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中国积木行业风云

摘要: 面对乐高这个巨头,中国积木行业该如何走出一条发展之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AI智观察

当四驱车成为记忆,水浒卡也尘封在了箱底,大批80后90后逐渐成为了新一代的父母。给自己的小孩选择什么样的玩具,成为了家长的难题。根据香港贸发局的《中国玩具消费调查》显示,在中国,过去一年中积木类玩具广受小朋友的喜爱。

近年来STEAM教育作为一种先进教育理念,在中国受到了家长的追捧。积木作为最符合STEAM教育理念的积木玩具,也顺势收到了广大家长的欢迎。小米、索尼等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纷纷跨界做起了积木玩具。

山寨近些年仿佛逐渐偃旗息鼓,更有甚者,有些人说“中国山寨”已处于消失的前夜。不过山寨乐高近年却疯狂发展。

疯狂的山寨乐高

山寨玩具的受害者,乐高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预先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山寨乐高近年卷走了除乐高外整个积木行业的绝大部分利润,直到今年最大的山寨厂商,乐拼遭到查封,山寨乐高的疯狂势头才遭到打击。

“博乐”“乐拼”“诺高”……山寨乐高的名字总要从乐高中选择一字,logo也是乐高红底白字的分格。

最初,山寨乐高还不敢名目张胆的复制大盒产品,直到2016年,山寨乐高的王者,“乐拼”诞生。第一款就通过复制当年的乐高旗舰,数量高达2028片的忍者神庙一炮打响。

山寨一旦成功,就会产生显著的示范效应。在2018年,乐高历时两年,终于成功打赢了与乐拼的版权官司,获得了1500万的赔偿。不过,相比与打官司两年的乐拼获得的上亿利润来说,1500万的赔偿不值一提。

据一位积木行业的从业人士透露,在2018年,除乐高以外,乐拼吃下了国产积木中最大的一块蛋糕,原创品牌被乐拼打压的抬不起头。

在这个时期,国产山寨积木已经形成乐拼、博乐、将牌、S牌4家主导的格局,生产规模不断膨胀。

在2019年4月,乐拼被突击搜查时,新闻已经是这样报道乐拼的规模了:捣毁生产、包装、仓储等窝点3处,流水线10余条,缴获生产模具90余块,说明书近20万份,包装盒20万余件,成品“乐拼”玩具63万余件,涉案金额逾2亿元。

其实乐拼的法人李海鹏也知道山寨生意做不长,在成立乐拼的同时也创立了鹏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来运营星堡这个原创积木品牌。

为了显示新品牌和乐拼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亲自导演了一出“我自己起诉我自己”的大戏。

2017年5月,星堡积木背后的鹏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发出公示函,声明龙军玩具厂(乐拼生产厂)盗版了自家“中华街”系列产品,要求乐拼停止生产并赔偿侵权损失。

其实在星堡起诉乐拼时,李海鹏只起诉了乐拼的生产厂家,并没有起诉乐拼真正所属的美致模型。不过在判决文书网上可以查到,在乐高与乐拼的版权纠纷中,被告乐拼的被诉主体并不是星堡案中的龙军玩具厂。而是汕头市美致模型有限公司,法人也是李海鹏。

山寨只是鬣狗,乐高才是雄狮

为什么选择乐高?家长们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都回答,乐高安全,乐高设计好质量好,乐高有很多IP版权,小孩喜欢……等等原因铸就了乐高极佳的品牌形象。而对于中国玩具,大家的印象都是质量差,设计可笑,不安全,山寨。即便个别厂商很努力,但也是淹没在了“中国玩具”的极低印象中。

这就是中国品牌带来刻板印象。

没有品牌支撑原创成本高昂、风险极大。在美国国家地理的纪录片《超级工程—乐高积木》中,介绍了乐高的零件模具高达25万欧元,而相关模具已经积攒了超过7000套。

虽然国产积木模具相对便宜,但极大的数量也造成了极大的成本压力。以星堡积木为例,在2019年星堡的营销峰会中透露,星堡积木花费上亿元更新了旗下的基础模具。

我们假设一个新的厂商假设要进入原创积木市场,按小盒100多块零件计算,也至少要上百个模具起家,在加上好的设计需要价格高昂复杂的模具。所以基本上一个新的积木玩具厂起家的时候,如果原创不能一炮打响,上千万的投入会很容易打了水漂。

除了品牌优势,在设计上,乐高将近80年的设计经验,对新企业产生了近乎碾压式的优势。在这80年的历程中,除了传统的城市系列和经典系列以外,星战、漫威、蝙蝠侠、迪士尼在内的知名IP基本都被乐高收入囊中。

