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逍遥子通过终极考验:最忠于马云的人,正式掌舵阿里帝国

摘要: 逍遥子的阿里未来,时间会给人们答案。

文|锌刻度,作者|黄旭

9月10日。杭州。晴。黄历上说:宜嫁娶、订盟、纳采、祈福。

这一天,在全世界无数媒体、网民的聚焦中,马云将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一职。

这一天,恰好是教师节。不管外界对“马老师”的未来如何猜测,弱冠阿里,已正式迎来去马云时代,它的未来,都将和新的掌舵者——张勇(逍遥子)息息相关。

自2007年,马云第一次在内部提出“放权”开始,到现在已过去12年,他也“退休”三次:

2007 年,他将阿里总裁职位让贤于卫哲;

2013 年,他辞任阿里集团 CEO,将接力棒交给陆兆禧;

2018年,宣布以一年期限过渡,将董事局相关事宜交付张勇。

如今,卫哲、陆兆禧等曾显赫一时的名字,已成为一段遥远的传说。人们仍然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马云最终选定的是张勇?

回答这个疑问的版本故事不少,但各种纷繁故事背后,却鲜有人提及背后真正核心:擅长驭人术和用人之道的马云,其实不过是选了一个最懂自己、最忠于自己的人,去延续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和“成为102年的企业”的战略愿景。

马云对逍遥子的最后考察

现在看来,马云去年教师节“一年后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说法,某种程度上更像是马云对张勇的最后考察。

虽然自2015年,张勇取代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CEO前后,这个曾经的职业经理人,就在阿里表现出了优秀的创造力和领导力,阿里几个重要节点,比如双11购物节、手机淘宝、菜鸟网络,以及天猫聚划算整合、推出“三纵两横”架构,2017年阿里全面转向新零售等战略,都是张勇一手主导,表现不俗。

但有了陆兆禧“前车之鉴”,马云是否真能如愿退休,张勇能否最终承担起这个重任,恐怕不少人仍然会打一个问号——2013年5月10日,那场声势浩大的淘宝十周年晚会现场,马云在4万人见证下将阿里CEO交给陆兆禧时,就数次哽咽:“我以后不回来了,你们会做得更好。”

那一刻的马云,真认为自己在创业14年后,可以正式从阿里退休了。后来故事大家都知道。陆兆禧在IM应用“来往”失利,让阿里集全公司之力打造的“All In 无线”梦想落空,陆兆禧与马云大吵一架之后,在2015年5月10日,向张勇交出了帅印。

“……接马云的位置是非常困难的。”6年前,拥抱陆兆禧将他推向前台时,马云说。这对张勇亦如是——毕竟,不仅是张勇,无论是陆兆禧,还是更早之前的接班人卫哲,都曾对阿里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最终,卫哲、陆兆禧,都最终比马老师先一步“退休”。

从20年前创业一开始,相比人性,马云更信任的是制度,这甚至要追溯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当时,阿里过得很惨淡,但仍然和关明生、彭蕾讨论建立阿里的组织、战略和价值观,形成了“百年阿里”培训制度。 

后来,马云用10年时间,却追寻“如何保证马云离开公司以后,阿里巴巴依然健康发展?”答案。最终,他在2009开始搭建“合伙人制度”,他说,相信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

可以说,过去十年来,日渐完善的合伙人制度,才是阿里维系阿里巴巴生态健康的核心关键(因为合伙人制度,阿里在香港谋求上市时遇到挫折也在所不惜),而不是某个人,甚至包括马云。

​当然,也不是张勇。

关于“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如此解释:“不少优秀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迅速衰落,同样也有不少成功创始人犯下致命错误。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道理非常简单,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比一两个创始人更有可能把优秀的文化持久地传承,发扬。”

这也是相比中国其他诸多互联网企业,一旦某个接班人出现问题或表现不佳,创始人就束手无策、焦头烂额的最大区别——没了卫哲、陆兆禧、俞永福,还有张勇,还有大批“80后”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还有更年轻的“90后”天猫、淘宝双位置总裁蒋凡。

