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马云卸任,阿里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摘要: 在中短期内需市场阿里仍然会采取集团军作战,商业操作系统在此有着相当明显的价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现场,“A Band”乐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老铁

阿里巴巴20周年和马云卸任董事局主席成为最近的“刷屏”事件,作为国内互联网先驱企业,阿里巴巴由20年前湖畔家园的18罗汉起家,成长为今日的4600多亿美金市值的巨无霸企业,业务也由早期的B2B发展为C2C、B2C、支付、云计算、文娱、健康等产业环绕的生态系统。

无论是将阿里作为中国互联网业的样本切片,抑或是对未来行业的发展做出研判,对阿里充分的研究和分析,对这家明星企业给予客观的评价,都是相当有必要的。

我们在此以过去、现在和将来三种时态对阿里进行梳理及分析。

过去:阿里就是电商,收获线上发展红利

阿里虽以B2B起家,但真正奠定其江湖地位的乃是2003年推出的淘宝和2009年的天猫,全面收获了社会消费品零售的增长红利。

我们盘点了2008-2018年以来,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量、线上交易总量以及阿里总GMV情况,见下图:


整理自国家统计局和阿里公开信息

整理自国家统计局和阿里公开信息

2008年,彼时的淘宝已经打赢了与eBay战争,加之国内经济快速增长和网络普及率的增加,GMV增长进入快车道,从2008-2010三年增速均超过100%,占线上交易比也都在80%以上,淘宝即电商已是当时共识。

彼时业内淘宝也曾经要面临一些对手:

其一,为新蛋、凡客、麦考林等为代表的垂直电商,PC时代流量较为分散,资本以及流量巨头的支持(如麦考林背后有新浪)对淘宝造成一定影响,资本市场也在此时扶持了多家企业;

其二,百度推出的C2C平台有啊,PC时代百度几乎垄断了线上搜索流量,以产品搜索直接导入电商平台,可谓“含着金汤匙出身”;

其三,品牌方对电商的态度尚未统一,企业自建电商网站成为一股潮流。

如今回顾,以上三种类型对手均已不在,归结原因,大致为:中国电商行业自诞生之日起就被认为这是一个“重流量运营”的行业,认为手握流量便可解决一切问题,殊不知忽略了对运营的要求,淘宝能取得如此成绩,并不占据流量优势,但支付宝、聚划算等产品形态出现,均是运营发力的结果。

2009年,淘宝商城推出,其后改名为“天猫”,也正式将B2C引入阿里生态。

关于天猫推出的节点和原因已有相当多讨论,我们在此由GMV增速角度再行解读,见下图:


整理自国家统计局和阿里公开信息

整理自国家统计局和阿里公开信息

2014年之前,阿里在GMV的增速上整体是高于行业的,其后由于线上化运营以及成为行业共识,国美、苏宁此类老牌线下企业纷纷进行线上化运营,部分线上创业企业在早期发展也较为迅猛,加之微信兴起之后带来的微商产业,阿里在2014年体量达到2.3万亿之后,虽然同比增速仍有53%之多,但已经开始落后大盘。

2014年也是微信崛起,又在红包大战中抢占先机,“阿里危机论”成为当时一大热门话题,结合上图,似乎可以得出阿里盛世不再的结论。

但事实上,就在最新的2018财年,核心零售营收增长仍然有51%之多,GMV增长虽落后大盘,但营收和利润增速多次屡创新高,阿里犹如电商界的苹果,吸收了行业大半利润。

我们认为这与天猫的崛起不无关系:

其一,阿里对天猫的扶持,打破了营收对GMV的简单依赖,其主要原因在于引入天猫商家之后,手淘平台由C2C模式的导流平台转变为品牌展示平台,品牌广告溢价能力得到体现,有效提高了货币化率,加之引入了佣金收入等新营收,营收质量提高;

