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征途》陷版权认购争议,“失真”的预估收益表究竟有多疯狂?

摘要: 个人投资影视作品,仍有诸多灰色地带,对于投资人来说机遇与风险同在。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跃幕电影,作者丨张一瓜

“现在国家对影视方面大力扶持,影视投资不盈利是不会发生的。我们国家现在做什么赚钱?都是国家政策支持。”一位自称是上海邦汇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邦汇影业)员工的Lisa,在推荐笔者认购电影《征途》版权时说。

据调查,上海邦汇影业确实是《征途》的联合出品方,在网上也确实有该公司对外提供认购电影版权的信息。成立于今年3月的上海邦汇影业,不仅联合出品了票房达到十亿级的《攀登者》、由佟丽娅、岳云鹏主演的《鼠胆英雄》,还参与了《日不落酒店》《玩命三日》总共8部影片,《征途》也在其中。

Lisa告诉笔者,从他们做投资和影视以来,从未出现过不盈利的情况。为了让笔者更能够对其产生信任,Lisa不仅邀请笔者参加今年11月30日由上海邦汇影业主办的《攀登者》千人观影活动(确实存在),还发了一张他人向其申购《被光抓走的人》的转账记录以及银行回执单,交易金额达到36万元,

最后,她将《征途》版权认购收益表发给笔者,惊人的回报率足以让普通人怦然心动,但却禁不住推敲和质疑。

为此,悦幕多次联系邦汇影业确认其员工真实身份,但电话并未接通。

实际上,目前关于热门影片投资“骗局”屡见不鲜,因此绝大多数都是以一句“骗子”回击。但个人投资影视的确存在,而联合出品方分销投资份额也的确发生过,为此并不完全“失真”的散户投资背后,实际上更应该引起大众足够的重视。

1、“疯狂”的收益表

人有多大胆,票房回报就有多高产。

Lisa发给笔者的这张《征途》分红预估表,由投资份额和相应收益以及收益类型组成。总投资达到5.4亿元的《征途》,大众如若想要认购,2份起投,每份5.4万元。国内票房分红、网络版权和海外版权收益分红是投资者最终获得收益的三个来源,而其中票房分红是他们主要的收益主力。根据这份收益表,即使按照最坏预估,《征途》的票房回报率都达到237%,电影上映后的票房最低在13亿元以上。一位业内影视从业者看到该收益表后表示,“胆子大到让人害怕”。

以科幻片类型进行收益估算,在该类型《上海堡垒》前不久刚刚折戟之下,便相当乐观的给予《征途》全然无亏损的想象,收益表实在过假(后被告知收益表类型应该为动作、奇幻)。没有亏损,只有盈利,这本身便不合常理。但对于本身对影视产业不了解的“外行”来说,高片酬和高票房的”神化”让其选择铤而走险。

“你要看到这部影片的阵容和投资公司,它背后是有政府背景,影片怎么可能会亏损呢。”Lisa一再向笔者解释《征途》不会亏损的原因。

悦幕在此总结了她所给出支撑这张无亏损盈利表的几条充满疑问的理由:

盈利理由一:阵容。曾执导过电影《十月围城》的陈德森,拥有金像奖加持,主演刘宪华和何润东都具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得出:此次,他们一同打造的《征途》,票房不会差。

盈利理由二:视效。《征途》高达80%的内容需要特效给予支持,为此,片方不惜重金邀请国内曾为《流浪地球》做过特效服务的视效公司MORE VFX,全力打磨《征途》后期特效部分。得出:为观众呈现大片质感,《征途》会和《流浪地球》一样获得市场的肯定。

盈利理由三:游戏粉丝基础。改编自同名游戏《征途》,拥有6亿游戏玩家,片中有针对游戏粉丝的特别细节设计,影片上映后会吸引大批游戏玩家进入影院,就像由《魔兽争霸》改编的影片《魔兽》一样,同样由游戏改编的《征途》票房有保障。

盈利理由四:实力公司及其背后的政府背景。“阿里巴巴+巨人集团+中影主控,《征途》当然小贵。”

影片能否盈利,从来不是百分百的事情,或许Lisa给出的理由具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代表影片具备了这些理由就有了万无一失票房大卖的护身符,更不代表做出这张疯狂盈利表就有了合理性。

其实,《征途》本身远没有这张盈利表所展现的那般美好。

2、《征途》的“征途”:此前也有版权认购被辟谣

《征途》片如其名,上映之路真的是一条漫漫征途。

2018年5月9日,《征途》宣布开机,阿里影业、巨人影业和星皓影业三家主出品方位列简单粗暴的开机海报的右侧。

吉利的开机海报颜色并没有让《征途》一路绿灯,反而自该IP确定改编成影片时便争议不断。

虽然,由游戏改编的《魔兽》在2016年上映后在中国反响热烈,最终在内地揽获14.68亿元的票房成绩,让诸多游戏IP蠢蠢欲动。但直至今日,关于游戏改编电影的作品依然备受市场质疑。

