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暴雷,身陷囹圄,冯鑫陷入暴风眼

深响

深响

· 2019.07.29

“我的人生是莽撞的。”

播放 暂停

投资暴雷,身陷囹圄,冯鑫陷入暴风眼

00:00 18:3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深响,作者|吕玥

许多采访过冯鑫的记者对他都留有很好的印象。真实、喜欢电影和摇滚、笑起来甚至有点憨,即使在聊业务,也没有什么距离感。相比许多“冰冷”的职业经理人,冯鑫也的确算得上一个有趣的人——草根出身、白手起家、浪子回头、热血沸腾。

尽管过去一段时间冯鑫的暴风遇到了各种麻烦,一度被称为“小乐视”,但当坏消息传来的时候,冯鑫的伙伴们大多选择了为他祈祷。

这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暴风集团7月28日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据第一财经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除了这起高达52亿元的失败并购案,暴风近两年可以说是集齐了各式各样的危机:亏损严重、投资爆雷、业务解散、员工讨薪、信用惩戒。昔日的高调喊话言犹在耳,暴风的境遇却是恍若隔世。

今天的暴风,开盘即跌停。从股价最高327元、市值最高超400亿元,到今日股价跌至5.67元、市值仅18.7亿。

暴风究竟怎么了?冯鑫又经历了些什么?

「从金山到暴风」

在对个人经历进行描述和总结时,冯鑫给出的答案是“挺荒诞、挺偶然”。

1993年,从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的冯鑫开始去做了多种行业的工作,从一开始的山西矿务局,到BP机维修、煤炭运输、历史老师、开馒头厂等等。因为成绩糟糕、毫无目标、浑浑噩噩,做什么工作在他看来都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为了能够吃饭而已。

这样的生活在五年后,因为一本叫《联想为什么》的书而改变。相当爱看闲书的冯鑫为联想的故事而心动,于是便二话不说、热血沸腾地拿着简历去了北京,打算进入联想成为书中所写的那种“主人公”。当然事情不会像想象中那么顺利,冯鑫没能如愿进入联想,但却在第二年阴差阳错进入了金山。

在金山的日子里冯鑫过得顺风顺水。在金山毒霸和KV、瑞星竞争的时候,冯鑫通过推出5元试用3个月的策略帮助金山毒霸迅速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同时他还推出198元出租、3个月无条件退货的方式让金山毒霸的销量猛增,分管西南区的冯鑫也因此迅速升职。随后,与雷军、求伯君并称为“金山三杰”的原金山高级副总裁王峰把冯鑫从西南大区调回了北京,担任金山毒霸的市场负责人。

在王峰眼里,冯鑫是个有点特别的人,特别之处更多在于他的性格。王峰称冯鑫是一个“不群的人”甚至是“不群到令人懊恼”,具体表现之一就是他算是唯一一个敢于顶撞所有上司的人。很多人不喜欢他,但王峰却能够感受到冯鑫的直率、正义以及善良。

2004年5月,冯鑫选择离开金山,在王峰的介绍下进入了周鸿祎领导的雅虎中国做软件事业部总经理,在雅虎中国仅工作一年后,冯鑫就和周鸿祎同步离开。带着雄心壮志的冯鑫没有去周鸿祎推荐的迅雷,对视频行业十分看好的他快速踏上了创业路,注册资本50万成立“酷热影音”。

虽然创业计划没能获得昔日上司雷军和周鸿祎的关注,但此时蔡文胜的出现让冯鑫的创业故事迅速展开了新篇章。在蔡文胜个人投资以及引荐IDG投资后,冯鑫立马想到了要买下当时已小有名气的暴风影音。据说蔡文胜拎着现金找到暴风影音的老板周胜军,而对方也立刻同意了这笔交易。

2007年1月,酷热影音与暴风影音整合;5月,暴风影音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一举超过当时排名第一的微软,媒体更是称之为“将微软挑落马下”;2008年,暴风影音获得来自经纬创投和IDG的600万美元融资,暴风影音开始成为家喻户晓的视频播放器。

「高光时刻,隐藏危机」

顺利买下暴风影音后,冯鑫的上市计划随即开启,他开始搭建VIE架构,准备三年内赴美上市。

但不怎么幸运的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奇虎360、完美世界、盛大游戏等一大批赴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纷纷筹谋回归A股,暴风的上市计划也受到影响被彻底打乱,直到两年后才得以重启。

