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华语乐坛,缺他不可?

摘要: 当评价一个流行明星需要如履薄冰时,我们无疑要反思粉圈对当代互联网语境的裹挟与压迫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韩开,编辑|范志辉

华晨宇,一个已俨然被符号化的名字。他是聚光灯下的火树银花,是粉丝眼中的宇宙中心,是乐评人笔下滚烫的岩浆,更是黑子口中不可言说的癫狂。      

被捧上神坛的华晨宇,于华语乐坛是否是缺一不可的存在呢?      

《歌手·当打之年》开播后,华晨宇又不出意外地成为了各种话题的风暴中心。围绕着他的名字,像摩西开海般被鲜明的分成了两派:爱他的人爱的要死,讨厌他的听众也在粉丝过度簇拥后形成以@宇宙园艺大师为合力的“花黑”。 

在微博搜索华晨宇关键词,除作品外排在第二的就是#华晨宇 难听#的词条。知名乐评人@耳帝甚至在为华晨宇写下千字长文后,被骂到不再点评《歌手》相关。  

 华晨宇成为了一个符号——粉丝眼里的华语乐坛领军唱将,路人或黑眼里“华”语乐坛不可言说的存在。而他的作品到底有什么魔力,能掀起这般滔天的讨论热潮,我试图从较中立客观的视角给出一点答案。  

作妖怪咖还是艺术家?这是个问题          

华语乐坛怪现象不少,其中之一就是近些年很难出现国民级传唱度的歌曲能火遍大江南北了,上一首席卷全国的还是宝石Gem的《野狼Disco》。许多歌手跌入“人红歌不红”的怪圈里圈地自萌,却少有歌曲能出圈。  

或许是急于证明自己,华晨宇在这季《歌手》舞台上的选歌变得更个人化了。他把目光转向宏伟叙事和天地洪荒,呼应着《烟火里的尘埃》时期的缥缈感,带来自我介绍式的《寒鸦少年》和让许多路人“Mer”不着头脑的《斗牛》。一首定机位拍摄深情款款的《我们》更是掀起舆论的腥风血雨,粉丝将其捧到与“歌神”Eason陈奕迅同级别的高度和连续几期第一的排名,让华晨宇身上的质疑声被再次放大。  

在认真听过近两场的《神树》与《降临》后,我理解了于他的争议。华晨宇想成为的已经并不只是“歌手”,他想做的是“创作者”、“音乐人”、“艺术家”。 

审美性高于流行性、艺术性高于可听性。当“好听”不再是第一要义时,是否能被大众接受,在华晨宇的语境里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他的目的很明确:把歌曲当作观点表达的载体,或是故事讲述的载体。  

下个选秀巨星?造星“不易”   

印象里,华晨宇是天娱传媒在电视时代的最后一个icon。继2013年“限娱令”后,湖南卫视将“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的IP转向芒果TV,却再未掀起如同往届万人空巷的大浪。  

天娱传媒作为湖南卫视的嫡长子,湖南卫视的各类综艺也在华晨宇的艺人化道路中,贡献出不可或缺的力量。借助双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的频繁刷脸,和《花儿与少年》第一季里在异国他乡会为一段街头传来的旋律而迷路掉队的迷糊表现,华晨宇1.0将初期“呆萌的音乐疯子”人设立住了。  

 二次蜕变是在2016年的《天籁之战》,一首《齐天》横空出世,将西游记的神话属性与Rap具有的西式语感相结合,用极其外放的肢体表现宣告着更成熟自信的“华晨宇2.0”的到来。  

华晨宇的3.0时代可以从担任《明日之子》第一季的导师开始说起。身份从选手到导师,热爱音乐的华晨宇接受起来倒也轻车熟路。节目中,拥有天赋异禀的音乐创作属性的毛不易,凭借一首《消愁》在半素人阶段便拥有了传唱度极高的作品。 

成也粉圈,败也粉圈?          

 如今提起华晨宇,许多博主都显露出一种莫名的小心翼翼,生怕稍有不慎便被粉丝撕到衣不蔽体。当评价一个流行明星需要如履薄冰时,我们无疑要反思粉圈对当代互联网语境的裹挟与压迫了。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本应该赋予我们更多的选择权,让更细分、更小众的喜好成为社交的媒介,但现如今却陷入了党同伐异的怪圈。  

以华晨宇为例,个人微博下的控评暂且不谈,单是其他乐评人提到对其音乐风格的不理解时,便能涌现大波忠实粉丝自发式控评。  

粉丝在很大程度上是代表艺人形象的,肖战粉丝和AO3的大战就是血淋淋的惨痛教训。哈耶克说:“一个潜在的独断者,必须通过把更多的人转变过来信奉同样简单的信仰来增加他们的人数,于是他将能够得到一切温驯和易受骗的人的支持。” 

