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韩国听到了警告,而欧美行动太晚?

谷雨实验室

谷雨实验室

· 3月26日

“问题是如何获得群体免疫力?是以设法挽救生命的前提下获得群体免疫,还是让病毒肆虐?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尽全力挽救生命的前提下,讨论群体免疫。”

播放 暂停

为什么韩国听到了警告,而欧美行动太晚?

00:00 17:56

3月21日,美国纽约,以往繁忙的街道上车辆寥寥  图丨新华社

3月21日,美国纽约,以往繁忙的街道上车辆寥寥  图丨新华社

钛媒体注:本文由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出品,作者为崔莹,编辑为金赫,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当疫情在世界接连爆发后,我们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困惑。从“群体免疫”策略所引发的震惊、大规模检测在日本被拒绝、以及口罩是否能够有效保护自己,几乎所有这些重要方面,世界都很难达成一致。

难道面对病毒,截然相反的策略,都会奏效?有人告诉我们,这都符合科学理性,都是正确的。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威廉·哈纳奇(William Hanage)并不这样认为。对于控制疫情,他试图搞清楚,到底什么是正确的,什么不是?

英国提出“群体免疫”的政策时,他以为那是在讽刺——弱势群体不应该暴露在新冠病毒面前,为一个假设的未来服务。他比喻,“这如同自家的房子着火,你信任的人不是去试图扑灭这场火,却莫名其妙地往火上加油,错认为这样做能够控制住火势。”

当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时,威廉·哈纳奇希望提醒人们注意。但他认为,为时已晚,因为美国在疫情爆发之初,没有实施积极有效的病毒检测。“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难以想象类似的事情会在美国发生。” 他说,了解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难,但他不是大多数人。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排名世界第一,拥有一批顶尖的专家。作为流行病学的副教授,威廉·哈纳奇尝试了解传播动力学的要素,思考各地在应对疫情方面的差异,希望提出一种能够和该病毒长期共存下去的方案,并尽可能挽救更多生命。

2020年3月20日,哈佛大学已经出现确诊病例。威廉·哈纳奇和过去几天一样,早起跑步、吃早餐、开始在家办公。和大学里安静的办公室不同,家里有时而向他发号施令的孩子,以及可以在房间里自由活动的宠物兔子,看到兔子咬不该咬的东西,他就得过去阻止。正是在这种环境中,他和我们进行了对话——

“人们采取了紧急行动,然而也许来得太晚了”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威廉·哈纳奇

Q:我们知道,中国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明显的成效。有人想要从美国回来,他们担心在美国很难被检测。你认为现阶段是在美国更好,还是回到中国?

威廉·哈纳奇: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建议他们留下来。虽然我理解人们很害怕,但那样的行为有传播的风险。如果你认为自己被感染了,而此时你在美国,你应该避免与其他人接触,你应该警告你的接触者也要避免与其他人接触。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大流行处于非常不同的阶段,每个地方的建议也会非常不同。

Q:现在美国处在什么阶段?

威廉·哈纳奇:疫情的发展阶段因地区而异。在华盛顿州,病例数量开始上升,那里的重症监护病房快要人满为患。在波士顿,我们的个人防护装备开始用完了。在美国的其他地方,很多人在大惊小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涉及检测的问题,尽管已经有许多可用的检测方法——全球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但尚未有一种方法在美国被广泛使用。

Q:美国的病例数在急遽上升,已经仅次于意大利。两个月前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没能避免?

威廉·哈纳奇在认识问题的严重性方面进展缓慢。可能存在一种假设,即这种病毒可以被遏制住,没必要采取行动。本质上,我认为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更难以想象类似的事情会在美国发生。这对我来说并不难,但我不是大多数人。在这一点上,我不想批评任何人,这没什么帮助,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齐心协力,并作为一个团队工作。

3月21日,美国纽约第二大道的行人  图丨新华社

Q:很多人都在抱怨他们没有办法得到检测。

威廉·哈纳奇:我认为人们已经意识到检测的重要性,并采取了紧急行动,然而也许来得太晚了。

Q:美国最近增加了检测,联邦政府的态度改变了吗?

