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告别周鸿祎,鲁大师将去向何方?

摘要: 鲁大师真的独立于360吗?

文 | 子弹财经,作者 | 尹太白,责编 | 蛋总

鲁大师真的独立于360吗?

很不容易,鲁大师终于成功上市了。

之所以说是“很不容易”,是因为鲁大师的上市之路走得并不顺畅。早在2018年9月,鲁大师就曾向港交所正式递交过上市申请,但上市计划在六个月后便无疾而终。

2019年3月,鲁大师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拟于香港主板上市,但依然无功而返。

事实上,港交所对于鲁大师能否独立上市的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在于,鲁大师的业务是否真的具有独立性。

根据鲁大师提供的招股书信息显示,360集团是鲁大师第一大股东,股权占比达41.37%;现任鲁大师CEO田野为第二大股东,占比27.67%;嵩恒网络占比为23.64%,是鲁大师的第三大股东。

从营收构成上来看,鲁大师的业务主要包括线上广告服务、线上游戏业务和电子设备销售业务(二手手机销售、智能配件销售及数码维修业务)三大部分,其中在线广告服务是鲁大师的主营业务。

靠在线广告服务创收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问题在于,鲁大师大部分的广告收入一直来源于股东360集团和嵩恒网络。

2016年到2018年之间,鲁大师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6981万元、1.22亿元和3.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3176.1万元、5626.7万元和7661.9万元。

尤其是在2016年,鲁大师的广告收入占总营收的95.7%,而在这6680万的广告收入中,有67.1%是来自于360集团,还有相当一部分则来自于嵩恒网络。

到了2017年和2018年,虽然鲁大师的广告收入逐年降低,但仍占到总营收的79.7%和54.5%,分别为人民币9770万元和1.74亿,而在2017年和2018年的广告收入中,360集团和嵩恒网络所贡献的占比分别为75.1%和29.9%,截至2019年4月末,占比继续降至25.3%,这也就意味着,鲁大师正试图改善依靠股东输血才能存活的现状。

主营业务收入严重依赖两大股东与业务单一,被认为是鲁大师两次上市申请均未能获得通过的重要原因。

结果当然在意料之中,实际上,鲁大师在很早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且有意通过开辟新业务以降低对股东的依赖。

2014年,鲁大师就开始小规模的运行二手手机回收业务,2015年1月,又通过销售智能配件试水其他电子设备销售业务,到了2018年,电子设备销售业务收入进入了迅猛发展阶段,该业务也因为被视为是鲁大师新的盈利增长点。

将电子设备销售业务当做新的盈利增长点并不是毫无缘由。

根据招股书显示,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这三年间,鲁大师的电子设备销售收入分别为人民币40.8万元、231.7万元和1.0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由最初0.6%蹿升至32.1%,仅二手手机销售这一板块,2018年的销售收入就已超过8000万元,同比增长约60倍。

不过,全力发展电子设备销售业务也有很大的弊端。

根据招股书显示,同样是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鲁大师的毛利润分别为人民币6039.1万元、1.02亿元和1.60亿元,毛利率分别为86.5%、83.6%、49.8%。

即便是电子设备销售业务的毛利率在逐年降低,有陷入到增收不增利怪圈当中的迹象,鲁大师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

显而易见的是,鲁大师铁了心要上市,作为360集团旗下的子公司,鲁大师如果能够独立上市,一方面可以突破现有的瓶颈限制,获得来更多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还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便于顺利地从软件企业彻底转变成硬件厂商。

2019年9月,也就是时隔首次申请上市一年后,鲁大师第三次递交了上市申请,并期望以独立公司的身份登陆资本市场。

这一次,锲而不舍的鲁大师总算是圆了梦。

10月10日上午,鲁大师正式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发行6000万股,发售价为每股2.7港元,股市也被鲁大师这种不折不挠的精神所折服,上市当日,鲁大师股价暴涨218.52%,最终以8.6港元的报收价收盘,市值突破了22亿港元。

三次冲击资本市场,鲁大师终于风光上市,但是,上市后的鲁大师真的能独立于360集团之外吗?

电子设备销售业务可能救不了鲁大师

早在2015年,周鸿祎就曾表示,360集团内部要给更多的团队松绑,如果团队能力不错,就在内部孵化,将其拆分出去,独立往前冲。

虽然鲁大师也在招股书中强调,公司自2014年从360体系中分拆独立后,360集团方面便不再参与鲁大师的经营和管理。

表面上鲁大师已独立于360集团之外,但实际上,鲁大师仍然离不开360集团的庇佑,因为就目前看来,被鲁大师委以重任的电子设备销售业务可能救不了鲁大师。

从2016年到2018年,鲁大师通过布局线上电商平台和线下批发,使得电子设备销售呈现出逐年递增的趋势,占总营收的比重由0.6%蹿升至32.1%,占比增加显著。

鲁大师方面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已有将电子设备销售作为主营业务的计划。这也就意味着,鲁大师很快就会走上从软件供应商向硬件供应商转型的道路。

然而除了电子设备销售业务的毛利率在不断下降,还有两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首先是电子设备销售及其细分领域已成红海之势。

2017年,鲁大师通过成立“小鲁优选”二手电商平台正式切入二手手机市场,并建立了以二手手机销售为主,智能设备为辅的电子设备销售业务,这项业务虽然为鲁大师的营收带来了新的增长,但以鲁大师目前现有的体量来看,想要通过发力电商平台分一杯羹,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内二手手机的交易量从2014年的840万台增至2018年的3620万台,复合年增长率为44 .0%。预计到2023年交易量将进一步增至1.084亿台,复合年增长率为22.3%。

