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疫情之下,教培行业被逼转型线上

摘要: 回顾2003年的“非典”疫情,两家教育机构的表现,为往后教育培训行业的格局埋下伏笔,这次又将带来哪些影响?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钛媒体注: 还有不到两周(2月10日)的时间,原本是2020年春季中小学、幼儿园开学时间,但因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正发生变化,教培行业或将迎来大变局?

1月27日,教育部正式下达通知,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部属各高等学校适当推迟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时间,具体开学时间与当地高校开学时间保持一致,并报教育部备案。

地方所属院校、中小学校、幼儿园等学校春季学期开学时间,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地方党委和政府统一部署确定。

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市已经率先做出了春季开学的安排。1月28日,武汉市教育局已经宣布,从2月10日开始,武汉各中小学(包括中职学校)将开展在线课程教学。

为了不耽误学生学业,武汉市区两级教育部门将组织辖区中小学(中职学校)按照教学计划,开展在线教学。武汉教育信息化平台和教科院正在制定具体方案。

在2003年非典时期,遭遇巨大冲击的新东方教育靠借债度过危机,也为后来教育培训行业格局买下伏笔,而这次疫情又将对整个教育行业产生什么影响,钛媒体编辑采访了多位从业者,从大家普遍判断来看,这次对整个产业的影响将更为深远。

线下纷纷转阵线上

自钟南山发出新冠病毒“肯定人传人”的信号之后,武汉教育主管部门就下达了民办培训机构全面停课的要求,规定从1月21起暂停课程。

武汉地区学而思、新东方、新航道、巨人教育、好学优课等机构均已停课,多家机构称年后补课,线下停课期间,学生可在线进行学习。 

随着全国确诊的病例不断攀升,自1月24日起,全国各地校外培训机构陆续宣布,寒假线下培训课程暂停。

教培行业巨头率先做出了转为线上教学的反馈。24日,好未来教育集团旗下的线下优势业务学而思发布了“寒假课程调整通知”,全面暂停寒假班线下课程(面授课、双师课):包括寒假一期剩余课程,二期、三期所有课程。寒假班所有线下课程(面授课、双师课)将全部转为线上课程。如果学生无法选择线上课程,可以通过学而思培优APP办理退费。

随后,北京新东方学校也做出声明,调整寒假课程,将以线上互动直播课的模式进行授课。上课时间、授课教师、授课内容均与原课程保持一致。

通过测试多种学习模式和直播系统,新东方最终选择以线上小班互动直播课的模式,并认为,“这个模式能够无限接近线下体验和学习成果”。

同时,高思教育也宣布,全面调整寒假线下课程,已报名高思寒假二期课程和寒假三期课程线下班课程的学生将统一采用线上授课的方式。高思承诺“原老师、原时间、原内容”,即由线下班课转为在线课程的同学,依然由原线下班的授课老师同步教学,上课时间、教学内容与线下完全一致,确保课程“无缝衔接”。

此后,已经布局线上教育产品,以及具备线上教学能力的各地机构,均作出了如上的调整方案,赛道涉及从早教到K12以及成人教育全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机构调整线上的过程中,他们均采取了“原老师、原时间、原内容”的模式,而非照搬K12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手段。如果模式可行,或许将为在线教育机构带来新一轮解决方案。 

压垮线下的“稻草”

在教培行业发展史上,有一个经典的案例是新东方在“非典”时期的遭遇。

2003年“非典”疫情全面在北京爆发,北京市教委要求培训机构全面停课。当时,新东方所有学员前来退款。面对所有学员的挤兑退款,新东方此时账面上的钱已经不够,因为公司已经把钱投入至暑期教学,租教室,印资料,搞市场宣传等。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不得不在一天内向朋友筹集了2000万元补上这个窟窿。直到5月底,“非典”过去了,学生把钱交回来了上课,俞敏洪才解除这次危机。

新东方在非典时期的遭遇,提醒着行业从业者——无论规模多大,必须能够随时随地退完学生的学费以及教师的工资。

实际上,在去年12月底新东方一次创新创业的大会上,俞敏洪再提往事,并断言,2020年教育机构会迎来大面积洗牌。 

不过,当时他做出判断的基础是,因为资本的大规模的介入,导致教育行业进入失序的发展。为了一味追求营收和市场规模,许多机构将学员预付的学费消耗殆尽。一旦资本不再投入,机构便难以为继。

然而,就像是一语成谶,俞敏洪的话音未落,2020年初新冠疫情便全国爆发。疫情的打击,极有可能成为压垮众多线下教育机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众多线下机构而言,他们同样将面临新东方们在2003年遭遇的危机。

一方面,无法如期开展教学工作的他们,即将面临学生挤兑退费的风波,另一方面,他们还必须按时缴纳办学点的物业房租(目前万达集团声明减免商户的租金和物业费一个月,其余商场减免为数不多),以及支付员工的薪酬等。

K12线下培训尚可以转型线上谋求一线生机,而对于一些极度依赖线下场地场馆训练,且非“升学刚需”的素质教育机构来说,疫情或成为“灭顶之灾”。

新冠疫情甫一爆发之时,钛媒体了解到,许多素质教育机构的创始人,已经开始流露出悲观情绪。

一位素质教育行业创始人告诉钛媒体,为了学员和员工的安全起见,他们已经主动关停了年后开设的项目和课程,并保守预计未来3个月将可能会零现金流,同时作出了相应预案。

对于占比重较大的人力成本问题,一些线下教育机构计划与员工们协商薪酬问题,而有部分机构已经做好了裁员方案以断臂求生。

但实际上,裁员也不能成为解决问题的根本。教师和教研团队是核心竞争壁垒,他们的流失,于教育培训机构是重创。疫情恢复之后,新老师从招聘到培训再到正式上岗,需要较长的流程和周期,因而也需要时间和财力来支撑。

