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付费用户超200万,欢喜传媒与《囧妈》的“阳谋”成功了吗?

摘要: 一部《囧妈》,换得6.3亿合作费、200万付费会员,但是遭到全国70%院线的谴责、被电影行业声讨,这笔生意划算吗?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娱乐独角兽,作者丨周锐

一部《囧妈》,换得6.3亿合作费、200万付费会员,但是遭到全国70%院线的谴责、被电影行业声讨,这笔生意划算吗?这个问题,欢喜传媒或许也不知道答案。

3月5日晚间,欢喜传媒对外发布旗下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的最新业务消息。公告显示,欢喜首映从2020年1-2月平台活跃用户合共超过1300万,截至目前,欢喜首映平台的付费用户累积超过200万,欢喜首映APP的下载次数已超过1100万次。

这个成绩惊不惊喜?答案肯定的。在优爱腾三家主流视频网站把持国内流媒体市场,芒果TV、B站等平台争夺“第四极”的情况下,欢喜首映作为依托欢喜传媒出现的全会员制精选电影播放平台,疫情期间能有这样的用户增幅并不容易。

而用户增长的原因也不难理解。2020年疫情“狙击”了春节档,《囧妈》成为春节档7部种子电影里唯一一部宣布放弃院线放映进行线上免费公映的电影,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价值6.3亿的战略合作,及时迎合了观众市场,不仅获得了观众认可,彼时欢喜传媒股价还暴涨了43%。

欢喜传媒官方表示,公司与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合作,安排《囧妈》线上播放,结果反应理想,大幅超出预期。

但这场合作并非皆大欢喜。《囧妈》线上放映的行为遭到传统院线谴责,电影上线前,多家影院联名上书国家电影局,斥责欢喜传媒与徐峥“破坏行业基本规则行为”“给全国院线带来重大损失”,并声明“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行业内非议不断,但《囧妈》还是如期线上。时间已经过去了1个月,这场院线抵制活动也看似消弭。但是矛盾并没有消失,欢喜传媒作为国内第一个从院线盘子里分蛋糕的电影公司,今后电影发行之路是否畅通无阻,还有待观察。

现在的好消息是,欢喜首映在流媒体市场留下了名字。

春节期间1300万的活跃用户,欢喜传媒获得流媒体市场的敲门砖?

“欢喜传媒是‘两条腿’走路。” 欢喜传媒副总裁姜玉霞曾说。一直以来,欢喜传媒在国内电影公司中有着独特的经营风格。

一方面,它是电影行业里有名的“导演集邮大本营”。从2015年阿里影业前主席董平组局,徐峥、宁浩入股,以7亿港元组建了欢喜传媒。到现在,欢喜传媒已经以分配股份的方式先后绑定了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等国内一线导演资源,并获得了猫眼(3亿入股)、字节跳动(6.3亿战略合作)等合作伙伴。

另一方面,它并不满足仅仅做一家以电影项目与票房收入为生存基础的电影公司。

2017年流媒体欢喜首映上线,这是一个全会员制与收费点播相结合的精选电影平台,如优爱腾等综合性视频平台一样,覆盖PC、移动、电视三大终端,但秉持的路线却不同。

欢喜首映走的是精品化与差异化路线,主打的关键词是“极简、轻奢、无广告”,为用户精选海内外优质电影。2018年贾樟柯导演的《江湖儿女》在欢喜首映上全网独播,平台迅速引起公众注意。

到2020年,欢喜首映上独播作品已经有明显的类别。一部分是欢喜传媒参与或绑定导演出品作品,如《疯狂的外星人》《江湖儿女》等;一部分是国内优质文艺电影,如《南方车站的聚会》《嘿玛嘿玛》等,一部分是海外采购作品,如《无主之作》《如履薄冰》等,包括一部分热门海外剧,如英剧《贴身保镖》、日剧《刑警弓神》等。

比起舆论提及的Netflix,姜玉霞认为欢喜首映更像中国版的HBO,比起内容的储备量,更注重内容的“精”。

“我们不给用户海量选择,欢喜首映的定位是一个精选会员制付费平台,目前没有做资讯、综艺的打算,还是以我们自产的电影为核心,后边可能会涉及超级网剧。”

网剧或许是欢喜传媒下一个发力点,欢喜传媒已经获得了王家卫、陈可辛、张艺谋等到导演的网络影视剧的优先投资权,据悉,王家卫单集网剧制作成本将达2000至2500万,估计投资逾4亿。

从这里就不难感受到欢喜传媒的野心,欢喜首映的出现不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决定,而《囧妈》进行线上放映也早有伏笔。

