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黄渤、吴京、沈腾:风口上的百亿先生

摘要: 随着《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票房的走高,45岁的吴京和黄渤、40岁的沈腾,先后跨过了百亿票房的门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毒眸(ID: youhaoxifilm),文:张锐,编辑:师烨东,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2月11日到2月13日,短短3天之内,随着《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票房的走高,45岁的吴京和黄渤、40岁的沈腾,先后跨过了百亿票房的门槛。三个中年男人集体在2019年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但放在10年前,没人能猜到这一切。

2009年,35岁的黄渤正在拍自己“状态最好时候”的《斗牛》,一个镜头拍几十遍甚至上百遍,一直等到牛“表演”好才算过,剧组杀青时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辛苦付出最终却只换来影片1162万票房。

之前一年的吴京已经自导自演完他的首部导演作品《狼牙》,但最终只拿到了420万票房,他觉得“人生都没有方向了”,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

而比他们小5岁的沈腾在开心麻花继续演着仍然是小众的舞台剧,开始尝试做着剧团的小导演,这时候他干这行已经六年了,还没有机会出现在任何一部电影中,只零星参演过电视剧的几个小角色。

黄渤参演电影《斗牛》

如果在那个时候对于处于各自人生十字路口的三人说出“未来你将成为百亿先生”这句话,在毒眸看来,这可能更像是一句调侃。甚至包括他们自己,即使内心波荡着成名的欲望,也难以预料如今的光辉场景。然而命运的奇妙就在于此,仅仅十年的时间,时代就通过不断向他们馈赠足够的机遇,将他们送上一个个令人艳羡的风口,而他们又凭借自身的天赋和努力,在一个个摇晃、动荡甚至残酷的风口中逐渐站稳了脚跟。

俯瞰过往,恍如一场让人难以相信的美梦。

十年后,命运将他们放置在号称“最残酷春节档”的角斗场上“厮杀”。直到这时,在这场混合着阴谋和阳谋的舞台上,四周的观众才猛然发现这三位大器晚成的胜利者:28岁才去读电影学院的黄渤、38岁才拍完军事题材的吴京、33岁首次登上春晚的沈腾,已经开始上演了“小人物”逆袭的神话。而新时代电影男演员的船舵,正在悄悄更换掌舵者。

1988年,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病床上,14岁的吴京右手抓住床帮,左手拉住自己的胯,艰难地转动身子,他的下肢已经无法动弹。这之前,他是“天之骄子”,生在武术世家,6岁进入北京什刹海体校学习武术,每天正踢腿、侧踢腿、里合腿、外摆腿各一千,弹腿、侧踹……8岁就成为了武校冠军。然而,一次练武导致腰部受伤后,吴京上厕所都只能在病床上完成,还需要父母的帮助。

两个多月的治疗后,他开始尝试下床,扶着墙半个小时仅仅走了两步路。吴京当时想:“如果我可以重新走路,我可以被迫地重新开始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一年后,恢复身体的吴京进入北京武术队,拜师吴斌,成为了李连杰的师弟。到了1994年,吴京已经拿到了两次全国武术比赛的冠军,但是他仍然看不清自己未来的方向。习武之外,当时趁着下海热潮,他通过倒卖衣服还赚了点小钱,但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人生路去往何处:一辈子卖衣服吗?

1994年吴京参加国际武术观摩大会

和吴京同岁的黄渤此时正带着组好的“蓝色风沙”乐队四处走穴,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小波”,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乐队的足迹从广西北海,到佳木斯鹤岗再到绥芬河,几乎跨越了全中国。1994年,黄渤从南京离开时,心里也开始泛起了嘀咕:日子一直这样下去,接下来会去哪里??

