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2011-2019,巴塞罗那不相信眼泪

摘要: 属于中国厂商的故事,是从2011年的MWC开始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镁客网

巴塞罗那的二月底,尚有初春的料峭寒意。中午太阳好的时候,很多人会只穿一件薄衫,在街边的长椅上晒太阳。靠近Fira Gran Via Exhibition Centre Barcelona(巴塞罗那会展中心)的地方,有一家叫Els Quatre Gats的咖啡馆,每年这个时候,那里都塞满了全世界下笔如飞的记者。

正如热爱冒险的CES选择了Las Vegas一样,MWC选择了伟大的高迪所在的城市——包容各种创造力与想象力的巴塞罗那。自2007年MWC从戛纳再度回到巴塞罗那后,每年二月底,赞美与批评如影随形,都会涌入这座城市。

01

2011年的MWC是在情人节那天开幕的。在那九个月前,中国移动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宣布王建宙不再担任首席执行官,只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长。此时距离王建宙离开联通加入中国移动已经过去了6年,在他的带领下,2010年时中国移动用户规模超过了6亿,接近全球用户量的八分之一,收入规模超过了5000亿。

在这个退休正式来临前,王建宙需要一个完美的谢幕。这个谢幕靠着自己参加达沃斯论坛而写下的思考集还不够份量,作为通信老兵,他需要仪式感更强烈的一个句号,而这个句号很快就在退休前几个月发生了。

2011年的MWC上,移动终端双核处理器、裸眼3D和4G是热门。这一年摩托罗拉还在奋力一搏,丝毫未曾预见三年后手机业务将出售给联想的命运。和它一样推出双核处理器的三星,依然是消费市场的宠儿。这一届华为也参展了,但是镁光灯对它稍微吝啬了些,而小米刚刚成立不到一年,才从银谷大厦搬到了望京,准备推出米聊和小米手机。高颜值的刘作虎还在OPPO主管蓝光播放机,两年后他才会离开去成立竞品一加手机。

这一年是王建宙最后一次带队中国移动参加MWC。3G时代中国移动的网络模式是TD-SCDMA,和联通WCDMA、电信CDMA相比并无优势,加上与苹果之间的合作拉锯战一直未能解决,眼睁睁把3G用户市场拱手让给了联通和电信。这一年,4G技术开始在全球范围兴起,MWC上也有不少4G终端产品。而吃过3G亏的中国移动,在4G这件事上“蓄谋已久”,先发制人选择了TD-LTE制式,不仅在MWC宣布与九家运营商签署了TD-LTE相关协议,还发起了全球TD-LTE倡议。两年后,工信部正式发放4G牌照时,对此布局已久的中国移动,终于扳回了3G时代失去的那一局。

而同年与王建宙一样,带领中国联通出席的则是时任总经理陆益民。可惜的是,4G之火已经势不可挡之时,在3G上确实下了血本的中国联通没能及时抽身转投4G,那一次的会中采访,陆益民强调的还是联通关于3G新的增长点一事,却忽略了同一个会场内那些移动终端厂商早已推出了移动支付功能。知微见著,中国联通棋差一步。

这届MWC将GSM主席奖授予了王建宙,这无疑为他在中国移动的退休划上了令人满意的句号。5个月后,奚国华接任中国移动党组书记,李跃成为了这条大船的掌舵者。然而从2009年起触发的腐败调查,令中国移动元气损伤不少,之后几年在MWC上并无太大亮点。尽管2014年底中国移动成立了数字内容公司咪咕文化,并且在2016年让其旗下五个子公司相继亮相,又在2018年把焦点递给了体育线产品咪咕善跑,但始终水花平平。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同样没有惊喜。似乎,MWC上属于中国运营商的高光时刻已然褪色。

和国内三大运营商征途相似的,还有HTC。2010-2011年HTC风光无限,市值一路飙升到338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三的智能手机公司,仅次于苹果以及三星。在2011年之前,手机市场是安卓的天下,而HTC无疑是谷歌安卓最好的伙伴,凭借Hero这款机型还拿下了2010年MWC最佳手机奖。

尽管2011年MWC把最佳手机给了乔布斯最后的作品iPhone 4,但是HTC风光不减,依然拿到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年度设备制造商)的奖项。难怪王雪红曾自信满满地说,“若未来手机厂商只剩下两家,HTC一定是其中一家。”

