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阿丽塔:战斗天使》,好莱坞日漫改造启示录

摘要: 电影里逐渐觉醒为战士的阿丽塔,就算与大块头博弈到身体碎裂,还要用仅剩的胳膊狠狠戳进对方的眼窝——不愧是被詹姆斯·卡梅隆看重的CG少女。

文|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吴昱婷、谢维平

电影里逐渐觉醒为战士的阿丽塔,就算与大块头博弈到身体碎裂,还要用仅剩的胳膊狠狠戳进对方的眼窝——不愧是被詹姆斯·卡梅隆看重的CG少女。

河豚影视档案研究发现,诞生于日本漫画《铳梦》的阿丽塔,从小众的日式赛博朋克中走出,变成符合世界审美的好莱坞“阿丽塔”,经历了人物、场景、世界观的多重改编。

好莱坞就是拥有这种将地域文化改编成全球观众都可以欣赏和理解的翻译能力,这是它的视野和创作能力的体现。

尤其对原著漫画剧情的选择和世界观的取舍,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原著内核、电影表达、观影体验,这三者之间的平衡,《阿丽塔》的改编提供了典范。

郭帆在改编《流浪地球》的过程中,也纠结于一种科幻的本土性,创作中最难的就是完成作品的世界观改造,而《阿丽塔》的成功改编,是好莱坞对日本科幻的继承、扬弃和发扬广大。

中国影视公司这些年从海外大量采购漫画、小说、游戏等IP的版权,其中已经改编成电影的,单是2018年,就有《动物世界》、《来电狂想》等,这些改编背后,需要跨越什么样的文化鸿沟,也许可以从美式《阿丽塔》对日式《铳梦》的改编中找到一些答案。

《阿丽塔》对《铳梦》的三个重大改编

《阿丽塔》对《铳梦》的原著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编,其中最大的改编是背景设定、剧情、还有人物三个方面。

据说当初卡梅隆飞赴日本去找原著作者木城雪户拿版权的时候,许下了一个承诺,绝不对原著进行太大的改动。不过除了女主两个巨大的亚洲漫画式眼睛,别的免不了要做取舍。

《铳梦》的故事发生在未来,一个叫废铁镇的地方,那里混沌杂乱,嘈杂不堪,潮湿阴暗的环境中尽是工业废品与零件垃圾。去捡拾零件的医生依德,被废墟里仅剩头颅的美丽女主所吸引,将其带回家修复,为她取名阿丽塔。

《阿丽塔:战斗天使》还原了地下废铁镇、天空之城撒冷和连接两者的十一只工厂运输管道,在占地9.6万平方英尺的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取景。但是团队大改昏暗潮湿的设定,将地理位置设在赤道,同时参考赤道附近的城市,南美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城市布局,最终电影画面呈现阳光充足,十分明亮的效果。

漫画里的废铁城可能在美国堪萨斯城,但是改编团队在进行科学推演的时候,发现只有赤道附近可以搭建漫画中的太空电梯。制片人乔·兰道也曾表示,为符合基本科学原理,废铁城最终选址在赤道附近。

然而抛开这些,仅仅从观赏角度而言,改编团队的这一选择也可能是有意避开3D电影昏暗不清的问题,高亮度的画面能持续刺激观众,另一部赛博朋克电影《银翼杀手2049》就因为阴暗画面过多,观影疲惫而饱受诟病。

在詹姆斯·卡梅隆和罗伯特·罗德格里斯的剧本把控下,阿丽塔选取了最有名气的《铳梦gunnm》第一部,又选了情节点密集的一到五本,最终融汇为以下三块主要剧情:阿丽塔遇到医生重获身体,爱恋人类雨果,参加机动球大战。

在这里,漫画原作宏大的设定被缩小到观众容易接受的程度。日本漫画里对反派常有的悲惨身世的详尽描述,被电影舍弃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部分原创剧情,以求改编的流畅性和文化的普适性。

最大的改编是故事的人物。

第一个重要角色的改编,就是在废墟发现阿丽塔的医生依德。漫画里的依德,是单身男青年,在废墟里被阿丽塔的容颜吸引,带回诊所后为其配足身体,他创造了阿丽塔,希望独占阿丽塔,在阿丽塔想要外出战斗,说出“我不是你的换装玩偶”时极力阻止,这种类似禁室培欲的日本文化,显然不适合电影普世性的定位。

另外依德和阿丽塔像父亲又像恋人的关系,涉及到恋父的伦理性、萝莉外形的“恋童癖”问题,都很棘手,电影的改编避过了雷区,只选定了依德与阿丽塔的父女关系。

电影依德是一位痛失爱女的修理医生,他把父爱倾注在阿丽塔身上,漫画中为阿丽塔买的花纹躯体也变成曾为女儿准备的躯体,前妻绮莲这个新角色的加入,更限定了依德是阿丽塔守护者的身份。

阿丽塔与男友雨果,所代表的机械人与人类的关系,在电影中被弱化。漫画雨果为梦想不停盗取生化人的脊柱,引发一系列纷争问题。而电影雨果只是拆解生化人零件,还因为阿丽塔萌生退意,冲突不再被强调。