对和马云性格完全不同的张勇而言,性格内敛、说话轻声细语的他内心恐怕无比清楚:尽管自己通过了两次大考,但对自己真正考验,还有来自2018年9月10日,马云宣布卸任消息之后这一年,阿里的走向。

现在来看,过去一年中,张勇主要做了几件事:对阿里组织结构调整和升级,收购网易考拉,以及成立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首先是组织架构调整。

从2018年10月,饿了么与口碑合并组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算起,过去1年时间里,阿里至少进行了两大、三小五次架构调整升级,几乎涉及所有业务线及其负责人。

其中,去年11月,首次提出“商业操作系统”的调整,被广泛认为是最近几年来动作最大的一次。此外,阿里还以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7亿美元投资了网易云音乐,继续夯实阿里在新零售、大文娱领域的业务布局。

业绩也证明张勇通过了大考——如今,在张勇的带领下,阿里连续10多个季度实现业绩持续增长,今年5月17日,2019财年收入3768.44亿元,同比增长51%;净利润8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7%。不仅阿里影业相关内容首次出现在阿里巴巴集团的财报中,而且电商领域新增消费者数量超过一亿,77%来自于下沉市场。(注:阿里巴巴财年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至次年3月31日结束)。

违背价值观,“杀无赦”

在张勇通过马云的最后考验之前,他还经历了为时数年、惊心动魄的两次大考。

其一是阿里价值观的考试——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是马云当初挥泪斩卫哲,甚至让忠心耿耿彭蕾淡出的最重要原因。

众所周知,马云的梦想是让阿里“活102年”。如果说,“合伙人制度”,是马云找到让阿里实现“102年”的组织制度,那么价值观,则是能否“活102年”的关键。

“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是马云过去讲了二十年的名言。在马云看来,价值观是阿里巴巴的立身之本,是加入公司后所有人的约法三章,是高楼大厦的水泥,是内功。

心态失衡,导致忘记企业价值观。是几乎所有企业都在说的事情,但少有企业家像马云那样,成为他最担忧的事情,以致在不同场合下对员工多次警告:不要太在意股价和赚钱,因为利润并不是阿里巴巴的核心追求。

曾经公认的第一代“接班人”卫哲,后来对此深有感触。他在离开阿里几年后曾对媒体坦承:自己加入阿里几年里,就算是阿里股价从40多港币跌到几元,马云都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但有一次,卫哲将阿里主页上一个交流为主的商人社区位置移到了不显眼位置,因为原位置一年可以卖出上亿利润的广告后,他在晚上十点后接到了马云一通“你不想活了,阿里不想活了”的电话。

这个故事具体细节他人不得而知,但至少在表面,马云认为这是一个企业价值观的问题。也是马云最无法容忍的问题,也是哪怕“放权”,他同样在控制的事情——这并不奇怪,无论是王石,还是马化腾、任正非,企业价值观,同样是他们最在意的事情。

遗憾的是,卫哲,作为一个典型的新商人,外界对他的一个普遍评价是:温文尔雅但逐利而为,始终没有跟上马云对企业文化价值观的理解——最终,卫哲带领下的阿里,在2011年爆出欺诈事件和假货风波。

这给阿里带来了巨大影响和伤害。彼时的马云,没过好2011年的春节。根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他的“难过”在于考虑“人”:“处理人与人的沟通是最痛苦的。”

马云最终找到了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权衡的方向,亲手开掉了卫哲。后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起“杀”卫哲的决策逻辑:“我其实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坚守这个公司的使命感、价值观,我就是这个守门员,这事谁也别碰,其他事都可以讨论。”

他加强了自己的观点:任何人都应坚持业绩和价值观的双重目标,缺一不可。

马云彼时不会想到,卫哲之后,出问题的会是彭蕾。作为“阿里十八罗汉”之一,外界给过彭蕾很多标签:“马云最信任的女人”、“ 阿里最有权势的女人”、“支付宝女王”。

甚至,也一度传闻彭蕾是马云的接班人,据说她曾说过一句让所有阿里中高层都大为赞赏、并疯狂转发的话:“无论马云的决定是什么,我的任务都只有一个——帮助这个决定成为最正确的决定。”

