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藏身乐器盒,谁策划了日产前CEO的“越狱”?

摘要: 回看整个逃亡过程,简直就像一部好莱坞大片,幕后操盘者的脑洞震惊全球。

日产汽车前CEO卡洛斯·戈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日产汽车前CEO卡洛斯·戈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0新年第一天,一场一个人的“逃亡大戏”,震惊全球。

日本媒体在新年1月1日报道了此事。曾被日本警方逮捕的全球汽车传奇人物——日产汽车前CEO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下文统称“戈恩”),目前已潜逃出境,成功抵达黎巴嫩。

对此,日本东京法院表示,目前尚未取消对戈恩出境的禁令。而负责戈恩刑事案件的日本检察官对媒体称,不知道戈恩严格的保释条件有任何变化,并表示将与黎巴嫩当局展开司法协作,使戈恩能够尽快回到日本受审。

不过据了解,黎巴嫩和日本没有签署司法合作协议。这也意味着,戈恩将很难再被引渡回日本受审。

据报道,日本警方对戈恩的监控非常严格,一度几乎处于贴身状态。

那么,戈恩到底是怎么成功“越狱”的?乔装汽车修理工、藏身乐器盒的一系列手段,又是谁策划的?

藏身乐器盒,“脑洞”堪比影视剧

戈恩曾于2018年11月被日本警方逮捕。

2019年3月6日,戈恩以10亿日元(约6400万元)保释金的代价出狱。不过没多久,戈恩又再次被逮捕,一直到2019年4月25日又缴纳了5亿日元(约3200万元)保证金才最终得以保释,不过他本人也被限制出境。

在严密包围监视下,戈恩是如何成功脱身的呢?随着报道的深入,戈恩逃离日本的细节也被一一披露。

黎巴嫩当地电视新闻媒体MTV报道了,戈恩从东京逃脱更多的细节,戈恩是藏在乐器盒中逃离了日本。

戈恩藏身示意图

据MTV报道,一群前特种部队士兵乔装为乐队成员,前往戈恩的东京公寓进行表演。在表演结束后,戈恩便藏进一个尺寸超大的琴盒里,从警方的监控下悄然离开。

戈恩一行随后前往大阪关西机场,戈恩使用假护照骗过了日本海关。随后戈恩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并在那里换机飞往黎巴嫩,最后以黎巴嫩公民身份入境。

至此一场逃离日本的大戏就此结束,剧情精彩程度堪比影视剧。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戈恩曾多次使用过化名或伪装的手段脱身。据纽约时报报道,有一次为了尽早离开拘留中心,戈恩穿着清洁工的制服溜出大楼。

戈恩通过在纽约的代理人发布声明,确认已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戈恩声称自己并非逃避法律制裁,而是“逃离日本的司法不公及政治迫害,不会再被日本有罪推定、无视人权的司法体系当做人质……我终于能够自由地与媒体沟通,并期待开始下一周的生活。”

上述报道目前尚未得到日本和黎巴嫩政府官方的证实。据媒体报道称,1月8日,戈恩将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新闻发布会。

戈恩是谁,为何被监禁?

卡洛斯·戈恩,1954年3月9日出生于巴西,是全球汽车行业的传奇人物。

1996年,戈恩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并于1999年接手濒临破产的日产汽车。

在只用不到两年的时间,戈恩让连续七年亏损的日产实现首次盈利,也把日产汽车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此后日产汽车也一度成为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

出众的领导力和管理能力,戈恩也被给予更多的信任。

2005年5月,戈恩出任雷诺汽车公司CEO,成为同时执掌两大国际汽车巨头的双CEO。

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11月19日刚抵达日本东京机场的戈恩,就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原因是由于受到日产内部举报,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在8年时间里,戈恩一共少申报了80亿日元(约5亿元人民币)的劳动报酬。

此外,据报道戈恩还被日本检查机构指控犯有多项罪行,其中包括未披露的高达数千万美元的额外薪酬,挪用日产资金为个人购买房产、股票等。

据报道,戈恩可能面临最高15年监禁,审判将在2020年4月进行。不过戈恩否认了这些指控,并指责这是日产高管策划的阴谋。

戈恩在日本前后4次被捕,一共缴纳了15亿日元(约9600万元)的保证金。在此期间,他在日产的职务被罢免,也被禁止未经许可出国及与家人见面等。

在戈恩被捕后,黎巴嫩外交部表示:“卡洛斯·戈恩是黎巴嫩著名的公民,他代表了黎巴嫩在海外的成功故事。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黎巴嫩外交部将站在他一边,确保他得到公正的审判。”

