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请回答,三体衍生宇宙

摘要: 三体系列的发展史,也是中国IP的成长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3月17日,上海,三体舞台剧探秘展正在静安大悦城内举办。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为武怡楠,编辑为何润萱,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自然选择号,前进四。”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在B站的弹幕盛况

这些经典的台词,出自刘慈欣的《三体》。这部科幻经典IP最开始仅在科幻迷的小圈子中流行,随着2015年8月《三体》第一部获得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三体”这一名字渐渐为大众所知。《三体》系列吸引了不少普通观众阅读,甚至一度有“‘中国科幻’约等于‘三体’”的论调。

在“三体热”的带动下,还出现了中国科幻大会、冷湖奖等科幻活动和奖项。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严锋则赞刘慈欣为“这个人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了世界级的水平”。

三体的百度搜索指数最高点在获得雨果奖之后

如今的《三体》有多火?不仅有马化腾、奥巴马、扎克伯格这样的大佬级粉丝,雷军更是说三体中的哲学思想对“制定公司三到五年战略非常有帮助”。2019年的第13届作家榜中,《三体》系列以1800万的版税,高居榜首

影视行业也早已窥见了《三体》的潜力。早在《三体》寂寂无名的2009年,其影视版权就被导演张番番买走,随后版权易主,被游族影业买下。目前《三体》的电影、电视剧都在开发阶段。而做出《灵笼》的艺画开天,已经接下了B站、三体宇宙、艺画开天三方出品的2021年《三体》动画项目。

在已经问世的作品中,《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以下简称《章北海传》)和三体广播剧无疑是声量较高的代表作。

《章北海传》作为《我的三体》系列的第三部,已于3月10日完结,目前在B站已收获了110万追番和超过2800万的播放量,在B站和豆瓣分别获得9.9分(超过7.5万人评分)和9.7分(超过1.65万人评分)的超高评价。在喜马拉雅上线的三体广播剧还在更新第二季,也收获了50万的订阅和近17000万的播放量的成绩。

《章北海传》和三体广播剧作为一面棱镜,折射出拥有复杂母题的科幻小说《三体》,其衍生作品的曲折发展。

如果说三体小说靠宏大的世界观和丰富的想象力“出圈”,那么衍生作品则需要花大力气去展现这种“脑洞”——不仅要保证改编对原著气质的保留,也需要在特效制作这一较为困难的部分上摸索,还面临着制作周期长、回报未知的风险。

而要呈现一部让小说粉丝和普通受众都喜欢的三体衍生作品,《章北海传》和三体广播剧的制作团队在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依然交出了不错的答卷,其背后离不开主创在内容上的精心编排,数易其稿以达到最好的戏剧效果;对制作的精益求精,一场戏可以花一年来准备——正因团队的反复打磨,这两部作品才获得如今的好评。

《我的三体》系列和广播剧的成功不仅为未来三体的衍生作品提供了经验,也为中国本土IP的创造了一条可供借鉴的道路。这是三体系列的发展史,也是中国IP的成长史。

同人的最高可能性

《粉丝创造力的激发》一文曾指出,自制影像内容的社交媒体用户中,有一部分同时具有“粉丝”的身份。他们以自己崇拜的对象为创作主体,制作相关联的文学、影视、艺术产品,这一类“用户自制内容”被称作“同人”作品。“同人文化”通过互联网的传播与发展,也逐渐形成了其独特的生态圈及经济价值。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就是同人作品推广的受益者。该片的首周票房仅为8671万,但因其过硬的质量,观众纷纷化身“自来水”在B站等地出产同人作品,以表达对影片的喜爱,如同人歌曲《斗战胜佛》《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绝尘赋》等。

最终《大圣归来》的热度从同人圈扩散到线下,票房低开高走,最终豪取9.56亿并成为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这一记录直到《哪咤之魔童降世》上映后才被打破。

《大圣归来》的票房走势为罕见的逆势上扬,图源猫眼APP

而《我的三体》系列,也是同人作品中的佼佼者。《我的三体》目前已有三季,第一季就是同人起家。《章北海传》的导演神游八方,最早作为《三体》的粉丝,本着“安利”《三体》的心愿,在法国留学期间,萌生了自制同人作品《我的三体》的想法——

2014年的时候,没有动画基础的神游八方试着在《我的世界》游戏中进行《我三》的动画录制,而这也奠定了这一系列方块人的画风。随着《我三》在B站被越来越多人看到,不好同好自发加入《我三》的制作中来。

为了更好的表现接下来的场景,从第一季第9集开始,《我三》全面转向正规的动画制作。如今,即使是被神游八方称为“黑历史”的第一季,目前在B站也拥有着近1700万的播放量。