对于回归A股,起初冯鑫并没有什么把握,左右摇摆的他甚至还和阿里巴巴这样的收购者进行过谈判,最终还是因为华谊兄弟和乐视网在A股的成功提振了冯鑫的信心。

但就在冯鑫决定要“赌一把”的时候,国内股市却发布了停发新股的消息。

“有一阵,我几乎每天都去证监会大楼。每周去两三次,坚持了两三个月。在那排队的都是公司老板,希望预审员和处长理解你、信任你,进行各种各样的沟通。”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彼时可以说是冯鑫处境的真实写照。跑证券会跑得焦头烂额的冯鑫,在这段时间里还遇上了母亲突然病倒的状况,他描述当时的自己完全是“快疯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而这种状态甚至使他濒临抑郁症的边缘。

2013年,雷军创立小米三年时间,在与包括冯鑫在内的几个“旧金山人”的饭局上,雷军骄傲地表示小米估值已高达100亿美元,彼时整个互联网中值百亿美元的公司屈指可数,可以想象焦灼等待暴风上市的冯鑫,在听到这个信息时内心的巨大冲击。

从进入金山起,雷军既是冯鑫的上司同时也是导师,即使是冯鑫曾当面表示对雷军的不满但两人始终都有联系。因此在饭局结束两个星期之后,冯鑫再次约见雷军,想要从成功者这里获得点拨和启发。在他询问“我冯鑫到底哪里有问题”之后,雷军直接给出了三个点:“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够大;第二,你得找个人帮你;第三,你对钱认识不深刻。”

冯鑫在后来的访谈中也提到,正是雷军说的这三点改变了他的思维,同时也改变了暴风的发展走向。

冯鑫最先下定决心改变的就是“方向”的问题。2014年年初,冯鑫一改之前的保守态度开始布局VR项目,他相信这是冥冥之中老天爷给的一次机会,也放出狠话“即使是暴风死了也要做这件事”。

彼时VR确实是蓝海,2014年3月Facebook对虚拟现实技术厂商Oculus更是点燃了全球VR的热潮。较早发现这一风口的暴风占了先机在9月就推出了第一代产品“暴风魔镜”,冯鑫以为自己不懂融资、不懂管理的两大问题在VR这一业务上被彻底解决。

在VR这个风口的影响下,暴风所讲述的故事获得了众多关注,2015年3月,暴风科技终于如愿上市。此时暴风内部诞生出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而冯鑫本人的个人身价也一夜飙升至60亿。

「危机的连环爆发」

冯鑫是个痴迷《道德经》的人,在经历过事业和家人双重压力打击之后,他反而变得更加“看得开”,例如在采访中常提及机遇、宿命、顺势而动这些词,而不是企业家常提的资本、业务和战略。

这一点似乎注定了即使有雷军的提点,冯鑫依然与雷军截然不同,以至于让暴风走到今天这一步。

在暴风科技上市后,冯鑫回到媒体和公众面前,首度对外发布公司战略。冯鑫宣布,暴风科技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互联网娱乐平台,在视频、音乐、娱乐、游戏等方面都要进行布局,在硬件服务和O2O服务方面也都要努力寻找新出口。

2015年是冯鑫和暴风的高光时刻。上市后的暴风股价创下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也因此被称之为“妖股”。冯鑫并不喜欢“妖股”这个词,但当时的他也并不在意这些“小事”,因为上市后的暴风正等着告别过去向未来进击。

在2015年致股东信《暴风站在“黄金十年”的起跑线上》中,冯鑫提出了DT大娱乐战略及联邦生态战略思维;2016年在暴风十周年庆典,冯鑫又宣布了代号为N421的“暴风虫”战略。在战略的快速升级中,暴风确定要布局四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体育和影视两个内容中心,以DT这一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并同时建成金融、电商、广告、秀场、O2O、游戏等众多商业模块。

这样一个包含互联网电视、影视以及众多业务的商业蓝图,让所有人想起了一个范例——乐视。对标一个对手,是冯鑫多年来的思维方式:假设你做了一个,我也要做一个,因为我觉得你哪做得不好,我能比你做得更好。

对标乐视的思维定式,最终将暴风带入了一个由连环危机组成的深渊。

一开始的问题,就出现在了冯鑫十分看好的VR上。自暴风的VR子公司暴风魔镜成立,随后也顺利获得1000万美元和2.3亿人民币的两轮融资。但现实是VR这个热潮来的快去的也快,2016年就已经开始出现降温趋势,而此时暴风的VR产品仍在如火如荼的更新换代中,在短短18个月里就升级至第五代。

