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百亿影帝出炉,百亿影后在哪?

摘要: 今年的贺岁档,是影帝们的“大年”,也是女性角色的“小年”。

文丨锋芒智库,作者丨大静

“男主角”,正在成为理解中国电影的新关键词。

席卷了58.4亿票房的2019年贺岁档过去后,电影市场诞生了吴京、沈腾两位百亿影帝。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2019年2月21日,两人担任男一号的电影(吴京12部,沈腾8部)席卷的票房分别达116.7亿、107.87亿。同时,黄渤、邓超、王宝强三位男演员的票房成绩分别达99.4亿、98.45亿、96.78亿,距离百亿影帝仅剩一“部”之遥。

大银幕则被这些百亿俱乐部的影帝们“承包”:《流浪地球》中吴京化身拯救人类的“宇宙战狼”,《疯狂的外星人》里黄渤将一出啼笑皆非的猴戏一耍到底,《飞驰人生》中沈腾从炒饭摊重返赛车巅峰,《新喜剧之王》里王宝强穿上了白雪公主的戏服。

更“过分”的是,吴京同时也是《流浪地球》投资人之一,王宝强任大股东的“乐开花影业”正是《疯狂的外星人》的发行方,沈腾“一拖二”既参演了《疯狂的外星人》又参演了《飞驰人生》,若再加上周星驰、刘慈欣、韩寒、宁浩、屈楚萧等一众人物……可谓从编剧到导演,从出品到发行,从科幻到喜剧,从地球到太空,全是男人,齐齐整整。

消失的“女主角”

今年的贺岁档,是影帝们的“大年”,也是女性角色的“小年”。

银幕里的女性角色乏善可陈,除《新喜剧之王》中的如梦和《流浪地球》中的韩朵朵勉强能给观众留下些许印象外,以往在电影里占据重要戏份、能成为影片一大看点、需要浓墨重彩刻画的“女主角”在电影市场集体失踪——而这个没有女主角的贺岁档竟成了影史最强?换到从前,简直难以想象。

在可以称为华语电影先驱之地的香港,女主角承载着导演的审美观,历来是电影中出彩且“摄人心魄”的存在,即便是在武打、黑帮等男人戏题材里,“花瓶”角色也必不可少。

经典的女性角色包括《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中的东方不败、《大话西游》中的紫霞仙子、《黄飞鸿》中的十三姨、《甜蜜蜜》中的李翘、《新龙门客栈》中的金镶玉、《喜剧之王》里的柳飘飘、《倩女幽魂》中的聂小倩,以及王家卫电影中永远的“苏丽珍”——在《阿飞正传》中她痴情勇敢、在《花样年华》里她求而不得、在《2046》里她被周慕云念念不忘。

女主角们讲述了一个个香港故事,引发了一段段江湖恩仇,将女性的美艳、侠气、神秘、爱情、欲望等阐述的淋漓尽致,林青霞、王祖贤、张曼玉、朱茵、关之琳、张柏芝等大批香港女星则通过这些角色为大众熟知,影响力和号召力如日中天,导演徐克就曾向媒体表示:“林青霞是上世纪60年代很多年青人的暗恋对象,她代表了一个年代的符号,我们从她的影片里学习爱情生活的经验。”

在内地,“塑造”女主角同样是个重要命题。在特有的历史、文化和时代背景之下,女主角们“挟带”的主题更为深刻和厚重:《红高粱》中的九儿、《一个都不能少》中的魏敏芝、《胭脂扣》中的如花、《霸王别姬》中的菊仙、《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米兰、《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这些女性角色,既解构了时代,也侧面助推了中国第五代和第六代导演的崛起。

梳理香港、内地两地影史,不难发现,女主角历来是电影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

百亿影帝出炉,百亿影后在哪?

抛开这些经典,即便是近年,高票房电影也离不开“女主角”。

2011年,年度票房第一的《金陵十三钗》中倪妮惊艳出场;2012年,年度票房第三的《画皮》里,赵薇、周迅扛起爱情大旗;2013年,《西游·降魔篇》成为当年唯一一部票房破十亿电影,舒淇的月下独舞成为经典画面,赵薇导演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名列票房第三,杨子姗和江疏影由此走红;2015年,《捉妖记》以24.4亿票房登顶,白百何晋升30亿影后;2016年,《美人鱼》总票房达33.8亿拿下年度票房冠军,林允一炮而红;2017年,影史票房第一的《战狼Ⅱ》捧红了卢靖姗,冯小刚更以一部《芳华》捧红了钟楚曦、苗苗等新生代女星。

而这一群体却在2019年贺岁档里几近销声匿迹,也由此,百亿影帝们迎来高光时刻,百亿影后在哪,却成了谜。

我们需要厘清的问题是——女主角去哪了?