《我的三体》第一季第一集后记,作者神游八方

在第一季制作的后期,神游八方和小伙伴们已经面临资金不足、参与制作的成员流动性高等问题。转机出现在2016年,据预言家游报报道,彼时《我三》的编剧Dr.Baa被邀请参与了China Joy的《我的世界》展台,“当时我们编剧就想着来都来了,正好《三体》版权方游族影业也在上海,就顺便去拜访了一下。”

沟通过后,《我三》团队加入游族,正式成为《三体》开发宇宙的一部分。于是,第二季《罗辑传》和第三季《章北海传》成为了“正规军”制作的“官方同人”作品。

《我的三体》系列充分体现了同人创作的优势。三体的故事脉络复杂,因此衍生作品既要考虑小说粉丝对内容的满意度,又要让三体小白能够看得进去。团队的很多成员读原著20遍以上,因此能够在二次创作时,既保留原著的世界观,又适当的进行改编、丰富剧情。

目前,核心团队有10人左右,由于小团队作战,他们通常会采用双线并行的工作方式:比如第三集在做后期渲染的时候,可能同时在写第七集的剧本,设计第六集的场景。

对于“官方同人”作品来说,内容改编是第一道槛。

据神游八方向毒眸介绍,做《罗辑传》的时候,基本上就是顺着原著的时间线把罗辑的戏份摘出来,改编的工作量不大。所以团队做《章北海传》时,本想着也按照这样的思路,但后来发现这种经验不可复制。

不像罗辑教授的生活比较丰富多彩,章北海太闷了。他在原著中前期的戏份基本上就是开会、开会和开会。为了使动画看起来不那么无聊,团队还是推翻了既定的大纲,废掉了一些分镜和场景设计。最后主要加了一些配角的戏份,让整体剧情更加丰满。比如“面壁人”希恩斯成为了第二主角,加重了ETO(地球三体组织)的戏份,使得本季前期比较闷的部分,变得活跃一些。

紧跟时代的台词设计

神游八方和编剧Dr.Baa最满意的,都是最后一集黑暗战役的原创剧情。原著当中,末日之战使得太空军的近两千艘战舰均被“水滴”摧毁,但对幸存人员从劫后余生的庆幸到互相残杀的转变描写较少。

《章北海传》在最后一集中补足了这一部分,展现了不同战舰上的幸存者,从积极准备漫长的太空旅行;到意识到食物燃料不足后,众人不断加重的恐慌情绪;再到有人逃离战舰、全员开始互相攻击的全过程;Dr.Baa直言从《正直者之死》中得到了相关剧情的灵感。

有了剧情的支持,制作水平是第二道槛。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神游八方表示虽然他们依然沿袭着方块人的画风,但已经有一个成熟的3D动画的制作流程——先确定大纲、剧本和场景、人物设计、配音,然后画分镜、场景建模和任务建模,做绑定(从三维建模到动画制作所需的中间步骤),最后做动画、K帧(设置关键帧,使动画流畅)、打光渲染。

分镜,图源B站情报姬

虽然流程规范,但每一季的制作都是一次“打怪升级”的过程。《罗辑传》和《章北海传》都基于第二本书,人物和剧情有重合的部分,所以《罗辑传》中“有点矬”“留了遗憾”的部分,在《章北海传》中有了机会重新制作——比如重做了捕获“水滴”后被汽化的战舰“螳螂号”的整体外观和内部空间。

而对于动画制作团队来说,最耗心神的重制还是末日之战,这一片段在《罗辑传》曾草草带过,这次团队则提前一年开始进行准备。

执行导演兼分镜师兼动画组长空青在媒体采访中“吐槽”:“做了一年,改了无数稿,难点在于国内基本没有相关宇宙题材动画制作经验,都是泪。”制作周期长,部分原因在于工作量大,末日之战的每艘战舰都要准备四种模型,既需要高细节高精度的模型,也需要细节较少的低精度模型,而且每种精度的模型都需要准备“原装版”和破碎的两种版本。

在这一季的起步阶段,团队先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做末日之战的动态分镜;在前面几集动画的制作过程中,又积累了一些末日之战可用的资源,比如战舰模型、舱内场景。即使前期做了如此多的功课,末日之战的动画也单独做了两三个月,因此前后耗时将近一年。

制作精良的各类模型  

神游八方还告诉毒眸,关于制作有一个小小的彩蛋——那就是《罗辑传》中的人物,为了简化流程都没做耳朵,而《章北海传》精益求精,对新人物都做了耳朵。所以当章北海和丁仪一起出现的时候,细心的观众或许能够发现,一个有耳朵,一个没耳朵。