这次成功逃离日本,高达15亿日元的保证金也将被没收。不过戈恩本人应该对此并不介意。据报道,他的一位家人向法新社表示,“他回家了,他非常开心,他终于自由了。”

据日本外务省向NHK表示,若戈恩已经出境,那就是认定为“保释中逃亡”,将通过外交渠道与黎巴嫩政府协调沟通。

不过黎巴嫩和日本之间从未签署过引渡协议,想必戈恩很难再被引渡到日本受审。

戈恩逃亡的三大疑点

一年多以来,戈恩始终否认所有指控,称日本当局和日产汽车捏造指控,意在阻止日产与法国联盟伙伴雷诺全面合并。而据了解,在日本一旦被指控,几乎难逃定罪,等待他的将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或许正是基于这一原因,才让戈恩铤而走险,上演一出“大逃亡”的戏码。

事发之后,人们的疑点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 如此周密的出逃计划,非戈恩一人能够完成,到底是谁在协助戈恩出逃?

戈恩请来进行新年表演的乐队,是这起出逃计划的执行者。

据黎巴嫩当地媒体披露,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是一家私人安保公司的前特种部队成员,他们乔装打扮的目的,就是为了“营救”戈恩。

从化妆成乐手,再到进入戈恩住所,并利用盛放乐器的大箱子将戈恩顺利运出,倘若没有周密计划,以及熟稔的行动,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将导致任务失败。

此次事件最令人讶异的是,2020年冬奥会举办在即,日本的反恐中心、出入境管理厅竟然没能掌握这批人员的名单与入境行踪,日本安保系统之脆弱可见一斑。

第二, 戈恩是如何登上私人飞机的?

日本国土交通省关西国际机场事务所称,当地时间12月29日晚有一架土耳其私人飞机飞向伊斯坦布尔,但不清楚具体机上人员身份。事后来看,戈恩应该藏身于这架私人飞机上。

日本航空安全专家称,即便是私人飞机,所有搭乘人员登机前也要过安检,也要办理出境手续,所有物品也要经过安检。然而,关西国际机场并未找到戈恩出境的记录。

一种解释是,戈恩经过乔装打扮,使用一本假护照,在海关人员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据钛媒体驻日记者了解,日本财务省希望在工作人员较少的地段能够缩短检查时间,便于访日外国人顺利出入境,所以关西国际机场的安保措施不算严密,这给戈恩出逃制造了机会。

第三,戈恩又是如何从东京赶到远在600公里之外的关西机场的呢?

据了解,飞机、新干线、高速巴士、普通火车等交通工具均可到达关西国际机场,不过需要绕过重重的摄像头监控,为了避免行踪暴露,戈恩的“乐手们”可能选择了驱车前往。

到达关西国际机场之后,戈恩坐上早已等候多时的私人飞机,经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转机,最终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入境黎巴嫩时,他持法国护照与其本人的黎巴嫩身份证件“合法”入境。

据悉,一名黎巴嫩高官曾向《卫报》透露,该国政治领导层下令,为戈恩办理入境手续提供便利。

钛媒体注意到,2018年12月,在戈恩被捕不久之后,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可强硬地宣告:“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由此,可以看出戈恩与黎巴嫩的政府关系不浅,但截至目前为止,并无证据证明黎巴嫩政府参与了这起事件。

回看戈恩的整个逃亡过程,简直就像一部好莱坞大片,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戈恩出逃,他的妻子是背后关键人物?

据法国报纸《世界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称,此次营救是戈恩的妻子卡罗尔依靠其土耳其的人脉,策划了这次出逃计划。

这一判断的依据是,当飞机抵达贝鲁特时,他的妻子正在飞机上。

现年52岁的卡罗尔生于黎巴嫩,拥有美国护照,在法国及黎巴嫩人脉深厚。

2016年,戈恩与卡罗尔完婚,是戈恩的第二任妻子。

戈恩(左)和他的妻子卡罗尔(右)

戈恩在日本被监控后,卡罗尔曾为戈恩积极奔走。

2019年1月,卡罗尔致信法国总统马克龙求助,4月份再次呼吁马克龙出面干预,帮助戈恩重获自由;

4月,卡罗尔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宣称她丈夫是无辜的,并抱怨他在监狱里受到的不合理待遇;

