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混乱的“投屏”:《战狼2》被盗播,苹果Netflix対撕

摘要: 不起眼的“投屏”,正在收获越来越多的用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作者为翟更章,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上周,百度旗下的投屏APP“袋鼠遥控”,因擅自播出《战狼2》,被版权方优酷起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袋鼠遥控”背后的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赔偿优酷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开支1万元。

这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因为“投屏”而引发的版权诉讼,也让“投屏”这个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细分领域,引发更多关注。

不起眼的“投屏”,正在收获越来越多的用户。

尤其是当手机投屏APP与智能语音技术结合,有望取代遥控器,成为电视的一个重要入口,这让投屏,可能成为改变互联网电视行业格局的重要一环。

就在本月初,Netflix以“技术限制”的理由屏蔽了苹果AirPlay投屏功能,而在此之前,苹果刚刚推出视频订阅服务Apple TV+,与Netflix产生直接竞争。这次屏蔽,则是Netflix对苹果的反击。

反观国内,虽然广电总局要求投屏app只能由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的相关方来运营,但“袋鼠遥控”“悟空遥控”等手机投屏app依然快速攻城略地,不仅如此,不是手机投屏app还有一键连接网盘的功能,这让盗版视频内容,又通过投屏这一新渠道,流入了互联网电视市场当中。

投屏,犹如一块莽荒之地,机遇与乱象相伴相生。

投屏+语音控制走红,颠覆大屏格局?

年初1月份,一向只提供独占服务的苹果为了布局大屏,找到三星、索尼、Vizio等电视厂商推广自家最新的AirPlay 2协议。

这背后的野心,正是希望快速抢占大屏市场。

苹果的策略,是通过Siri语音助手和AirPlay投屏功能,搭建大屏平台,提供全新的大屏软件内容服务,试图挑战Netflix在影视内容订阅市场的地位。可以说,Netflix这次屏蔽Airplay,反击做得快准狠!

其实整个OTT大屏市场,都呈现出一股类似苹果这样的手机投屏+语音控制大趋势,而国内手机投屏遇到的监管局面要比苹果、Netflix之间的对撕来得更加严峻。

目前,互联网公司开始试图借道手机投屏占领OTT大屏市场,甚至开始整合智能音箱、语音助手、(手机)投屏等技术,研发体验更为出色的Ai投屏服务。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手机投屏未来有望赶超遥控器,成为OTT大屏最大的入口。

从2017年开始,国内电视市场就掀起了一股语音遥控器的潮流。

2018年,阿里天猫魔投、爱奇艺电视果4K相继推出,两家不约而同的主打手机端Ai语音操控电视大屏,两家的产品思路与苹果相似。小米手机、小米电视、小爱智能音箱也在走相似的路线。更广阔的范围内,国内外互联网巨头都在急攻智能音箱市场。

“语音控制是最适合多屏互动的,是未来OTT大屏端的主要入口。”视连通CEO许怡洋如此评价新的趋势。

视连通是一家面向OTT大屏市场提供场景化人工智能服务的公司,其目前正在做的一个产品就是将影视长视频分切成一段段小视频小场景,方便未来语音助手检索。

“目前遥控器作为入口占据了90%,手机投屏占到了10%,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比例会逐渐调整,预计在2021年,投屏用户的比例和遥控器用户的比例会1:1。最终格局我们认为是,手机投屏:智能音箱=1:1。当所有的人都舍弃遥控器,那他转移的阵地第一个就是手机,用户以投屏方式观影将成为新常态。”

乐播投屏CEO冯森将认为遥控器、手机投屏、智能音箱是OTT大屏核心入口。这一观点与OTT大屏市场的体验和主流观点相符,移动设备的视频体验有局限性,智能音箱想实现更多功能则必须有屏幕联动,用户确实有这样的投屏需求。

