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餐馆老板:有人靠卖菜支撑,有人跑80公里送外卖 | 钛媒体影像《在线》

孙林徽

孙林徽

· 4月17日

老朱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哭不出来的程度:“往前走是狼,往后走是虎,前要命,后要钱。没办法,人生中就没经历过这样的事。”

播放 暂停

疫情下的餐馆老板:有人靠卖菜支撑,有人跑80公里送外卖 | 钛媒体影像《在线》

00:00 15:04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6'20″视频:疫情下,一家餐馆的自救)(视频:田毅涛)

疫情之下,餐饮业走入寒冬,很多知名连锁餐饮企业受到重创,街边巷尾的中小餐厅境况也一度艰难。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101期采访了3家在疫情中处境艰难的餐厅,餐厅老板们有的想尽办法卖菜、卖副食,有的把自己变成了“外卖配送员”,还有人被迫停业深受煎熬。

16年以来遇到的最大困境:疫情一下把我们打进谷底

4月1日12:17,北京,湘悦楼鸟巢店,老板王谋福在厨房炒菜。

4月1日12:17,北京,湘悦楼鸟巢店,老板王谋福在厨房炒菜。

王谋福是湖南娄底人,2001年来到北京,最初在餐馆当厨师。2003年,因获得专业厨师比赛第一名,以特招营级干部选调进入部队做了三年厨师。2005年,在北京鸟巢国家体育中心1.4公里处和妻子颜艳共同成立一家湘菜馆,名为湘悦楼。

除夕前5天,安排好店里的事情,王谋福带着一家人回了湖南老家。很快他就听到疫情的消息,直到武汉封城,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留守店里的员工告诉他,堂食客流量断崖式下跌。这让他万分着急,1月28日正月初四下午,他就回了北京。

4月1日,王谋福在店里浏览手机看疫情相关的新闻。

4月1日,王谋福在店里浏览手机看疫情相关的新闻。

回到店里,王谋福翻开账单一看,对比去年同期的客流量、营业额数据,他心里感到一阵阵冰凉。

湘悦楼每年都有年夜饭,且大年三十到初七不停业。每年中秋节、大年三十两天是餐厅全年单日营业额的峰值。

年夜饭分上午、下午场各2拨一共4拨客人,餐厅217个餐位在大年三十当天全部被顾客交钱预定。

餐厅每年至少提前一周为年夜饭做准备:储备食材、归整菜品,保证充足货量。

3月31日,北京,湘悦楼员工为进店顾客测量体温。

3月31日,北京,湘悦楼员工为进店顾客测量体温。

1月23号上午,武汉封城,湘悦楼陆续接到顾客取消年夜饭定单的电话。满满当当的定单,几乎全被取消,只剩下八桌包间客人。

“这家店16年,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现在等于被打到谷底。” 王谋福的妻子颜艳对钛媒体《在线》说,按往年的保守估计,大年三十营业额至少可以达到八万,“但这次只有一万六。”

在及时止损中发现商机

站在大厅,看着空荡的餐桌和座椅,王谋福焦虑不已。餐厅没客人,为春节备的近十万块货品眼看也要过期。

“干着急没用,必须想办法自救”。

他到周边,想看看“同患难”餐饮店如何应对。他看见隔街的眉州东坡把食材摆在一楼门口售卖,这给了他启发。

3月31日,湘悦楼员工(左)在门口卖菜。

3月31日,湘悦楼员工(左)在门口卖菜。

王谋福当即决定,用同样的办法处理食材。

1月29日,正月初五,王谋福和留守的员工一起,将库存食材摆到店门口售卖。卖了三天,库存的水果、蔬菜、面食、鸡蛋等被附近居民抢购一空。

那段日子,街道冷清,每天只在下午两三点,才能看见为数不多的人推着小推车出门买菜。买菜时每个人都很谨慎,“裹得严严实实,几乎不交流。”

湘悦楼在门口自制的“菜摊”。

湘悦楼在门口自制的“菜摊”。

菜卖得比预期快,有居民还想复购。王谋福跑到附近超市看了一下菜价发现,同是大葱他店里卖两三块一斤,有些超市已经卖到了八九块钱一斤。他发现,“卖菜”的生意“可以做”。库存清光后,他决定继续在店门口摆摊卖菜,还丰富了一些烧卖、馒头等主食食品。