黄渤确实有理由迷茫,出生于青岛的知识分子家庭,本该接受良好的教育,没想到初二元旦晚会演唱的一首《再回首》获得称赞后,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歌手天赋,之后便混迹于卡拉OK舞厅,成为歌厅的驻唱歌手,一晚上能赚十五元。他还自学了霹雳舞,成为了一名兼职舞蹈教练。之后,便离开了家乡过上了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生活。

成名后的黄渤回忆在蓝色风沙乐队的日子

与吴京和沈腾的迷茫不同,15岁的沈腾仍然在齐齐哈尔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受到全家人的宠爱。他的家庭有着浓厚的文艺气氛,父亲曾在海军的一个演出队做演员,姐姐自幼学习舞蹈和美声。这时候,他的喜剧天赋还未显现,仅仅体现在“大家都喜欢和我一起玩”。

1994年,海外大片引进政策实行,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正式开放,但是辉煌一时的香港电影却开始显现疲态。一年后,袁和平和张鑫炎带着重振香港武侠片的期待北上武术队选角,力图复刻李连杰当年的成名路。吴京被张袁二人一眼相中,后来的吴京回忆说:“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是电影选中了我。”

吴京第一部南下的电影《功夫小子闯情关》的导演袁和平和张鑫炎是香港武侠“扛把子”,女主角是拍完《人鱼传说》正走红东南亚的钟丽缇,卡司不可谓不豪华,但仍然无法阻挡影票票房扑街的命运:电影上映后,总票房才70多万,位列当年港片的80多名。不过,因此崭露头角的吴京,开始参演《太极宗师》《小李飞刀》两部火爆一时的电视剧,被内地观众亲切地称为“功夫小子”,引领了当时一波“水缸练太极”的热潮。

吴京南下后的第一部作品《功夫小子闯情关》海报

吴京荧幕开始得意的时候,黄渤还不停地辗转在广州、北京的酒吧和歌厅,给唱片公司寄小样。在广州“漂”的时候,他认识了毛宁、杨钰莹,北漂的时候他又认识了周迅、满文军、沙宝亮等一票在酒吧驻唱的人。身边朋友慢慢都火了,但是他却迟迟“混不进圈子”。多年漂泊成名无望后,他返回青岛老家当了一家韩国工厂的中方代表,西装革履、觥筹交错间,黄渤也会问自己:我在这里干什么呢?

2000年,在发小管虎的邀请下,黄渤主演了《上车,走吧》,这部电视电影获得了第二年的金鸡奖“最佳电视电影奖”,坐在一群有名气的演员中间,他发现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条路。2002年,已经28岁的黄渤考入了北电表演系的配音班,决定往演员的道路发展。

黄渤参演《上车,走吧》

而这个时候,沈腾则在家人的建议下,正在被认为是“铁饭碗”的解放军艺术学院读着大三,和吴京的少年成名,黄渤的坎坷曲折的境遇不同,沈腾的日子十分平静,没有一点波澜。不过,他的喜剧天赋已经发展成了“站在台上不说话也能逗笑大家”了。

2003年,已经回到内地3年,心里开始有了野心、希望和师兄李连杰一样创造“属于自己的动作电影时代”的吴京选择,只身前往香港,他觉得在内地无法实现梦想,“内地拍打戏太糙,演员拿剑像拿烧火棍子”,“我是从佛跳墙开始学的,我不会做汉堡”。 他憧憬着香港的一切,因为那边是辉煌几十年的动作电影的圣地。

在吴京变成一名港漂的时候,大学毕业的沈腾加入了“开心麻花”剧团。当时,张晨和遇凯刚创立开心麻花没多久,《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最冷清的一场仅仅卖出了7张票,然而他们脑海里已经有了“贺岁舞台剧”的概念。由于父母在北京,沈腾无需像其他演员一样担忧生活的问题,“我确实没觉得自己苦过,想让我品味那个苦涩,不大有机会,我也不大愿意”。

沈腾参演《想吃麻花现给你拧》

而决定去吃苦的吴京这一去就是五年。在香港,吴京长达一年的时间没有戏拍,频繁拜访各大导演,两年后才得到一个客串《杀破狼》的机会。演对手戏的是甄子丹,导演叶伟信说“别套招了,直接打吧”,四十五秒的时间里,整整打折了四根棍子。吴京开玩笑说“别人说我演出了狠劲儿,可是是真的疼啊”。白天拍完戏,晚上回到住所,一边吃饭一边听相声缓解孤独感,他在德云社20周年上台发言的时候开玩笑说,“在香港最困惑迷茫的时候,晚上只有两个人陪我睡觉,郭德纲和于谦两位老师。”

