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学徒徐小平

摘要: 从未停止过对任何新机会的尝试和探索,一不小心成为网红投资家的徐小平是中国创投圈最忠诚的学徒。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 | 薛芳,编辑 | 康晓,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刚离开新东方那会儿,虽然有了大笔的钱,有一天走在国贸附近的人行道上,看着身边快速行走的年轻人,突然想大哭一场。每个人都有自己全情投入的事情,而我好像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多年过去,徐小平一直忘不了这种失落。

那时徐小平已经50岁了,他进入了人生的低潮期。为了对抗这种挫败感,徐小平进入了一个新的未知领域,成为一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成为天使投资人的故事始于2006年,他是个学徒。

吴晓波《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一书中,列出了2009年-2018年产业迭代创新时期的四位投资人代表,IDG中国的熊晓鸽、红杉资本的沈南鹏、真格资金许小平和高领资本的张磊。徐小平在投资圈博得盛名,成为一个符号性的存在。

这颇有些时势造英雄的意味,早年新东方的工作使得徐小平了解留学生这个群体,因此,徐小平投资生涯一拉开序幕,斯坦福便成为起点。2013年和2014年两个上市案,百倍回报的荣光皆是斯坦福的中国留学生带来的。

感性和激情成为“徐小平老师”在投资圈最大的标签,某种意义上,徐小平身上流动着大部分中国创业者相同的原始的血液,对成功和财富的饥渴感,徐小平感知并挖掘着——他们内心的火苗、他们看到的所有可能的创业机遇、他们改变命运阶层跃动的冲动。

从BAT到TMD,徐小平一边学习着各种不同的方法论,一边扩大了投资的圈层——从早年只投斯坦福的学生、到海龟圈、再到本土的各色创业者。

从未停止过对任何新机会的尝试和探索,一不小心成为网红投资家的徐小平是中国创投圈最忠诚的学徒。而扩大的创业者圈层和区块链领域的投资,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争议。

投出比新东方牛的公司

徐小平197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理论音乐;毕业后去北大当了4年老师,期间,他认识了俞敏洪和王强;1987年,徐小平出国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攻读硕士也是西洋音乐。
早年徐小平(左一)和俞敏洪、王强(右一)的合照

早年徐小平(左一)和俞敏洪、王强(右一)的合照

1995年,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和徐小平在加拿大重聚,当时的徐小平正处于失业状态。当时徐小平在国外过得不好,他读完音乐硕士就失业了,想再读个博士竞争的又全是中国人。

徐小平在加拿大打过各种各样的零工,他给移民局做过咨询,给台湾餐厅洗过盘子,给披萨店送过外卖。那时候的俞敏洪,已经创立了新东方3年,身价千万。

1996年1月9日,徐小平跟着俞敏洪回到了中国,加入新东方。随后不久,身在美国的王强也加入了归国创业的行列。2005年9月7日,新东方上市,徐小平成为了仅次于俞敏洪的中国第二富老师,身价飙升到至少40亿。

徐小平因为与俞敏洪管理理念不合,离开了奋斗12年的新东方。他曾坦陈,俞敏洪是他心里的一座山。

无独有偶,《创业家》的一篇文章里,谈到了徐小平的心结。徐小平创立真格基金,隐约有种想证明自己不比俞敏洪差的情结,他想通过做投资,投出比新东方更牛的公司。

徐小平跨入投资领域的那一年,淘宝成为亚洲最大的购物网站,谷歌进入中国。

失落的徐小平得找点事情做。那时候,天使投资是个新鲜玩意。根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2005年中国活跃的股权投资机构仅约500家左右。徐小平坦陈,有两个人点燃了他的创投事业的第一把火。

第一个是曾担任新东方教育在线CEO的钱永强,用20万人民币投了空中网。2004年空中网上市,钱永强的20万获得了百倍回报,这使得徐小平“撕心裂肺”、“羡慕嫉妒恨”、那会儿他有句玩笑式的口头禅——“这**的,赚太多钱了。”

第二个是新东方合作学校的行政人员洪根强,2006年,洪根强告诉徐小平,他要做中国的 Facebook,需要100万。仅凭洪根强一句,“我是杭州人,阿里巴巴在杭州”,徐小平就投了。这笔投资可以视为徐小平在天资投资领域的试水。

徐老师不懂但他投了

做天使投资的人,大多比拼的都是对未来的洞见,徐小平显然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径,他看的是人,人对了事就对了,是其一贯坚持的逻辑。

刚开始跨入投资领域,徐小平把目光投向了斯坦福大学,在那里,他寻找需要天使资金的创业者。黄砖红瓦、有着好几公里人工椰林的斯坦福大学,而其商学院是美国创业氛围最为浓厚的商学院。