只可惜这个“并驾齐驱”的梦,在巴塞罗那的二月盛开,却在同年年底迎来了冬天。受到经济大环境与自然灾害的影响,台湾的科技产业出现了走低趋势。和英特尔的战役还未平息,HTC又面临了侵犯苹果专利权的危机,年初MWC上的风光,到了年底不复存在。尽管2014年MWC的最佳手机仍然授予了HTC ONE,但是它的颓势已经无可挽回。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2011年的MWC悄然间成为了日后数年间智能手机时代的分水岭,这之前老牌通信厂商依旧笑春风,而这之后,世界市场开启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新一轮洗牌。

02

如果回到2016年,不知道三星是否还会发布Galaxy Note7这款手机。

MWC回师巴塞罗那的第一年,最佳手机奖就给了三星D908,而这款滑盖机的经典程度不亚于当年的诺基亚8250或是摩托罗拉V70。三星在过去很长时间内一直是MWC上耀眼的明星,除了2007年之外,它在2012、2013、2016年相继凭借Galaxy S2、Galaxy S3、Galaxy Edge拿下了当年的MWC最佳手机。

2011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中,HTC名列第五,达到1020万部。那个时候推出半年的小米手机出货量只有30万台,它和华为一样,在IDC的年度报告里属于“others”的角色。然而仅仅一年之后,市场态势出现了暴风般的急转弯。HTC跌下神坛,而在2012年MWC上风光无俩的三星,毫无悬念是当年Gartner报告中的年度出货王,全年手机总销量为3.846亿部,苹果则是1.3亿部。尔后的2013年三星继续着销量霸主地位,市场份额达到了31.3%这个惊人的数字。

三星蝉联销量王的这一年,刚刚跻身全球销量十强的中兴、华为、TCL以及联想在MWC上集体聚焦,以799元推出红米手机的小米则蓄势待发,而OPPO则还没有进军MWC的计划。和三星并驾齐驱的唯有苹果,然而喧嚣之下早已埋下了不动声色的巨变。

2014年初夏三星掌门人李健熙出现了身体状况,李在镕临危受命接管了三星集团,之后两年间,三星间断地将三星Techwin、三星商业设备、三星泰雷兹、三星通用化学转让给了韩华集团,将三星精密化学转给了乐天集团,为了确保三星电子不可动摇的地位而一直在出售“非核心”资产,但是2016年下半年Note7电池爆炸事件几乎在一瞬间将三星电子推到了四面受敌的地步。

除了电池门超过10亿美金的损失外,风声鹤唳之中三星又一次被迫失去了希捷(硬盘厂商)、Rambus(芯片厂商)、ASML(半导体设备厂商)等多家公司的股份,然而更雪上加霜的是2017年年初受政治事件的影响,李在镕遭到了韩国独立检查组的拘捕,这对于风雨之中的三星电子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击。

如果说2011年的MWC无意中成为了智能手机时代的分水岭,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等等在那之后黯然退场,HTC盛极转衰,乔布斯勾勒的苹果王国虽不在MWC的水中央,却始终是其不能缺少的角色,那么2016年的MWC则更像是中国军团掌控中场的默契信号,当然它也是三星失去全球最大单一市场的关键时刻。

在此之前,2012年初登销量榜后,华为一路高歌猛进,2013年的出货量已经排到了全球第三,联想、LG紧随其后;到了2016年,华为、OPPO及VIVO占据了销售榜3-5名的位置,市场份额总和达到了23.7%。这一年三星依然是世界销售王,可是在中国的市场优势却早已消失殆尽,Note7不过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王建宙在2011年MWC上释放了4G建设的信号后,三大运营商开启了一种新的营销玩法,在3G全面过渡到4G的几年间,联合如中兴、华为、酷派、联想这样的重点终端厂商,以“充话费送手机”的形式令大量国产手机得以铺货。与此同时,2013年4G牌照下发后,早期形成的用户市场给了国产手机更多的发挥空间,“性价比”三个字成了国产手机厂商们勇往直前的尚方宝剑。到了2016年,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苹果与国产品牌手机两大选择阵营,而三星,黯然失色。

不知道凭借划时代的曲面屏幕手机Galaxy Edge拿下最佳手机奖的三星,是否还记得那一年红米2也摘下了最佳入门手机的荣誉,而这也是十年间中国手机厂商首次在MWC上拿奖。拿到这个奖的第二年,小米跻身2017年全球销量前五。

03

MWC举行的时间并不是完全固定的,有时会在情人节期间,有时又会无限和奥斯卡颁奖季重合。无独有偶,它也被称为“手机界的奥斯卡”,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如同所有的名利场一样,它是行业兴衰起落最好的旁观者。

