务、经纪、线下场地等多个领域。而这近8年里,乐童音乐几乎踩中了每一个风口,也获得了资本和音乐平台的青睐,但遗憾的是,却没能乘风而起。

乐童音乐为什么没能乘风而起?

"提起乐童情绪复杂,合作过,但眼见它做着各种不擅长但必须向资本交待的项目,硬生生把自己拖成了老赖。做众筹、票务、公关、版权、宣传、艺人、场地、出版、跨界、周边……没在任何一个领域稳定盈利过。业内口碑也越来越糟糕……"

耳光乐队在微博向乐童音乐讨债后,迟斌在微博上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如同迟斌所说的"必须向资本交代",乐童音乐接受了资本投资后,却迟迟没有摸索出可以带来稳定营收的业务模式。

最初,乐童音乐的盈利模式是依靠众筹项目的提成。但众所周知,在创立初期,大部分平台都不会收取项目提成,而是要考虑引入项目,吸引流量。根据音乐先声了解,在成立几年后,乐童音乐的项目提成比例大概在5%-10%之间,有的甚至可以更低,如果项目未达标,甚至不收取提成费用。

根据零壹财经的报告显示,乐童音乐2014年的总筹款金额为418.95万元,2015年为408万元。据此推算,乐童音乐每年依靠众筹项目获得的盈利大概在20到40万元。如果乐童音乐在实际操作中未向某些项目收取提成,这个预估的数字则更低。

此外,音乐众筹这个细分领域的市场规模也无法与其他类型的众筹相比。这也限制了乐童音乐的盈利,因此其一直处于积极寻求转型的状态。例如众筹项目开发不久后,乐童就拓展了演出项目,增加了票务业务,并提出了"音乐人一站式服务"的概念。在音乐先声看来,乐童音乐彼时的选择并没有错,然而奈何市场体量有限,市场的变化也猝不及防。

2017年,随着音乐版权费用的水涨船高和原创音乐类选秀节目的崛起,音乐行业开启音乐人争夺战。独立音乐人们纷纷签约公司或厂牌,也让乐童音乐流失了大量业务。此外,秀动背靠太合搭建起了完善的技术团队,以强大的资金背景拉拢了大量的音乐人和场地方签约了独家票务代理,也进一步挤压了乐童的生存空间。

需要注意的是,在乐童和秀动等票务平台建立之初,为了吸引音乐人和主办方使用自家平台,并不向他们收取票提。据我们了解,直到去年,秀动才开始收取票提。这也意味着,此前乐童音乐的演出项目几乎无法带来盈利。

换句话说,无论是众筹还是票务,都没有办法为乐童音乐带来稳定盈利,甚至覆盖人工成本和房租成本都有些困难。因此,为了让公司继续运转,急需资本输血的乐童音乐只能不断更新自己的商业故事。

2016年10月,乐童音乐开始积极寻求B轮融资。但是在经历了2014-2016年的资本热潮之后,文娱行业资本遇冷,进入周期调整状态,资本对待文娱项目的态度更加谨慎。为了尽快拿到融资,乐童音乐的业务模式需要进行转型,由于对于发展方向的分歧,创始团队中牛磊、郭小寒、相征、阿容相继离开乐童。

高层大换血后,乐童音乐在2016年后的两年时间里都未能获得B轮融资。2018年,乐童音乐对外宣称2018年打算在全国开设数家乐空间,并率先在8月份开设了成都乐空间,2个月后,乐童音乐成功拿到了西藏齐鸣的融资。

在此轮融资结束后,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的占股达到了50.45%。根据企业查显示,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属于腾讯控股集团,还投资了牛班、街声、希瓜音乐等音乐制作、发行、教育等类型的公司。

发展至今,乐童音乐当下的业务结构里,线下空间的占比很大,而众筹、票务更像是附属产品。而2020年的这场疫情,对于乐童音乐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在行业大环境迅速变化的时代里,乐童音乐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而耳光乐队发微博讨债近一周,乐童音乐仍然未出面说清状况。

结语

历经8年,乐童音乐从最初的3人到巅峰时期的50余人,甚至不少知名乐手、音乐人都曾在乐童音乐就职过。这些年里,虽然一直疲于寻找稳定的盈利点,但乐童音乐的确帮助了不少音乐人,这家公司带给独立音乐行业的价值,也绝不是眼下的几笔烂账就能抹杀的。

在这个情怀与资本碰撞的典型案例里,乐童音乐始终缺乏一个足以支撑起梦想的稳定业务,也不得不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变得愈加被动。值得思考的是,在当下的环境中,创业需要考虑的不仅是情怀热血的驱动和踩中风口的运气,还需要切实地考虑商业路径,计算成本与回报。

乐童音乐能否走出困局?我们将继续保持观察。

【钛媒体作者介绍: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请联系微信:chumo_01。】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0736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494人已赞赏 >
494换成打赏总人数49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