坊间也曾流传这样一个说法:斯坦福MBA毕业的时候,只有10%的人写简历找工作,剩下90% 的人都在写BP(BusinessPlan)找资金创业。哈佛MBA则颠倒过来,90%的人写简历找工作,10%的人写BP找创业资金。

2005年,徐小平去斯坦福寻找投资机会,当时的郭去疾在斯坦福读MBA。2006年,徐小平成为郭去疾兰亭集势第一个投资人。而后郭去疾又把自己斯坦福的师弟陈欧介绍给了徐小平。

在《创业资本圈》的栏目里,创业工场的麦刚坦陈,陈欧告诉他一句话,“徐老师他什么都不懂,但他投了我。你什么都懂,所以你没投我。”这种阴差阳错使得麦刚和陈欧之间就错过了。徐小平也承认,他确实不懂,但他还是投了。

多年后,徐小平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名校就是替一般人完成了过滤、筛选和萃取集成的过程。起初的这几笔投资奠定了徐小平投资的风格。

这些都使得徐小平在斯坦福的中国留学生中声名鹊起,坊间有一个流传的说法是郭去疾陈欧之后,斯坦福的中国留学生如果归国创业,回来第一个找的就是徐小平。这是硬币的A面。

那么硬币的B面是什么?徐小平的投资基本没有套路可言。天使投资人薛蛮子总结过徐小平的投资风格,“创业者来找徐小平,就是如果你能把徐老师给讲哭,不论主动和被动的,多半会投,如果是主动的情感流露,那一定会投。”

徐小平说真格的投资哲学是“判断人而非判断模式”。当在真格基金内部意见相左,他选择以个人名义投资,如果项目能够获得第二轮投资,再转到真格名下,如果投资失败,则自掏腰包。

梦想是不可审计的

徐小平认为,在天使投资阶段,往往是只有一个梦,而梦想是没有数据的,梦想是不可审计的。

相对于其他投资人的理性,感性成为投资人徐小平最大的标签,这种感性使得进入投资圈的徐小平颇有点公牛闯入瓷器店的感觉。毋庸置疑,情怀是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打的最大的一张牌。

这使得他以精明、理性著称的天使投资人圈子里,面目异常清晰。

2012年,徐小平在硅谷碰到两个老外,他们有一个创业项目叫创业方舟,在离旧金山十几公里的公海上做一个船,让来自全球各地的创业者们在船上创业,船上有麦当劳、电影院、舞厅,创业者成功了就坐直升飞机到硅谷去。

徐小平综合评估了这个项目,知道很难赚钱。但是他和王强还是投了。徐小平说,这个项目他之所以投,就是想点燃创业者的浪漫想象,让全球志同道合的创业者们聚在一起,沟通、联谊、交朋友。

创业方舟后来还是沉了。徐小平投资中的感性可窥一斑。

曾任职欧洲最大私募股权基金CVC Capital Partners的光点资本合伙人符正告诉《深网》,徐小平用一套不是打法的打法,在投资圈站稳脚跟。

符正在2016年创立了光点资本,他的困惑是在投资的时候他总要告诉别人他是谁。光点资本专注于消费、教育、文娱领域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的资金来自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大型央企和上市公司。

如何迅速的在创投圈打开局面,符正研究了很多案例后,发现真格基金是一个独特的存在。用吴晓波的话在《二十年二十人》的访谈中话来说,“徐小平是一个奇葩。”

一度,徐小平的投资逻辑被坊间简化为“徐氏三投”,所谓“徐氏三投”即能忽悠(要会说)、长得比较体面(一定要帅或者美)、名校毕业(当然最好是海龟)的。

徐小平在接受“王峰十问”时,坦陈,真格基金的早期他确实比较偏爱留学生。

而至于坊间简单粗暴的“徐氏三投”,徐小平否定了这个说法。徐小平给出了他自己认可的版本, “徐氏三投”——即看创业者的学习能力、工作能力、领导能力。

扩大了的投资版图

无论哪个版本的“徐氏三投”,个人的感知和判断都占了极大的比重。5年的个人投资生涯,徐小平在留学生中建立了强大的影响力。

众所周知,做天使投资后,每年徐小平都要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美国东西海岸做巡回演讲,在哈佛、MIT、斯坦福、伯克利……他鼓励中国留学生和在美华人回国找他创业。

这些在留学生中形成了非常好的口碑效应。而这种影响力,对天使投资人来说,就是一种生产力。

2011年12月,真格基金进行了第二期3000万美元的募资,徐小平称之为真格2.0时代。此前,真格基金已经投资了国内80家创业公司。3000万一半来自徐小平、王强、俞敏洪为主的原始合伙人,一半来自好友沈南鹏的红杉资本。