当前,我们无法预期线下培训机构何时能开班,但就错过寒假班这一高峰期(寒假班仅次于暑假班教培机构营收的黄金时段),绝大多数的教育培训机构2020年的报表将会不乐观。如果疫情持续,可以预见的是,相当一部分线下教培机构将关门。

不过,也有部分乐观者向钛媒体表示,学校如果能正常复课,那么,按常理来说,教培机构也可以如期开展教学,“学校开学是必然的,不必过于为未来而着急和担忧。”

另外一则好消息是,昨日(1月28日)下午,钟南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预估在未来一周至十天左右,疫情将达到高峰,届时,确诊人数将不会大规模增加。

在线教育之战悄然打响

除了俞敏洪借钱度过“非典”之外,在行业内,另一个津津乐道的案例是与巨头好未来相关。

2003年,按照要求,北京大学研究生张邦鑫,停掉了其个人创办的初具规模的辅导班,并创建了“奥数网”,为当时“封闭中”的学生和家长提供学习资讯和答疑服务。他也成为了国内很早的个人站站长之一。

奥数网上线之后打破了地域限制,用户不止局限北京,而是来自全国各地,张邦鑫意识到互联网改变教育已经势不可挡。“非典”过后,他和同学曹允东创立了学而思线下班,第一批学生中近一半来自奥数网导流。

不过在当时,从网络技术、设备普及以及市场教育等方面来看,在线教育尚不成熟。直到近些年,在线直播课风起云涌之后,张邦鑫重新挂帅带领学而思网校团队。

即便是当前在线教育行业整体亏损不止的情况下,好未来集团还在坚持重金投入学而思网校,坚定看好技术对于教育行业的升级改造。

时间转移至条件相对成熟的2020年,面对突发的新冠疫情,实力雄厚并且早已布局线上业务的教育机构,已经第一时间展开行动。

钛媒体发现,疫情发生之后,从网易有道起,基本上市场上主流的在线教育机构,都开始表示定点推出免费直播课程内容产品,驰援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区抗击疫情。

连一向低调的字节跳动旗下的“清北网校”也开始浮出水面,成为其企业官方对外发布的十大抗击疫情的举措之一。由此不免让人猜测,在字节跳动试水了众多在线教育和智能教育产品之后,以主打名师辅导的K12在线直播课“清北网校”,将成为其在教育赛道下一轮竞争中,重点打造和推广的产品。

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扩大,春季开学确定延期消息传出,为了表示支持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理念,有的教育机构表示将为全国各地学员提供免费学习支持。

其中,学而思网校悄无声息地扔下一颗重磅炸弹——1月28日,学而思网校将上线全年级全学科免费直播课,整体授课难度会与学校保持一致,并向所有免费直播课的学生提供电子版教学资料,直至疫情结束。

实际上,对于大多数教培机构而言,将课程转入线上,整个体系,包括教学教研、运营、客服和销售等,需要重新适应线上教学的模式,短期内难以适应。而且目前对于疫情持续影响的判断日期并不明晰,本来在当地有线下优势的教育机构,一味转型线上,当疫情结束之后,再转为线下,又需要开启新一轮调试。

此外,并不是所有的教育培训项目都适合转移至线上。以素质教育为例,在工具端,当前服务于素质教育行业的平台类产品较少。对于艺术类培训,比如说最热门的音乐与美术,直播工具的延时,色彩还原度与摄像头的透视角度等问题,行业内暂未出现较好的解决方案。其次,在早教品类中,学员和教师对于“屏幕”和设备适应,也成为需要考虑的问题。

钛媒体认为,疫情对行业的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K12在线教育机构也无法高枕无忧。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在线教育机构正是典型的人力密集型的行业之一。大多数线上的机构,极度依赖一支庞大的电销团队和课程顾问队伍。就钛媒体以往的观察来看,这群员工的办公场所往往更为密集。同时,很多在线机构专门为教师提供了固定直播间,要求教师必须在公司完成教学。

更为重要的是,武汉已经是在线教育公司除北京之外的另一大“重镇”。自2018年起,在线教育公司就纷纷扎堆武汉设立第二总部。据钛媒体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披露的公司有,尚德机构、51Talk、火花思维、猿辅导等知名头部公司。这部分数目庞大的员工群体如何安排,小到日常考勤、大到绩效考核,也成为非常时期考验管理团队水平的一件事情。

总之,疫情之下,在线教育机构势必将再次为教培行业带来变革。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李程程,编辑|曹天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程程
李程程

钛媒体记者。大内容组,关注视频内容、教育赛道。chengchengli@tmtpost.com

评论(3

  • 李程程 李程程   回复  DandyPaddy
    回复
    1

    文章里提过,一些素质教育机构还是比较为难的。另外,其实,智能硬件、直播系统等一系列采购运维也是规模比较小的机构的负担。

    2020-01-30 14:42 via pc
    • DandyPaddy 是转型的大好机会,“逼”字没用好!
      2020-01-30 11:47 via weibo
      回复
      0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又来了一波

    2020-01-30 15:58 via android
  • DandyPaddy DandyPaddy
    回复
    0

    是转型的大好机会,“逼”字没用好!

    2020-01-30 11:47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