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数据好看但影响力不再,灿星的《中国好声音》到头了吗?

摘要: 表面上看是网红新零售开始替代传统广电营销渠道,深层原因是作为《好声音》的制作方灿星传媒,“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结束了。

文|邢书博,编辑|Amy Wang

7月19日,王力宏和李荣浩作为“新面孔”参与了《好声音2019》第一期,力图为这个节目增添活水。

8月20日,网红辛巴和初瑞雪的一场“千万婚礼”火了,请来成龙胡海泉还有王力宏等众明星。

网红结婚买明星捧场已经很惊悚了,关键还能带货。据新浪报道,这场堂会,成本5000万,直播90分钟,销售总额就达到了1.3亿。要知道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的总冠名赞助费也不过6000万元。

一来一去,表面上看是网红新零售开始替代传统广电营销渠道,深层原因是作为《好声音》的制作方灿星传媒,“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结束了。 

灿星IPO,成也综艺败也综艺

灿星是国内知名的综艺制作公司。这家公司制作的文化综艺节目超过20档,内容涵盖音乐、舞蹈、综合才艺、访谈等多种类型。其中不乏《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出彩中国人》《中国好歌曲》《了不起的挑战》《蒙面唱将猜猜猜》等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节目。可以说灿星凭借一己之力占据了中国综艺市场的半壁江山。

但在资本市场,灿星却并没有他们制作的节目那么光鲜,反而黯然神伤。

艾瑞网的一篇评论中这样评价灿星:有的创业者选择在腾飞的时候登陆资本市场,通过上市获得更多资金,加速发展步伐;有的创业者选择在没落的时候进行IPO,将看似依然光鲜实则风雨飘摇的帝国丢给接盘侠后套现走人。灿星怎么看都像后者。

2018年底,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公布了招股书,计划登陆创业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26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主要用于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项目。翻译成人话就是,我们做节目没钱了,需要上市圈点钱才能做出好节目。

 

 

不应该啊!

以灿星的其中一档节目《好声音》为例,其总冠名赞助费从第一季的6000万元,到第二季飙升到2亿元,第三季为2.5亿元,第四季达到3.5亿元。且前4季总冠名商均为加多宝,其连续冠名费超8亿元。之后曾改名《中国新歌声》的第五季“好声音”,冠名商变为法兰琳卡,彼时的独家冠名费逾4亿元。而从第六季开始,到现在热播的第八季,冠名商都为OPPO,据悉第六季和第七季OPPO均为“好声音”豪掷5亿。

每经网预计,前7季“好声音”仅总冠名费一项收入就超过22亿元。但灿星表示,都花出去了。

灿星方面解释称,其主要大型综艺节目的档期集中在下半年,《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新舞林大会》等都已在下半年陆续上线,全年收入主要分布在下半年。

然而事实上,下半年已经过了一半,灿星的成绩单并不好。除了《蒙面唱将》位居综艺节目收视率TOP10榜首外,灿星期待的其他节目均乏善可陈,《中国好声音》在重新恢复当年的大名后也未激起一丝涟漪,即便是《蒙面唱将》日均收视率也不过1.007,但再也不复《中国好声音》的神话。

灿星估值和利润下滑早有预兆。

灿星的招股书显示,在2015年创下27.1亿的营收与8.1亿的净利润高峰后,灿星便踏上了没落之路,尽管2016年营收略有增长,但净利润仍呈下滑状态,2017年全年营收与净利润继续双双大幅滑坡,2018年1-6 月,灿星主营业务收入仅为2.6亿元,不到前一年全年的12.9%,营业利润为930万元,更是只有前一年的1.73%,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而同期获得了政府补助却高达3893万元,占利润总额的342%。

综艺市场就是这样,有特别赚钱的综艺,就有不怎么赚钱的兄弟陪衬。如果兄弟俩都出自一家公司,难免家道中落。

其中一档节目就是去年大热的《这就是街舞》,而他并不赚钱。《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发现,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的扣非净利润呈亏损状态。从节目贡献来看,“好声音”系列的地位举足轻重,在2015年-2017年间合计贡献28.18亿元的收入,而试水《这!就是街舞》所能带来的收入贡献似乎并不强势。

灿星方面在招股书中提及,报告期内的合作网综《这!就是街舞》采取的是固定承制费用模式,“由于该项目是公司在超级网综上的初次尝试,为了稳健运营和控制风险,采用了受托承制方,导致该项目贡献的收入相对较少”其表示,后续会与合作方探索其他收益分成模式。

导致的结果是,灿星传媒在去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亏损后,净利润只有8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2726.05万元。

