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迪士尼让黑人演《小美人鱼》,只是为了政治正确吗?

摘要: “打破固有印象”,或许才是迪士尼翻拍时选角的一贯作风。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董梦圆、江宇琦,编辑:师烨东,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一直热衷于翻拍真人版动画IP的迪士尼,近期又因选角问题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7月8日,迪士尼发布了《花木兰》真人版的正式预告片,除了早就已经公布的花木兰扮演者、美籍华人演员刘亦菲外,出演媒婆一角的华人演员郑佩佩也在预告片亮相。虽然影片在立意等层面遭遇了一定的争议,但选角却是饱受好评,不少网友用“又美又飒”赞赏刘亦菲在预告片里的外型和打戏,纷纷称道“这就是我心中的木兰。”

而相较之下,另一部即将被真人化的动画IP《小美人鱼》就没那么幸运了。同一时间段里,迪士尼公布了最新的《小美人鱼》选角情况,确认将由19岁的黑人女歌手哈雷·贝利出演。此消息立刻中外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很多网友质疑迪士尼为了“政治正确”,有些矫枉过正,更是有海外黑人小哥吐槽,“如果需要更多种族和肤色的代表,迪士尼为什么不去多创造一些黑人角色?

毒眸发现,迪士尼在动画IP的真人版翻拍上,因为选角问题已经引发了不少争议。从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至今,真人版动画IP电影的翻拍已经成为了迪士尼的一条重要业务线,几乎年年都会有重磅作品上映。而在已有的十余部作品中,迪士尼或多或少都会在角色形象的塑造上“突破常规”,选择一些颠覆观众刻板印象的演员。

改编上的突破无可厚非,但对于很多从小看迪士尼动画长大的影迷来说,经典动画IP是他们成长的伴侣,浓厚的情结和熟悉度使动画里的形象深入人心,以固定的模样留存在了一代观众的记忆里。而既有形象一旦被真人版打破,既可能像《沉睡魔咒》里的黑女巫一样给观众带来惊喜,也可能如《小美人鱼》一样带来“梦碎”的哀嚎,进而为影片带来负面影响。

既然风险如此之大,向来在选角问题上比较严谨的迪士尼,为何还要在动画IP选角上“剑走偏锋”?

为啥颠覆性选角?票房根本不害怕的

“梦想成真了。”

7月4日,在迪士尼官方宣布将由哈雷·贝利出演《小美人鱼》女主爱丽儿的这天,这位美国歌坛的新星激动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了这样一句话,并配上了一张肤色全黑的动画版小美人鱼——这是迪士尼开启动画IP真人版业务布局以来,首次在主角肤色上进行“转化”。

哈雷·贝利在社交媒体表示“梦想成真了”

“在经过非常大规模的搜选后,我们认定Halle非常罕见地拥有所有这个角色所需要的品质——纯粹的本质和心灵,天真无邪,以及令人惊艳的歌喉。”关于选择哈雷·贝利的初衷,导演马歇尔宣称,虽然《海的女儿》故事源于丹麦,且上个世纪动画版中的小美人鱼也是以白人形象存在,但导演认为相比外型和肤色上的贴合度,内在品质的契合对于爱丽儿这个角色更为重要。

然而导演的这套说法,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选角消息发布后,#NotMyAriel(不是我的爱丽儿)的标签在推特上热度猛增,国内对于这一选角的反对声音也一度在微博上霸屏,除了“毁童年”等批评外,甚至有人发出“太丑了”、“长得是挺像条鱼”等侮辱性的言语。而在肤色和面貌的评价之外,更有人指责迪士尼这一决定是在迎合好莱坞的政治正确,有些矫枉过正的味道。

网友们的吐槽

仅有少部分网友认为,小美人鱼的故事虽然源自丹麦,但它并非人类,没有明确的种族身份背景,因此让什么肤色的人来演都可以接受。并且有人称真人版和动画中的人物形象本来就不一定完全符合,且对于小美人鱼这个角色来说,勇气、充满爱等精神内核的呈现远比外型上的简单贴合要重要。

