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北大黄益平:养老金缺口是中国老龄化最大挑战,需拓展老百姓投资渠道

摘要: 未来30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供给减少成为日益突出的问题。而由此延伸出的,最难应付的是问题“养老金缺口”。

钛媒体注:在昨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主办的第三届金家岭财富管理论坛上,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发表主题为“努力拓展居民投资渠道”的演讲。

黄益平指出,未来30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供给减少成为日益突出的问题。而由此延伸出的,最难应付的是问题“养老金缺口”。

“我们有一位专门研究财政问题的教授,他的测算是,最近我们的养老金缺口已经几乎接近GDP的2%。如果我们不做任何改变,这个比例还会持续上升,将来也许成为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与大多数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一般的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养老资金占比低,“我们的金融资产当中养老和保险资产比例大概11%,印度27%,韩国32%,美国31%,新加坡46%,台湾25%。”而“养老金缺口”另一层意思是,大家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对资产性收入的需求,黄益平指出,随着老龄化问题的日益凸显,储蓄率会逐渐下降,这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财富管理,需要更多的投资渠道。

黄益平表示,老百姓的投资机会非常有限,过去中国老百姓如果有财产,其实就在两个地方,存款和住房。但是房地产风险越来越大,未来不可能持续成为老百姓存放储蓄的地方;而对于银行来说,目前的基准存款利率和通货膨胀差不多,不太具备投资的价值,最多就是保值。

“这样看来,我们确实碰到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投资资产性收入。”黄益平说道,最近不同领域有一些金融风险爆发,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宏观背景,就是可投资的资金非常多,但是能投资的资产非常少,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黄益平表示,虽然并不缺资金,但“钱出来了,但是没有去资本市场,而是去了影子银行,去了互联网金融。”也正是因为这样,造成了很大的风险。

针对这一预期性难题,黄益平认为,同样需要全方位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市场化改革、全方位创新、监管创新等。

第一,关于市场化改革,一方面要做市场化的风险定价,另一方面要让市场机制更多发挥作用;

第二,全方位创新,包括金融产品创新、金融机构创新等;

第三,监管创新,创新和监管要求得平衡,金融交易需要做到监管全覆盖,不监管和过度监管都不合适。

(钛媒体编辑蔡鹏程整理)

以下为黄益平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后发布:

我今天想讨论的问题是现在面对的居民投资难的问题。过去一直讨论小微企业融资难,我觉得居民投资难的问题同样很突出。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和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一起做了一个联合课题《中国2049》。到2049年,我们要实现第二个100年的目标。过去40年中国的改革很成功,未来30年会怎么样?我们的研究中很多问题围绕未来30年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新挑战,其中聚焦的一个挑战就是老龄化问题。

老龄化问题的挑战

过去40年是人口红利、抚养比在不断下降,现在我们看预期抚养比将从2010年前后的1/3上升到2049年2/3左右。这就意味着我们整个人口结构会变化,现在的一个基本格局大概是每年劳动人口减少800万,老年人口增加1200万。

我们课题组研究的结论认为,老龄化会带来很多挑战,但大部分挑战在短期内是可以应对的,比如说消费疲软的问题。因为年纪大了消费少了,这很正常。刚才杨主任讲到了城市化的问题,我们其实有巨大的空间。今天中国城市居民消费大概是农村居民平均水平的2到3倍。只要进一步提高城市化率,中国消费保持持续增长30年没有问题。

第二个比较大的挑战就是劳动供给减少,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个历史性的机遇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其实有可能可以替代劳动人口。我们的课题里专门有一个分报告就是测算未来格局的变化,大多数预计未来30年劳动人口可能会减少2个亿左右,但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可以替代的劳动力的数量超过这个减少的劳动力数量。从这些方面来看有一些问题是可以应对的。

最难应对的问题是养老金的缺口问题。

我们有一位教授专门研究财政问题,他的测算是最近我们的养老金缺口已经几乎接近GDP的2%。如果我们不做任何改变,这个比例还会持续上升,将来也许成为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我们希望这样的情形不会发生,需要做很多事情。

我们现在遇到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养老金缺口很大,另外一个含义就是其实我们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对资产性收入的需求。过去很多收入都是直接投资回报,或者是劳动收入,未来对资产性的收入需求会越来越高。我们老百姓的投资机会非常有限,过去中国老百姓如果有财产,其实就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存款一个是住房。

即便不考虑政策的因素,这个市场的风险也越来越大,未来不可能持续成为老百姓存放他们储蓄的地方,这是一个客观的现实。

剩下的就是银行。如果我们把银行相关的资产加在一起,可能占到居民金融资产的70%左右。很多钱都在这一个渠道里。银行现在基准存款利率大概3%左右,和通货膨胀差不多,简单来说就是不太具备投资的价值,最多就是保值。这样看来,我们现在确实碰到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投资资产性收入。这个背后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投。

最近看到不同领域有一些金融风险爆发,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宏观背景,就是可投资的资金非常多,但是能投资的资产非常少,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财富管理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

未来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解决,其意义远远不低于解决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说几点简单的看法。

说我们没有很多投资的资产,住房也不像过去那么有吸引力,实际上很多人的自然反应就是应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我觉得从概念上来说这个肯定是不错的,所有的国家最后在经济发展水平提高了以后,从融资的结构来说应该变得更加平衡,资本市场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无论是从居民资产性收入的需求来说,还是从金融支持创新来说,资本市场都有天然的优势。所以我们大力推进,这应该是毫无问题的。

问题在什么地方?问题在于我们现在想让它发展,是不是就能发展起来了?