由此可见,灿星的上市之路还很遥远,成也综艺败也综艺并不是一句空话。 

外部环境不佳,综艺引进模式衰落是灿星的痛点

去年A股市场传媒股增长一般是大势所趋,不过作为行业头部的灿星传媒作为其中的典型案例,也有其特殊的部分。

一年前,在经历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等公司主动撤回IPO申请的情况下,国内几家原来计划A股的影视公司,已经纷纷转道香港。彼时灿星仍然坚持A股IPO,勇气可嘉,当时有媒体评论称:现实很残酷,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在国内IPO失败。

灿星招股书,其中不乏阿里腾讯等巨头和政府投资基金

一语成谶。

一年后,当灿星携《好声音》卷土重来之时,观众和资本市场们发现,这已经不能算新瓶装旧酒了,简直是制售过期食品。

总结过去《好声音》的热点套路无非四点:选手父母双亡,导师现场撕逼,观众痛哭流涕,导播抽风转镜头。一句话总结:有黑幕。而今年同期播出的《脱口秀大会》和《乐队的夏天》,主创们直接在现场谈起了所谓“黑幕”,甚至在于今年《脱口秀大会》决赛,嘉宾的投票权也被收回,就怕舆论盖一个黑幕的帽子。节目组虽然损失了编导的设计感,但收获了观众的真实感,这帐是算得过来的。

究其原因,是观众们对于真人秀的欣赏标准发生了改变。原先看节目,是看“秀”,现在看节目,主要看“真人”。

2012年的《好声音》,观众会因为新奇去关注;现在的观众,也可能会因为审美疲劳而不去关注《好声音》。核心点在于,《好声音》制作团队背后的那几十位编导们,设计的套路和老梗实在是太老了,属于创新乏力的范畴。

创新乏力是刻在灿星骨子里的东西,从21世纪初广电宣布制播分离政策以来,灿星就一直用这些老模式老套路换个名字继续拍综艺,观众也看得乐此不疲,丝毫不在意。这是因为当时大家的手机都不能上网,能看的节目都在电视上,电视台又只有那么几个综艺,不看灿星看什么?对于当时的观众来说,不是他们爱看这种套路式综艺,而是他们没办法。

说了这么多,灿星的所谓的旧套路到底是什么?

灿星最擅长的主要是同源复制,即在引进的原版节目模式基础上,改头换面复制再造一个类似节目,如《中国达人秀》《舞林争霸》换个名字,换个频道,就成了《出彩中国人》《中国好舞蹈》;《中国好声音》聚焦创作歌手,换个招牌就成了《中国好歌曲》。再进行一定的延伸,即把同样的节目模式和手法延伸至其他同类选题,从才艺到唱歌,再到跳舞,把平民选秀的本质和明星嘉宾+个性选手的模式不断延伸、拓展,形成了看似不同,又风格雷同的灿星节目阵。

在综艺节目单调的年代,灿星确实做到了一招鲜,吃遍天,一个《中国好声音》就让其挣得个盆满钵满,但是,光靠这个维持不了春秋大梦。随着同质化节目的泛滥,观众喜好的变化以及视频网站的兴趣,灿星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始终未能拿出有效的应对措施。

此前,灿星副总裁、《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公开承认:“我们在互联网平台观察了很久,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踏入,因为它的商业模式对于制作公司来讲是不成立的。”

反应迟缓的代价无疑是惨重的,灿星这位曾经的综艺节目独立制作一哥逐渐沦为昨日黄花,已经被这个全新的时代所抛弃。 

《好声音》数据好看但影响力不再,国产综艺该补哪些课?

从数据看,这一季好声音依然是综艺扛把子。7月19日21时,开播不到20分钟,《中国好声音2019》在浙江卫视的直播关注度超过2%,市场占有率高达10.7%;与此同时,网络上也涌来铺天盖地的热议,“好声音”可谓是首战告捷。

除了那些烂俗的老梗,好声音其实也做了一些变化。比如尝试通过导师搭配和现场引导试图打破年龄圈层。《中国好声音2019》总导演金磊曾说,能够代表当代年轻人的态度,就是最好的导师人选。做了这么多案头工作和媒体吹风,最终落实到节目中就只有一个举措:请李荣浩来当导师。

李荣浩也不负众望,接连为好声音贡献了不少热搜,一个是“网红歌曲该不该上综艺”,一个是“年少无为有多自卑,未来就有多自信!”。但今昔不同往日,以往这种综艺金句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传播声量足够。但现在,笑果文化、米未传媒还有郭德纲和于谦,他们正在互联网上成批量大规模全天候的生产段子和所谓“金句”,还都是专业说话团队,你让本就不是他们专长的歌手去造金句而不是造金曲,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呢?