疫情期间,外卖选择少,王谋福的很多年轻顾客,不得不自己动手做饭。王谋福开始在顾客群里分享烹饪方法,教顾客做菜。

在开餐馆当老板前,王谋福和妻子曾经推着车卖卤菜,有做卤菜的独门手艺。

看着店里有几百斤库存冻猪蹄,王谋福又想到一个办法:专为那些受疫情影响宅在家里、不太会做饭的人做一些卤味,他们买回家一热就可以吃。几百斤猪蹄的卤味不到3天就售空。

3月31日,北京,湘悦楼员工将刚做好的卤味豆干从厨房端至一楼大厅。

3月31日,北京,湘悦楼员工将刚做好的卤味豆干从厨房端至一楼大厅。

王谋福说,疫情前店里的食材、原材料大都是从湖南空运过来的,每日都有外卖订单和老顾客的外食订单,因此每日都需备足后厨的菜品。

而疫情期间航运不便,他只能亲自去菜市场采买。卤味也从最初只卖猪蹄扩展为卖猪肘子、牛腱子、三黄鸡、豆干等。

4月2日早晨6时52分,王谋福在菜市场订肉。

4月2日早晨6时52分,王谋福在菜市场订肉。

2月9日起,王谋福每天早晨6点开车出门,到距离餐厅23公里的岳各庄批发市场进行食材采购。

王谋福说,自己至少5年没去菜市场采购过食材了,疫情期间出门买菜,让自己有种回到最初创业时的感觉。

王谋福是一个愿意积极想办法解决困难的人,他不允许自己处于被动,“疫情来了,自己也不能倒下。”

4月2日早晨7时32分,王谋福在清点已购买的食材。

4月2日早晨7时32分,王谋福在清点已购买的食材。

疫情下餐厅“关门必死”,他相信只要开门营业,就还有希望,“只要能开业就不是最惨的,可以赚过程、赚经验。”

湘悦楼推出的卤味经过真空包装打包后摆在一楼展台上。

湘悦楼推出的卤味经过真空包装打包后摆在一楼展台上。

有线上商城主动联系王谋福,想进行卤味售卖合作。线上订单销量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发出200单,光卤鸡一天就可以卖出100多只。

疫情出现前,湘悦楼每月营业额80万左右。

二月份,去库存、卖菜、卖卤味,湘悦楼营业额9万元;三月份,卖菜、卖卤味加上外卖订单和少量堂食,营业额增长到了30万。

跟80万比起来,9万和30万不多,但王谋福说自己知足了:“如果停业关门两个月,那我会急得出血,一个月就撑不住,可以见底了。”

4月2日18:52,北京,在湘悦楼堂食的顾客。

4月2日18:52,北京,在湘悦楼堂食的顾客。

湘悦楼从3月20日开始正式恢复堂食,但半个月下来,只有少量老顾客光顾。“大多数人还是不敢出来吃饭,这种消费恐惧心理可能会长期存在。” 王谋福对钛媒体《在线》说。

3月31日,王谋福进行月底结算。

3月31日,王谋福进行月底结算。

“整个餐厅两层420平,每月15万房租,每平米每天十块零八毛。”店长颜艳算得很清楚,两个多月一直在亏损,虽然3月做了30万,也只够用来给员工开工资,房租、水电气等成本均要自掏腰包。

房租租金是王谋福目前最担心的事情,国家有优惠政策,但中间隔着二房东,截止到4月初,他还没接到减免通知。他希望房租稍微降一点,要不然日子还是“不好过”。

3月31日,北京,湘悦楼门口摆着疫情相关标语黑板,上面写着:加油!共抗疫情。今日已消毒,堂食正常营业。

3月31日,北京,湘悦楼门口摆着疫情相关标语黑板,上面写着:加油!共抗疫情。今日已消毒,堂食正常营业。

4月份,随着疫情的控制,湘悦楼堂食的人气开始恢复。王谋福认为,2、3月的方案已经不适应新变化,复工的人多了,“宅家产品”已经不适用,四月份他又开始了新的尝试。

王谋福打算继续大力推广线上商城,注重线上订单。他打算将这个店做成优惠体验的店,把价位拉低,使愿意出来堂食的人在品尝美味的之后可为家人再买一些成品、半成品的食材带回去。