威廉·哈纳奇:我认为它已经改变了。一旦检测开始,我们又面临其他东西的短缺,比如用来分离病毒遗传物质的试剂盒。现在我们的棉签数量已经不多了。到处都是短缺。那些害怕的人——那些有呼吸道症状的人想要接受检测,但现在我们确实需要优先让那些需要医疗护理的人接受检测,以确保他们得到正确的治疗,并确保照顾他们的人得到适当的保护。

Q:你是英国人,也在英国工作过。让我们谈谈“群体检疫”的策略,它让人困惑,但也有很多人尝试用科学理性来解释它。我看到你发表的文章,觉得那是个讽刺。

威廉·哈纳奇:“群体免疫”引发巨大争议,几百名英国科学家和海外科学家发表公开信,呼吁英国政府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特别是不久之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发布的研究报告,预测假如不采取措施,疫情会对英国国家卫生服务体系造成的影响。所有这些行动促进英国政府防疫策略的转变。但我认为这些变化太小,为时已晚。

Q:你认为他们低估了这个病毒的杀伤力? 

威廉·哈纳奇:是。根据中国武汉、意大利、伊朗和西班牙等地发生的事情,可以判断病毒的杀伤力。我觉得有一种趋势,即看到疫情来临时,有些人尝试躲避,或者把它最小化来做准备,而不承认它会发生。这些已经发生的事很重要,我们应该根据这些信息做出判断,多分析这些事件,而不是那些花哨的传染病模型。

“日本的情况很奇怪,我认为最好不要谈论它”

Q:还有一种观点,如果进行大规模检测,会引起社会恐慌,挤兑医疗资源。在日本发生了一件事:软银集团的孙正义提出为日本捐赠100万个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结果在网上遭到反对,他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你如何看待对大规模检测的不同看法?

威廉·哈纳奇:一旦你看到在武汉和意大利发生的那种事件,那么你就不需要检测的数据来制造大规模恐慌了。大规模恐慌,将随着疫情的爆发到来。病毒检测本身不会导致大规模恐慌,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出于我不能理解的原因,日本到目前为止经历了一段相当平静的时期。我一直在努力找出原因,但我现在恐怕没有任何答案可以与你分享。

Q:那么,日本可能是另一个值得学习的榜样吗?

威廉·哈纳奇:是的,虽然我不知道日本模式的哪一部分是正确的。如果你看一下统计数据和动态,它看起来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这很奇怪,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认为最好不要谈论它。

3月20日,日本东京街头  图丨新华社

Q:有些人似乎已经被感染了,政府建议他们社交疏离,休息、多喝水。这就足够了吗?

威廉·哈纳奇:对于大多数被感染的人来说,他们没有表现出严重的症状,这是要明确的。虽然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很难应对的激增,但绝大多数人最终都不会住进ICU。如果你有呼吸道疾病或呼吸道症状,自我隔离,并警告你的接触者也要自我隔离,这是减少病毒传播的非常有效的方法。重要的是,政府应该支持这样做的人,因为他们正在提供公共服务。

Q:意大利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死亡人数也已经是最多的。这种情况会给其他国家怎样的警示?

威廉·哈纳奇:意大利的遭遇给人们的唯一警示是:现在的意大利人能够坐在那里,为刚实施的社交疏离政策叫好,还是他们在后悔,为什么数周前不这样做?

Q:在世界各地,是什么导致了这么多认识上的差异?

威廉·哈纳奇:我认为还有一种态度。我要直言不讳,开始有种族主义思想在作祟,有些人认为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不会在其他地方发生。意大利的经历告诉你了病毒的威力。想想伊朗,想想西班牙正在发生的事情。

3月21日,意大利,人们在超市外排队  图丨新华社

Q:我看到特朗普最近改变了对病毒的叫法,你怎么评价?

