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美国围堵华为,亲美的印度为什么说“不”

摘要: 目前看来,印度的政策制定者和电信公司基本上没有被美国说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志象网,作者|杜展羽

面对德里众多技术官僚,他们展示了其5G技术如何在一辆时速高达190公里的列车上完成两个基站之间信号切换。然而在高速列车上传输超过100 Mbps的数据并非印度升级5G的最大诉求。

不幸的是,在去年的国际电信联盟(ITU)会议上,三星的中国对手——华为也演示过自己的5G技术,同样是在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上,更加不幸的是,该列车时速更快,达到了300-400公里。

据业内人士透露,印度国有运营商BSNL(Bharat Sanchar Nigam Limited)已经使用华为的设备开展试验。印度第二大电信运营商Bharti Airtel Ltd. (BRTI)去年与华为共同进行了一次5G测试。印度顶级运营商沃达丰也正在探索与华为携手开展5G测试。

美国一直在阻止华为主导5G技术,印度则成为了举足轻重的战场。这个南亚国家约有13亿人口,互联网经济爆炸式发展。它的选择,将给全球电信基础设施版图带来巨大影响。

政府官员和行业高管透露,目前看来,印度的政策制定者和电信公司基本上没有被美国说动。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印度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印度希望迅速行动起来享受5G成果,并将“根据我们的条件,而不是迫于美国的压力”来选择供应商。他还说:“华为如今走在5G技术的前沿,不容忽视”,“所有技术都有安全隐患和漏洞,单单针对华为是不对的。”

而印度前内政部长G.K Pillai则宣称:“多年来印度一直非常明显地亲美,但我不会说它反中。”

三星和华为的战斗

“八国集团(指八大工业国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及俄罗斯的联盟)自然闻风而动。就连跟中国联系紧密的澳大利亚也迅速响应,虽然中国打个喷嚏时澳大利亚就要感冒;虽然来自中国的大笔资金让澳洲大学赚得盆满钵满,但最终它还是把华为给禁了。”新德里的一位电信技术专家说。

市场瞬息万变,印度却自成一派。在这一波全球性的抵制华为的声浪中,它成为唯一没有正式表态的大国。 这不难理解,印度电信市场被中国商品主导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从网络设备到手机再到其他电子产品无一例外。

虽然2018年印度只贡献了华为1090亿美元收入中的1.2%,但印度市场的11亿电信用户仅次于中国,数量位居世界第二,潜力无穷。更重要的是,印度超过90%的电信设备都需要进口。

5G时代印度的重要性都将会再度提升,成为各大电信巨头的角斗场。

市场充满不确定性,而决定性的投票甚至可能来自刚刚冒头的新玩家——Reliance Jio。Jio的崛起对华为而言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因为Jio过去一直与三星眉来眼去。

2014年,全球最大“绿地模式”电信网络Jio和其竞争对手进行了残酷的价格战,并决定放弃华为拥抱三星,当时三星的国际网络业务发展并不理想。显然,促使Jio做出决定的,除了来自韩国进出口银行的7.5亿美元贷款和三星高层的承诺外,还有从韩国公司那里获得的“大幅折扣”。

“Jio选择与三星合作,因为这是一家亚洲公司,语言统一,而且没有政治上的顾虑,相比之下,欧洲公司的成本很高;三星有自己的态度,而且更加灵活。”该交易的执行者说。

现在看来,拿下Jio的确是三星的一着妙手。据该公司消息人士称,截至目前,三星已经与Jio达成了价值35亿美元的交易,并声称自己是印度排名第一的网络公司。的确,跟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每家大约10亿美元的业务规模相比,三星的业务规模明显大得多。

三星在网络业务方面的崛起与Jio快速蹿升相辅相成,他们的成功离不开4G。虽然目前5G技术在全球范围内仍有分歧,但华为必须确保在各大战场中的存在感。反观印度,5G部署面临的阻力可能比目前所遭遇的全球的阻力要更大。根据预估,可能跟印度从3G转向4G所需要的时间差不多,大概需要五年。

如果说华为遭受的第一次打击是在2014年Jio的业务中输给三星,那么第二次则是在思科副董事长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和信实工业集团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领导的高层谈判中折戟。尽管这次华为全力争取,每周都他们会派出十倍于思科的工程师团队前往Jio公司,遗憾的是会议结束后,Jio再一次选择了华为的对手。

因为思科和信实工业集团之间的“亲密的私人关系”,项目最终花落思科。这也成为思科的转折点,通过Jio的业务,他们开始转变为服务导向型组织,而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印度运营商的供货公司,随后思科专门成立了一个250人的工程数小组常驻Jio的孟买大本营。