然而暴风魔镜的销量远远没有跟上价格和产品升级的速度。从四代到五代价格上浮300元、从五代到5Plus价格又上涨400元,但事实上升级的芯片和其他硬件成本只有十几美元,其他并无明显区别。这一做法让暴风魔镜销量快速下跌,这对于没有停下脚步的暴风来说就是快速扩大的亏损。更糟糕的是冯鑫和B轮资方还签下了对赌协议,如果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并购,冯鑫需要个人兜底、回购股份。

情况更严重的还有电视,冯鑫曾经称每台暴风TV都会亏三四千元,而这还没有算上营销等其他费用。据暴风披露,TV业务2016年和2017年亏损都超过了3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也达到了1.2亿。采取和乐视同样打法的暴风TV没有像乐视这样强有力的内容平台,便只能和爱奇艺以分成模式合作,而乐视那样卖自家会员的模式都难以回本,就更不用说分成模式下的暴风了。

在内容方面,暴风也并不是没做出过努力。冯鑫曾提出了“超级制片人” 概念,在这个概念里超级制片人是指既要懂IP又要懂互联网的人,而他找到的这个人就是稻草熊影业的掌舵者吴奇隆。另外,能够做游戏的立动科技、甘普科技也和稻草熊一起被纳入了暴风的收购计划中,交易总额约为31亿元人民币。

但暴风的计划依然没能如愿,这起并购最终被证监会否决,暴风想要做IP影游联动的暴风影业就此终结,而此时暴风想要获得的体育这架马车也没能带来好消息。

当时体育版权争夺战正如火如荼进行,而暴风的榜样乐视也已经用数亿美元拿下了英超在香港的独家转播权。于是冯鑫看中了业务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多项全球赛事产权的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ilva。MPS是一张重量级的体育入场券,但其价格也同样重量级——彼时MPS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暴风内部对这次收购存在不少反对的声音,但冯鑫并没有听进去。

价格如此昂贵的MPS仅靠暴风一己之力肯定是买不起的,于是由光大资本和暴风科技一同设立的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诞生,在一系列资本操作之后上海浸鑫集齐了12家投资者,资金募集规模超过52亿元。2016年5月,暴风科技和光大资本通过上海浸鑫以约4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MPS 65%的股权,暴风进军体育产业的计划就此拉开。

 之后出现的问题,和暴风内部之前的担心几乎一模一样。短短一年多时间MPS开始屡次丢失赛事版权,由于无法支付版权费,各大版权方不是提前终止合同就是将MPS直接告上法庭,而此时MPS的两位创始人早已套现离开,暴风在MPS身上的所有投资差不多两年时间就都打了水漂。

由MPS引出的麻烦还远没有停止。浸鑫基金作为一个典型结构化基金,其中包括优先级出资人、中间级投资人和劣后级投资人,优先受益人分享较低的收益率,承担较小的风险,而劣后受益人则承担高风险获得高收益。浸鑫基金优先级投资人的出资金额为32亿元,其中包括招商财富及其关联人共28亿元的出资,而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均是劣后级出资。

根据投资行业里常见的兜底协议,光大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要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这对光大和暴风来说都是巨额损失。于是光大证券方面主张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有争议,并表示在浸鑫基金成立之初曾签订《承诺函》,约定暴风集团及冯鑫对浸鑫基金所投项目即MPS公司65%股权承担回购义务,但暴风集团及冯鑫未履行回购义务,光大要求其承担相关损失赔偿。

也正是这场债务地雷,将冯鑫拖入了暴风眼。

暴风集团公告

7月29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同日的另一则公告,则表示暴风集团丧失了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暴风智能将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但即便去掉了这部分负债累累的资产,暴风集团仍然存在2019年全年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暴风集团公告

实际控制人身陷囹圄,公司业绩亏损净资产接近零线,以乐视为对标的暴风终是走到了穷途末路。

相信“万事皆有解,但只有唯一正解”的冯鑫,不知是否还能找到那个拯救自己和暴风的“正解”。

本文系作者深响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0377 钛粉88981 钛粉88609 钛粉22894 钛粉46303 钛粉32504
366人已赞赏 >
366换成打赏总人数36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