但在2016年11月,支付宝圈子事件爆发,近百个圈子中的“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引发争议,短短几天,该事件迅速引爆网络,甚至引来王思聪的吐槽。

马云立即给支付宝管理层打电话,但都没打通。当时,彭蕾和蚂蚁金服22位高管正飞往美国旧金山。后来,尽管彭蕾多次召开高层反思会,并发出一篇《错了就是错了》的公开信,但一切显然已无可挽回。

这是对自己的忠诚,或者对阿里价值观的忠诚吗?在马云看来,恐怕不是的。

2018年4月,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离开蚂蚁金服转战东南亚Lazada,几个月后又突然卸任这家公司CEO,仅保留董事长职位。

彭蕾其实对此结局或许早有预料。2007年平安夜,她的丈夫,淘宝网CEO孙彤宇被宣布“离岗进修”。其真实原因,至今是个谜。

张勇也有过危险时刻。2011年,他重回淘宝商城,调整对商家的技术服务费和违约保证金,随即引发了被称为“十月围城”的小商家围攻淘宝商城事件。

这是否恪守了马云一再强调的阿里价值观?这一直有所争议。张勇后来称那是“艰难的一周”:“我最大的收获和体会就是,阿里已经不是一个生意,我们的平台已经有了公共属性。在面对错误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有敬畏之心。”

8年之后,回头看去,张勇当年遭遇的危机,其实质促进了天猫(淘宝商城)的长远健康发展,与卫哲、彭蕾引发的价值观危机有本质上的不同。更何况,后来发展也证明了张勇判断,天猫早就成了阿里最重要业务之一,而双11也成了电商,甚至整个零售行业每年的重大节日。

从这个角度,人们也能理解,马云为何没有指责张勇,而是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张勇今天再不可能出商城事件。商城暴乱,他还会再让它出现吗?不可能了。他比谁都懂,这就是一次痛苦带给他的。”

只会务实或务虚,都不行

 

某种意义上讲,天马行空的马云,始终是一个老师角色,传道、授业、解惑,但“传道”始终是第一位的。

如今主要聚焦阿里国际化,还包括公益、女性与儿童的彭蕾,2017年在湖畔大学授课时承认:

“坦率来讲,马云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我们最后有些可以消化,但有些我不一定完全认同,但我也还是会去做,而且会不折不扣的去做。”

百分百去做,是忠诚的表现。但问题是,阿里巴巴早就被证明了巨大成功,成功的同时,也会为既有文化、规则和行事等方式带来合理性,这个合理性,对天马行空的马云而言,恐怕是一个弊端。否则,仅仅局限于理性上,如何才能去延续阿里“要活102年”梦想?

因此,务虚、务实、开拓几方面如何结合,是马云对接班人的第二个考验。

有“救火队长”之称的陆兆禧,曾被认为是务实标杆,却因为其他方面的欠缺,最终失去了属于他的阿里时代。

根据媒体描述,在阿里,跟随马云17年的“铁木真”陆兆禧,一直是“执行力”标杆,只要马云给他安排一个任务,他总是毫无怨言的坚决执行,因此收获了“救火队长”的名声,这是他得以从马云手中接过阿里COE的最重要原因。

彼时,马云忽视了陆兆禧的另一面:陆是一个不善言辞、甚至讨厌讲话的人,面对马云时,陆兆禧又极度缺乏自信,甚至90%时间都是马云在说,陆在听,更不要说比马云看得更高、更远。

2014年,在微信占领大批用户,用“微信红包”进入电商、支付、生活服务等多个领域时,陆兆禧认为,缺少社交产品的阿里必须补上这一环,才能在社交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马云说好,于是举阿里之力,甚至拉来自己商界、明星界朋友站台,开始做“来往”。但到了2014年底,来往用户数不过几百万,产品也被丁磊评为负分。

有报道显示,陆兆禧到最后一刻都不肯认输,甚至为此跟马云大吵了一架。最终,通过将淘宝用户引流到手机客户端,力推手机淘宝和百川计划的COO张勇取代了他。遗憾的是,陆兆禧始终没明白,自己之所以彻底失败,是因为选错了方向——IM应用社交是腾讯的大本营,而阿里起家于电商,长于运营。