从传播声量的角度来看,病毒传播所依赖的观点、新奇等体验在《好声音》中并没有显现出来,这直接导致了这一季好声音虽然数据好看,但影响力不再。最可惜的是,作为今夏最值得观众的音乐类综艺,居然没有一首街歌金曲可以传唱,还要拿已经很红的网红歌曲来充数,结果被周杰伦、林俊杰等中年男歌手的新单曲挤下了各类排行榜。

用音乐打败了音乐综艺,着实尴尬。

2016年因为与唐德影视的版权纠纷,《中国好声音》更名为《中国新歌声》,播出后影响力、收视率都不复此前盛况。据CSM52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新歌声2》最高收视率未破3%,大不如从2012年到2015年的《中国好声音》收视率。而去年,《中国好声音2018》收官时的巅峰之夜也较为惨淡,收视率仅有1.701%。

不光外界注意到好声音节目的影响力式微,好声音官方也在求新求变,但他们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该补哪些课?

去年底,灿星文化副总裁陆伟曾公开表达了“好声音”面临的难题。

他认为,“《中国好声音》已经做了七年,我们遇到的问题不是因为改了赛制,而是这个节目的核心是音乐,但是中国特别好的歌已经快被挑完了。”

问题在于歌曲和曲库,但他们的解决方式却在创新玩法和赛制。如何让节目更有趣,成为“好声音”自我突破的难点。本届“好声音”尝试用“一键闭麦”的设置让节目玩出新花样。

但新花样并没有解决歌曲传唱度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观众依然对好声音的赛制和秀的部分颇为不满,新的歌曲也并没有随着节目的播出而出圈的原因。

留给灿星的时间不多了

过去,灿星可以利用股东的资源,牢牢地抓住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等地方卫视收视大户,维护好合作,就可以轻松应对蓝色火焰、天娱传媒、世熙传媒、中广天择等对手的竞争,但今天视频网络平台冒出了大量自有的制作团队,他们利用大数据的优势对目标受众的喜好具有更深刻的洞察,打造出来的网络综艺节目《奇葩说》《火星情报局》《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更受观众喜爱。

在2015-2017年间,灿星员工总数一直维持在610人左右,去年上半年已经骤降至543人,视频网站的马太效应已经初步显示,传统制作机构的人才流失现象正在加剧,这对于以人才为生命的灿星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或将进一步加速其没落。

几乎在灿星提交招股书的同时,曾经的综艺大户、《跨界歌王》《女神的新衣》等多部热门综艺节目的缔造者蓝色火焰已被华录百纳公开大甩卖,这家在2014年~2016年累计完成净利润7.63亿元的知名制作机构,2018年1月~10月发生大逆转,因综艺栏目招商不及预期亏损4.76亿元,当年的收购价格高达25亿,如今卖身价只有区区410万元,令人唏嘘不已。

一方面,传统综艺制作机构衰落,另一方面是综艺整体市场的增长。这意味着新的制作机构,不是仅仅和传统机构,一起把蛋糕做大,更有可能替代传统机构自立为王。

据群邑智库近四年数据,在视频网站综艺节目流量前100中,网综在数量及流量上整体趋势向上。除却2016年受政策影响,网综数量占比跌至19%,但自2017年始,占比开始呈高速增长状态。2018年1-7月,网综数量在前100综艺中占36%,即36部,流量占34%,约153亿。

同期,灿星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这!就是街舞》,不过,这一果实还是优酷委托灿星制作的,除了一笔单纯卖苦力制作费用,灿星什么也没有捞到。

灿星如今迫切希望《好声音》来提振业绩加紧资金回笼,同时开源节流保存实力,但如果还是靠照搬国外模式,然后通过换个招牌继续卖的方式做一堆套娃节目的话,那它真就时日无多了。毕竟电视综艺艺术既然作为一个艺术门类,他也要遵循艺术规律。

而最大的艺术规律就是“我们不一样”,而不是“我们都一样”。这是创意行业成功的法门,也是失败的命门。(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邢书博real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邢书博real
邢书博real

关注在线教育游戏机器学习文创。有探讨的意愿请加微信qiangzhuxingshubo。不接软文不写枪稿。公号是kuchalou,欢迎关注。

评论(1

  • hJVKgN hJVKgN
    回复
    1

    好声音搭配好味道吧!

    2019-09-25 17:31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