“我们不希望在线视频的规模超过传统电影院的时候,欢喜传媒作为一个影视公司一点办法都没有。”姜玉霞曾说。对于欢喜传媒而言,欢喜首映是一个超前布局,当在线观影发展势头崛起,传统院线受到冲击,欢喜传媒能够有一个缓冲地带。

这个布局是有战略意义的,《囧妈》的线上公映成为欢喜首映进击流媒体市场的敲门砖。这个春节前,公众鲜少有人注意到这个垂直电影的流媒体平台,而春节档震动行业的线上放映,联合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的流量导入,欢喜首映冲进大众视野。

春节期间欢喜首映的活跃用户达到1300万,付费会员200万,虽然与优爱腾等行业领头平台还有差距,但是平台认知度上大大提升,并且逐渐显露出与国内其它流媒体平台的差异。微博上有网友评价道,“100元/年,页面简洁,没广告,没套路,我进去看了也想开会员。”

据了解,此后柯汶利导演的《误杀》,陈可辛导演的《夺冠》(于院线上映结束之后上线),张艺谋导演的电影《一秒钟》(于院线放映结束之后上线)等电影,张一白导演的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以及海外引进的网剧《雪国列车》《战火浮生》等剧集都将在欢喜首映上线。

疫情过后,欢喜传媒与院线的尴尬故事

现在值得关注的问题或许是此后欢喜传媒与院线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处理。在欢喜传媒与院线的舆论站上,欢喜传媒并没有完全占据上风。

《囧妈》宣布线上免费公映之后,观众市场发出了欢呼。这欢呼是出自观众角度,疫情时期有一部电影服务大众,同时电影的免费放映带着一些无偿奉献的色彩,无形中加深了欢喜传媒与徐峥的市场好感度。

但世界永远是辩证的。《囧妈》的免费上线迎合了大众,也对同期撤档的《唐人街探案3》《夺冠》等电影产生了道德压力,当时观众市场里“《囧妈》免费上线了,XX为什么不上线”的偏激绑架言论并不少。这引起了其他电影粉丝的反感。

另一方面,《囧妈》上线后在电影口碑方面并没有取得优势,目前该电影豆瓣评分6.0分。电影质量上的差强人意让舆论市场上的负面声音放大,有人因此揣测《囧妈》急于卖出版权线上放映的原因,“平庸的电影,多亏找到人接盘了,如果真上映估计得亏。”

而电影行业与院线对《囧妈》的态度更加微妙。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就坚定的表示,《唐探3》会先登陆院线,“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除非是网络大电影。”行业人士则静静观望欢喜传媒,不急于对这个“搅局者”下定论。

院线方虽然曾表示有意抵制欢喜传媒与徐峥,但是真正抵制是否能够落实?

首先思考的是,现在电影行业是一个抱团取暖的行业。一部大体量电影背后往往有着上十家电影公司,部分公司还会出现“普遍撒网,重点培养”的投资方式,这种情况下抵制一家公司与其作品并不现实。

如今年春节档今年春节档背后影视公司超过100家,巨头们领投,腰尾部公司组盘。欢喜传媒春节档除了参与《囧妈》出品,还有《夺冠》,而《夺冠》背后还有嘉映春天影业、华夏电影、阿里影业等。电影背后的组合盘,利益关系牵连比想象中复杂,大部分是利益共同体。

另一方面,欢喜传媒旗下绑定的导演团几乎都是国内一线导演,这些导演产出爆款的能力不容小觑,而这些作品大部分都有欢喜传媒参与投资,如张艺谋因“技术问题”至今未能与公众见面的《一秒钟》。抵制欢喜传媒要抵制到什么程度,旗下导演是否算在其列?

在海外,同样陷入院线抵制风波的是流媒体巨头Netflix。2017年Netflix出品的奉俊昊导演的《玉子》与诺亚·鲍姆巴赫导演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在入围戛纳主竞赛后,遭到法国电影商与院线方抵制,因为电影并没有在法国本土院线上映。

2019年《罗马》获得奥斯卡10项提名后,AMC和Regal两家美国主流院线同时宣布拒绝展映电影,因为Netflix首先在流媒体上映了《罗马》。

随着线上观影趋势与流媒体平台的发展,传统院线与流媒体之间的矛盾越发明显,但是院线抵制还未对Netflix产生真正的影响,也并未有电影公司参与其中。国内院线与欢喜传媒的关系将发展成什么状态,谁也不能预料。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5606 钛粉58399 钛粉08710 钛粉79603 钛粉63198 百灵鸟
336人已赞赏 >
336换成打赏总人数33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