2016年三星危机暗涌之时,在MWC上与它常年是邻居展台的华为,在四月推出了P9这款手机。P9发布前两周,余承东在伦敦揭开了它的面纱,之后回到国内,找了徕卡全球监事会主席 Dr.Andreas Kaufmann 和徕卡相机 CEO Oliver Kilter前来站台助阵,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事实上也如华为预想的那样,与徕卡的合作瞬间将华为推到了一个新的消费高度。双摄模式带给华为的,是牢牢站稳了国内高端市场。

这一年的MWC还释放了关于5G的信号。爱立信在现场使用MU-MIMO与波束追踪技术进行了5G测试,峰值速度超过了25Gbps,是当时4G速率的100倍。距离2011年4G亮相的五年后,全球通信开始进入了5G赛道。中兴在那一年提出了Pre5G,并由此获得了“最佳移动技术突破奖”和CTO选择奖,华为则推出了4.5G,中国厂商参展数量达到史无前例的10家,“中国军团”自此在MWC扎下了根。

3年后,MWC的舞台是属于5G的,而镁光灯是属于中国军团的。

1995年MWC初登舞台的前一年,时任中国邮电部部长吴基传用诺基亚接通了中国史上第一个GSM电话。那个时候中国刚刚进入2G时代,互联网萌芽还未出现,没有QICQ、阿里巴巴,也没有163信箱,除了大哥大、BP机,摩托罗拉和诺基亚是手机市场唯二份额的品牌。MWC最初的十年,是高通、爱立信、三星这些公司的舞台,前端技术决定了话语权。

今年MWC开幕之时,中国电信发出了首张5G SIM卡,上海移动与华为推出了虹桥火车站启动5G覆盖的建设计划,“李跃时代”下的中国移动发布了首款自主品牌5G终端“先行者一号”,而这距离王建宙在MWC上摘下明珠已经过去了8年,5G将成为中国移动在这个舞台上的一张新牌。

MWC推出24年后,华为在波澜之中于2018年推出了全球首款5G商用芯片巴龙5G01,和英特尔、高通站在了同一起跑线。而在三星折叠屏暧昧之时,它又不动声色地在2019MWC上发布了首款5G折叠屏手机——HUAWEI Mate X。此外从国际市场回归的一加、发布MIX5版本手机的小米、重新归来的中兴、拥有“10倍混合光学变焦技术”的OPPO在今年的MWC上都各有亮点。

狭路相逢勇者胜。

回到2011年,留下iPhone 4的乔布斯离开了。塞班陨落,只留下安卓与iOS两个阵营,摩托罗拉与诺基亚不再懂这个世界,做软件的雷军、卖电脑的柳传志都在手机这条路上匍匐前行。余承东临危受命从欧洲市场赶回来接管华为的终端业务,在MWC上不尽如意之事让任正非在春天来临时亲自召开了战略会,敲定终端及消费者业务的目标,那一次会上余承东说华为终端要做到千万台出货量,到了2018华为的年出货量突破了2亿台。

运营商有补贴的时候,联想、酷派、TCL、金立、步步高都是销售的常胜军,在王建宙喊出4G后的两年,他们还能在市场上分一杯羹,可渐渐地都成了昨日流星,除了华为、中兴。4G真正商用后,困于体制的运营商对手机厂商们的吸引力不如从前,功能机的废弃更是在一夜之间折戟了不少人,没有吃到定制补贴这碗运营商粥的OPPO、VIVO,破釜沉舟在摄像头和广告上下了狠功夫,三两年后倒成了机圈新贵。

不用三十年,机圈风水早已物是人非,MWC不过是面镜子,上得了高台,接得了地气。每一年巴塞罗那的那几日,都是时代滚滚而来的轰鸣写照。坐庄还是做闲,那要看巴塞罗那Bogatell海滩潮水的方向。至少今年,它遥指东方,意在中国。

【钛媒体作者介绍:镁客网,微信公众号搜索“镁客网”,微博@镁客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镁客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镁客网
镁客网

硬科技产业媒体,提供更有价值的行业观察。

评论(3

  • 冷月China 冷月China
    回复
    2

    需要对历史很了解才能看懂,门槛高了些

    2019-03-01 18:43 via android
  • andrewch andrewch
    回复
    1

    唯有方向正确,方可勇往直前。

    2019-03-02 07:10 via android
  • 樟林 樟林
    回复
    1

    写得好乱

    2019-03-01 17:14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