“我判断,餐饮业不会迅速恢复,消费者的消费恐惧心理可能会长期存在。” 王谋福对钛媒体《在线》说,“政府应该给予老百姓信心,应该明确表态让人们敢出来吃饭,对我们餐饮人来说很重要。”

疫情期间王谋福非但没有假期,反而变得更忙。他说自己从一位老板变身为采购者、制作者、销售者以及需要鼓舞员工战胜疫情低迷期的领导者。

“为了店的生意、为了生存,尽管害怕这个病毒,没办法还是要拼,我每天回到家连鞋底都要喷酒精消毒。”

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什么事也做不了”

4月4日,北京,蟹老宋海鲜锅店,一楼空荡的玻璃柜。2个月前,这里装满了红花蟹、梭子蟹、蓝花蟹、皇帝蟹,但如今只剩下一只存活的面包蟹。

4月4日,北京,蟹老宋海鲜锅店,一楼空荡的玻璃柜。2个月前,这里装满了红花蟹、梭子蟹、蓝花蟹、皇帝蟹,但如今只剩下一只存活的面包蟹。

58岁的武汉人老朱在北京北三环经营着一家有着19年历史的海鲜锅老店——蟹老宋。受疫情影响,这家餐厅从1月底就关门停业了。

最开始,疫情来临,老朱比较乐观,他觉得无非像非典,虽然凶猛,但“来得快,走得快”。但是疫情带来的影响远远超过非典,给老朱的店铺带来了“致命打击”。

“海鲜和其他库存不同,没办法二手甩出,不新鲜的海鲜就算顾客敢买,我也不敢卖,吃出毒来我担不起责任。” 老朱对钛媒体《在线》说,1月22日起关门停业后,他没有处理掉没卖完的食材。

蟹老宋老板老朱在店里焦虑不安。

蟹老宋老板老朱在店里焦虑不安。

老朱的店共有60多名员工,有20多个是湖北籍。60多个人里,有50个人跟着老朱十几年,相处最长的有20多年。

停业就意味着烧钱,裁员可以减少成本。

老朱没有裁员工,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辞退员工,把员工推向社会,这样的做法“太不地道了”。“除非我自己不干了,支撑不下去了。”老朱说,他还考虑到一旦疫情过去,重新招人会更麻烦。

疫情停业期间,他给每名员工都发了基本工资2200元。

这一关,足足两个月,他每天除了看新闻关注疫情的最新发展情况,“什么事也做不了”。

两个月,老朱两鬓都急白了:他天天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也常常被噩梦惊醒。

他梦见发不出工资,梦见房东催房租,还梦见员工被感染、店里的生意越来越惨淡,无法继续经营。

4月4日,北京,老朱店楼下一家经营两年多的啤酒屋受疫情影响,因无法继续支付租金倒闭停业并贴出“转让”纸条。

4月4日,北京,老朱店楼下一家经营两年多的啤酒屋受疫情影响,因无法继续支付租金倒闭停业并贴出“转让”纸条。

58岁,忽然迎来人生至暗时刻

在这次疫情中,老朱在武汉的三个发小接连感染新冠病毒去世,还有一些朋友确诊,有些“至今还在住院”。

老朱的女儿在美国纽约工作,那里同是疫情严重的地区。

“诶,没办法。”两个多月,老朱的亲人、朋友、自己的餐馆都遭遇了疫情。

老朱1984年进入餐饮行业,这是他36年职业生涯遭遇的最大危机,是他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活到快60岁的人了,以前穷过、苦过,但从来没有无力过。这种担心焦虑,不是靠恢复生产、用劳动弥补就能改变的。”

老朱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哭不出来的程度:“往前走是狼,往后走是虎,前要命,后要钱。没办法,人生中就没经历过这样的事。”

4月4日,北京,蟹老宋餐厅内打包外食的客人。

4月4日,北京,蟹老宋餐厅内打包外食的客人。

“政策上给减免房租,但私人房东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老朱查过国家出台的优惠政策,对比自己他觉得能享受到的不多,而除了房租,工资也是一笔大开支。