漫画雨果从不是浪漫男友,他专注于攒够1千万芯片(金钱单位)以实现进入撒冷的梦想。他代表了废铁城浑浑噩噩人群的反面,他玩命般的争取机会,去实现哥哥和自己的愿望,去撒冷看更广阔的世界,但最终是被骗,被命运捉弄。

可以看到,男女主角上演的是好莱坞式的青春恋爱的套路,雨果在电影里成了为剧情服务的恋爱脑,功能性作用大于文化意义。被安排推进剧情的雨果,不仅带阿丽塔探索废铁城、接触机动球,更是阿丽塔情感成长的催化剂。甚至以自己之死坚定了阿丽塔踏入天空禁地撒冷的决心。

但是电影对经典场景的还原,可谓精彩。一是阿丽塔作为赏金猎人假意斩杀雨果,后带其头颅悬赏躲过追捕,二是雨果爬往撒冷管道的过程中殒命。

所有这些人物的改编,有利有弊,但显然没有获得原著粉的认可,普遍的吐槽在于《阿丽塔:战斗天使》没拍出《铳梦》的内涵,但对普通观众来说,影片更像是一个序曲,阿丽塔的宣战刚刚开始就突然结尾,剧情戛然而止。

《阿丽塔》为何没法还原原著宏大的世界?

《阿丽塔:战斗天使》讲的是 「母胎超能力的机器人」找回 「自身记忆」,准备灭掉 「除了黑暗就是黑暗的boss」的故事。

动漫《铳梦》与之不同,没有把世界的扭曲归咎于「除了黑暗就是黑暗的boss」。他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后工业时代的世界,人类开拓与进取的时代精神已成为了过去,随之而来的漫长而痛苦的停滞期。

《铳梦》的世界,主要由三部分构成,陆地的废铁城,天空之城撒冷(Zalem),太阳系联邦耶鲁(Jeru),后两者的名字是圣地耶路撒冷(Jeruzalem)的拆写。

电影主要选取了废铁城发生的故事,讲述废铁城和撒冷的对立关系,撒冷及耶鲁所阐述的漫画核心理念,被舍弃了。

最底层的废铁城通过工厂的运输管道为撒冷(也译作扎雷姆)提供资源,并且也充当撒冷的垃圾场,无条件地承接一切废弃物。撒冷对废铁城的统治是傲慢的,机械且残忍,正如它高悬的位置,始终俯瞰着底下腐烂溃败的废铁城。

它为废铁城制定了运行法则:简单的赏金猎人机制替代了本该严密的军队防御系统,比拼杀戮的机动球大赛作为娱乐赛事麻木人们的抵抗欲望,一切都服务于绝对律令:禁止任何废铁城居民进入天空都市撒冷。

改编团队为了让观众直接理解废铁城和撒冷的矛盾,将两者处理成一正一邪的机动对抗。漫画中的诺瓦博士,被改编为身处撒冷的大反派,他通过精神控制地面的黑人boss维克特和战斗狂格鲁依什卡,去消灭阿丽塔,夺取她的心脏。

而原作中的诺瓦,是个被流放到废铁城的疯狂科学家。他曾实验性地将格鲁依什卡改造成蛆虫般的身体,并让其大脑染上毒瘾,吸取脑髓才能摆脱痛苦,但是他们之间是独立的,诺瓦对阿丽塔并无所求,格鲁依什卡与阿丽塔的打斗纯也纯属个人机缘。
漫画中格鲁依什卡的蛆虫形象

漫画中格鲁依什卡的蛆虫形象

这样的改动,正邪对抗一目了然,而且原著中,最为精彩的两场打戏,阿丽塔与格鲁依什卡的对抗也得以合理呈现,一是初相逢阿丽塔忆起“机甲术”,二地底打斗阿丽塔被“碎骨钢刀”截成多块,最后用单只胳膊戳瞎格鲁依什卡。

受电影信息容量的限制,漫画后期废铁镇的奋起反抗、“撒冷人的终极秘密”被完全抛弃了,耶鲁(太空城市)所代表的200年前的宇宙大战,倒是有少许戏份,作为阿丽塔过去战士身份的注解。

阿丽塔跟踪医生后,迎来了第一次与反派打斗的机会,此时她的战斗潜力觉醒,而“机甲术”的唤醒正是来源于一段月球大战的记忆。她古老的战斗身份同时被宇宙飞船的“铁战士”躯体确认,多重暗示之下,观众默认阿丽塔是来自宇宙的战斗少女。

《铳梦》故事发生在26世纪,世界充斥着生化人,也就是电影里提到的cyborg,那里人类与机器人有一条简单的分界线:是否拥有人类大脑。废铁镇的居民们虽然长得奇形怪状,有些就像机器零件拼接,但他们类别上属于人类。

撒冷人,自诩高贵美丽,实际上被掩盖了事实真相。所有撒冷人在19岁成为公民时都要接受“加入仪式”,医疗监督局暗中将大脑去除保存在某地,只留下一个记忆芯片,过着最像人类生活的撒冷人,竟不是人类了。