乐高强大的创新能力,导致其他非乐高积木只能通过乐高拒绝推出的军事系列突围。

在中国,有一种痛心叫做国外企业做火了中国文化,积木行业也是如此。乐高早在2013年就推出了蛇年限定产品,不过由于做成了眼镜蛇,造成了中国玩家根本不买账。

不过乐高并没有放弃讨好中国玩家。在2019年成功推出农历新年系列,受到了所有乐高玩家的热捧。中国的原创品牌,虽然也推出过少量新年系列产品,但并没有坚持下去,产品题材基本被限制在乐高出过的产品上。

质量问题,也是横在中国玩具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2018年10月,欧盟共召回40例玩具,其中30例来自中国。而且各国也在2018年的时候多次修订安全准则。而多年以前,乐高就设计了远超行业标准的安全测试,在2018年的时候,更是宣布开始生产可持续材料的环保零件,为消费者提供更安全舒适的体验。

在中国积木行业中,很多国产积木玩具只通过了基本3C认证,而欧盟认证等更严格的产品认证,只有启蒙积木、米兔积木等少量品牌通过。如今,家长们越来越关注孩子玩具品质了,仅仅达到及格线的国产玩具能竞争的过那些国际巨头吗?

在产品理念上,国产积木和乐高更是差了不止一条街。以产品分级为例,小鲁班一款1800+片的航母,年龄分级为12+,但1800多片的数量让12岁小朋友来拼可能会很吃力。而乐高通过子品牌划分了不同年龄的受众,在具体的产品中,还根据小朋友的智力发育设计了不同拼装难度,并且设计了新零件,尽管这些新零件都可以通过传统零件组装出来,这就是产品理念产生的差距。

乐高之下,国产积木如何翻盘

强大的压力也倒逼着相关企业的改革。根据广证恒生发布的玩具行业专题报告显示。2019年,玩具行业将在渠道、竞争格局、消费者偏好三个方面发生变化。

在渠道上,随着玩具反斗城的破产清算,玩具巨头吸取教训,纷纷布局电商平台。在竞争格局中,在贸易战、安全管控等多重因素的驱动下,行业优势向头部企业集中。在消费者偏好方面,IP授权玩具、智能玩具成为企业突破的方向。

在这个趋势下,积木行业的企业除了加强渠道优势,在品控与创新方面下足了功夫。积木行业品控难度主要集中在模具精度、产品分包上。

在模具方面,星堡积木、启蒙积木等一线品牌纷纷加强了精度控制,新模具公差基本控制在了微米级。智能化生产线以及分包线也在一线品牌中纷纷引入,减少了漏包、少件,提高了把玩体验。

在产品创新上,各大积木品牌纷纷各显身手。例如森宝积木获得了流浪地球的授权,推出了一系列授权产品。

星堡积木推出了中华街系列树立了星堡积木的中国风形象,启蒙积木则获得了宝可梦的IP授权,推出了宝可梦积木。

当前,积木行业还有另外一个超级风口,STEAM教育。据川财证券发布的机器人培训行研调研报告显示,机器人教育逐渐从小众需求走向大众。美国在2015年发布了《2015年STEM教育法案》以及中国在2016年出台《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2016年工作要点》,都指出了STEAM教育的重要性。机器人教育也因此得到了快速发展。

而机器人教育中,最主要的载体就是积木。各大互联网企业也纷纷跨界做起了智能积木。

传统积木企业在相关方向也有很多布局,在今年广州玩具展上,有许多品牌也展示了自己的智能积木产品。如何把握住当下这个风口,也是积木企业发展的关键。

尾声

“玩具,就是哄小孩玩的玩意儿。”这个轻浮态度仿佛注定了中国玩具行业只能在低端发展。如何发展中国玩具产业,研发?设计?质量?在笔者看来,改变观念才是发展的最重要的一步。

好在,当年的小孩已经长大。现在某些积木品牌的设计师就是当年的玩家。家长们对玩具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玩具不在是哄小孩的玩意儿。这些星星点点的变化也会像一粒种子,长出参天大树。

未来,中国玩具行业会如何成长,这令人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AI智观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AI智观察
AI智观察

评论(2

  • 楼上真有意思,你走走看 我觉得作为玩具,它首先要有乐趣要有使人玩下去的动力,你顺着一条路走下去,死磕到底,毫无乐趣可言;其次文中说的也很清楚,玩具的质量如悬在中国工厂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质量不好即使价格很讨喜,人们也不会买账;最后我想说说创新,这是一道难关,对中国任何一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难题。但我们可以有自己的东西,乐高联动迪士尼、蝙蝠侠等IP,我们可以有哪吒,大圣等,这些都需要时间和金钱,当然还有人,但我还是相信中国自己的积木行业总有出头的那一天的

    2019-10-08 13:04 via android
  • 周小宝 周小宝
    回复
    0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2019-09-06 11:44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