“它标志着一场巨变,因为这项技术已经得到了验证,服务是可量化的。安巴尼和钱伯斯还确定了参与程度。”一位参与谈判的高管表示。 “我和印度的Airtel、英国的沃达丰(Vodafone)、Verizon(威瑞森)和Comcast(康卡斯特)做过生意。可以这么说,对于一家正在进入新领域的公司,Jio表现出极大的敏锐和远见。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人建立这样的网络。”他补充道。

2015年正值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发起数字印度(Digital India)行动的当口,这是一项以电子方式向公民提供政府服务的运动。 在思科-Jio交易中,安巴尼团队的一位重要官员表示:“莫迪谈论数字印度,安巴尼完成并展示它。”

Jio改变了印度电信公司的版图,2016年9月上线后,迅速达到2.8亿用户。12月,季度收入超越第二大运营商Bharti Airtel。所以印度的电信战争不仅仅是获得更多用户,更重要的是让负债累累的运营商恢复元气,对于这些运营商来说,华为是非常重要的4G设备供货商。

但5G与4G不同,其部署方式并非3G和4G的宏基站部署方式。5G的部署不是要在全国或城市里泛泛铺开,而是要建立集群。运营商会在他们想要铺设光纤的地方建立基站。最早的一批应用里会出现杀手级应用程序,将推动高速固定无线进入家庭并构建其他服务。如果电信公司能够以低平均每用户收入(ARPU)来构建该平台,那么之后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其他服务。

人们或许会被无人驾驶汽车和物联网(IoT)吸引,但是5G的真正意义是为新服务赋能,因为物联网在4G网络下也行得通。5G平台将会改写规则,移动用户平均收入可以在入场后通过移动娱乐来补充。”一家跨国设备公司的高管表示。

可以说,印度政府的短期思维损害了行业的健康,使印度5G事业受到严重影响。过去的高频谱价格已经榨干了电信公司,他们几乎没有多余的资金来建设网络,特别是铺设光纤。要知道5G网络的光纤费是4G的3-4倍。在印度,只有22%的电信塔采用光纤连接,而理想情况下应该是100%。

由于进入较晚,Jio拥有印度电信公司中最强大的光纤骨干网。业内人士表示,Jio在新孟买拥有庞大的光纤网络和5G体验中心,可以为5G和基站及其他设备供应商奠定基础。对他们而言,奠定领导地位是十年一遇的机会,作为Jio的老朋友,三星正在全力以赴地争取机会。

那么深陷信任漩涡的华为在印度还有竞争力吗?

戴着镣铐起舞

华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许多国家认为其设备存在安全漏洞或后门,这可能会损害由华为设备搭建的整个国家的数字基础设施。

到目前为止,这种声音还没有在印度出现。但也仅仅是到目前为止。

“这么多年,这么多电信运营商,这么多国家,如果我们的产品有后门的话,早就应该有人找到了。”华为印度首席执行官陈明杰在12月底接受采访时表示。

但同时,政府、研究界甚至跨国设备制造商的电信专业人士都表示,不光是华为,所有进口设备都存在后门威胁,特别是在印度这样一个进口量超过90%的国家。“我一直担心跨国公司会对印度进行间谍活动,因此必须确保所有产品都在印度制造,所有产品必须经过审核和软件检查。”一位美国设备制造商的高级管理人员说。

然而这种“无处不在的”针对华为的怀疑,逐渐使人产生了免疫力。中国巨头正在怀疑声中不断发展壮大,特别是消费业务,每隔几周他们就能推出新产品或新计划,同三星展开角逐。

自2000年以来就一直在印度开展业务的华为公司,直到2009 -2010年才找准了自己的位置,此时运营商纷纷觉醒,并转向管理服务模式,这正是Airtel和爱立信五年前那笔4亿美元交易所带来的影响。

4G崛起,华为带着完善的产品线进入印度市场,包括免费赠品、保修政策以及长期融资等各个环节,无懈可击。更关键的是,其产品比欧洲竞品便宜50-60%,差异却低于30%。这对深陷低ARPU泥潭的印度电信公司来说,诱惑力巨大。

拥有网络业务、消费业务和企业业务的华为电信(印度)有限公司,2016财年至2018财年的收入翻了一倍,达到828亿卢比(约合11.6亿美元)。当然,最大的份额仍旧来自网络业务。华为在印度还有三家实体:华为数字印度有限公司,华为电信服务印度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前两家自2015年以来就没有更新公司文件,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研发中心设在班加罗尔,2018财年的收入是89.5亿卢比(约合1.26亿美元)。