但事实上,“打破固有印象”,或许才是迪士尼翻拍时选角的一贯作风。

早在十多年前迪士尼翻拍《爱丽丝梦游仙境》时,就邀请到了以暗黑风格出名的鬼才导演蒂姆伯顿作为指导,因此整体的选角风格也一改童话调性,邀请到了约翰尼·德普、海伦娜·邦汉·卡特等风格鲜明的演员出演,其中德普所诠释的疯帽子,更被媒体调侃为“朋克版白马王子”。

以此为起点,迪士尼在翻拍真人童话故事时彻底放开了手脚。在《沉睡魔咒》中,邀请到了安吉丽娜·朱莉来饰演原作故事中,那个让人心生厌恶的“丑陋黑女巫”;在《美女与野兽》里,饰演公主贝儿的艾玛·沃特森一开始也被质疑“锐气太足”……

《沉睡魔咒》中安吉丽娜·朱莉饰演的女巫

而在《小美人鱼》前,迪士尼在选角问题上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争议,则是来自于今年上映的《阿拉丁》中的茉莉公主。片中饰演茉莉公主的娜奥米·斯科特是一位具有印度血统的英国人,她的出演也让茉莉公主未能延续1992年动画原片中,茉莉公主的阿拉伯人身份。

对于该片演员的选择,片中饰演阿拉丁的演员梅纳透露,由于对影片中歌舞的重视,迪士尼最初想找寻的是演技尚佳的歌手。但在几个月里面试了大批歌手后,其发觉演技在这个片子里相比唱歌能力更为重要,才又转变方向去寻找演员出身的人,并最终确定了现有的班底——但很显然,虽然主创团队认为这是最适合的选择,可直到影片上映前很多观众还是没有认可这样的说法。

不过虽然这几年迪士尼在翻拍上一直不走寻常路,但票房成绩的出色却支持其如此“肆意妄为”。

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最终在全球范围内豪取10亿美元的票房,坚定了迪士尼要做真人翻拍的想法;2014年的《沉睡魔咒》则拿下7.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如今第二部已经在制作当中;而2017年上映的《美女与野兽》,更是凭借12.6亿美元的全球成绩,创造了迪士尼真人版电影的票房纪录。

数据来源box office mojo

就连选角争议最大的《阿拉丁》,最后也赚得盆满钵满,该片在全球豪揽9.2亿美元票房,居2010年来10部真人版中的第四位。它的口碑也并未因为选角争议所收到影响,在豆瓣上收获了7.8分,是近年来迪士尼改编作品的最高分。至于那位备受争议的茉莉公主,上映后风评也立刻扭转,网友们纷纷称赞其歌喉和气质十分适合这个角色。这些成绩,甚至要比《灰姑娘》等选角被赞“符合预期”的改编电影要好得多,可见好故事本身才是王道。

其实不仅仅是动画IP的真人版翻拍,迪士尼旗下其他的一些IP翻拍,近年来在选角上也不乏颇具争议之人(最典型的莫过于惊奇队长)。然而绝大多数影片争议到最后,都会变成“真香现场”、迎来粉丝们的好评,因此虽然《小美人鱼》如今引发了群情激奋,但仍有不少人相信如果剧情够好,该片仍然有机会大卖。

迪士尼为什么这么选角?

虽然选角对于票房并不产生直接性的影响,但毕竟会给影片积累负面评价、为票房和口碑埋下隐患,而向来严谨的迪士尼却愿意多次冒险,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对自己的招牌有自信?

