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青你2》选手“十几万买版权”,音乐综艺“版权”意识在觉醒

摘要: 随着综艺节目的迭代,音乐版权也完成了一部进化图鉴。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赤木瓶子

“十几万买的版权,没唱好。” 偶像选秀综艺初评级舞台上,选手汪睿因演唱《日不落》时发挥失常而在台下痛哭。

在近期较受关注的偶像选秀综艺《青春有你》中,关于版权的问题正在密集发生着。YG中国部选手王思予和魏辰在初舞台表演结束后,因未购买其他音乐版权而沉默放弃了二次舞台展示机会;选手徐紫茵的原创编曲及编舞得到认可,无奈表示:因为种种原因,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做配乐;网传《恋爱循环》公演舞台小组或将因版权问题而做出调整......

关于版权问题的一丝不苟,不仅是节目本身对待版权的严苛态度,也映射出近年来综艺节目版权意识觉醒的现状。从音乐版权问题的“重灾区”到原创的形式规避了侵权问题、再到专业音乐版权服务机构的出现......随着综艺节目的迭代,音乐版权也完成了一部进化图鉴。

音乐版权之于综艺:从“侵权重灾区”到“演出入场券”

2015年7月,《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的下发,见证了“最严版权令”的阶段式迭代。首先是盗版歌曲从在线音乐平台大规模下线,截至当年7月31日,16家直接提供内容的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音乐作品220余万首。各大数字音乐平台通过购买独家版权、转授权,分别建立起各自的版权库,促进了数字音乐的正版化时代到来。

相较于在线音乐平台的即时反馈,最严版权令反映到综艺节目上却是一个稍显漫长的过程。

尽管综艺节目使用音乐版权属于商用音乐的范畴已经是路人皆知,但近些年来侵权事件仍时有发生,其中不乏一些上星老牌综艺。2018年,《明日之子》的维权事件不断发酵,维权斗士的微博人肉维权,让“公众版权意识薄弱”一时成为综艺节目关于版权命题的探讨焦点。同年,偶像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因将改编版本的《半兽人》授权于音乐平台上架数字单曲而致歉周杰伦及乐迷。

2019年,歌手杨坤在录制音乐节目《歌手》中演唱了台湾乐团茄子蛋的代表作《浪子回头》,最终却因为歌曲版权问题在正片中被“一剪没”。该事件给出了电视节目不能被播出演出的另一种可能——版权问题。

《一起乐队吧》中钱正昊、蒋敦豪未经授权翻唱了哪吒乐队的《环形公路》,节目方致歉并删除了表演内容。《这就是街舞》半决赛中,罗志祥战队的表演音乐《战马》未经授权改编及使用了VFine Music音乐人Panta.Q郭曲编曲、制作的音乐作品,同时在演出信息中将Panta.Q错写成Pinta Q侵犯了其署名权。

2020年年初,VFine Music发表声明称:湖南卫视未经授权在《舞蹈风暴》《快乐大本营》等节目中使用多首版权音乐,侵犯其所代理的部分音乐作品权益,包括《忐忑》《生僻字》《心如止水》等音乐作品。并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将节目相关侵权片段从片源中删除,并从各平台下架。

随着原创音乐类综艺的数量走高,综艺节目也开始成为音乐版权问题的“重灾区”。维权方式也从大部分由原作者单枪匹马发声维权,到近两年出现音乐版权服务商平台屡次维权,而节目方往往是以积极的解决态度应对。音乐版权问题自然不容马虎,且正有愈发“一丝不苟”的态势。

在《青春有你》节目中,本着“自己的版权自己负责”的原则,几万、十几万到几十万、上百万不等的音乐版权,正在成为练习生们昂贵的“表演入场券”,没拿到入场券的演出舞台只能选择被拒之门外。很多练习生在初评级被cue solo的时候不下场,是因为经纪公司不会帮出钱,自己又出不起这笔钱的因素。