当真格基金从个人天使投资蜕变成机构化的天使投资机构时候,初期,徐小平还延续着过往个人投资的风格,只投海龟。但慢慢的,徐小平就扩大了他的创业者圈子,从斯坦福创业者到海龟创业者,再到本土创业者。

这种变化或许跟徐小平参加的一个组织相关,青年天使会。这是一个2013年成立的组织,成员有薛蛮子、李开复、徐小平、雷军、蔡文胜等。这些人他们的投资履历使得徐小平茅塞顿开。

徐小平在i黑马的活动上分享,“蔡文胜没上过斯坦福,他喜欢投“草根”创业者,成功率非常高。再看雷军,武大不是中国最顶尖的学校,金山也不是中国最顶尖的公司。但是‘雷军系’,他们的创投命中率确是中国最高的。”

在徐小平看来,斯坦福、蔡文胜、雷军这三者之间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创建了选择与培育创业者的独特标准。”“精英”一词的传统定义正在被颠覆,在“创业家”群体面前土崩瓦解。

“以马云、雷军这些人为代表,他们没有留过学,但是他们在长期和eBay、微软、亚马逊搏斗的过程中,已经完成了国际化的过程,他们创业成名之前已经是具有了国际竞争力的‘精英’了。”徐小平阐述。

这种对“精英”认知的变化扩大了徐小平的投资版图。

“因为我是做留学咨询在新东方起家的人,所以我和留学生之间当然有一种天然的资源。但随着中国本土创业者的崛起,留学生和本土创业者在真格被投CEO中是一半一半。”徐小平在接受王峰采访时阐述。

创投圈“第一网红”

那么在本土的创业者中间,徐小平又是如何扩大他的口碑效应的?

徐小平选择了一些孵化器机构,比如牛文文的黑马学院,他常常参加黑马学院的活动,去和学员做一些创业分享;他给《新京报》的“寻找中国创客节目”站台,去分享过往的创业经历……

徐小平的投资有四不投:不投单打独斗的人;不投没有胸怀的人;不投没有资源的人;不投没有魅力的人。在这四条规则里,徐小平本人最看重的是第四条。他投资了马佳佳,王凯歆。
徐小平投资马佳佳

徐小平投资马佳

马佳佳,2008年以云南省高考语文状元的身份考入中国传媒大学,一毕业马佳佳就在大学门口开了成人用品实体店,2013年,以女嘉宾身份参加江苏卫视《非诚勿扰》;2014年受邀到万科演讲剖析互联网如何影响房地产,成为话题人物。

2015年的创投极客论坛上,徐小平讲述了他投资马佳佳的整个过程,吃了一段饭,30万拿了一点,整个过程中,徐小平始终没有问马佳佳在卖什么东西。且整个基金内部,是完全反对他投资了马佳佳的。

“我还是坚持投他,为什么?我告诉大家我投他了,而且我以此为骄傲。别人对马佳佳的指责,你看你什么都没有,暴得大名。我反过来问大家,你什么都有,为什么你不出名?为什么市场不知道你?”徐小平阐述。

现在马佳佳已泯然众人,但徐小平投资的任性却伴随着“话题女王”马佳佳被一些创业者记住了。徐小平的感性再一次被放大。

后来,徐小平又投了王凯歆。这位生于1998年的少女,高中休学创业,建立了针对青少年学生的垂直电商平台神奇百货。2016年1月,王凯歆的神奇百货获得由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与创新谷跟投的千万级别A轮融资。

此后,王凯歆和神奇百货一炮而红。

2016年7月,神奇百货被曝出数据造假、闪电搬家、非法辞退员工等。3个月后,神奇百货官网关闭。从马佳佳和王凯歆,是2015年和2016年的话题人物,在这两个投资项目上,可以窥见徐小平对他们的投资带来了广泛的话题效应。

对此,徐小平显然并不排斥,一度,他称自己是创投圈“第一网红”。此外,徐小平和他的真格基金还投资了小红书,逻辑思维和papi酱、VIPKID等。

谁成就了徐小平

衡量一个天使投资人是否优秀的标准都是看他,是否投出了独角兽。

兰亭集势上市,徐小平投资郭去疾的10万美元,变成了4000万美金;再后来聚美优品上市,徐小平前后总计投给聚美38万美元,IPO前,徐小平持有聚美8.8%的股份,徐小平把近3亿美元收入囊中。
陈欧(左一)和徐小平(右一)

陈欧(左一)和徐小平(右一)

这两个项目的上市不仅仅给徐小平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也带来了巨大的声誉。郭去疾也好,陈欧也罢,他们都是海龟,这些年,海龟是归国创业的“高成功率”人群。

徐小平的成功仅仅是因为押宝易成功人群吗?他真的不懂生意吗?其实也未必,只是这一切被他投资风格中那无比强大的感性光环给罩住了。

2014年,刚刚从英国剑桥毕业的杨刚(化名)回到北京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徐小平。90后的杨刚有一个创业项目,这个项目是把国内大学生申请国外大学的数据收集起来,做留学申请学校推荐。