从国际比较来看,过去十年我们的市场回报并不是非常理想。过去几年也有很多人曾经设想,如果一部分老百姓把一部分钱从银行取出来投资资本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事情,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变化。一方面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支持我们的资本市场发展,另一方面老百姓的收入回报也可以提高了,听起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合。实际发生的事情是钱出来了,但是没有去资本市场,而是去了影子银行,去了互联网金融。

我们今天回头来看,这样的一些市场发展,实际背后是有实体经济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影子银行也好,互联网金融也好,借贷双方其实都有很多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催生了这样的一个新的产品。

当然今天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觉得要两个方面兼顾来考虑:一方面确实有风险,但另一方面确实有实实在在的需求,传统的金融部门、资本市场没有满足。我们在考虑监管整治的时候,需要把这两个方面同时考虑进去。比如说,影子银行是规避了监管,产生了风险,但同时它也规避了一些过度的管制,在表内很多做不了的业务到表外可以做了。这个时候我们考虑让它回表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过去那些过度不合理的限制取消,或者缓解了,才有可能资金回到表内,继续支持原来在表外支持的实体经济。

互联网金融其实也一样,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创新,老百姓为什么拿着钱投这些领域?可能他们是对风险的理解有问题,但另一方面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他有钱但不知道往哪儿投,最后造成很大的风险。这确实有一个很重要的监管教训我们要吸取,就是所有的创新起来了,可能是有实体经济的逻辑在背后。但是任何创新都需要监管,监管一定要在创新和稳定之间求得一个平衡。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财富管理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但看一下中国老百姓的居民金融资产比例,银行和跟它相关的资产大概占70%,证券类大概是20%,养老和保险大概是10%。把这样一个比例和国际上做一个比较,主要的差距在什么地方?我们不比英美,因为他们的市场结构完全不一样,跟大多数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一般的发达国家做一个对比,我们最大的差异是养老和保险的比例比较低,银行占比非常大。

可以跟大家说一个数字,我们的金融资产当中养老和保险资产比例大概11%,印度27%,韩国32%,美国31%,新加坡46%,台湾25%。这样一对比就可以看出,我们确实是这一块比较缺,这跟我一开始说的问题是相关的。老龄化以后储蓄率逐渐下降,需要有很多的财富管理,需要有很多的投资。但这样的一个投资改变,未来可能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多管齐下。

第一,发展资本市场是一个方面,传统金融机构同样要发挥很多作用。现在有很多财富管理公司,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老百姓是不是应该直接和资本市场对接,因为我们国家的市场是散户比较多,老百姓是不是有这样的能力去做投资?这中间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第二,确实需要创新。创新是全方位的创新,包括金融产品的创新,金融机构的创新。我其实觉得传统金融机构,包括保险公司和银行,在这方面大有可为,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说在解决企业融资难问题的时候,经常提到一个投贷联动的问题,在财富管理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创造类似的结合。

第三,确实需要监管创新。监管创新是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情,要在创新和稳定之间求得一个平衡。我们过去的一些问题,包括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问题,有很多很深刻的教训需要接受,客观来说创新应该得到支持,如果它解决了实体经济当中实实在在问题,我们就应该支持。但问题是任何金融交易都会有风险,金融交易需要做到监管全覆盖,不监管和过度监管都不是非常合适的。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科技新视角 钛粉98650 钛粉94590 钛粉20375 钛ifWjWY htEqmw
354人已赞赏 >
354换成打赏总人数35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资深记者。关注领域:金融信息化、数字银行、科创板及创投市场,欢迎提供采访线索。微信:caipengcheng5429

评论(2

  • 肖平原 肖平原
    回复
    2

    这些论调又大又空,而且,很多逻辑都是为了背后的利益服务,比如文中“可以跟大家说一个数字,我们的金融资产当中养老和保险资产比例大概11%,印度27%,韩国32%,美国31%,新加坡46%,台湾25%。这样一对比就可以看出,我们确实是这一块比较缺”,这种对比就非常不科学,我们数值低就得出我们缺的结论,单变量分析有什么意义。这种演讲就不应该下结论,因为结论都太敷衍了,还是希望看到一些更细致更细节的演讲。。

    2019-12-23 19:05 via pc
  • 看看就好

    2019-12-24 10:33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