“没有版权,头一天节目组问我说,那如果这个音乐放了需要有版权费用,你们公司支付吗?我跟魏辰掏掏兜,算了,初舞台拿下就好了。” 练习生王思予在采访间坦言到。

如果说因为无法负担版权问题而未能二次展示的选手们足以深表遗憾,那么支付了版权费用却被“一剪没”的选手更是叫苦不迭。有网友在知乎透露,“版权问题在公演舞台或许将延续下来,由组内成员按比例分担。” 也有业内人士向娱乐独角兽表示,在偶像选秀类综艺中,公演舞台的版权费用一般是由平台承担。不过值得肯定的是,版权问题是不容马虎的地雷区,如今似乎也成为了表演者们的一道门槛。

从输入到输出,音乐版权的“进化图鉴”

随着原创音乐类综艺的接踵而至,制作方对待音乐版权问题愈渐严肃认真。而对于综艺节目而言,音乐版权的来源主要有几个方面:节目播放平台的自身版权库;委托给专业的服务机构;以及选手自身的原创属性。

这几个方面在这两年来的综艺节目中均得到了不错的验证。在平台自身版权库的层面,无论是卫视还是互联网平台,随着音乐类综艺的常青,均积累有自己的音乐版权库。而近两年崭露头角的原创音乐综艺则具备了更加严肃的版权意识。

随着维权事件的屡次登陆“公堂”,不少节目方开始选择找“中间人”,将委托给专业的音乐版权服务商,如V.Fine这般提供完备的音乐授权、监测、确权业务的数字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一次性付清版权费用。

去年夏天的热门乐队综艺《乐队的夏天》的版权便是由音乐平台街声版权部历时8个月的时间陆续获得的,“期间联系了几十家版权公司,咨询了几百首歌的版权信息,就是为了让乐团在选取歌曲方面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注重版权的细节问题还体现在详细标注歌曲的版权信息,并从根本上规避不少音乐综艺节目制作方的失误。而另一档原创音乐综艺《我是唱作人》所树立的“原创且未发行”的前提,更是从根源解决了侵权问题的发生可能。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各大唱片公司和在线音乐平台签订的框架协议中,除了约定歌曲的各种互联网信息传播使用权之外,也包含在其投资的综艺节目使用权。

音乐类综艺在节目制作中对于版权的使用愈发堪称严谨,另一方面,音乐综艺中的音乐版权也开始成为在线音乐平台的重要组成板块。

由你音乐榜在《2019年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中》指出:2019年,原创歌曲在综艺中的占比大幅提升,“原创能力”是综艺里歌手最有价值的能力之一。而3个月的综艺播出期是歌手出圈的黄金期,能够跳出自己固有的粉丝圈层,吸引到大众用户群体的关注,且往往在3个月后回落。王源便凭借歌曲《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打破了以往女性听众居多的情况,成功出圈。

2018年到2019年,音乐垂类综艺增多,全年产出的歌曲量上涨21%。综艺节目正在代替音乐人的传统宣发渠道与原创音乐作品的推出平台,在关于版权的问题上,综艺节目与在线音乐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实现着“双向输出”。这也让音乐类综艺成为影视OST之外、在线音乐平台的又一争夺点。QQ音乐几乎网罗了头部音乐综艺的版权,网易云音乐也拿下了今年头部上星音乐类综艺节目的音乐版权,如《歌手》《声临其境3》《嗨唱转起来》《我们的乐队》。

从拿到授权进行演唱翻唱及改编的“版权输入”,到综艺现场版本成为新的内容资源在互联网音乐平台的“版权输出”,从音乐版权乱象频出到愈发严谨,随着音乐版权生态的完善与意识培育,在综艺节目关于音乐版权形成的闭环里,双方正在共同完成着一部进化图鉴。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商长君 钛粉10448 钛ispSfx 钛粉15606 钛粉58399 钛粉08710
339人已赞赏 >
339换成打赏总人数33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