今年的贺岁档,科幻领衔、喜剧陪跑,在一些观众的固有认知里,这两种题材都是男性向题材,而女主角一般出现于侧重在家庭、爱情、校园等情感类题材的电影中,她们的缺席,与市场偶然性的题材撞车有着直接关系。

笔者认为,与这种偶然性相比,这一问题内在的必然性更值得重视——经过了2018年电影市场的起伏、洗牌与重建 ,从资本到观众,行业正全面走向理性期,女演员的“票房生产力”正在被重新审视,女主角的消失,或许正是审视之后,市场主动选择的结果。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2019年2月21日,国内个人票房超过40亿的女主角共计14人,剔除掉作品不足5部、上榜有一定运气成分的女星后,剩下共计12人,分别为:白百何(94.71亿)、舒淇(63.9亿)、杨幂(61.92亿)、林允(56.24亿)、张雨绮(48.3亿)、马丽(44.92亿)、景甜(43.76亿)、李宇春(43.57亿)、赵薇(43.29亿)、周冬雨(42.16亿)、姚晨(40.89亿)、范冰冰(40.56亿),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中国的百亿影后,极有可能诞生在这12人之中。

笔者分别在男女主角中选取票房前五名计算“坑产”(总票房/作品数量):男主演中,吴京为9.75亿、沈腾为13.5亿、黄渤为3.55亿、邓超为4.92亿、王宝强为4.84亿,人均7.31亿;女主演中,白百何为5.26亿、舒淇为3.04亿、杨幂为2.29亿、林允为9.37亿、张雨绮为3.45亿,人均4.68亿。

也就是说,女主角的“票房生产力”本就大大低于男主角,而近一年来,这个备受期待的12人群体成为娱乐圈负面新闻的重灾区,面对着前所未有严格的舆论环境,其未来票房的产出能力更难以评估和确认。

迭出的负面、崛起的叔圈,再难重构的“票房生产力”

近一年来,本可以凭《情圣2》拿下中国第一个百亿影后殊荣的白百何,经历了“出轨门”、“婚变门”后,折在了吴秀波演艺生涯的最大危机上,《情圣2》先提档后撤档,最终彻底无缘贺岁档角逐;曾以一己之力让豆瓣评分3.2的《孤岛惊魂》拿下8900万票房的杨幂,在《宝贝儿》中转型失败,电影最终票房仅《孤岛惊魂》的三分之一;张雨绮人设、婚姻风波不断;赵薇深陷祥源文化在证券市场的是非之中;范冰冰则因阴阳合同、逃税风波彻底淡出大众视线,短期内再难复出……

迭出的负面新闻带来了“致命”伤害——曾经“生产票房”的女主角群体成为了“影响票房”表现的存在。

同时,女主演们的重心也在偏离电影。源起于好莱坞的“40岁魔咒”始终萦绕在这个群体周围,“成熟期”女演员们开始考虑转型,越来越多地涉足电影之外的其他版块以求获得新的突破,如章子怡加盟《妻子的浪漫旅行2》、舒淇入驻《中餐厅》第二季。此外,与男主角们相比,女主角们在娱乐市场中面对的选择更多,空间更大,林允成了小红书上的“种草”网红、周冬雨在高奢品牌中风生水起,而这点,也限制了新生代女主角们在电影事业上的专注与打磨。

与女主角群体当下处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沈腾、黄渤、王宝强等人为代表的“叔圈”,在票房号召力上的全面崛起。

从2013年的《中国合伙人》、2014年的《心花路放》,到2015年的《港囧》、2016年的《湄公河行动》,再到2017年的《战狼Ⅱ》、2018年的《唐人街探案2》,银幕上的双男主甚至三男主戏蔚然成风。银幕上大出风头的背后,“叔圈”也在加码整条电影产业线的布局,黄渤名下相关公司达16家,王宝强相关公司共计8家,徐峥共计5家。涉入产业上中下游无疑将更有利于“叔圈”银幕形象的打造,而对于代表着电影新票仓的“叔圈”来说,市场环境也极为友好——与女主演们五花八门的“栽跟头”相比,叔圈最大的瓜不过出在吴秀波身上,还仅属“作风问题”。

负面迭出、职业生涯短暂、市场诱惑繁多、叔圈崛起……在自身和外在的种种因素作用之下,女主角们的票房生产力暂难重构。短期内,女主角或许将频繁缺席于爆款电影中,即便长期来看,中国距离“百亿影后”,也还差了一个“女版战狼”的距离。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锋芒智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锋芒智库
锋芒智库

立足于传媒行业垂直领域的影视舆情研究机构。(公众号:fengmangzk)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