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OpenAI成立营利公司,回报限制在100倍

摘要: 在技术进步的道路上,没钱寸步难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几天前宣布离开YC的Sam Altman,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量子位(QbitAI),作者为乾明,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OpenAI变了。

这家宣称要为人类谋福利的AI非营利组织宣布,成立一家营利公司,名为OpenAI LP

理由?

为了钱。

OpenAI说,需要在未来几年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部署大规模的云计算,吸引和留住人才,以及构建超级AI计算机。

相对来说,OpenAI的联合创始人&CTO Greg Brockman就更直接了:

需要筹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如果不这样做,非营利组织就会倒闭。

烧钱烧钱烧钱

在技术进步的道路上,没钱寸步难行。

OpenAI成立于2015年,从马斯克、领英创始人霍夫曼、YC总裁Sam Altman等处筹集10亿美元资金来进行研究,帮助人类获益。

但并不是一开始就有10亿美元打到账上的,这是一个目标数字,主要投资人是马斯克和他的朋友,以马斯克为主,钱的问题其实没有完全得到保障。

2018年2月,事态开始发生变化,OpenAI发布公告表示,因为特斯拉越来越聚焦AI,马斯克因为潜在的利益冲突退出董事会。

虽然马斯克之后也有不少新的捐资人,但咖位和资金实力能够匹敌马斯克的却没有。

与此同时,OpenAI的研究并没有停下,耗费的资源甚至比之前更多。

就拿前不久推出的GPT-2来说,一个模型拥有15亿参数,使用256块TPU v3训练,每小时都要花费2048美元。

这只是其中的一项研究,还有更多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而且, 研究人员的薪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据《纽约时报》报道称,2016年的时候,OpenAI有50多人,只是薪水和福利就支出了700多万美元。

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难以为继是必然的。

以OpenAI对标的DeepMind来看,其仅在2017年一年,就亏损了近4亿美元。

这一数字对于谷歌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人家账上还有上千亿美元的现金,每年也能入账200多亿美元。

而且,DeepMind还能建造新总部,里面有双螺旋楼梯,图书馆,屋顶花园,演讲厅和大厅艺术品等等设施。

对于OpenAI来说就没有这个命了。

尽管亏损达不到DeepMind这个规模,也可以勒紧腰带过日子。

但想靠捐钱支撑起来,打造通用人工智能(AGI),恐怕难以为继。

于是Open AI LP就应运而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妥协,对现实的低头。

回报最多100倍

OpenAI表示,尽管成立了营利公司,依旧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确保通用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依旧是第一要务。

解决方案就是,把Open AI LP设定为利润有上限的公司。

Open AI LP的基本理念是,使命完成后,投资者和员工可以获得有上限的回报。

对于首批投资者来说,这一上限是100倍,后续的投资者会更少。

如果回报超过这一上限,超出的部分,会由非营利组织OpenAI Nonprofit控制。

OpenAI表示,这有利于筹集资金,并以类似创业公司股权的方式来吸引人才。

效果?

立杆见影。

霍夫曼的慈善组织和风投公司Khosla Ventures纷纷慷慨解囊。

为了确保使命是第一位的,OpenAI LP的所有投资者和员工,都会签署一份协议。

只有少数OpenAI的董事会成员允许持有OpenAI LP的股份,如果有限合伙人和使命发生了冲突之后,由没有持有股份的董事会成员来投票。

目前,OpenAI LP拥有大约100名员工。

日常的运营中,OpenAI LP专注于创建先进的AI系统,以及与这些系统相关的安全和政策工作。OpenAI的非营利组织将继续专注于教育计划和政策举措。

无关马斯克

在OpenAI LP中,由Sam担任CEO,他刚于几天前宣布离开YC。

Greg Brockman担任CTO,Ilya Sutskever为首席科学家。

他们都是OpenAI的董事会成员,Greg Brockman是董事长。

除他们之外,董事会还有:

  • Quora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Adam D’Angelo;

  • 非营利慈善机构评估组织GiveWell的联合创始人Holden Karnofsky;

  • 领英的创始人霍夫曼;

  • 谷歌登月工厂X机器人项目负责人Sue Yoon;

  • Fellow Robots的CEO及联合创始人Tasha McCauley。

显然已经没有了马斯克的身影。

在2018年2月退出OpenAI董事会之后,他前不久又在Twitter上宣布,不能苟同OpenAI团队的一些做法,彻底退出OpenAI。

众说纷坛

OpenAI宣布这一消息之后,引发了大量的讨论。

有人评论称,三周的时间内,你从Open变为部分Close,并从非营利变成营利。好厉害。

甚至有人说,从一开始,非营利组织就是一个噱头,用来聘请人才,引起关注,或者资助。

现在又回到营利的道路上,假装是一个有益的人工智能组织。

不过,也有不少人理解OpenAI的这一做法,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可以拥有更多的资金,也能够执行和非营利组织的价值观和使命。

也有人说,筹集资金的时候,在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之间取得平衡是很难的。但很难说这对开发的安全和开放的通用人工智能是有利的。

此外,更是有人想起了马斯克,说自从马斯克离开之后,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对此,你怎么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量子位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量子位
量子位

追踪人工智能产品和技术新趋势,我们只专注报道AI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