从游戏过渡到电影,在这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挑战。一个强调的是充满竞技感的互动,另一个是提倡声画打造出来的个人体验,如何将游戏剧情讲述成适合电影的故事,又该如何兼顾游戏玩家和市场观众,无疑,这对《征途》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有个别游戏改编作品获得市场认可,但更多的是折戟沙场,所以,《征途》在备案之日起,其实就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征途》上映档期也在不断调整,波折不断。先是爆出《征途》将于暑期登陆全国院线,后来定档11月22日,如今确定在2020年元旦公映。不断更换档期的操作,更增加了观众对该影片的质疑。

与此同时,在不断更改上映档期期间,《征途》还遭遇了有人假借片方之名进行招募股权版权认购的操作,号称《征途》电影版权向全国开放。

尽管最终《征途》在官方微博回应了此事,表示片方从没有过任何形式的集资及众筹活动,网上谣言涉嫌欺诈,但最终还是给影片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为什么《征途》要承受这么多?

其实,《征途》的多舛命运与它同行业的发展、环境的变化不无关系。电影计划起于2016年《征途》,那时正是资本大热、跨行投资热潮、IP崛起的最佳时期,可以说,《征途》的游戏改编虽然备受质疑,但游戏IP对观众来说依然充满新意。同时,作为巨人网络100%控股的上海巨人影业出品的作品,它不仅担负着游戏改编成影片的责任,同时也承担着巨人网络向影视行业跨行发展的诉求。

然而,2018年才开机的《征途》显然错失了先机,开启产品全IP计划的巨人网络也未能全部如愿。再加上同年爆发的税务地震,让总投资超过5亿元的《征途》难免不经历“征途”。从影片后来加入的联合出品方来看,为了降低风险,早期实现资金回拢,《征途》片方也做出了不少努力。

上海邦汇影业后来的入局,以及疑似公司员工Lisa向大众推荐《征途》的版权认购,《征途》的资本游戏显然还没有结束。

3、个人投资影视:明知有假偏要“假”

机遇与风险同在。

“虽然说政策允许个人投资电影,但具体怎么投、怎么辨别项目的真假以及如何维权,其实这些在投资电影领域充满了陷阱,还是不建议没有门路的普通大众投资,因为现在骗局实在不少,即使认购的影片版权交易真的存在,也避免不了被割韭菜的嫌疑。”一位业内人士对悦幕说。

近来,据网上爆料,一些在上海邦汇影业认购了《攀登者》部分版权的散户,在影片票房已经超过十亿元的情况下,却被告知公司赔损而拒绝兑现合同分润。这些普通投资人在遇到“机遇”之后陷入风险之中。

之所以行业很多人将目光移向普通投资者,通过塑造个人投资影视获得巨大回报的神话,从而吸引普通人入局,这源于影视行业的不景气和资本退潮。而与此同时,个人投资影视的冲动则是对影视行业的误解,他们大多认为这个充满高片酬、高票房的行业确实有利可图,却对影视投资运营规则知之甚少。

一般来说,吸引普通投资者投资的影片基本都是明星阵容,其中吴京、黄渤和成龙等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是他们参考系中的一个重点,与此同时,出品公司也是普通大众投资影片时所要重点衡量的要素,像阿里影业、北京文化、坏猴子工作室等都对他们有极大的吸引力。

然而,就连行业大佬王长田都曾公开吐槽过,“每年拍的电影中能赚钱不亏本的太少,盈亏比大概呈‘二八效应’”。行业里的人都无法保证投资的百分百盈利,普通投资者更要慎之又慎。

更重要的是,作为外围投资者,最终他们的获利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可观和牢靠。无论是票房分帐还是版权收益,永远都是优先于核心投资者,其次才会逐渐扩散到边缘,这其中的差别类似于吃肉与喝汤的区别,而普通投资人如若连汤都喝不上,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是当前很多普通投资人面临的问题。

诚然,国家确实有明文规定,鼓励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社会组织以及个人以资助、投资的形式参与摄制电影片。很多人也的确去大胆尝试,但就目前行业的操作规范来看,个人投资影视作品,仍有诸多灰色地带,对于投资人来说机遇与风险同在。

对于那些普通投资者而言,由于对影视行业相对陌生,衡量项目的标准不够精确,在投资电影作品时承担的风险远比机遇要大。

所以,在相关环节还未正规化之前,个人投资还是要慎之又慎。因为,即使不是骗局,也很有可能沦为被割的韭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跃幕电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跃幕电影
跃幕电影

聚焦电影产业垂直领域,影响有影响力的电影人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