吴京在香港的这五年里,香港电影市场“大起大落”,前三年尚有《无间道3》《功夫》《新警察故事》等港片在内地市场大卖,等到了2007年,内地票房前十只有一部《投名状》可撑门面了。尽管吴京凭借《男儿本色》提名金马奖最佳男配,但他终究没有在香港等来属于自己的动作时代,而在那之后的吴京,几乎消失于电影市场的主流视线之中。

吴京参演《男儿本色》

但是内地的电影市场已经开始起步,在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等第五代导演的带领下,内地电影总票房已经从2003年的11亿上涨到了2007年33亿,短短四年时间翻了3倍;借助于2002年前后广电总局发布扶持民营电影公司的《电影管理条例》等政策,民营影视公司也得以在这段时间迅速崛起,华谊、博纳、光线、星美等纷纷“亮剑”,民营“五大”雏形已成。

尽管此时的吴京在香港已经不缺导演的赏识,但是他也开始琢磨,“我这个动作时代到底在哪里不知道,但是能不能自己去创造一个时代?自己把想要表达的东西拍出来”。2008年,他带着自导自演的影片《狼牙》回到内地,女主正是后来在《战狼2》里成名的卢靖姗。这部带有鲜明港式风格的动作电影在市场挫败,仅仅卖出了420万的票房。一时间,吴京觉得自己“人生没有方向”了。

相对于陷入迷茫期的吴京和还在演话剧的沈腾,黄渤反而迎来了他的春天。

2005年,黄渤完成学业后,拍了《生存之民工》,被青年导演宁浩预言为“一定会成为大明星”。一年后他和徐峥参演了宁浩在刘德华“亚洲新星导”计划扶持下拍摄的《疯狂的石头》,并因为这部影片开始被人注意到。影片中黄渤演了一个配角,在电影最后饿了几天的黄渤抢了路边小店的面包,边跑边吃、几次呛到,这也成为了不少影迷的心目中的经典。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当时生活艰辛的他片酬只要了一万元,近乎“义务”帮忙。黄渤最后的戏本来被剪得很短,宁浩保留了下来,理由是“老黄的角色代表了一种中国底层的生命力”。

 

黄渤在《疯狂的石头》中的经典动作

等到2009年,宁浩的第二部“疯狂”系列《疯狂的赛车》上映,当初不计片酬和宁浩结缘的黄渤已经从配角成为了主角。这部电影最终以1000万的制作成本换回了1.05亿的票房,宁浩成为继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之后第四位票房过亿的内地导演。也是在这一年,《斗牛》提名了七项金马奖,黄渤在35岁这年成为继夏雨、刘烨、张涵予之后的第四位来自内地的金马影帝。

这座金马奖杯,是黄渤拿“命”换来的。在《斗牛》剧组的四个月,黄渤每天需要贴上五种胶,卸妆是他的“噩梦”;头上洒上西瓜汁,忍痛让牛舔头;一跑几个小时,跑坏了37双鞋。即使如黄渤,也不由地抱怨说“不是一般的苦,它是真的苦……不光是累,心理的、身体的,各方面,跟牛的配合,等等等等,都在一个崩溃状态,也就我这性格能坚持下来。”

而黄渤能得到这座金马,更离不开他年轻时候害怕“一天天白过”那种混日子曾经带给过他的恐惧感。住在地下室里,他为自己的理想买单,觉得开心,但苦的是“今天多大了,23了,明年24了,日历抽一张,随着马桶就冲下去了,你会有那种特慌的感觉,就觉得今天没做点什么”。

电影市场在黄渤成为影帝后的三年间已经彻底步入了快车道。2010年,中国电影票房刚刚破百亿;2012年,总票房便已经达到165亿。六年前在2500万票房的《疯狂的石头》里,徐峥和黄渤都是配角;到了2012年,徐峥突然就凭借《泰囧》成为了第一个票房破10亿的中国导演。

2010年到2012年这三年,不仅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持续飞增,在公司和导演上也开始出现了更新换代:占据了中国内地票房冠军11年之久的第五代导演开始失去了曾经的“统治”地位,从此距离票房冠军的宝座渐行渐远,宁浩、徐峥等新导演和新面孔开始成为中国电影的“头号玩家”;而且,资本耕耘十年之久的民营电影公司终于开花结果,华谊、博纳、光线相继在海内外上市,与星美、小马奔腾并称为“民营五大”,占据中国电影票房的大半壁江山。