6月中旬,卡罗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喊话,要求其在此后日本举行的G20峰会上向日本首相施压,解除对戈恩的非法监禁。

此外,日本权威媒体NHK曾报道,检察官怀疑戈恩借助一家公司挪用了日产公司的部分款项,而卡罗尔是这家公司的高管。

要知道戈恩在日本受到了层层监控,如此周密的逃离计划,背后肯定有关键人物帮助。可以肯定的是,卡罗尔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是协助戈恩逃离日本的关键人物。

不过,卡罗尔把这一“传言”称作为“纯粹的小说”。她也拒绝就戈恩如何逃离日本给出具体细节。

日产汽车颓势明显,复兴之路漫漫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的出逃,让舆论再次将目光聚焦到这家全球知名车企身上。

过去,面临严重亏损的日产汽车在戈恩的经营下,以交换持股的方式完成了雷诺与日产的结盟,并靠着一系列措施在短短两年内将日产汽车扭亏为盈。

然而,随着戈恩因贪污等罪名面临指控,于2018年11月下台,日产汽车内部问题就日益凸显。在日产频繁换帅引发集团动荡的境况下,日产汽车的业绩也出现直线下滑。

2019年第一财季(2019年4至6月),日产汽车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72万亿日元;净收入为64亿日元,暴跌94.5%;营业利润为16亿日元,暴跌98.5%。

第二财季(2019年7至9月)的业绩同样不乐观,营业利润为300亿日元(约合2.7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12亿日元暴跌了70%。

与此同时,日产还下调了对于2019财年业绩的预期,预测2019年财年全年销量为524万辆,营收为10.6万亿日元,较此前预期下调了6.2%,净利润为1100亿日元,较此前预期下调了35.3%。

另外,在全球各大汽车纷纷结盟之际,日产拒绝支持雷诺与菲雅特克赖斯勒汽车公司(FCA)的合并案,导致合组全球最大汽车集团梦碎,也让雷诺-日产联盟的局势日益紧张。FCA最后与雷诺的劲敌标致汽车(PSA)结盟,日产的形势越来越严峻。

为了挽回市场信心,日产着手从管理层面进行重组,2019年12月1日,由内田诚接任日产CEO。

内田诚提出了“复苏”计划,从2020年4月至2022年3月,将从削减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方面下手,试图获得数千亿日元的效益。具体包括重建美国业务的实力、提高运营效率和投资、通过导入新产品、新技术和“日产智行”促进业绩稳定增长。

与此同时,这位新任CEO更对中国市场满怀期待。在他2018年负责日产在华业务以来,取得的业绩颇为亮眼,中国市场已经为日产汽车贡献了近三分之一的营业收入,成为日产实现“复兴”的重要机遇。

不过,即便如此,日产或许也难以挽回颓势。

第一, 日产汽车在华频频爆出质量问题。日产在SUV市场最为依赖的车型奇骏,被用户投诉发动机抖动/异响、变速箱漏油/顿挫等问题,与奇骏同源动力总成的老款天籁,投诉也集中于动力总成方面,这意味着日产存在系统性问题;不少用户投诉日产旗下车型还存在车内甲醛严重超标等情况。

近一年日产车型的部分投诉数据,来源:汽车投诉网

第二, 2019年在华推出的新产品,从数量到质量都缺乏竞争力。

以日产的第一主力车型轩逸为例,2019年全新轩逸车尽在外观和座椅上做了大的改动,动力总成和老款一致,底盘也只是微调,被不少人批评为“新瓶装旧酒”。

而作为明星产品的天籁,在2018年换代后,因2.0T发动机供给原因,销量大幅下滑,逐渐与广汽丰田凯美瑞、广汽本田雅阁拉开较大差距。即使在大额优惠力度下,前9月累计销量仅6万辆,不及另两款车型一半。

可以看出,日产复兴,其路漫漫。

如今,随着戈恩以如此“决绝”的方式离开日本,雷诺与日产的结盟是否生变,日产的未来又将去向何方,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丨柳牧宗 王糈,钛媒体驻日记者玉琴对本文亦有帮助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柳牧宗
柳牧宗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王糈
王糈

请输入个性签名

评论(2

  • 厉害啊

    2020-01-03 11:47 via pc
  • 独行君 独行君
    回复
    0

    哈哈日产日常用品日产轩逸经典语录

    2020-01-02 21:19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