 我理解这种“遇到心肝宝贝想把他有多好大声告诉全世界”的心态(就像慕容云海在热气球上对着花田宣告“楚雨荨我爱你”一样),但过度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只会增添对艺人的不良观感。  

 把偶像当做完美的“纸片人”,就注定只能在部分所谓意见领袖的带动下,把对偶像的完美崇拜当做简单教条,不自觉地成为一股泯灭独立思考的力量。 

 比起“结果正确”,群体先追求的总是“表达正确”,千人一面无疑是最“正确”的。但要知道:追求独特应该是过程,而不是目的或结果。而个体意识的健全,能够让附庸于群体性的恶意得以遏制。  

于音乐圈也同样,不同的音乐流派都能形成鄙视链,听欧美的瞧不起听日韩的,听爵士的瞧不起听流行的。与其借个人喜好去给自己的审美贴金,倒不如包容地接受不同个体的不同偏好。 

 追星的意义是成为更好的自己,这句话听起来鸡汤,却是实实在在的真理。还记得那个追星追进中国传媒大学的“小芮”吗?

因为刘惜君的一句鼓励,她立志要学播音主持专业,最终如愿以偿地采访到偶像刘惜君,曾上过热搜第一的“诶,你把头发剪短了”也许就是追星最好的答案了。  

让追星成为对偶像和对自己的赋能,才是正确的追星态度。华晨宇能否走更远,与粉丝的表现真的息息相关。  

 微博自媒体”音乐车祸现场“说道,“有些时候觉得成也粉圈,败也粉圈,华晨宇这两期的歌都值得不错的排名,但真的他粉圈太不讨喜了,现在微博的风气就是夸华晨宇,会引来这季无数路转黑的人来质疑你收钱了,批评他就会引来一群华晨宇粉丝质疑你收钱黑他,怎么做也是一屁股骚。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碰他,要不是因为粉圈控评招黑,我觉得华晨宇的艺术人格完全可以走得更远。”        

是的,成也粉圈,败也粉圈。拒绝党同伐异,坚持多元共存。  

音乐传播二次革命?      

互联网来临之际,音乐行业首当其冲的就是实体唱片行业。对于大众来说,轻松一点便能用在线播放器,再也不必去音像行买CD买唱片了。而直播和短视频更是掀起了二次革命,抖音、快手等平台成为音乐传播的新媒介,一条视频BGM的爆火就能让一首歌瞬间被千万人听到。  

华晨宇在最后的电视选秀时代出道,并赶上微博、短视频传播的快车道,在指数级传播中爆火。《天籁之战》中的《齐天大圣》和《我的滑板鞋2.0》均在当时收获千万级播放量,短短三五分钟便让歌手华晨宇脚踩音响舍我其谁的形象深入人心。  

除了华晨宇,同是因《歌手》而爆红的G.E.M邓紫棋也颇为典型。出色的旋律创作和强悍的演唱实力,一首《光年之外》让邓紫棋从国内火到整个华人圈,成为首支在YouTube播放量超过2亿的华语歌曲。  

作为唱作人,邓紫棋多首发表后默默无名的佳作也依靠短视频平台重获新生,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画》,在抖音多位达人的翻唱下成为同时段最热门的短视频BGM。《来自天堂的魔鬼》甚至未经过翻唱发酵,单纯靠悬疑感的旋律氛围和别开生面的歌词编排,就成功“洗脑”上千万短视频用户。 

除短视频平台外,影视剧OST也是能迅速让歌曲爆火的一条好渠道。早在2013年郁可唯就靠当年备受争议的《小时代1》插曲《时间煮雨》占领各大榜单,2017年由杨幂、赵又廷主演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更是在夺得高收视高流量外,也让张碧晨演唱的《凉凉》“飞入寻常百姓家”。  

审美门槛不断下放、主播网红与歌手的壁垒,更是在话语权的不断让渡中被进一步打破。 

摩登兄弟刘宇宁、冯提莫、王北车等短视频或直播网红也在其粉丝的簇拥中,频繁地走入大众视野。刘宇宁更是在2019年登上《歌手》舞台,俨然已将身份转向正统歌手。冯提莫也在《快乐大本营》、《脱口秀大会》等中高频刷脸,《佛系少女》中那句“你说你喜欢森女系,而我多了一个G”也在病毒式传播中洗脑无数。  

而创作者的创作思路,无形间也被传播革命所影响了。短视频的“短平快”属性,在传播上天然地就能实现更大化的转化。当《学猫叫》席卷抖音后,所引发的同类歌曲传播热潮,也让更多浅显的快消费音乐商品瓜分了部分市场。选一个拟声词,再加以重复,已达到“洗脑”的功用。创作门槛进一步降低,也催生出新一批网生音乐人。  