威廉·哈纳奇:这里,你可以写我停下来,叹了一口气。特朗普的做法于事无补,没有任何益处。要绝对清楚的是,在涉及任何传染病时,我们不应将某种病毒与世界上任何国家、地区,或任何人联系在一起称呼。2009年的H1N1始于北美,但并没有被称为“北美病毒”。

Q:其他地区的疫情,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威廉·哈纳奇:如果世界上有任何地方幸免,我会感到非常惊讶,任何地方迟早都会面临新冠病毒的困境。在世界其他地区,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疫情爆发,其规模和严重程度将有所不同,各地会采取不同的措施。

我推测我们接下来要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大多数情况下,感染者是少数人,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把病毒传染给他人。这会引发很大的变数,大多数预测的传播链条将会失效,如果有很多类似的传播者,那么感染者的数量可能是爆炸性的。

Q:韩国的反应很迅速。你在《卫报》的评论文章中赞赏了韩国的措施,韩国的防疫措施给其他疫情国带来哪些启示?

威廉·哈纳奇:韩国通过严格的病毒检测和社交疏离政策,有效控制了病毒的大规模传播,这是其他疫情国都应该学习的。最初,武汉陷入困境。武汉的遭遇向全世界发出了警告,但只有韩国真正听了这个警告,新加坡做得也不错。我认为在防疫方面,他们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做得更好。在第一波病毒来袭时,各国如何制定最佳防疫措施,首先要做的就是从韩国、新加坡等国的防疫经验中学习。

“不研究中国用哪些方式挽救生命,那将是非常愚蠢的”

Q:有人觉得东西方文化存在差异,欧美的科学家告诉民众,戴口罩没有用,健康人并不需要戴口罩。但在东亚,人们普遍都戴口罩。你怎么认为?

威廉·哈纳奇:我是科学家,我会告诉你有些口罩是有用的,但不是所有的口罩都有用。人们戴的大多数口罩都没用:戴口罩可能会导致人们更多地触摸面部,将情况搞得更糟。过一段时间后,口罩变得潮湿,失去作用。

在亚洲文化中,许多人认为必须戴口罩,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口罩是必需品。在我看来,口罩所能起到的作用顶多是社会疏离措施的一部分。看到他人戴口罩可能会提醒人们彼此保持一定距离。

Q:所以,你觉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威廉·哈纳奇:有一种情况例外。如果你生病戴口罩,这意味着你传播病毒的可能性会减少。还有一种特殊类型的面罩,N95口罩,如果正确佩戴这类口罩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但目前,至少在我住的区域,我们欠缺这类口罩,人们不该占有它们,而应将其提供给一线的医务人员。实际上,如果你在室外并与他人保持约2米的距离,无论你是否戴口罩,都不太可能被传染。

3月22日,游客戴口罩游览韩国首尔景福宫  图丨新华社

Q:目前中国境内的新增病例逐步清零,但境外输入病例开始增多。未来,类似状况可能会在很多国家出现吗?如何对待这样的状况?

威廉·哈纳奇:我希望,在第一波病毒席卷美国、意大利等地后,人们能够设法将其控制住,然后从病毒学、创新的数字解决方案中获得对策,这些对策能够基于具体案例和用户观察,为不同地区提供风险评估,有助于提出一个更合适的解决方案。

Q:有人提出“第二波病毒”可能来袭,你认为呢?

威廉·哈纳奇:因为1918~1919年大流感的经历,人们经常会谈论第二波病毒。当时和现在类似的时间段,第一波病毒来袭,秋天,第二波病毒更加严重。目前,我们还不清楚第二波病毒是否会出现。

现在无法预测的原因是: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具有了对该病毒的免疫力,不知道该病毒是否有季节性。在未来几个月,感染人数大增,未来的变化将取决于这个过程中人类对它产生多少免疫力,以及这种免疫力可以持续多长时间。已有一些数据表明,新冠病毒几乎不受季节影响。