电影产业爆发已经势不可挡,黄渤也并没有辜负时代馈赠的珍贵礼物。2013年,黄渤有四部电影上映,包括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和林志玲合作《101次求婚》,与另两位金马影帝刘烨和张涵予同台飙戏的《厨子戏痞子》,以及与宁浩第三次合作的《无人区》,共计拿下19.49亿的票房,成为当年内地票房第一人,电影的“黄渤年”也正式来临。

黄渤颠覆形象出演《西游降魔篇》

2014年,黄渤继续展现着在令人咂舌的电影票房收割能力,11.69亿的国产电影票房冠军《心花路放》和3.45亿的《亲爱的》最终让黄渤在40岁这年加冕了“50亿帝”的王冠,并且提名香港金像奖影帝。

在拿下2014年票房冠军的《心花路放》的演员中,除了影帝黄渤,还有一个可能让人没太多印象的配角,饰演旅店老板的沈腾。他能够出现在电影荧幕上,走出话剧舞台的圈子,得益于春晚的舞台。2011年,开心麻花的《乌龙山伯爵》改编的小品《落叶归根》在第八届央视小品大赛中获奖,开心麻花进入央视的视线。一年后,沈腾为主角的小品《今天的幸福》成为当年春晚反应最热烈的节目之一,恰好接棒没有了赵本山之后的春晚小品舞台。谁也没想到,那个对物质不上心、性格有些自由散漫,甚至“没多大追求”的沈腾,靠着春晚“出圈”,一夜为全国观众熟知。

沈腾在电影《心花路放》中的镜头

台面下,开心麻花的运营也有序展开。2009年开心麻花的演出场次突破百场,一年后达到210多场,2012年达到410场,上座率持续保持接近100%,不仅在天津、深圳、上海设立子公司,还成立艺人经纪部、尝试网络剧,拿到了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数千万的投资。2013年,开心麻花成立十周年,年会上张晨宣布:“2013年,‘开心麻花’一定会做一部喜剧电影。这将和贺岁大戏一样,成为‘开心麻花’2013年最重要的工作。”

与黄渤和沈腾相比,这段时期,吴京的日子过得仍然曲折。《狼牙》失利后,吴京反思自己的道路在哪里,自己应该有怎样的定位。当时流行的中性审美不符合他的风格,他思索再三后,最后他盯住了两个字“军人”两个字。2010年,他在博客里说:“我不想怪时运不济,我也不想怪天意弄人。可是,如今到了我这个岁数,真的是时不我待……再见吧,白面书生,我要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唤醒心底最原始的冲动,我能不能演一个军人!”2012年,在军营苦练18个月后,他拍的电视剧《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上映了。

吴京出演《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

在军营参加特训的时候,吴京“跟大家一起闻着臭脚,一个星期三次行军,每次行军35公里、40公里”“听着子弹在耳朵边飞过,感受过坦克在头上压过”,甚至吃馒头夹蚯蚓,他几乎参与了特种兵所有专业基础训练。特训快结束的时候,营长提醒他换军衔,真正把他当成部队的一员;离开军营,部队还特地打出了“向吴京同志学习”的横幅。

特训回来后,吴京的想法坚定,“拍一部男人看了想做真男人,女人看了更喜欢纯爷们的电影,想让女性观众知道,男演员不是都在家里织毛衣”。2013年,吴京自编自导自演的《战狼》开拍。由于没有筹集够资金,他将自己的房子抵押贷款,“那个时候我老婆(谢楠)还和我说,老公,这是你的梦想,如果你全赔了,我养你”。

但是十几年来拍戏积累的伤病这期间也在爆发,吴京做了一次手术,“关节里面都烂了……里面的软骨像海底的杂草一样全漂着”。接受采访时,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想要完成我的梦想,我就必须要忍耐。我这叫隐忍多年所谋必大。”.

