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两年,协调播出一年,《电子竞技在中国》背后的故事

竞核

竞核

· 3月25日

“没采到王思聪是非常大的遗憾。”

播放 暂停

制作两年,协调播出一年,《电子竞技在中国》背后的故事

00:00 08:32

文 | 竞核

电竞与央视“再续前缘”了。

2003年,非典时期创办的《电子竞技世界》栏目是中国电竞人的时代记忆,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期间,CCTV发现之旅频道又推出了一部系列纪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

此前电竞行业的视频内容,或是俱乐部自制,以记录和宣传为目的,或是厂商主导,展现游戏和赛事的影响力,而从国家高度来梳理电子竞技的发展,并在国家级媒体播出,可以说是十分罕见的。

“这个片子从17年3月初开始策划,5月19号开始了第一次拍摄。”CCTV发现之旅频道节目总监、《电子竞技在中国》制片人、总编导杨定坤透露。

主体内容于2018年9月份拍完,总历时457天,过程中走访了中国28个城市和洛杉矶、波士顿等地。

纪录片拍摄与制作总耗时约2年,2019年3月份基本完成,但实际播出却要等到2020年。

“真正的困难,是协调播出。”杨定坤说。

电子竞技,不只有高手和高光

《电子竞技在中国》共6集,目前播出了前两集。

第一集《不只是游戏》,主要讲电子竞技的载体电竞游戏的发展历程和制作过程,以及在这样的历程中,电竞相关从业人员对技术和艺术的探索,对社会的贡献。

第二期《新世纪擂台》,从Ti7、S7的现场氛围、内容服务讲起,涉及到电竞赛事观看形式、比赛场地的进化,以及新生项目的巡回赛、高校为单位的高校联赛、富士康进行的企业杯等不同的赛事业态。

对许多粉丝来说,电竞热血激昂、理想主义的色彩很浓,因此纪录片前2集没有对亚运夺金进行渲染的设置引起了一些讨论。

杨定坤解释:“(中国电竞)最高光应该就是亚运会的夺金时刻了,很多从业人员和粉丝也会对这个时刻津津乐道。但这个时刻不是空中楼阁,不是理所当然的,是有很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纪录片6集正片之外,还推出过亚运会特辑,“但即使是亚运特辑,也没有完全讲完背后的故事。所以这高光时刻的背后,在正片的前四集里,也作为一条暗线,每集都有相关的展示。”杨定坤说。

不同于对电竞高光时刻纯粹的情感宣泄,《电子竞技在中国》更多着墨于电竞产业总体现状和发展,从更加理性的角度讨论电竞对现在的中国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上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这也是〈电子竞技在中国〉这个总题目的由来,而不是叫〈电竞高手〉或是〈电竞高光〉这样题目的原因。”

纪录片希望从更大的格局来叙事,游戏编辑脸总说:“游戏称得上是艺术。”

美术、音乐、传说,甚至谈到了人类发展的历史,这与以往电竞题材的视频内容有着明显的不同。

与此同时,游戏本地化团队、游戏编辑、英雄策划、电竞裁判、摄影师……它又传达了个体作为一颗螺丝钉,在中国电竞发展中的声音。

“我为什么选择电竞这个题材?”

“从个人感情来说自己挺喜欢,从职业判断来说挺有价值,所以就决定了拍这样的题材。”杨定坤是重庆人,而重庆又是一个与电竞渊源颇深的城市。

《英雄联盟》老牌战队Snake曾在重庆沐浴着“蛇队雄起!”的欢呼,《王者荣耀》冬冠队伍QGhappy也将落地山城。

LPL、WESG等高水平赛事的举办,电竞“城市化”建设的逐步落地,也让重庆成为当下中国电竞发展的排头兵。

对杨定坤个人来说,游戏和电竞对自己的成长、生活、娱乐有不少影响。

“我从小经历了雅达利、红白机、世嘉、sfc、3do、土星、ps等几乎所有的主机时代,也经历了大富翁、仙剑、红警以及星际、魔兽、cs、dota、LOL、王者荣耀、pubg几乎所有的电脑和电竞时代。”他回忆。

