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对话vivo 胡柏山:以五年时间,来推导现在应该具备的能力

摘要: “现在是站在今天看明天,或者站在后天看明天,以5年的角度来推导现在应该具备的能力。以芯片这个层面,以5年的角度来说,我们做到芯片这一块的定义要很熟练。”

vivo

钛媒体注:过去一年,NEX系列一直被vivo寄予厚望冲击高端手机市场,对标苹果和华为。

在上周vivo东莞总部新园区参观期间,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对包括钛媒体在内的媒体表示,NEX3销量不会比第一代少,肯定不止100万。价格比第一代NEX起步价高出1100多,5G版的价格就更高了。

胡柏山认为,手机市场现在想用一个型号或一个系列覆盖全部用户是不可能,NEX和X代表了vivo的形象和技术能力。细分之后,消费者对于要求会高很多,包括产品研发设计,包括渠道操作等。

“比如说苹果这产品现在也发了三款,这次苹果11已经往下覆盖了,确实已经到非常成熟的市场。我们也想用不同的东西来设置、定义好不同的产品,这样才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他说。

vivo NEX3在这个月月中发布,采用855 Plus芯片,6.89英寸瀑布屏,后置三摄像头设计,首次采用6400万像素的超高清主镜头。4G版售价4998元起,5G版售价5698元起。

NEX3只在高级商场卖

NEX3也承接了vivo渠道变革的一个使命。胡柏山表示,这次NEX3的上市销售,是vivo历史以来所有产品当中,相对渠道最窄的一个上市渠道方式,目前只上了全国一些比较高级的市场售点及企业店。

“希望通过这种模式,能够让真正有销售高价机能力的零售商把这款手机卖起来。目前整个售点还不到一万个,随着货源的冲突可以往外扩扩,但是也不会超过很大的售点。”他说。

胡柏山解释称之所以作出这种改变,是因为过去整个渠道划分被称作区域制,就是大到地市单位小到片区,谁负责这个区域就负责产品的上市销售。不过,这个模式有一些比较大的问题,以区域为销售在该区域内做的最好,但从全国角度出发效果未必最好。

对高端用户来说,购物习惯可能更喜欢去shopping mall(购物商场),或者像国美、苏宁这些体验比较好的店去消费。“如果把这个渠道拓宽的话,这样会造成这部分零售商的效率低下,因为本身售卖高价机的能力和概率低,所以可能会导致一些不理性做法。所以我们还是要把整个渠道合理化,回到销售本质。”他说。

预计明年三季度,5G 手机会开始普及

说到5G,目前市场上仍然对5G手机制式存在很多分歧,不少声音传出明年将不支持5G NSA(非独立组网)手机入网,NSA很快会被淘汰,SA(独立组网)才是真5G。

胡柏山称,从独立组网整个标准的确定,到真正大批量的铺开是需要很长时间。实际上,从国外5G的承速来讲,非独立组网对手机来说是最成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消费者却已经有了对5G的需求,独立组网的进度有点缓慢。Vivo是按照5G市场的客观规律来推进。

至于5G何时普及,他回顾2G到3G,其实苹果在3G的时候,这个时间在中国市场停摆了很久,当时iPhone3GS是2009年发布,但是真正中国市场2G至3G的转换是2011年下半年开始,原因是那时才把手机价格调到千元级,大概是1500元左右;3G至4G的时候其实2014年初开始,但真正切换完成在2014年10月份,手机零售价也是调到1500左右。

胡柏山认为5G也是一样。现在5G起步阶段,vivo 发布了两款5G 手机,iQOO售价是3798元起,NEX3现在是5698起,这个价位还是比较高的,还没有到普通消费者能够接受的程度。

vivo预计明年Q3(第三季度)5G 手机有机会卖到2千元这个档。“2千这个档,对普通消费者来说应该是能够接受的,原来卖1500的东西加500人民币到2千。到这个程度,可能市场上70%至80%的手机已经到了5G手机了。”他说,“当然这也是一个拐点。一旦用户到这个程度以后,整个网络环境就切换为5G网络了。”

胡柏山还谈及5G 流行的应用软件,他认为3G时候微信开始流行,然后到4G短视频一下子就起来了,5G时候网络速度更高,像直播会更加流行。“现在直播的清晰度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觉得终端再配合网络端,到明年第三季度,很多消费者就可以真正感受到5G带来的好处。”他说。

“现在是站在今天看明天”

vivo现在技术的投资比以往要大很多,这次NEX3的屏幕投入下来,花了2500万美金。为了让技术的投入更具有确定性,vivo在此过程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芯片这个方面更是如此。

胡柏山称,以前技术和消费者需求两者是平行关系。但是现在技术实际上要更早的在不同的方向上进行探索,另外每项投资变得越来越紧了。“如果说芯片投资方向出现了偏差,那么最终可能要拿其他的型号产品的利润来弥补才行。所以基于技术的特点和推进,所以我们首先要做到,确保紧密合作的商业伙伴的基本投入要尽可能地少浪费,一旦浪费数目都很大。”他说。

如何尽可能减少浪费呢?这需要vivo开始深入到芯片的定义阶段。以前更多的做法可能是合作伙伴已经把规格锁定,甚至完成了第一次流片,然后开始进行合作,从规格锁定到量产芯片层级合作大概1年左右。现在的芯片到5至7纳米的级别,合作一定是一两年以上。现在是第一次流片出来以后,再去看规格是否适合,或者后期怎么改。

所以,vivo要做的事情现在都要前置,两年以上完成芯片这一块,现在就要跟合作伙伴一起聊。所以,需要很多跟芯片强相关的人才,初步计划至少要有300至500人团队承接这个事情。

“建立这个团队不是说建立纯芯片设计团队。因为我们觉得纯芯片设计跟其他类似生产线一样,有一套完整的开发流程、相对应的设计工具、代工厂的配合,所以核心在前端。也就是把芯片定义这个事情做好,真正满足未来三四年整个消费者需求的一个芯片,这是我们首先需要建立的一个能力。”胡柏山说。

从去年NEX正式发布前后,vivo 就开始着手就战略方面进行内部提升。基本的逻辑就是以周为始,现在是站在今天看明天,或者站在后天看明天,以5年的角度来推导现在应该具备的能力。“以芯片这个层面,以5年的角度来说,我们做到芯片这一块的定义要很熟练,我们需要极早建立这一块的能力,所以差不多一年半以前,我们就开始往这一块做。”

胡柏山总结,vivo要确保技术方面足够朝前看,而不只是看未来2年,更应该看到未来的4年、6年应该往什么方向走,这个没有捷径。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曹天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曹天鹏
曹天鹏

钛媒体-副主编-要闻部,联系邮箱:tianpengcao@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