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没项目的时候,把员工租出去是好主意吗?

摘要: 在这位老板眼里,“共享”也好,“出租”也罢,只要有活可干、有钱进账就是成功,至于概念上的问题不是很重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懂懂笔记 

​一个月前,当连锁餐饮品牌西贝的1000名待工员工来到盒马鲜生上班后,难以复工的传统餐饮行业,与出现用工荒的生鲜电商,实现了人力资源的奇妙整合。

自此,各地、各企业间拉开了“共享员工”的序幕。

据悉,不少传统餐饮行业的员工也组成了临时用工队伍,赶往用工需求迫切的电商企业,支援生鲜分拣、配送工作;更有部分大型的综合商超联合歇业的企业,组织待工员工临时“上班”,共克时艰。

在互联网行业,同样有部分创业公司、小微企业和线下餐饮机构一样,面临着无工可开、无事可做的难题。在餐饮、生鲜行业“共享员工”的启发下,部分创企也推出了“云共享员工”模式,这些创新举措,和餐饮、生鲜“共享员工”的模式相比有何区别?

员工在线可共享,“出租”团队有戏吗?

“有用工需求的互联网企业,请联系下我,共享资源,不胜感激!”

阿汤是深圳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仔细翻看他的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到几乎每隔半天,就会重复出现上面这句“广告词”,并配以范·迪塞尔背着桶装水的照片——意为“背水一战”。

 

​阿汤告诉懂懂笔记,过去一周,街道方面已经通过了公司的复工申请。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开发项目能够分配给团队,“大家都很焦虑,害怕撑不下去。所以我才着急想将团队给共享出去。”

作为一家创立了两年多的初创公司负责人,阿汤坦言公司的危机早在去年初就已经出现,整整一年他和团队骨干都在奋力求生。在春节之前,他终于拿下了几个不错的开发订单,以为在新的一年里可以松一口气了。

“没想到赶上了疫情,复工申请通过前,这几家企业为了止损又和我们商议解除合同。”无奈之下,他只能另寻出路,在餐饮料和生鲜行业“共享员工”的启发下,希望通过“云共享”的方式将团队“共享”给其它企业。

所谓的“云共享”,即通过员工在公司办公,使用公司的设备和资源,通过协同办公应用,为其它有开发需求的企业代为开发项目,或支撑其开发实力,“小程序、应用、网页、运营、维护等需求,我们都可以胜任,也不受区域限制。”

他的一位朋友指出,阿汤“云共享”团队的概念并不清晰。确切的说,应该是将团队“租”了出去。但在他眼里,“共享”也好,“出租”也罢,只要有活可干、有钱进账就是成功,至于概念上的问题不是很重要。

在发微信朋友圈“刷屏”做云共享广告之余,他还在部分招聘应用上以应聘者的身份,和部分企业的负责人建立联系,希望能寻找合适的共享开发任务,“起初很难为情,但现在想想,为了生存并不丢人。”

甚至连曾经合作过的软件开发同行、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他也都一一询问过,看是否有相关需求、项目可以合作。“现在即便是几百上千元的小需求,我也都会洽谈看看,真的不敢有丝毫怠慢。”

不过,当问到是否目前有许多互联网公司、机构都面临着和他们一样的困难,他是否真能找到“云共享”员工的需求时,阿汤的语气也冷淡下来:“我们不好过,并不代表大家都不好过。目前,有人才需求的企业肯定非常多。”

那么,什么样的企业会需要这种“云共享”员工呢?

“有事做”的忙死,没事做的闲死

“原本以为只有我想做这个,其实不少创业的小微公司都在这么做。”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复工,阿汤也和部分创业者有过沟通,他发现早在二月初,就有部分互联网创业公司计划在正式复工之后将团队“共享”出去,以应对当下的经营困境。

有做海淘电商的创企,将客服团队“云共享”给咨询需求巨大的生鲜电商,协助售后服务;有做内容创意的创企,将策划团队“云共享”给在线教育机构,撰写课堂视频脚本;还有影视团队“云共享”后期人员和设备,为网红优化编辑视频内容。 

​“我们公司最近已经收到部分江浙沪软件和系统集成公司的需求,主要是协助开发在线教育小程序、协同办公应用、社区健康申报工具。”阿汤表示,这些希望通过“云共享”充实开发团队,提高开发效率的企业,都面临着工期紧、人员少的现状。