其二,逍遥子(张勇)接任CEO之后,将all in无线思路转变为all in手淘,集中资源倾斜于手淘,在流量供给端给商家以支持,虽然外部流量生态不时变化,但品牌商仍然在淘系之内,这也是强运营基因下的结果;

其三,建立新的生态体系,如本地生活服务、菜鸟网络,借手中现金储备,加大了对零售基础设施投入,也带来新的营收。

在此阶段,天猫成为阿里的股肱之臣,不仅抵消了社会消费品销售总额增长乏力的压力,且培育了阿里新现金牛。

2011年之后,天猫脱离淘宝而独立,结合双十一的持续运营,天猫潜力不断被激活。

前20年,阿里充分利用了线上发展良机,打败了国内外多名知名对手,马云在2010年前后分别树立了:eBay、亚马逊、沃尔玛,国美和苏宁几大对手。

截至2018年末,eBay全年GMV仅有950亿美金,亚马逊电商营收也仅有2072亿美金(自营模式也可视为GMV),沃尔玛全球总交易量也仅有5144亿美金,国美和苏宁自不在话下,马云当年的目标也均已实现。

究其原因,我们仍然倾向于认为是重运营的原因,如ebay至今模式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对零售的影响远不如阿里深远。

淘宝和天猫在此期间的起承转合不容忽视。

现在:用商业操作系统稳增长

2008年,马云曾表示“淘宝交易量一定要过超10万亿元”,在2011年,也曾预测未来中国的线上交易占零售总额会在15%-20%之间。

2009年,中美韩三国的电商交易占比分别为:1.9%、6%和13%。2018年三方数据分别为:23.8%、15%和24%。

中国成为全球电商发展最为蓬勃的地区,结合马云2008年的预测以及前文诸多数据表述,在接下来,电商全行业增速逐渐进入瓶颈期已无太大悬念,逍遥子在年会上表示,2020财年GMV达到1万亿美金已无悬念,并要在5年内达到10万亿人民币,复合增长率预判其实略显保守。

2019年1-7月,网上零售总额为5.63万亿元同比增长16.8%,已经低于上年25%的平均值。

对于阿里,现阶段仍然要稳定电商的基本面,在今年初逍遥子推出了“商业操作系统”,我们认为这是在外部环境相对恶劣之时为阿里开出的一剂药方。

一句话概括,商业操作系统乃是集中阿里生态优势资源,全力协助零售业务发展。

自2018年以来,本地生活服务、云计算、钉钉以及大文娱都在贯彻此方针:一方面将生态内所有流量的落脚点放在手淘和天猫处,在88会员的运营思路中,企业各业务子集形成良性互动,最终反馈到电商处,截至2019年3月末,中国零售MAU达到7.21亿,中国14亿人口,渗透率过半,排除无上网能力的老幼人群,阿里电商已经覆盖绝大多数人口,在这场渠道下沉的新战事中,借体系内的支持获得成长,这也是商业操作系统的精髓;

另一方面,体系内业务子集对零售的趋势性产品进行支持,以钉钉为例,自我发展路径本为办公IM交流工具,在商业操作系统中,不仅要承担企业管理模式升级工具的职能,亦要承载智慧门店这一“新零售”发展方向的重任,企业用钉钉来管理线下门店体系,换句话说,阿里子业务实质上并无纯粹的独立项目,在商业操作系统内,各业务如齿轮般来保持业务的整体性协调发展。

如今,中国线上零售增速变缓已经是一大趋势,渠道下沉向存量市场要规模还有一定空间,这也是商业操作系统在现阶段托起阿里未来的前提保障。

未来:云计算、内需和国际化

在20周年年会现场,逍遥子公布了阿里巴巴“新六脉神剑”,其中愿景部分为: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的消费者、创造1亿的就业机会,和帮助1000万的中小企业盈利。