他见到了徐小平,两个人聊的也挺好的,但是徐小平告诉杨刚,“你的项目对学生很有用,但作为生意,挣不了钱”。受到打击的杨刚并没有放弃,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杨刚,假装成高中生,去了二十多个留学机构,发现赚钱很难。

“就算全中国的留学生都用你的平台,还是没有钱赚,因为他们会DIY,再说留学的市场在萎缩,更多的付费人群其实是那些没有办法DIY的人。”徐小平如此说,杨刚放弃了这个看起来仅仅是爽的创业,他换了一个跟生意相关的赛道。

现在的杨刚说到这些,尽管徐小平没有投他,但他非常感谢徐小平。在徐小平这里,他完成了最初的跟生意有关的启蒙。

这里有一个不得不交代的背景是,从真格成立的2011年到全民VC的2014年,中国的投资机构翻了几番。

根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截止至2010年底,中国市场中的投资机构激增至了2500多家。而截至2014年底,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活跃的投资机构已经超过8,000家。

如何在一堆投资机构里,面目清晰的浮现出来,被创业者记住,这个跟品牌营销相关。在营销方面,徐小平是个高手。

当年在新东方时,管品牌的徐小平,新东方三驾马车的创始人营销,今天看来依然有着极高的性价比。徐小平喜欢将他关于营销的方法论分享给创业者,陈欧著名的“我为自己代言”,就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争议徐小平

扩大的创业者群体,再加上真格的投资成绩单。非同一般的关注度,使得徐老师声名鹊起。于是,就出现了一个能造风口的徐小平,2018年年初,区块链的风口跟徐小平有着一定的关系。

2018年春节,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热潮迎面而来,最先引爆的是VC圈,先是徐小平“不要外传”拥抱区块链革命的言论刷爆朋友圈,红杉,IDG这些投资机构频频出现在白皮书中。

区块链的大热。一夜间,恐惧、贪婪、兴奋、好奇混合成一种焦虑的空气。人人都在谈论区块链,连大妈都在打听如何买币。

几乎又是一夜间,区块链格局初定,诞生了首席经济学家,币圈沈南鹏,面包公司的管理者摇身一变就成了区块链转型专家……徐小平,薛蛮子,蔡文胜都被迅速封神。

区块链风口里的徐小平,用薛蛮子的话来说,很亢奋。

有人诙谐地把2018年的投资圈分成两拨,对区块链不感兴趣的被称为古典投资人,他们普遍对区块链嗤之以鼻。在古典投资人的眼中,区块链领域现在进入的这些投资人,都是在传统领域相对来说不那么成功的投资人。

毋庸置疑,这是一群在寻找更大成功的人,他们都在寻找着下一个BAT。

毋庸置疑,进入区块链领域给徐小平带来了巨大的争议,区块链领域是一个枭雄和骗子随时可以互换角色的行业。

当下的徐小平,已经不再为区块链摇旗呐喊。

一度,在创业者圈子里形成了一种说法,天使轮拿徐小平的钱或者真格的钱,会有一个比较好的PR效果。在全民VC的当下,一个优质的投资项目从早期FA开始,都是几家投资机构在抢。

有人拿了徐小平的钱,但是也有人拒绝了徐小平和真格的钱,创业者理由也很简单,拿跟自己气质接近的钱。一位创业者告诉《深网》作者,他去过两次徐小平银泰的家,但最后他拒绝了徐小平。

在他眼中,“如果拿了那个知名投资人的钱,会有一个很好的PR效果,但他所在的领域在中国才刚起步,一时的PR宣传效果固然重要,但最终能够胜出的,更需要背后的投资人对行业有足够的理解才能陪伴公司走的更远。”

当然这种拒绝的背后是创业者的可以选择的资本增多,对于一些实力很强的创业公司来说,在天使轮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介意基金对外的背书能力,他们更看重双方的契合度。

这仅仅是个案,经过全民创业潮的洗礼后,优质的创业者都不差钱。徐小平在创投圈奋战的这十多年,感性也罢,毁誉参半也罢,这些都不影响他已经成为中国创投圈一个符号式的存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

腾讯新闻出品栏目,《棱镜》《深网》

评论(4

  • 大忽悠又出来了?

    2019-05-15 10:15 via weibo
  • 钛a77RKu 钛a77RKu
    回复
    0

    错别字校正一下,高屋建瓴高瓴

    2019-05-15 13:36 via android
  • 钛iFQ3pA 钛iFQ3pA
    回复
    0

    橱窗里的投资人

    2019-05-15 13:30 via iphone
  • 青椒农场 青椒农场
    回复
    0

    天使

    2019-05-15 13:28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