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安踏体育年内第二次遭遇做空,市值蒸发超百亿 | 钛快讯

摘要: 午间,安踏体育公告,公司股票在港交所短暂停牌。停牌前,安踏体育报每股51.25港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32%,市值蒸发109亿。

钛媒体快讯 | 7月8日消息:沽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浑水研究公司(以下简称“浑水公司”)发布报告称本土运动用品龙头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踏”)财务造假:已有确凿证据证明安踏控制大量分销商,制造有利其公司的财政报告造假。8日早盘,安踏体育跌近9%。

午间,安踏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应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本公司”)之要求,本公司的股份由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下午一时正起已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短暂停止买卖。公司将对一份本公司认为载有不实及有误导成分资料的报告作出回应。

停牌前,安踏体育报每股51.25港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7.32%,市值蒸发109亿。

沽空机构:安踏秘密地控制27间分销商

7月8日上午,浑水公司发表一篇题为“ANTA Part I:Turds in the Punchbowl”报告,报告中表示,安踏虽然有实际经营业务,但其财务数字不可靠。该机构称,已发现公司秘密地控制27间分销商,当中至少25间是一线经销商,而这些秘密控制的经销商占安踏品牌销售70%甚至80%,公司高级管理层对这类经销商的控制已是公开秘密,该机构相信公司透过控制经销商操控财务数字。

报告称,安踏坚决声称其一级经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是个谎言,这种独立分销商的概念是一种假象,安踏的高级管理人员经常将分销商称为“子公司”。

浑水机构表示,安踏的四位前高级经理和一位主要经销商的前经理对该机构明确表示,安踏控制着经销商。

此外,报告指出了安踏体育的一级经销商总计为40家至46家。

就此次浑水公司沽空安踏一事,安踏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对此不予置评,以此后的公告为准”。

13个月遭三次沽空

事实上,这并不是安踏首次被机构沽空。

2018年6月15日,受GMT Ressearch Limited沽空的影响,包括安踏在内的多家中国体育用品公司股价早盘一度大跌。其中,安踏股价一度跌幅近10%。报告指称这些公司“利润率虚高”,“最明显的问题就是骗子公司的利润率比耐克这样的全球领先者都要高,而很不幸的是,安踏、特步和361的数据也存在上述特征。”

GMT重点质疑了安踏,认为安踏存在利润造假的嫌疑。GMT分析称,安踏非生产性资本过大,为配合收入虚增了大量现金流,且存货相对于收入比例过低,预付账款相对于存货比例又过高。据此,GMT认为股价仅值10港币。而彼时,安踏的股价在45港元左右。

随后,安踏予以强烈否认,其股价也并未遭遇明显影响,且随后一路高升。

2019年5月30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Orca Capital在某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体育的公司治理及旗下斐乐(FILA收入不透明,预计安踏体育股价会有34%跌幅,建议沽空。消息一出,安踏体育盘中跳水,股价一度跌超12%,触及43.5港元,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次日,安踏体育连发两则公告:一条为澄清公告;一条为披露关联人士现金认购新股份。公告发布后,安踏体育股价高开逾1.8%,此后涨幅迅速扩大至近6%,收报48.0元/股,涨2.24%。

值得关注的是,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此次发布的报告标题“ANTA Part I”来看,此为浑水公司针对安踏报告的第一部分,未来有可能发布后续报告。

2018年营收241亿元,连续五年保持双位数的增长

实际上,在过去的2018年,安踏体育实现的收益、经营溢利及股东应占溢利三项指标不但均创新高,且连续五年保持双位数的增长。

同时,近年来安踏体育频频出手收购品牌,以丰富整个集团的品牌群。今年2月25日,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以安踏体育为首的中国财团拟以46亿欧元(约360亿元)的对价,收购芬兰体育用品集团亚玛芬AMER SPORTS,为成为世界级体育用品集团打下基础。

2月26日,安踏体育发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业绩。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集团收益达到人民币241亿元,同比增长44.4%。毛利为126.873亿元,增长54%,经营溢利56.998亿元。安踏品牌产品去年第4季及全年零售额按年上升10%-20%。其他品牌去年第4季零售额按年升80%-85%,全年升85%-90%。

从2018年报中也可以发现,FILA品牌全年营收占比35%,销售增速超八成,但年报中从未披露过FILA品牌具体的毛利率、前几年同比的销售等数据。安踏的董事长丁世忠曾在公开场合透露,FILA贡献的流水超过100亿元。

除了屡被沽空外,安踏也在遭受其他质疑:此前,去年,当安踏宣布将以40多亿欧元收购AMER SPORTS时,就被外界认为其并没有充足的资金以及足够的能力。

安踏创始人丁世忠曾表示“不做中国的耐克,要做世界的安踏。”但目前来看,安踏依然面临着一些难题。

(钛媒体综合整理自北京商报、新京报、第一财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