中央电脑麦基洗德(melchizedek)操控了这一切,24世纪,人类濒临灭绝,麦基洗德通过轨道电梯成功将人类送往月球、火星、金星等地,甚至开辟了移民到太阳系外的星系计划。轨道电梯的宇宙端被称为【耶鲁】,地面端称为【撒冷】。为了进行星际旅行实验,采集优秀遗传基因,撒冷被重点建造。

然而,星际船从未航行过,24世纪也就是距今200年前,各外星殖民地争夺地球资源,星际船和乘客受牵连被毁。麦基洗德切断轨道电梯,撒冷被孤立,废铁城诞生。

电影122分钟肯定讲不完这些,它浅尝辄止地讲述第一部漫画的前5本(一共9本),选用漫画最精彩的场景,对观众进行视觉轰炸,至于原作的灵魂,就选择性的忽视,毕竟没时间讲,讲明白太难,一不小心就变成沉默的哲学讨论。

好莱坞对日本IP的改编,可以给我们哪些启示?

《攻壳机动队》的改编,跟《铳梦》一样,拼凑场景放弃哲学讨论,做成了一部完成度很高的好莱坞英雄片。

2029年,通信技术和人体电子技术高度发达,人们可以随意接入网络,网络犯罪率极大提高,全身义体化的草薙素子,被称为少佐,在公安九课荒卷的带领下打击网络犯罪。

斯嘉丽·约翰逊饰演少佐,在电影中高度还原了经典的高空跳楼、机器人艺妓谋杀高官、隐形衣水面战斗,但是在她身上,原作里少佐追寻自我的哲学讨论,换成了浅层面的迷茫和找回记忆。

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的主线是追杀幕后boss久世,暗线是少佐寻找身份,结局boss捉到,少佐也找到身份,影片最后落到少佐宣誓永远做正义的守护者。

改编本身就是一件不讨好的事情,把漫画庞大的世界观放到电影里,怎么都会照顾不周,也就是高度工业化的好莱坞,敢于一次又一次改编异国漫画。好莱坞为何要突破重重限制,去理解抽取日本的作品,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末世文化方面,90年代的日本漫画作品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2018年上线的纪录片《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故事》,詹姆斯·卡梅隆现身说法,分析科幻小说从起初被人们崇拜到如今轰动影视界的成功演变,一共6集,将科幻分成了6个大类型:外星生命、外太空、怪物、黑暗未来、智能机器人、时间旅行,其中有大量的篇幅讲到日本,日本八九十年代的赛博朋克作品,融合了黑暗未来和智能机器人,阐述了在末世环境下,半机械化的人类的生存境遇和哲学思考。

日本七十年代经济高速发展,推动了出版业的扩张,日本大阪万博会召开,掀起了关注科学的社会浪潮,科幻作品涌现。七八十年代,代表小说有《日本沉默》、《银河英雄传说》。80年代经济增长停滞,90年代初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爆发,日本呈现大萧条的末日景况。日本人刻在骨子里岛国自危意识被催化,演变成社会的恐慌,孤身少男少女反抗即将终结世界的作品大批出现。

1988年大友克洋的《阿基拉》横空出世,讲述末世背景下人对权利的追逐。核爆炸废墟上建立的新东京,街头飞车党铁雄偶然成为军方实验对象,成了神秘力量阿基拉的傀儡,大浩劫随之爆发。1995年押井守导演的《攻壳机动队》改编自士郎正宗的同名漫画,同期《铳梦》《苹果核战纪》等类似作品纷纷面世。

《阿基拉》的暴力美学和末日情怀深受美国人欢迎,漫画在美国热销七年,电影以6种语言在世界公映后,仅在美国收益就达到100万美元。好莱坞看到了商机,华纳早早购下《阿基拉》的版权,派拉蒙的《攻壳机动队》、二十世纪福斯的《铳梦》改编作品已经上映。

除改编漫画原作之外,好莱坞也没有停止吸取日式作品的精髓。《黑客帝国》就明显深受《攻壳机动队》里灵魂与驱壳分离设定的影响,人们可以插入一个虚拟世界系统然然后迷失自我。达伦·阿伦诺夫斯基则疯狂致敬今敏,《黑天鹅》《梦之安魂曲》的部分分镜和《未麻的部屋》一模一样。而诺兰的《盗梦空间》里,人们也看出了今敏作品《红辣椒》的影子。

《黑客帝国》尼奥连接Matrix

异国科幻作品的改编和吸取,好莱坞有太多的例子给中国做出示范。这几年,时常听到中国公司买下日本科幻IP的消息,比如据说拉近影业就买下了日本小说《银河英雄传说》的版权,进入到编剧阶段。怎么改,还得多学习一下前辈的经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

  • hVAKSd hVAKSd
    回复
    0

    ◆◆◆◆◆阿丽塔:战斗天使 高 青 版 汁 源: t.cn/EVg3LLC

    2019-02-26 17:07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