2014年成为50亿先生后,黄渤开始觉得自己累了,决定息影一年。“设备老是运转着不大修,不往里面运转着润滑油不成了”。六年的时间,工作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时间、息影之余,他抱着“好玩儿”的态度去参加了真人秀节目。

黄渤参加综艺《极限挑战》

息影后的黄渤期待着别人可以破他的纪录,因为票房有时会引起他的尴尬,“真的被那个东西架在那里,也是特别无聊和讨厌的事情”。他开玩笑说“等等大家”“当时,哇,票房过亿多吓人啊,现在是个什么事儿,就跟这总票房50亿一样,过几年你听就是个笑话”。

没想到,仅仅两年时间,50亿就不再是一个高不可攀的数字。

2015年贺岁档,黄渤息影的一年,他此前拍摄的《寻龙诀》制作完成正式上映。这部电影完全集齐了这两年中国电影飞速发展背后的两大要素:乌尔善这样的新一代票房导演,以及华谊、光线、万达这样的民营影企。《寻龙诀》总共卖出了16.82亿的票房成绩,位列当年内地票房榜第三。

当时,对于《寻龙诀》,一种主流的评价是“第一部中国特色的华语工业化大片”。此时,距离曾经开启大片时代的《英雄》已经过去12年,而《寻龙诀》的诞生,似乎宣告着中国电影产业对“工业化”这三个字的摸索已经开始。

电影《寻龙诀》

工业化的摸索才刚刚开始,但是属于喜剧的市场已经来了。同样在2015年,张晨在两年前宣布的话剧改编电影的《夏洛特烦恼》终于上映。这部由沈腾主演的喜剧电影不仅贡献了“马什么梅”“雪花飘飘”等经典台词,更是拿下14.4亿票房,成为当年最大的票房黑马,沈腾也由电视机前观众的熟脸开始成为中国喜剧电影的“门面”。和《港囧》《煎饼侠》《澳门风云2》等豆瓣低于6分仍然能轻松斩获高票房的喜剧电影相比,豆瓣评分7.5的《夏洛特烦恼》也确实让市场“眼前一亮”。

希望拥有自己代表作的吴京仍然没有完成自己的心愿。《战狼》前期宣传时,吴京还不由地感叹说:“成龙有《警察故事》,李连杰有《黄飞鸿》。到我这儿,没有代表作。”但《战狼》以8000万的制作成本获得了5.25亿票房,这至少让他看到了希望。

之后的一年,吴京开始筹拍《战狼2》。受到市场对前作的良好反馈,这次电影的制作成本高达两个亿。尽管有了第一部的成功,但吴京仍然缺钱,资金也几乎全部投到电影本身。

电影《战狼2》

无论是剧情规律,还是声效和特效团队,亦或非洲实景拍摄,《战狼2》都标杆好莱坞,动作指导找来了《美国队长3》和《加勒比海盗》的团队。吴京自己把这种中国化的应用形容为“中体西用”:“他们是工业化流程,一旦一个环节出现错误,需要调节的时间比较多……我们还没有形成一个体系,但是我们的应变能力非常强……我们功夫片的底子太雄厚了。”

2017年,《战狼2》上映,这部无流量明星、一开始并不被各方看好并且只被保守地保底8亿的电影,五天后,票房突破12亿;12天后,票房打破了2016年周星驰的《美人鱼》创下的33.92亿的记录,成为新的国产电影冠军。最终,影片票房数字定格在56.8亿上,创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没有人敢想象的国产电影票房记录。这时候,距离黄渤说出“50亿票房过几年也是个笑话”才过了两年而已,而吴京用一部电影,就打败了黄渤14年的积累,更是让张艺谋、陈凯歌这些大导演在票房成绩上难以望其项背。

当《战狼2》票房突破8亿的时候,吴京的精神完全放松下来。按照和北京文化签署的8亿保底协议,目标已经完成。吴京说:“哥们、兄弟们对我的期许,我做到了。哥们对得住大家。其他的时间想的最多的是什么呢?能不能让我睡会觉,跑路演跑了30个城市了。”