像在线教育程序、在线协同办公、健康申报工具等,都是当下最热门的需求,很多都是客户要求短期内上线,“这些企业有的是员工暂无法返回工作驻地,有的是开发岗位人才紧缺,一时半会无法招到成熟、合适的人员加入团队。我们都可以立刻提供共享资源,马上开始在线协同进行开发。”

多数有需求的企业没有外包经验,又不愿马上招人(也招聘不到),害怕短期的开发需求高潮过后,出现人员过剩、薪资成本激增的问题。因此,效率更高、方式更灵活的“云共享”技术团队,成为部分企业充实技术实力的首选方式。

“而且,现在好多互联网的小微团队生存艰难,云共享团队能解决双方的燃眉之急,我们也能确保团队不会轻易解散,留住人就是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阿汤表示,自己认识的一些互联网创企在正式复工之后就开始裁员,希望减轻经营负担,但是疫情一旦消退,新的机会、新的风口诞生,这些裁员的初创团队就很难再次建立全新的团队,迅速起盘,“人才真的很重要,共享员工既能留住人才,又能缓解公司当前的危机,我认为是很好的思路。”

关于“云共享员工”的酬劳,目前主流的模式有两种:其一是像餐饮、生鲜行业一样,用人单位保底“共享员工”一定薪资收入;其二是由合作双方商洽合适的“共享”费用后,乙方将团队“共享”给合作方。

“目前我还在谈新的合作方式,毕竟现在的工作量还不算饱和,收益只有三、四万元,勉强只够发三月份的基本工资,管理、水电费用可就不够了。”

阿汤透露,尽管公司承担的任务相对比较杂而且无序,但此举却能够安抚大家的焦虑,团队也都开始沉下心工作,不再过分担忧企业的前景。

那么,看似百利无一害的“云共享员工”真的毫无短板么?

“云共享”员工受气,创企“自救”也委屈

“工作量不饱和,和工作中不受气,还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谈及“云共享员工”的弊端,阿汤显然有些无奈,他告诉懂懂笔记,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团队为四家开发企业提供了“云共享员工”的服务,无论是改代码还是测试应用,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通过线上协同完成的。

不过,网络办公毕竟有障碍,团队和甲方之间的合作配合还是经常出现矛盾,“之前有媒体说共享员工很难,合同、责任和保险等方面都会很麻烦,但我觉得最头痛的其实是合作成员间的矛盾。” 

​阿汤表示,由于自家的团队骨干都在深圳,而需求方企业大多是在上海、杭州,企业之间的文化差异大,工作模式也不尽相同,因此在沟通合作的过程当中,团队常和对方员工发生很大争执。

有些是修改的要求不合理,有些是工作缺乏有效沟通,有的是沟通语言缺乏技巧,这些都很容易引发一系列矛盾,“其实大家的心态也有些消极,总觉得是被公司租出去了,成为其它企业的‘工具人’。”

因此,合作中的“云共享员工”缺乏归属感,面对合作方的不尊重、不待见,容易泄气和沮丧。

但是作为需求企业,往往也会认为乙方团队和公司之所以会将员工“云共享”出来,就是因为经营有困难,自己没有能力生存。不经意间,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所以无论是沟通工作还是商谈酬劳,总是处处咄咄逼人。

“有的企业挺刻薄的,利用这样的节骨眼不断压价,挖掘更廉价的项目外包团队。”阿汤表示,有甲方试图通过压榨团队、小微企业,低价发包工作任务,大幅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提高利润,“反正我们都是求生存,也不敢吭声,大家都不太敢向合作方说不字。”

在和其它创业团队的沟通中,阿汤还发现有一些提供“云共享”的客服团队,最后成为合作企业工作纰漏的“背锅侠”,遇到了问题客户、消费者两边一起讨伐团队;有的“云共享”内容创作团队,不小心沦为营销号、灰产的批量洗稿“枪手”,违心地做着以前曾经嗤之以鼻的复制粘贴动作。

显然,无论是餐饮、生鲜行业的“共享员工”,还是互联网创企、小微团队的“云共享员工”,都是企业积极“自救”的方式之一。而在这一过程中,部分创业公司、小微团队,借助“共享员工”的模式缓解了经营困难,避免了团队遭遇“分崩离析”。但是实际运作中,一些行业弊端也因为“共享员工”的模式而被放大,甚至是出现了令人沮丧的结果。

对于不少分析人士指出的“共享员工”可能成为新的风口,产生类似非典之后电商行业爆发的商业机会,有人赞同有人嗤之以鼻。

对于阿汤而言,这完全和风口没有关系,“新的风口?别闹了,若是能活着,谁会‘共享’自家的团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懂懂笔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