大环境的影响,是一个不可被忽视的重要因素。尽管从制片公司到奥斯卡,美国电影产业的各个环节里,都曾否认过“有在迎合政治正确”,但现实却是在美国现有的社会环境下,人们对于“多元性”的要求正越来越高,而这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许多电影创作。

曾经有人调侃称,现阶段好莱坞电影里的“主角团”标配,必须包含“白人男性、女性、黑人、亚裔、性少数群体”这几个要素才能满足舆论要求。而在迪士尼的一些作品(例如《复仇者联盟4》)中,也会刻意加入一些符合社会预期的元素。因此在多数网友看来,此次《小美人鱼》的选角存在迎合政治正确的情况。

在毒眸看来,对于迪士尼这样一家全球最大制片公司而言,它所以愿意在这样的问题上“冒险”,显然是有更多票房的考量在其中。

从过往几年的票房数据来看,现阶段北美市场的年度总票房基本维持在了110亿上下,人均观影人次为5.5次左右。考虑到现阶段美国的观影人群已经占到了总人口的80%以上,在现有的产业环境下想要继续深挖美国国内市场已经十分困难了。因此对迪士尼这样的巨头来说,更大的增量空间其实是在海外。

范冰冰在《钢铁侠3》中客串

然而长期以来,好莱坞的头部作品更多都是围绕白人男性所展开的,这些作品虽然也能传播到世界各地,但相较于其他地区的本土作品,这类好莱坞作品的影响力显然还是比较有限。因此早在几年前,包括《钢铁侠3》等作品都会邀请华人演员客串,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开拓更多海外市场。

在谈论网上对茉莉公主身份的质疑声,梅纳就表示:“《阿拉丁》最开始其实是源于中国民间故事,而动画片里虚拟的阿拉伯城市阿格拉巴其实是印度、中东、中国的荟萃。”在他看来,导演之所以选择一个英印混血的演员来出演茉莉公主,是为了使这个故事与世界更多地区的文化产生关联、创造共鸣。

娜奥米·斯科特饰演的茉莉公主

无独有偶,此次在《花木兰》上选角的“出彩”,其实也是充分考虑到了中国市场和海外华人的喜好。

在《花木兰》刚刚宣布选角计划时,在国外社交媒体Care2上曾出现一封名为“告诉迪士尼你不想看到一个白人木兰”的请愿书,在短短两天内就获得了超过3万人的联名支持,其中有不少都是华人。而该片导演日后在谈及选择刘亦菲的原因时也表示,她之所以在上千个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一方面是因为其武戏功底和双语能力,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她出众的外表和在中国的知名度。

《花木兰》的选角广受好评

而除了希望借助人种、肤色等来获得更多的情感共鸣外,借助角色的选择来对人物本身形象、故事调性等进行突破,也是迪士尼主动选择在角色上主动求变的一个重要原因。

近年来,迪士尼的合家欢战略已经逐渐被确立了下来,因此无论是动画电影还是漫威的超级英雄影片,核心受众人群都是全年龄向的观众。这就使得如果影片都像《赛车总动员》系列一样偏向于儿童市场,票房的上限则很难被突破(《赛车总动员3》的全球票房只有3亿美元)。而由于《美女与野兽》《小美人鱼》等动画都更偏向于儿童化,所以如何在原本的故事上增添更多适合成年观众的元素便成了改编的重点。

从过往的几部迪士尼真人版动画IP电影的改编情况不难看出,歌颂真善美的爱情故事已经不再是这些电影的全部。《沉睡魔咒》《美女与野兽》《阿拉丁》以及即将上映的《花木兰》中,都融入了很多对于女性独立、个人价值的表达,甚至于爱情的元素都被大大弱化——和为了政治正确而做得“妥协”不同,很多改动本身其实也有创作者自我表达和故事主题升华、丰富内容的考量在其中。

这样的改编,也使得角色的选择必须“跟进”,没法再按照原有的形象进行描绘。作为好莱坞著名的女权运动代言人,艾玛·沃特森其实一度拒绝过出演《灰姑娘》,因为她并不喜欢这样一个“傻白甜”的人物形象。但到了《美女与野兽》中,当女主的人物形象不再单一、干瘪时,她甚至放弃了《爱乐之城》等影片的演出机会、欣然前往,并最终成功塑造了一个区别于以往的公主形象。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毒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毒眸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评论(1

  • hJVKgN hJVKgN
    回复
    1

    川普总统打破了美国的政治正确势头!

    2019-07-13 13:26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