以中国为例,中国是一个大国,气候多样,疫情早期阶段,各地情况都差不多。但如果病毒会受气候影响,到夏季,病患的数量会减少,那么当季节再次改变、人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时,它就又会出现。

Q:让我们谈谈中国的办法。

威廉·哈纳奇: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示,中国成功控制了疫情。当病毒从境外重新输入,这种状况是否可持续,这是另一个问题。同样,如果比较武汉和广州的流行曲线,也表明这个结论是真实的:在广州,医疗卫生系统并没有超负荷,在武汉,当累计确诊495例时,政府开始采取各种限制措施,外防输出内防扩散,显然,当地医疗卫生系统已经超负荷。

中国政府所采取的众多干预措施中,到底是哪部分促成中国防疫成功?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弄清这一点对世界而言非常重要。我不认为其他国家必须要效仿中国的防疫措施,但是,如果你不研究哪些方式挽救了生命,并尽可能地从中学习,那将是非常愚蠢的。

3月8日,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正式休舱  图丨新华社

Q:病毒并不会去思考文化背景。但因为文化背景不同,各国的防疫措施也不会一样。

威廉·哈纳奇:其他文化背景的国家,很难效仿中国式的防疫对策,现在很多国家的防疫措施为时已晚,这也是原因之一。接下来,各疫情国将不得不寻找与自己的国情相适应的防疫方式。若要考虑个人自由,这将是非常困难的。虽然这种病毒确实很危险,是一种真正的威胁,但我们也珍惜我们的自由。

“这是自世界大战以来,我们从未经历过的全球性挑战”

Q:在疫苗还没有研发出来之前,作为在疫区生活的个体,应该怎么做?

威廉·哈纳奇:减少和他人的接触。想象一下,将一个被感染者丢进一座城市,平均而言,每个感染者会导致2例新感染者。如果那两个人分别感染另外两个人,这样继续下去,这个数字很快就会变得非常庞大。这也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信息,你要做的就是阻止其中的感染。

如果可以阻止传染的第一阶段,那么你就可以控制疫情。感染者可以获得足够的护理,而不会让医疗卫生系统崩溃。如何阻止?新冠病毒倾向于在近距离接触者之间传播,因此,只要减少和他人的亲密接触,就会迅速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Q:你估计,疫情何时会结束?

威廉·哈纳奇:这场疫情是自世界大战以来,我们所从未经历过的全球性的挑战。要么有疫苗,要么实现群体免疫,疫情才会结束。群体免疫指的是当有足够多的人被感染自愈后,疫情就不会大规模爆发。问题是如何获得群体免疫力?是以设法挽救生命的前提下获得群体免疫,还是让病毒肆虐?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尽全力挽救生命的前提下,讨论群体免疫。

3月21日,美国纽约,以往繁忙的街道上车辆寥寥  图丨新华社

Q:针对病毒,你最近忙于什么研究?

威廉·哈纳奇:我目前在尝试了解传播动力学的要素,和我之前所说的有些人可能会感染更多的人有关。我在尝试思考各地在应对疫情方面的差异,这些差异是否为我的研究提供了事实依据。我试图用我们已知的知识,提出一种合理的,能够和该病毒长期共存下去的方案,并将尽可能的挽救更多生命。

Q:哈佛大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你准备怎么保护自己?

威廉·哈纳奇:我刚从以色列回来,我拜访了我的同事、朋友吉莉(Gillian Smollan),她是舍巴医疗中心(Sheba Medical Centre)的感染病防控负责人。得知武汉建医院的消息后,吉莉意识到疫情即将到来,她在48小时内建立了隔离病房,以便治疗新冠肺炎病人。

回到美国后,我对家人说,每次我们进屋,都要洗手20秒。早上外出跑步,我会与任何人相距约2米。我很幸运,能够在家工作,这样做,也可以延迟自己被感染的时间,不为医疗卫生系统增加负担。如果你延迟自己被感染的时间,你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考虑如何帮助你的邻居、同胞。现在,我在我的电子邮件上签名,“照顾好自己和他人”。

本文系作者谷雨实验室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