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相声圈顶流”张云雷领衔,“亚洲男子天团”德云社DYS48诞生?

摘要: “相声流量化”的新型偶像,是推动传统文化复兴还是被大众娱乐反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娱乐独角兽

“太阳落下山,秋虫儿闹声喧,日思夜想的六哥哥,来到了我的门前呐……”

在网易云音乐上,张云雷的《探清水河》评论超过两万条,其中最高评论数点赞量达到10万+。这首在2018年五六月爆火的抖音神曲是张云雷出圈的契机之一,而《国风美少年》和《欢乐喜剧人》则进一步扩大了他的影响力。

位列微博明星势力榜内地榜第九名、与蔡徐坤朱一龙等并列寻艺发布的2018年人气暴涨TOP10榜单,证明了张云雷的流量,和杨超越一起成为麦当劳推广大使、成为美妆品牌Urban Decay品牌挚友,肯定了这位“相声圈顶流”的商业价值。

近日#张云雷版杨过##张云雷输给张鹤伦##张云雷退赛#等话题先后承包热搜榜前几,有他的演出前排票价常常被炒到五六千一张。即便相声四门功课“说学逗唱”他只擅长“学”和“唱”,但在德云社一枝独秀的颜值,还是令他成为了“新晋亚洲男子天团德云社DYS48”的C位。

从郭德纲形成粉丝群体“钢丝”,到借助表情包和《五环之歌》形成国民度的“小岳岳”岳云鹏,参加《王牌对王牌》的郭德纲儿子郭麒麟,网络时代流行文化现象“盘他”创造者孟鹤堂,烧饼朱云峰……在短视频、综艺节目等大众娱乐的推波助澜下,具有浓厚江湖气质的德云社,实现了从传统行当到垄断相声行业第一厂牌的商业转身。推出“德云四少”“德云四公子”的德云社将组合打法与单推结合,“一年捧红一个”,旗下400余风格各异,较之分队众多的日本48系偶像不遑多让,俨然已形成了各自独立间或交错的粉丝圈层。

“相声流量化”将戏曲相声界源远流长的师傅学徒传统,现代化为类似偶像产业的小剧场模式、养成模式,由过去的段子比人知名转变为人红段子不红、个人IP主导的“偶像事业”,这种新型交叉的偶像诞生,催生了庞大的垂直细分市场与粉丝经济价值,而结局是推动传统文化复兴还是被大众娱乐反噬?

流量抑或“角儿”的傲慢与偏见:饭圈生态和传统文化相爱相杀

张云雷在过去一年间的光速上升,饭圈和聚光灯为他带来的流量和质疑,大概是德云社偶像养成模式、饭圈生态与传统文化相爱相杀,利弊最典型的案例。

按“云鹤九霄,龙腾四海”的排行,1992年出生的张云雷属于云字辈,德云四公子之一,是郭德纲妻子的表弟,郭麒麟的“小舅舅”。他五岁接触曲艺,11岁成为郭德纲弟子,刚登台梳一个小辫儿,因此得名“小辫儿哥哥”,后因变声期嗓子“倒仓”退出,2011年回到德云社,和搭档杨九郎演二场三场,“卖6张还算不错的,有时一张都没卖就下班了”。2016年南京坠楼事件,使张云雷首次进入大众视野,他自己和搭档杨九郎都经常调侃这次粉碎性骨折“整个一人渣”。2017年,他成为德云社八队队长,但此时的粉丝群体仍为少量相声票友。

他真正的大规模出圈,要归功于风口之上的短视频平台。大难不死的传奇经历,再加上张云雷自己用民谣吉他改编了《探清水河》,刚好赶上了抖音2018年的指数级爆发。饭圈女孩大规模涌入,在某种程度上拓展了偏向老龄化、男性观众居多的相声市场。而此类非典型跨界偶像的诞生,也激活了充斥大量韩式练习生、日渐同质化的偶像市场。

张云雷跨界爆红的逻辑,与此前宁泽涛、张继科等运动员成为流量,《国家宝藏》等文化综艺、故宫等文创IP在年轻市场受到追捧的逻辑并无二致:外貌优势之外的专业光环,再加上文化气息,不同于一般爱豆(综艺)流水线批量生产的新鲜感,符合Z世代主张个性、回归历史文化传承的特质。

“相思寄与谁,小辫儿张云雷。”“相声角儿”与“顶级流量”的角力,始终拉扯着张云雷,左右为难的处境渐渐失控,身份也渐渐模糊不清:在超级星饭团的Battle投票中,张云雷粉丝以1.3亿投票力压陈立农粉丝,与后者撕逼大战还发了律师函;他自称二爷,于是粉张云雷的德云女孩们自称为“二奶奶”,录制快本时粉丝送出的应援礼物包括爱马仕大衣、150G金条等。