老朱尝试跟房东协商租金减免的事情,房东态度很坚决,表示不可以减免,因为没有接到任何相关通知。

沟通无果,老朱也没办法。他认为,对很多房东来说,无非是少挣一些租金。但对很多企业来说,少交一些租金,可能就能改变命运。

4月4日,北京,蟹老宋后厨内的牛蛙。

4月4日,北京,蟹老宋后厨内的牛蛙。

老朱说,如果餐厅真的倒闭关门,真正受苦的是员工,是那些靠劳动吃饭的普通人,他们每个背后都有一个家庭,一个人失业,家庭也要面临危机。

3月底,老朱的店开始恢复营业,但每天堂食的客人不超过十桌,只能靠外卖增加一些现金流。老朱表示,线上营业额远远养活不了这样一家实体店。

他表示,线上外卖平台抽成22%~29%,甚至会因为平台上各种优惠活动导致做亏本买卖。

4月4日,北京,蟹老宋大厅内的等待领取餐品的外卖配送员。

4月4日,北京,蟹老宋大厅内的等待领取餐品的外卖配送员。

老朱最大的希望就是保持健康,“只要不生病,其它终归还是有办法的。”他最担心的是远在纽约的女儿,其次就是餐厅的生存问题。

老朱的餐厅现在“就剩半口气”。“最多能再支撑一个月,如果继续这样,大半辈子奋斗的店可能就灰飞烟灭了。”老朱对钛媒体《在线》说。

他希望尽早出台明确的政策,为餐饮企业减免至少三个月的房租,并鼓励消费者堂食消费。

他盼望疫情早点过去,所有事情走向正轨。

同样受租金困扰的杨洋在北京经营着一家羊蝎子火锅,也多次尝试与房东协商减免租金,但房东态度坚决表示“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不免不减,如期不交,视为自动解约,需立即搬走。 ”

4月4日15:18,北京,杨洋火锅店内在堂食的顾客。

4月4日15:18,北京,杨洋“蝎菜杨”火锅店大厅内堂食的顾客。

疫情期间,杨洋的店依然坚持营业自救,主要以外送为主。将店特色主打羊蝎子、卤牛肉、牛肉面、包子等分享到顾客群和朋友圈进行售卖。2月份疫情严重时闪送叫不到的时候,他便亲自开着自家奔驰车进行配送,最远的一次有80多公里。

4月以来,杨洋的店堂食客流量开始恢复。4月5日星期日当晚,首次出现翻台现象,也是疫情以来首次单天营业额破万。此外,为加大外送订单,杨洋推出五环以内免费配送、所有菜品满298元包邮的活动。

杨洋觉得自己在这次疫情中得到了很好的历练,“这是我迄今为止遭遇过的最大的职业危机,只有在大灾大难面前,人才能从一个更高的角度去审视自己、审视生活。”(本文首发钛媒体App,钛媒体摄影师/孙林徽 编辑/陈拯 视频/田毅涛)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和你来一起发现

1

本文系作者孙林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283 钛粉54633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368人已赞赏 >
368换成打赏总人数3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李应 李应   回复  一个有态度的网友
    回复
    1

    这种新闻才真实

    2020-04-19 12:03 via iphone
    • 这层楼的评论是个路痴

      2020-04-17 09:09 via pc
  • hJVKgN hJVKgN
    回复
    1

    据说,现如今,下饭店就是爱国啊!

    2020-04-17 11:21 via pc
  • 钛a3P3iJ 钛a3P3iJ
    回复
    0

    中国人的脊梁

    2020-06-14 13:33 via android
  • 李应 李应
    回复
    0

    武汉的就只能关门了

    2020-04-19 12:02 via iphone
  • 还算不错了

    2020-04-18 09:37 via pc
  • 孙林徽 孙林徽   回复  陶淘
    回复
    0

    是啊

    2020-04-17 17:54 via android
    • 陶淘 太艰难了……餐饮业尚且如此,电影院怎么办……暴哭(´;︵;`)
      2020-04-17 14:56 via android
      回复
      0
  • hd2NJO hd2NJO
    回复
    0

    太艰难了

    2020-04-17 15:49 via pc
  • 陶淘 陶淘
    回复
    0

    太艰难了……餐饮业尚且如此,电影院怎么办……暴哭(´;︵;`)

    2020-04-17 14:56 via android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艰难困苦

    2020-04-17 11:22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