许怡洋和乐播投屏冯森给出的活跃智能电视终端数量是2亿台,国际大视频研究院院长殷建勇给出智能电视终端累计保有量数据是3~4亿台,已经超过PC保有量。冯森表示当下乐播投屏的OTT端的装机量达到1.5亿,而除去创维酷开电视之外,所有品牌OTT产品都已经预装了乐播投屏。

各家的数据相差较大,不过这些数据合在一起已经可以反映出OTT市场的规模状况。

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2018年日活OTT大屏终端数量在8700万台,最新的数据则在1亿。爱优腾三家旗下的银河奇异果、CIBN酷喵影视、云视听极光日活分别是2216万、1661万、1604万。

要知道OTT大屏面对的是家庭市场,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中国有13.7亿人口、4亿户家庭,以目前OTT大屏终端的保有量来看,离平均每户一台OTT大屏终端的水平已经不远,而四分之一的家庭每天都在使用OTT大屏服务。

而且,手机投屏对OTT大屏开机率有促进作用。

“目前投屏用户占智能电视开机率有10%到15%,近两年这一数字还在快速增长中,2015年这一数字连0.1%都不到,2016年到了3%,2017年是5%,2018年已经是9%,现在已经是10%以上。每年都在攀升,我们认为三年之内会达到50%。”冯森给出了数据趋势。

更多的好消息是,互联网视频平台的付费订阅迎来了新的突破。2019年春节档《新喜剧之王》《飞驰人生》出现了院线下线即登陆互联网平台开展付费订阅的现象。

用户接受在网络端付费点播电影,对于OTT大屏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电视大屏更适合电影的观影体验。付费点播用户一般更重视观影体验,对投屏需求就更加强烈,这对OTT大屏市场来说,是直接的利好。

当下OTT大屏的快速发展,也直接挑动着各利益方的神经。

手机投屏的方式可以直接在技术上绕过互联网电视牌照方,那么视频网站的会员、付费点播服务就跟牌照方无关,大量网页视频更不受牌照方的播控审核。

同时,OTT大屏的体量加上Ai语音操控、投屏这样新的产品模式,正在改变整个视频市场形态。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手机投屏能够直接在OTT大屏端上实现直播、评论、弹幕等复杂的产品服务。

这些触碰到了互联网电视监管政策。

监管的达摩克斯之剑悬起

去年9月,成立还不满一年的“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互联网电视工作委员会”召集7家互联网电视牌照方,各大视频网站,以及小米等20多家国内知名终端厂家,举办2018年互联网电视行业合作发展恳谈会。

在这次会议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魏党军明确表示:

当前在互联网电视上,有不少企业通过网络投屏的方式,直接将手机视频,绕过监管,投放到电视的行为是不符合相关互联网电视管理政策的。互联网电视上的投屏应用,必须是具有互联网电视牌照的联合运营方才可以开展,任何独立的第三方的投屏行为都属于违规。

市场创新与监管之间产生了冲突。

像爱奇艺电视果、阿里天猫魔投等工具背后,多少都有关联的牌照方,但另一些诸如“袋鼠遥控”“悟空遥控”等正当红投屏app,是否具有运营资质,就成为一个疑问。

“广电总局不允许投屏,但怎么管?广电没有执法权,他只负责发牌照证书。”国际大视频研究院院长殷建勇点出了广电系的弱处。

目前投屏对于整个内容市场来说,还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当然,这份敏感也来自于正式文件还未下发,“独立第三方投屏违规”的解读,或许还有缓和余地。

但在这个背景下,投屏APP引发的版权争议已经浮出水面。

正如文章开头所提到的,优酷近期就因为“袋鼠遥控”APP擅自播出《战狼2》将百度网讯和百度云计算公司告上法庭。与传统互联网电视的app不同,“袋鼠遥控”是通过手机端的操作进行点播,并且通过投屏的方式在智能电视上观看。

更特别的是,“袋鼠遥控”与百度网盘相连接,用户通过手机上的“袋鼠遥控”APP,可以直接将网盘中的内容投屏到电视上,这样的设计,无疑大大增加了盗版资源进入大屏端的可能性。