而那些已经相对成熟的歌手,也或多或少地意识到了新媒体对音乐的放大效用。乘势而上、顺势而为,借助短视频和直播的东风宣传音乐,成为向下兼容的新选择。像邓紫棋新专辑发布之时,选择在直播间边吃火锅边打歌,新歌《句号》当晚即上热门;老牌天后萧亚轩更是在暌违四年后的新歌《当你和心跳一起出现》发布后,也拉上鲜肉男友一同直播造势。  

 在视觉消费大势的趋势下,是选择创作兼具唱片耐听度和现场冲击力的作品,还是批量生产能够快速刺激大众神经的快消品,或许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长期共存。  

所以,华语乐坛姓什么?    

其实每次打开音乐APP,看到大批陌生的名字,直观感受都有些眼花缭乱。但某种程度来说,对于音乐市场也是值得欣慰的。当用户拥有更多的选择权,也能够从不同的音乐流派和层出不穷的歌手中选择自己的心头好。  

而近年来,欧美音乐和日韩音乐已占据年轻音乐消费者选择的近半壁江山。欧美圈、K-POP圈等圈子都养成了独特的圈层文化,拥有从歌手昵称到交流专有名词的诸多“黑话”。  

对于唱衰华语乐坛的论调,我是极为不认可的。华语乐坛从来没有退化,反而一直在以极快的速度进化着。只不过,   引   领者的角色从唱片时代的制作人手中下放,让每个人的点击成为投票与消费形式,百花齐放才是未来。   周杰伦的时代已缓缓落下帷幕,分众化成为主流,我们已不必太期待下一个乐坛领军人物的出现。  

除了借《歌手》《天籁之战》《天赐的声音》这类歌手竞技类综艺去为音乐人的舞台加冕,也同样拥有《明日之子》《潮音战纪》《中国新说唱》这类素人选秀类综艺以推陈出新,还有着十多万主流之外的原创音乐人为乐坛源源不断地贡献新生血液。  

各花入各眼,不同属性的歌手也能够更妥帖完善地打磨音乐人格,把自我注入音乐,以形成感动人心的创作生命力。  

但请务必尊重审美的多元,留足百家争鸣的空间。真实永远是最直击人心的力量,用作品来发声,让音乐来说话。  

曲终人散,音乐永存,这才叫伟大。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fJF9q 商长君 钛粉10448 钛ispSfx 钛粉15606 钛粉58399
340人已赞赏 >
340换成打赏总人数34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音乐先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解读音乐产业,见证黄金年代。

评论(8

  • 现在还有什么华语乐坛,😂😂

    2020-03-25 20:14 via iphone
  • 钛a83Q7B 钛a83Q7B
    回复
    0

    华语乐坛都没了,花花至少我觉得他还有唱功

    2020-05-24 21:02 via android
  • hxOd0k hxOd0k
    回复
    0

    文章写得客观深刻,鞭辟入里。可是在【音乐传播二次革命?】部分,第一行“首当其冲”为什么就用不对?不应该嘛,默认您是懂这个词是啥意思的。

    2020-03-24 23:19 via pc
  • hxOd0k hxOd0k
    回复
    0

    文章写得客观深刻,鞭辟入里。可是在【音乐传播二次革命?】部分,第一行“首当其冲”为什么就用不对?不应该嘛,默认您是懂这个词是啥意思的。

    2020-03-24 23:19 via pc
  • hxOd0k hxOd0k
    回复
    0

    文章写得客观深刻,鞭辟入里。可是在【音乐传播二次革命?】部分,第一行“首当其冲”为什么就用不对?不应该嘛,默认您是懂这个词是啥意思的。

    2020-03-24 23:19 via pc
  • hxOd0k hxOd0k
    回复
    0

    文章写得客观深刻,鞭辟入里。可是在【音乐传播二次革命?】部分,第一行“首当其冲”为什么就用不对?不应该嘛,默认您是懂这个词是啥意思的。

    2020-03-24 23:19 via pc
  • hxOd0k hxOd0k
    回复
    0

    文章写得客观深刻,鞭辟入里。可是在【音乐传播二次革命?】部分,第一行“首当其冲”为什么就用不对?不应该嘛,默认您是懂这个词是啥意思的。

    2020-03-24 23:19 via pc
  • CheeNan CheeNan
    回复
    0

    “各花入各眼,不同属性的歌手也能够更妥帖完善地打磨音乐人格,把自我注入音乐,以形成感动人心的创作生命力。   但请务必尊重审美的多元,留足百家争鸣的空间。真实永远是最直击人心的力量,用作品来发声,让音乐来说话。” 讲的真棒👍

    2020-03-24 08:12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