张勇上任后,阿里开始转变思路,通过企业协同软件“钉钉”重新切入社交领域——如今,截至2019年6月30日,钉钉用户数突破2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

如果说,过于务实、开拓不足让陆兆禧最终倒下,后来的俞永福,却又是因为不够务实。

2014年6月,阿里收购UC,作为UC创始人,俞永福进入阿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两三年时间平步青云,掌管着阿里大文娱、阿里移动、阿里妈妈等多个“帅印”,成为仅次于马云、张勇的阿里“三号人物”。

俞永福主抓的阿里大文娱野心够大,问题是,他只是在业务上做简单加法,以并购为主,自建为辅,把影视公司、在线视频、在线音乐、在线游戏、在线体育与在线文学等业务拼凑起来,埋下了阿里大文娱多年混乱的伏笔。

俞永福的出局,也就理所应当了。

相比之下, 2015年,张勇在领导阿里合并手淘和淘宝,宣告淘宝全面完成移动化转型后,就在2016年提出了未来新目标:“阿里巴巴要积极推动打造一个互联网经济体。”具体而言,张勇将“互联网经济体”的概念数字化了,“到2036年,阿里巴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创造10亿的经济效应和1亿个就业岗位”。

逍遥子的阿里未来

这样的未来蓝图描绘,卫哲没有过,陆兆禧也不会,只有张勇了。加上突出的业绩,才是最忠于自己,忠于阿里价值观的人选。

可以说,此后,一切战略和概念,无论是2017年的五新战略(包括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还是2018年的“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看似不断更新的战略与概念背后,却从未改变“基础设施提供商”这一马云认定的定位,只不过,它从电子商务基础设施提供商升级为了数字商业基础设施提供商,有了更多内涵。

这同样也是张勇面临的长远最大挑战:如此巨无霸的阿里,旗下业务都是国民级应用,仿若“水电煤气”的基础设施,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确保它竞争机制、文化体系继续有效,去延续阿里“要活102年”的战略愿景?

同时,在业绩上,张勇还要保持它在每个领域的强大竞争力:比如生鲜领域,盒马属于阿里“新零售”重要布局一部分,但是它还远远谈不上必定成功。比如外卖领域,旗下饿了么业务,与美团在各地的战火正越来越烈,远未分出胜负。再比如根据阿里8月15日公布的2020财年一季度财报,阿里42%的营收增速几乎是近两年最低,电商业务增长也有疲态。

对此,张勇喜欢用经常挂在嘴边的两句话来回答,“战略是打出来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去年9月底,他还首次谈起了组织文化,“梦想本质是源于不断为客户、伙伴创造价值的自我驱动。我们要成为造梦者,而不仅是被梦想激励的人。”

无论如何,随着马云的正式卸任,阿里将从9月10日,开始正式进入张勇的时代。

而且,随着彭蕾、蔡崇信等阿里十八罗汉相继退出一线管理层,张勇的阿里时代,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一致性和统一性:

今年5月,阿里成立了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这是目前阿里组织最高机构,经济体包括蚂蚁金服、盒马、菜鸟等,各个业务板块的负责人以及集团高管,他们全部直接向逍遥子汇报。汇报高管多达33人。

不过,不可否认,未来每一天,如同乔布斯与库克、柳传志与杨元庆一样,张勇都不可避免的,会被人们拿来与马云进行比较——事实上,马云仍然是阿里巴巴的永久合伙人,仍然是阿里巴巴的价值守护者与掌舵者。

此前,有记者问张勇:“你会担心自己成为马云阴影下的CEO吗?”

张勇如此回答:“第一,马云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的存在是客观事实;第二,是阴影不是阴影,完全取决于你怎么做。马云肯定希望他挑选的人能够成功。所以,要考虑的是怎么样去利用好董事会主席的资源,而不是把他看成一种负担。”

逍遥子张勇的阿里未来,时间会给人们答案。(本文首发于腾讯科技,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锌刻度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锌刻度
锌刻度

每日一篇科技财经原创深度报道,公众号ID:znkedu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