在网络业务中,人们往往会出现“堡垒心态”,他们以“敏感信息”为名,避免共享精确的供应商信息。然而据估计,华为至少会出现在60-70%电信公司的供货名单上。“印度的电信塔中,50%的基站来自华为或中兴通讯,他们会带来巨大的成本效益。”一名电信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表示。

这些优势也将在5G网络中持续散发吸引力,特别是在5G基站的价格高出4G基站两倍以上的现实情况下。

电信公司高管表示,具有成本效益的产品往往来自中国。“在4G试验开始时,中国移动就拥有100万个基站。(目前印度所有2G、3G和4G / LTE基站加在一起一共200万个)。所以中国移动的供应商瞬间就实现了规模经济。”当然这种说法未免以偏概全,因为仅中国移动就有9.52亿用户,超过印度三大运营商用户总和。

因此,尽管全球观点正在激烈碰撞,但是4G的历史仍然可能在5G中重演。

投资管理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的香港分析师Chris Lane表示,在中国全面拥抱5G,并且在配套手机生产形成规模经济之前,5G很可能成为印度的利基机会。“我认为可能会在2022年或者之后,机会才会出现。”

电信制造本地化

这不是一场“胜负导向”的辩论赛。“不像物理定律,往往具有唯一正确的法则,这些公司或多或少都拥有相似的5G技术,假以时日,这些技术都能行得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但是电信公司仍然为长达5到7年、预计1000亿美元的投资周期而担忧。

在风口上,人人都想大赚一笔,包括5G专利持有者。高通公司已经披露,该公司计划对每一台5G手机,收取高达16.25美元的专利使用费。按照这个比率,即便五年后,5G手机的成本仍会是LTE手机的3倍。

在印度,一方面,昂贵的频谱和价格过高的设备价格可能会导致5G难产,另一方面,电信公司可能继续利用大规模Mimo、新天线以及4.9G / Pre-5G等技术扩展现有的4G网络,以缓解网络延迟,提高网络质量。当然,如果频谱价格下降,运营商可以非常简单地在5G频谱上应用LTE,并针对一些较新的应用做出相应改动(就像他们对3G频谱所做的改造,将其仅用于语音)。

新一代无线技术的商业案例总是伴有不确定性或风险,5G在许多非电话应用中更是如此,电信部(DoT)“5G印度2020论坛”资深主席、斯坦福大学荣誉退休教授Arogyaswami J Paulraj说,“我们可能需要为公共网络、私人网络,甚至某些垂直领域的政府援助网络等单独设立一类新的运营商。欧洲正已经在考虑这些问题了,但目前还需要时间。”

印度运营商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消息人士称,在变现前景明朗之前,没有人会急于部署5G。

而一旦真正步入5G时代,重点将会转向引进5G电信制造,来减少印度对进口设备的依赖。

三星是印韩贸易协定的受益者,从韩国进口的三星产品关税为零。印度与越南也有类似的协议,因此从越南进口也极为有利。 相比之下,其他设备商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由于印度将进口关税从10%提高到20%,他们必定会倍感压力。那么借此机会,能否推动这些公司的本地化生产?

在Jio的合同之前,思科并未认真考虑过印度的制造业。 然而现在就连诺基亚都开始制造5G设备了,华为会跟进吗?

印度国防部队是完全禁止中国设备的。一家电信设备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在关键应用上的确有一些禁用中国设备的潜规则。这对于华为的竞争对手来说,可能是一个契机。

在事件发酵的过程中,Paulraj的观点发生了明显变化。一月中旬,他说来自欧洲制造商的电信网络技术可能与中国竞争对手一样不安全或者安全。

但到了1月底,他拒绝发表评论,“我不应该对华为问题发表评论。显然,对印度政府而言这个问题很关键,我们应该首先以自己的国家利益为指导。”

印度电信行业极其依赖进口,90%的设备都是进口产品。以这个比率而言,实现电信设备制造本地化,有如天方夜谭。这为华为技术的发挥提供了沃土。未来几年,其对设备的投资预计将达到数千亿美元,从而打造一个连接智能手机、汽车、工厂元组件和其他机器设备的网络。

全球的5G大战,印度只能袖手旁观,但它可以抛出一些本地化的甜头,来吸引华为这样兼具技术实力和价格优势的公司,从而将其进口设备的外汇净流出最小化。

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显示,去年,华为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份额约30%,远远高于诺基亚和爱立信。但在印度,华为的市场占有率为15-20%。与华为在全球的平均份额相比,华为在印度的地位较弱。当然,硬币的另一面,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华为在印度,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志象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志象网
志象网

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