二手手机市场虽然规模超过千亿,但入局者众多,这块肥肉也没有那么容易吃进嘴里。

在3C数码电商领域,仍以京东、淘宝最具优势;在手机回收、维修领域有爱回收、回收宝等企业;在布局二手优品领域有小爱优品、可乐优品;C2C二手交易市场有转转优品和闲鱼。

其中,闲鱼不仅成立了闲鱼小站,还与回收宝进行合作成立了闲鱼优品,完成二手手机的闭环交易。

二手手机市场强敌环伺,这也就意味着,鲁大师和小鲁优选将直面以上所有电商平台的直接或间接竞争,而所有电商平台的竞争,最后都会衍变成谁烧钱多和谁资源广的角力。

纵使鲁大师背靠360集团,但相比之下,鲁大师并不占太多优势。

其次,就是电子设备的销售成本居高不下。

电子设备销售业务的快速增长的代价是鲁大师为此付出了高昂的成本。

根据招股书中的信息显示,鲁大师在2019年上半年的服务及销售成本为9298万,占总销售及服务成本的八成,相比之下,2017上半年只有810万,2017全年也仅仅才2012万。

成本占比过高,意味着鲁大师需要有更多的盈利来平衡掉成本支出,尽管鲁大师也明确表示将继续提高电子设备销售的收入,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鲁大师在这二手手机市场所占的市场份额还很少,电子设备销售业务是否能形成稳定的盈利,就目前而言,仍是一件无法确定的事情。

综上来看,电子设备销售业务很可能救不了鲁大师,而且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部分营收还是要依靠股东360集团和嵩恒网络。

工具型产品着实钱途堪忧

鲁大师从面世那天起,就被定位为一款优化系统的工具型产品。

工具属性的定位让鲁大师在PC时代收获了大批忠实的用户,同时也让鲁大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缚住了手脚。

根据招股书中的信息显示,PC版鲁大师在2016年至2018年的月活用户数分别为4010万人、5540万人及5930万人,2019年前4个月的平均月活用户数及4月份的月活用户数分别为6560万人、6880万人,用户增长基本已触及天花板。

相比之下,移动版鲁大师的月活用户数则一直处于下滑状态。

从2016年到2019年前4个月的平均月活用户数及4月份的月活用户数分别为720万人、590万人、390万人、340万人、320万人。

即便是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但鲁大师依旧面临着钱途堪忧的尴尬局面,实际上,工具型产品钱途堪忧并非个案,比如美图秀秀、墨迹天气和迅雷等,都面临着难以上市或上市后股价暴跌的情况。

尤其是墨迹天气,其遭遇和鲁大师极为类似。

墨迹科技成立于2010年,主打产品为工具型应用墨迹天气。根据之前墨迹天气招股书中的信息显示,截止招股书签署日2018年1月,墨迹天气已覆盖中国5000多个城市和地区,上线7年时间里,拥有5.56亿的累计装机量。

拥有5.56亿的累计装机量,也就意味着有近一半的中国人都在使用墨迹天气,然而无奈的是,尽管坐拥庞大的用户群体,墨迹天气依旧难以变现。

和鲁大师一样,墨迹天气的主营业务就是广告收入,而且是高度依赖广告收入。

根据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的9月30日,广告收入分别占墨迹天气总营收的94.84%、98.12%、98.99%和98.86%。

然而墨迹天气并不甘心只靠卖卖广告赚钱,并且试图扭转收入结构过于单一的局面。

2014年,墨迹天气发布了几款名为“空气果”的空气质量检测智能硬件,同时还引入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但意料之中的是,效果并不理想,空气果每年的销量甚至不足4000台。

2016年,墨迹科技向证监会递交了创业板招股书,墨迹科技之所以有底气,首先是因为墨迹天气的营收能力并不弱。

根据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6年,墨迹天气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4473万元、1.27亿元和2.1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2.9万元、2499万元和2053万元,2017年前9个月的营收为2.23亿元,净利润为4729万元。

苦等三年之后,2019年10月11日,墨迹科技的上市申请最终被否。

证监会发审委列出了墨迹天气的四大问题:业务合规性不足,涉嫌违法收集个人信息,广告收入的真实性和持续成长性存疑,收入依赖关联股东。

其实不难看出,盈利方式单一、用户黏性差、长期盈利性差且很难持续,是所有工具型应用的通病。

相比之下,鲁大师确实要比墨迹天气幸运得多。得益于360集团的扶持,鲁大师在短时间内满足了所有企业上市的必要条件。

不过好在鲁大师并不是扶不起来的阿斗,而且在面对转型这件事上显得尤为积极。2017年,在获得1.125亿元的A轮融资后,除了扩张电子硬件、游戏业务外,鲁大师还计划进军金融及娱乐领域。

鲁大师清楚得很,即便是成功上市,未来也依旧存在着诸多的不确定性。如何摆脱对360集团的高度依赖,以及如何扩大业务变现,寻找稳定的盈利增长点,是目前鲁大师最需要直面的挑战。

否则,还是逃脱不了昙花一现的命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子弹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子弹财经
子弹财经

做有深度、态度、速度的财经类报道

评论(2

  • 海深处 海深处
    回复
    1

    鲁大娘的评分很具有娱乐性

    2019-10-20 14:22 via android
  • 钛as3Ri9 钛as3Ri9
    回复
    0

    鲁大师就一款评测工具都能上市太水了

    2019-10-20 12:36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