当游戏爱好者成长为一位纪录片从业者,两者的结合就显得自然顺畅。

“我认为纪录片最大的价值在于纪录正在发生的事情。而电竞正是处于一个正在发生的、而且是高速发展的阶段。”

通过《电子竞技在中国》的拍摄和制作,杨定坤和他的团队也对今天的中国电竞有了更多切身的体验和理解。

整个片子令他印象深刻的镜头有3个,第三名是IG夺冠后王思聪鼓掌,第二名是S7 RNG被淘汰后,众将恋恋不舍回看赛场。

“这个镜头对每个分集编导来说都很有触动。我们在现场感受到了那种热情,还有与胜利擦肩而过的遗憾。” 

当遗憾被胜利冲淡,亚运会上因电竞升起的国旗,唱起的国歌,就成了杨定坤心中《电子竞技在中国》最值得记忆的镜头。

“这是真正代表国家的荣光。无需多言。”他说。

“没有采到王思聪是非常大的遗憾”

中国玩家是中国电竞发展的亲历者,他们对电竞的理解与感情是独家的,而《电子竞技在中国》的角度又与众不同,由此而来的吐槽和鞭策,使目前纪录片的口碑出现了两极分化。

根据前两集内容,观众的质疑声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高光选手与幕后故事份量太少,二是特定游戏份量较多,让人怀疑对厂商有倾向性。

其实,这种理解角度上的差异是正常的,但从现实角度来看,作为一部在央视播出的纪录片,必然要对内容作出取舍。

“电竞高手”或者“电竞高光”的确可以让“在现场”的玩家重温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但对认为“电竞不就是玩游戏?”的人来说,如同隔靴搔痒,而他们恰恰是央视的主要受众。

《电子竞技在中国》需要用他们熟悉的方式,去讲一个他们不熟悉的故事。

而作为联合出品方,腾讯在《电子竞技在中国》的制作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在策划拍摄之初,我们和腾讯谈好的最重要的条件是,腾讯不干预任何拍摄制作内容。”杨定坤透露。

在他看来,无论从比重还是态度来说,片子都没有偏向腾讯,对腾讯甚至“大大咧咧”。

比如用“一家中国厂商收购拳头股份”这样的解说词来弱化腾讯,而其他厂商的相关采访者则明确标注了头衔。

如果单纯以时间长度来分,第一集网易系的时长比重应该是腾讯系的1.5倍。“所以如果只说比重,说腾讯在片中占最大比重是不准确的。” 

但他也承认,纪录片制作过程中仍然留下了一些遗憾。

一是拍摄对象的对接困难。杨定坤印象最深刻的镜头之一,王思聪在S8现场鼓掌的画面,其实是拳头赛事方提供的。

“如果要说起中国电竞的发展,王思聪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但由于我们实在没有渠道能联系到王校长拍摄,也有一些其他原因。就放弃了他作为一个主要角色的呈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 

二是重点拍摄对象的拍摄困难。“像〈舌尖上的中国〉这样的纪录片的拍摄对象绝大多数是普通人,在拍摄的时候会给你足够多的时间和空间进行跟拍,配合度比较高。”杨定坤表示。

但重点选手或是战队有很重的工作任务,拍摄时也有很多媒体在同时采访,“对于我们来说,拍摄的时间和空间就比较有限,这也导致成片中会有一些遗憾的存在。” 

不过杨定坤认为:“真正的困难,是协调播出。”他在2018年底就公开透露过片子已进入后期收尾阶段,“计划将于不久之后在央视播出。”

但一等就等了一年,“现在也算有了一个好结果。” 

第二集播出后,不同种类游戏的份量有所增加,玩家们又集结在了一起,片子的好评也在增加。

也许对一些人来说,电竞题材纪录片在央视播出、GEF成立这些事件,看起来并没有亚运夺金、FPX夺冠那么刺激,但它们却证明了,中国电竞已经不再是被社会主流声音嗤之以鼻、闻之色变的存在了。

《电子竞技在中国》有它的不足,却也有它的意义,电竞又何尝不是如此?

本文系作者竞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