在采访中,神游八方颇为发愁下一季的主要角色程心的制作,因为程心是长发的女生,而飘来飘去的长发在建模时难度颇高。此前,《章北海传》中的东方舰长虽也是长头发,但戏份较少。但程心是《三体3:死神永生》的绝对主角,全书的主要情节都围绕她展开,因此长发的问题亟待解决。

《章北海》完结时,神游八方的B站留言

影视之外的更多想象空间

不同于神游八方的大胆改编,三体广播剧的整体设计上会更加还原原著。连刘慈欣都点评听起来既熟悉又新鲜,“真实的声音让每个人物都变得鲜活起来,而这个世界的模样究竟如何,每个听众都能拥有想象的留白。”

三体广播剧从2019年12月开始更新,而喜马拉雅和三体宇宙一起,从2018年年中就秘密启动了这一项目,参与制作的员工也几乎全是三体迷,希望能通过这个项目给喜欢三体的普通人一次走进三体世界的机会。如今广播剧类型丰富多样,他们做《三体》也是为了让广播剧在科幻题材上有更多的可能性。

喜马拉雅向毒眸透露,三体广播剧是喜马拉雅投入颇大的“超级大制作”。整个项目的投入超千万,全公司数10个团队跨部门合作十几个月,同版权方三体宇宙公司沟通每一个技术细节,而这样的耗时、团队投入和制作质量在整个音频行业也是罕见的。

其中负责配音的729声工场,是业内顶级的配音团队,有着“729出品必属精品”的好口碑。配音阵容也非常强大:电影《流浪地球》Moss的配音演员刘琮,在广播剧中配音史强;《古剑奇谭》百里屠苏的配音演员阿杰,在广播剧中配音汪淼;电影《妖猫传》空海的配音演员杨天翔,配音丁仪。

喜马拉雅还对毒眸称,广播剧的剧本在编剧团队和三体宇宙内容团队的配合下,做了很多版本的调整和尝试。最终才确定了6季共80集,每集30分钟的大剧架构。

为了让听众“一秒入戏”,三体广播剧制作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剧本创作参照了美剧的结构形式。“我会跟编剧老师针对故事整体结构和每一集的内容,进行分割和重组,在最大程度保留原内容的基础上,保证每一集的起承转合,包括铺垫、冲突、高潮、结束的呈现,让听众感受到更好的听觉效果。” 

最明显的改编,莫过于广播剧删减了原著中大段的内心独白和专业性较强的背景介绍,改以对话为主。

原著中,叶文洁在收到来自其他文明“不要回答!”的警告后,不顾警告决心向太阳发射信息,原文主要以第三视角描写了这一段剧情,只有“干什么”三个字的对话。

而在广播剧第二季第一集中,叶文洁假装检查设备实际发射信息的“秘密行动”,全程通过值班员、值班员的领导和同事、叶文洁的对话、角色独白、旁白补充来推进,让这一惊心动魄的时刻生动得浮现在读者的脑海中。

同样的,在广播剧第一季第四集《疯狂年代》中,作为《三体》第一部的重要角色,叶文洁在回忆自己文革时期的遭遇时,有一段她父亲当众被屈打致死的片段。

广播剧通过多位配音演员有力的、声嘶力竭的配音,生动的体现了当时叶文洁的绝望。而开头颇具时代感的广播背景音“……无产阶级红色运动是一场触及人类灵魂的大运动……”,快速的将听众带回到彼时的情景中去。

和上述的《疯狂年代》这一集类似,三体广播剧在其他集中也补充了很多原书中没有的音效,来丰富听觉层次——故事发生在大兴安岭雷达峰时,加入了很多动物、自然的音效;《古筝行动》那一集中,为了更好的还原纳米材料切割舰体的“古筝行动”,放大了切割声效,使得听众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刘慈欣点评广播剧:“既熟悉又新鲜”,图源新网晨报 

此外,制作人赵瑞麟曾在个人微博上表示:“第二季第二集是三体广播剧整个系列中为数不多加入了方言的一集”。这一集中,叶文洁因产后虚弱,从红岸基地离开,去了离基地不远的东北小村庄齐家屯的农户家中休养过一段时间,而东北方言的加入成为了烘托齐家屯纯朴氛围的有力工具。

作为《我的三体》系列的出品制作方、三体广播剧的授权方,正式注册于2018年的三体宇宙是为专注于“三体”IP的开发和运营而成立的团队。目前,三体宇宙是三体的唯一版权开发和运营商。

而除喜马拉雅、神游八方外,制作过《疯味英雄》《幻镜诺德琳》《灵笼》等口碑之作的艺画开天,也接下了《三体》动画项目,负责从剧本开始的全流程创作部分。2019年6月,B站曾在十周年庆典正式宣布《三体》动画项目启动,并公布了该动画的概念PV,动画预计将于2021年上线,三体宇宙也是联合出品方之一。