在演讲中,逍遥子亦将“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视为接下来的三大战略。

在前文中,我们对以渠道下沉的内需市场激活已经有所表述,不再赘述,只是强调:在中短期内需市场阿里仍然会采取集团军作战,商业操作系统在此有着相当明显的价值。

重点看另外两部分。

在多方人口预测报告中,2036年全球总人口规模将在80亿左右,结合阿里愿景,意味着届时要服务全球25%的人口,若排除老幼部分,此时阿里对全球人口的渗透率将在50%左右,国际化对阿里的意义非同一般。

如今,阿里国际化以东南亚和非洲部分区域为主,通过收购lazada等当地企业为切入,覆盖人群在6亿左右。

东南亚地区电商竞争仍在加剧,如有lazada和shopee仍处于胶着状态,联系到该地区基础设施相对滞后,又有岛屿众多等天然地理劣势,短期内很难一蹴而就,阿里若要复制中国成功就需要将其生态完整复制到这些地区。

在国际化发展道路中,商业操作系统仍然要发挥相当大作用。

以物流为例,lazada初期在泰国一直面临强时效的物流企业kerry的对标,在去年开始,在当地开始强化本地配送团队建设,利用物业、轻轨等设施,提高配送效率,在对中国商品的跨境电商业务中,菜鸟网络的跨境电商可提供及时报关,提高商家效率。

如今菜鸟网络承载了天猫国际97%的仓储工作,将此部分能力输出也是阿里国际化的重要筹码。

如果说短期内的国际化发展瓶颈是运营本地化的转变问题,那么长期来看,仍然是生态体系健康程度的对比,在近年,阿里加大了对东南亚及非洲部分国家电商和基础设施的投资,其手段如在国内市场大致相同,虽然短期内,随着投资加大,阿里有稀释毛利的财务风险,但中长期为国际化考量乃是必要行为。

在国际化道路中,阿里整体上仍然会采取投资加运营的经营理念。

阿里在国内最先发力云计算产业,2019财年云计算共完成234亿元营收,若无意外,2020财年该数据会在400亿元左右。

从市盈率对比看,阿里为33倍,但同期亚马逊为91倍,抛开美国资本市场对本国企业青睐等因素,AWS的高盈利乃是亚马逊受此追捧的主要原因,联系到阿里云,我们认为这会是阿里接下来在资本市场有良好表现的基础。

亚马逊在12年后盈利,今年是阿里云的第12年,但短期内盈利仍是不可预知的,甚至在Q2,EBITA(息税前利润)亏损率由上季度的2%又升至5%,有扩大之势。

如今腾讯云、华为云,甚至在中国采取代理人制度的AWS都野心勃勃,瓜分市场,对于这场云计算战争,阿里难以采取闪电战。

但我们认为,阿里云由于先发优势以及在研发上采取了较为激进的手段,具有维持竞争优势的能力,这也意味着,如果不犯错误,阿里云理论上是可以采取持久战来争取市场。

阿里巴巴的20年,中国互联网经历了波澜壮阔的20年,期间互联网由非主流逐渐成为社会产业中流砥柱,领头企业也历经变换,阿里是为数不多,一直在聚光灯下,且在一路充分竞争之中,越战越勇,披荆斩棘做到今日第一市值公司,着实不易,作为行业观察者我们也心生敬佩。

马云时代,带领阿里走过蛮荒时代,逐渐成为一大生态系统,运营理念逐渐完胜和成熟,在逍遥子时代,阿里会面临新的挑战和机会,也势必会经历新的问题,在本文梳理过程中,不难发现阿里在战略前瞻性和创新性方面相当娴熟。

这才是后马云时代阿里真正的压舱石。(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老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老铁
老铁

专栏作者。微信平台:科技说 微信号:kejishuo

评论(2

  • hJVKgN hJVKgN
    回复
    1

    马云的被退休意味着一个屌丝逆袭时代的结束。据说这家伙要在美国隐退。

    2019-09-16 09:41 via android
  • 赵泉 赵泉
    回复
    0

    阿里对东南亚以及非洲各国企业的大举并购会成为未来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2019-09-16 09:22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