走向破局之路

“监管不是一棒子打死,如果你不是上市公司对政策风险没有那么敏感,你也可以继续做投屏,在你的产品体量很小或者非常大的情况下都不成问题。太小没必要浪费监管资源,做得非常大的话那说明市场大趋势已经到了,可以改变监管。甚至你也可以在大屏端引入互联网服务,只要你的产品不叫电视就都可以。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不叫电视,用户不认。”

对于当下的监管问题,殷建勇认为有着大量缓和空间,监管方并没有那么强势。

OTT大屏产品属于消费电子产品,具体的技术标准由工信部审核。投屏属于通用软硬件技术,难以从产品端进行限制。2014年广电总局也发出规定禁止OTT盒子提供通过USB接口安装APP,但USB接口、文件管理系统、OTT基于的Android操作系统等在国际上有明确的标准,不可能随意更改,最终找不到可行的执行推动方法。预计此次的手机投屏问题,也会以同样的方式结束。除此之外,作为OTT大屏播控审核主体的牌照方,也不轻松。

“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爱优腾基本上已经完成了OTT大屏端的预装工作,各家都宣称有过亿大屏用户。这些里面会有预装会员合作,但分成都是一次性的,应用分发预装和相关会员合作会跟牌照方、终端厂商进行分成,但后续会员续费都是转移到手机端付费,怎么分成?”

会员分成上,靠着支付平台可以轻松绕过牌照方,而现在手机投屏这样服务又准备从技术上进一步绕过牌照方。

这些问题从上市公司的财报里可以看出端倪。

本月初创业板上市的新媒股份(广东南方新媒体SMC)是广东广播电视台旗下的IPTV二级播控和互联网电视牌照持有方,并与腾讯合作打造了“云视听极光”互联网电视运营平台。新媒股份的上市招股书显示:

报告期内,公司IPTV和互联网电视两项业务收入合计金额为22859.12万元、37602.51万元和57644.2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03%、84.32%和89.63%。IPTV业务收入是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所占比重逐年上升。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公司IPTV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4.16%、68.46%和74.29%。

如此核算下来,互联网电视业务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0.87%、15.86%和15.34%,具体营收分别为6358万、7073万和9866万,处于稳步上升阶段。

这样的数字,跟腾讯视频8900万会员,几十亿的会员收入体量完全不匹配。

专注三网融合领域的融合网CEO吴纯勇认为没必要绕过监管和牌照方,因为在实质业务运作上监管和牌照方并没有那么强势,其他业内人士也不建议相关公司采用各种形式绕过监管和牌照方。

事实上,监管与创新确实处在动态平衡的状态下。2017年中国移动的OTT盒子用户达到7000万,最终从广电总局手中拿到了IPTV牌照。

正在做智能大屏产品的华为也是其中一员,华为对外公布的产品形态是包含智能电视服务的智能大屏,并没有将其定义为电视,规避了监管问题。

关于华为智能大屏话题,华为方面向娱乐资本论表示:相关产品还处在研发阶段,最终形态尚未确定,无法进行回复,下半年才适合对外接受采访。

“监管不会拒绝市场对新业务的尝试,各家公司都在试探尝试新类型产品。包括类似投屏产品这种尝试,市场永远不会停止。”殷建勇对OTT市场未来的发展表示非常乐观。

整合投屏、智能音箱功能服务,进行跨屏语音操控已经成为OTT大屏市场明确的趋势,这个趋势难以阻挡。从华为平板M5青春版与百度爱奇艺合作的语音控制服务和荣耀v20通过ToF相机Type-C接口连接大屏实现体感操控服务可以看出,华为的智能大屏也必然是跨屏语音控制的形态。

“趋势已经形成,未来各家公司都有可能通过新的技术体验服务,主导大屏市场格局。”殷建勇很笃定的说到。冯森、许怡洋、吴纯勇和多位业内人士也表达了相似的态度。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还可以如此!

    2019-04-21 12:44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