《战狼2》的成功使得北京文化在8个交易日内涨幅接近60%、市值暴涨55亿,成为资本市场的赢家。这个时候,民营影视公司的位置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曾经烜赫一时的五大民营巨头已非不可撼动。2016年,宝座动荡:华谊票房排名从第7掉落到24名、乐视支持的张艺谋的《长城》扑街、万达票房从63亿降到了18亿……新的民营影视公司正在崛起,投资《心花路放》的北京文化和坏猴子、投资《泰囧》《港囧》的真乐道等都在跃跃欲试。(点此阅读:民营电影公司的“五大”,早该重排坐次了)民营影视公司洗牌、市场上出现了更多对“工业化”进行探索的大片的这两年,吴京也终于熬来了他想要的动作电影时代。

这个时候沈腾和黄渤在电影上的节奏开始慢了下来。两年间,沈腾仅仅零星参演了几部口碑较差的电影,2016年,1.7亿票房的《驴得水》没有了他的身影,他回到熟悉的话剧舞台,继续享受着看观众入场的过程;2017年,他以配角的身份参演开心麻花第三部电影—票房22.14亿的《羞羞的铁拳》,再度证明着自己的票房号召力。

电影《一出好戏》

而就在吴京和沈腾以近乎鲸吞的方式收割中国电影票房的时候,黄渤继续在综艺节目中享受乐趣,加入索尼音乐后还发布了首支单曲《这就是命》,歌词唱道“尽力而为就无愧于心,这就是命”,一如他人生的注脚。2017年,黄渤主演的《记忆大师》上映,2.93亿的票房成绩仅仅排到了内地当期票房的第50位,这时候的内地总票房已经达到了558亿。拍戏之余,感觉想法已经成熟的黄渤找来六个编剧,开始打磨他在七年前脑海中就浮现好的剧本《一出好戏》。

一年后,已经44岁的黄渤奉献了他的处女电影《一出好戏》,交出了入行18年的答卷:处女座票房过10亿,总票房13.55亿,位列2018年内地票房12位;沈腾主演的《西虹市首富》拿到了25亿票房,排在当年第四位;吴京则免费参演了《流浪地球》,在影片出现资金缺口时甚至义气投入了6000万救急。

而这些都还只是“盛典”到来前的前奏。

2019年春节,三个此前交集不多的中年男人,因为华语科幻工业电影《流浪地球》、疯狂系列三部曲《疯狂的外星人》、韩寒特色的喜剧《飞驰人生》,“不约而同”地站上了春节档的舞台,并先后走进了“百亿演员”的殿堂,成为最令人瞩目的华语演员,捧起了那座属于他们的“荣誉奖杯”。

人们纷纷感慨其遇上了风口、赶上了好时候,却没曾想,这些荣誉其实是多年前种下的“果”。如果不是当年黄渤不计报酬拍了《疯狂的石头》,他或许不会与宁浩、徐峥有如此深厚的友谊,也不会成为家喻户晓的演员;如果不是当年沈腾淡泊恬惔,十几年来坚持在话剧舞台,他处理其喜剧人物或许不会如此得心应手,也不会成为两部喜剧大作的主演;如果不是当年吴京破釜沉舟、坚持拍《战狼》,他或许不会被中国的工业电影所看到,得到参与、投资《流浪地球》的机会。

那些在最艰难的岁月里的坚持,在千百个日夜后,居然恰好成了他们在历史上留名的推手。

原来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毒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毒眸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评论(5

  • Superbonic Superbonic
    回复
    1

    请把吴京去掉,谢谢!

    2019-02-27 06:45 via android
  • Superbonic Superbonic   回复  荒北猎人
    回复
    0

    我看不到,哈哈哈!

    2019-02-27 21:58 via android
    • 荒北猎人  回复  Superbonic 我看到的是起步与未来
      2019-02-27 11:11 via android
      回复
      0
    • Superbonic 请把吴京去掉,谢谢!
      2019-02-27 06:45 via android
      回复
      1
  • 荒北猎人 荒北猎人   回复  Superbonic
    回复
    0

    我看到的是起步与未来

    2019-02-27 11:11 via android
    • Superbonic 请把吴京去掉,谢谢!
      2019-02-27 06:45 via android
      回复
      1
  • 喜欢

    2019-02-26 23:15 via android
  • 我是艳伟 我是艳伟
    回复
    0

    写的真好,喜欢,激励着我们前进,在艰难岁月里努力前行着,,,,,,

    2019-02-26 21:43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