除了动画和广播剧,三体宇宙还做了其他类型衍生品的尝试。

2019年4月,《三体》舞台剧开启了全国巡演,上座率高达90%以上。神游八方在接受毒眸采访时提到,动画要求尽量把每一个场景都压缩在三五分钟以内,但是舞台剧就完全不一样,尽可能把一场对话延长、延长,让观众有更丰富的体验。

《三体》舞台剧

2019年5月,《三体艺术插画集》上线,截至目前销量超过3万册;2019年7月,首届三体主题科幻征文大赛举办,历时3个月收获来自中国23个省级行政区,以及美国、新西兰等海外地区近320万字的投稿。

2020年1月,中国首个三体时空沉浸展落地上海展览中心,呈现“水滴”、三体世界、“三日凌空”、浩瀚宇宙等原著中大型“名场面”,截止因疫情闭展前共有超过7000人次的参展和预售。

这些官方作品之外,非官方也有一些“出圈”之作。

2015年,一部14分钟的动画短片《水滴》引起过小范围的关注。这部短片由王壬历时三年制作,致敬《黑暗森林》,获得大刘的亲自“点赞”:“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三体》电影,如果能拍出这种意境,真的死也瞑目了。”另外,B站UP主文曰小强的《84分钟速读三体》视频,获得了超过670万的播放量。

动画短片《水滴》

此外,腾讯动漫平台于2019年11月上线了一部名为《三体》的漫画,目前还在更新当中,漫画采取彩漫+条漫的形式,适合竖屏阅读,也有力地补充了腾讯动漫在科幻板块内容上的薄弱。

三体宇宙的商业之路也在摸索当中。

由于三体的受众广泛,《我的三体》系列没有采用大会员发行模式,可以免费观看,系列三部的点击量分别为约1700万、1700万、2800万的点击量。

其次,三体宇宙做了衍生品同步上线、原声音乐等多种形态的内容布局。目前已经上线的衍生品获得了很多粉丝的追捧,三体淘宝旗舰店关注粉丝超过一万六千人——在《章北海》上线后增长超过了10倍,销售额则增长了13倍。

三体广播剧的商业收益同样可观,作为喜马拉雅“123狂欢节”中的主打产品,广播剧在8.28亿的狂欢节内容消费总额中,多日占据新品热播榜的第1名。

而现有衍生作品的成功,也为未来三体和其他中国IP开发提供了经验。

首先,要获得挑剔的原著粉的认可,主创必须有足够的热爱。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原画师本图斯认为,《我的三体》系列获得观众好评,和团队的“较真”分不开关系。

本图斯在设计希恩斯家的日式园林时,曾从上海跑去两次杭州研究日式园林。而在设计“空天飞机”时,团队曾花了两天时间,在网上和《三体》迷讨论飞机的细节,具体到翼形、干质比、二次点火的时间、携带的燃料。

 《我的三体》

其次,要了解观众真正感兴趣的点,也需要大胆“试错”。

《章北海传》中,大家讨论度比较高的原创剧情有第三集中章北海和希恩斯的对话,这段脱胎于《让子弹飞》的会面,展现了原著中本没有交集的章北海和希恩斯,在三体文明“质子”的思想监控下,如何隐晦的交换彼此的真实想法。神游八方当时做的时候比较忐忑,“不知道这个东西放出来之后,大家会不会接受”。

而观众对这一剧情的好评,意味着原著并不是不可以改——只要保留原著的气质和世界观,读者是可以接受的。

章北海对希恩斯暗示“思想钢印”

三体从2006年在《科幻世界》连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15年。在这些年里,我们有了“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流浪地球》,《三体》也从最开始被认为不可能改编到现在出现了成功的衍生作品。其实,除三体之外的国创IP还有很多,我们需要的是用信心和时间,等待制作水平的提高。改编虽难,但绝非不可能,请耐心等待、持续跟进。

参考资料:

1.  《三体》IP改编一波三折,为什么广播剧能获一致好评?刺猬公社

2.  独家丨专访《我的三体》制作人:面壁者神游八方,我是你的破壁人,情报姬

3.  解密《我的三体》,那些神装备都是怎么设计出来的?三体社区

4.  “我的三体:章北海传”B站评分9.9主创直言很神奇,中国新闻周刊

5.  在B站,突破同人的天花板?娱乐硬糖

6.  粉丝创造力的激发——社交媒体中的同人影像内容与企业形象宣传的良性合作关系,邵筱棠,2018

7.  9.9分《我的三体》是如何诞生的?预言家游报

8.  做好内容的创变者,喜马拉雅《三体》广播剧诞生记,猫影文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毒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毒眸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