他羡慕SHE演唱会的绿海,于是在演出现场,粉丝们手持荧光棒打造绿色灯海相声应援。郭德纲惊叹:“说相声说成这样,你也是灭了祖了!”今年1月12日,张云雷发布首支单曲《毓贞》,此前粉丝为其22天集资60万应援,上线一分钟后,销量突破百万。今年春节后,张云雷个人信息被100元打包出售,暴露私生饭灰色产业链。这些饭圈常规操作因不是相声界“捧角儿”的传统方式,而屡遭质疑批评。

在张云雷等“人比段子红”的相声演员周围,始终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种认为他们的流量偶像化伤害了相声,破坏了原有生态,一种认为他们的流量偶像化打破了次元壁,促进不同圈层的流动和传统文化繁荣。《新京报》发长文《听相声挥舞荧光棒?相声演员想做偶像索性转行》,直斥张云雷的流量路线已经脱离了相声的轨道,不利于相声艺术的发展。“长此以往,最终剩下的都是追星的热闹和艺术的落寞了。”

饭圈入侵短时间内迅速放大了相声演员声量、提升其商业价值,也简单粗暴地颠覆着相声艺术规则:例如毒唯粉剪去其搭档说相声的部分,只留张云雷一人,场内“抛活儿”(抖包袱),互撕等行为都为其招黑。

而张云雷本人、他的师傅郭德纲、他的“二奶奶们”则倾向于第二种声音。一位粉丝说,“因为张云雷,我们去听程派,听评剧,我们开始学北京小曲,开始了解京韵大鼓的前世今生,我们知道刘派白派的区别,我们知道莲花落的发展过程,知道了河南坠子河北梆子,郭老师把人拉回剧场,张云雷把年轻人拉回这些艺术瑰宝。”

本土男团DYS48的诞生:当江湖气息、相声演员人设拥抱互联网流量

顶流张云雷的诞生,并非偶然,第二个第三个张云雷的诞生同样有迹可循。上一个有着类似人气热度、有自己粉丝团的是岳云鹏,虽然大众对颜值欠奉的小岳岳的追捧更多带着一些戏谑调侃的成分,但此时德云社已经形成了打造流量的固有套路:由郭德纲在新人中挖掘好苗子+亲自带队综艺资源倾斜+励志特色人设加持。

在小岳岳以“贱贱”人设出位后,几位知名德云社新生代相声演员大都有自身鲜明的人设,并且在颜值形象、师兄弟关系互动“营业”、以提供“CP粉创作素材”等方面都更加注意:郭麒麟的人设是“呆萌犯二易推倒”,戴着耳钉、梳着韩式逗号刘海的张云雷的人设是“潮流不羁”,与搭档杨九郎的“九鞭儿”CP也时常上线,产出大量同人文。

虽然被媒体以日本杰尼斯、“AKB之父”秋元康类比,由小剧场锻炼走向电视网络媒体,借助饭圈力量发酵出圈等模式,也颇有共同之处,但江湖最讲究的忠孝礼义信悌等“传统大节”,是越来越娱乐明星化、偶像流量化的德云社始终区别于一般经纪公司、偶像养成事务所的底色。

1995年,郭德纲和张文顺、李菁三人共同创立了北京相声大会,期间经历了中和戏院、广德楼、华声天桥等阶段,成为德云社的前身。这些草莽出身的德云社元老过过苦日子,也始终带有浓厚的江湖气息,内部有森严的辈分等级制度,大褂服色均有严格区分,也出现了几场轰轰烈烈的师徒师兄弟世纪大反目:徐德亮王文林李菁退出,曹云金出走,郭德纲将其从德云社家谱除名展开骂战、称之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寡廉鲜耻”……等级与传统,或多或少设定着德云社的边界。

收割互联网流量红利,完成商业偶像化转型,推动周边产业链升级,是估值15亿的德云社的自发选择与必经之路。从于谦唱《学喵叫》,小岳岳开设售卖零食特产的天猫旗舰店“星店”,到郭德纲锲而不舍的电影梦,拍摄《三笑之才子佳人》《祖宗十九代》等片,这些看似和相声毫无关系的行为,共同构成德云社的商业帝国。而更为纯粹、体量更小的小剧场演出,也注定只能活在少数票友的记忆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1

  • hd2NJO hd2NJO
    回复
    0

    这周刚入小先生周九良的坑,觉得自己渐趋疯狂的苗头,急需理清思路急刹车。这篇文章让我豁然开朗吖!失了理智地追捧演员偶像明星,还不如踏踏实实把自己打造成自己的榜样。

    2019-03-13 17:16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