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别了,算法无罪和技术中立的旧时代

摘要: 如果放眼全球来看,你会发现,这场对自媒体、新媒体平台、社交平台的管控态势,几乎是席卷全球的。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陈纪英

今天的最大热点,是咪蒙全网封号,但咪蒙全网被封,不过是滔滔巨浪溅起的水花罢了。

要理解咪蒙被封这件事,就不应该错过另外一条不太引人注意的新闻——今日头条上线了新版反低俗产品“灵犬”,在过去的反低俗色情基础上,新版产品增加了反暴力谩骂和反标题党能力。

而在2016年底,一度被贴上三俗标签的今日头条,其创始人张一鸣还坚称“算法无罪”,不需要设立总编辑;2016年初,曾因传播淫秽作品罪入刑的王欣,还自辨“技术中立”。

后来,张一鸣改了口,道歉信中称要强化总编辑责任制,搭建万人内容审核团队,“灵犬”就是改变后的产物。

技术中立、算法无罪的时代彻底过去了,一个新时代开启了——咪蒙账号该不该封封得是否合理,不是本文要谈论的主题(更何况,现有形势下,谈论这个话题,既然无解也就无必要了),封号已经成为事实,我想讨论的是,自媒体要往何处去,以及这种航向是如何反转的。

管控的大潮

咪蒙被封不是起点,也不是终点。

如果我们不去追溯封号规则的合理性,严格遵循以往判例的话,可以说,咪蒙的封号似乎并不出人意料。

导火线《寒门状元之死》一文,实际上触犯了许多底线原则,突破了基本伦理。

新闻学伦理——以虚构之文,冒充新闻学之实,违反了基本的真实客观原则。虚构文的作者,甚至假冒公益人士,声称要支持死去状元的妹妹读大学,近似于公然“诈捐”。

扭曲价值观,撕裂社会阶层——这篇文章里,中产坏、精英坏、富人坏、逆袭的凤凰男也坏,成功人士都坏、普罗大众都渣。全文就俩好人,一个是穷死病死、工作两年存款就3700元的寒门状元,一个是出身大凉山、甘守三尺讲台,人穷血热的班主任。

而在以往的文章中,咪蒙乐于也善于产出的各类爆款文中,也不乏侮辱性、煽动性文字。比如《我曾经想过,让父母去死》,《摔狗事件:一只狗狗死了,一个畜生却活着》,《这一次,我支持人肉》等等。

如此看来,咪蒙被封,只是时间问题。

管控的当然不仅仅是咪蒙这样的自媒体号,还有各大新媒体平台。过去三年,在相关部门的处罚名单上,不乏今日头条、快手、微博等巨头。

尤有代表性的是今日头条——这家成长最快的中国独角兽公司,打造了多款超级APP,但也是被约谈、被点名最多的之一。

去年4月,其旗下“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被责令永久关闭,就是这场自上而下的管控大势的高潮。

管控之下,原本坚持算法无罪的平台也不得不把调转航向,主动加强自我审查,进行合规化转型。机器推荐变成了人机审核,今日头条的内容审核团队已经扩充至万人。

不管被动还是主动,两条河流相向汇聚,最终殊途同归——合规,成为了内容平台不可逾越的高压线。

其实,如果放眼全球来看,你会发现,这场对自媒体、新媒体平台、社交平台的管控态势,几乎是席卷全球的。

可以作为类比的是脸书。

去年一整年,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4月份,他在公众面前接受了美国国会连续数小时的拷问,并再度向公众及国会道歉。

2006年以来,扎克伯格一直在为Facebook的错误道歉,但4月份的这场道歉,却事关脸书的生死。

在此次听证会之前,《华尔街日报》就预测,大量虚假新闻通过脸书影响美国大选的的丑闻(“剑桥分析公司丑闻”),可能引发华盛顿采取新的立法措施,进而动摇了Facebook的商业模式,这是扎克伯克要尽力避免的“最坏可能”。

扎克伯格很幸运,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但这是Facebook承诺作出重大改变的前提下,比如不涉及个人具体隐私资料,或者限制用户数据的访问等。

总之,脸书承诺,尽量不触碰底线。

权力的转移

为何管控大势从传统媒体转移到了自媒体和新媒体大潮领域?

从本质上来说,是因为一场权力迭代已经交棒完成——神圣的第四权力,过去属于传统的专业机构媒体(包括电视、报刊,网络)等等,现在,这块权力,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都被自媒体蚕食过半了。

去年,在大健康领域影响力最大的两大由自媒体推动的事件,一篇是《疫苗之王》,把公众对疫苗的关注度推到了顶峰;而传销集团权健的倒台,则离不开丁香园的一篇报道。

你会发现,在不少热点新闻事件中,自媒体的风头,甚至盖过了传统媒体。

另举一例,比如刷屏的《甘柴劣火》,这篇自媒体作者黄志杰于2019年1月11日发布的文章,新闻事实等很多来自包括财新在内的专业媒体。但是,颇为不幸的是,专业媒体文章的阅读量和传播效应,都不及这篇涉嫌洗稿的《甘柴劣火》——在版权上,我当然要支持付出巨大劳动的专业媒体,但在传播效应上,自媒体更胜一筹也是事实。

不妨回头再对比下Facebook——如果脸书是个国家,它无疑是世界第一大国。高达20多亿的月活用户,约占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拥有与教徒一样海量一样忠诚的追随者——这意味着它在重大事件上,可以左右局面——比如美国大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 脸书就遭到了传播不实信息、导致社会动乱的指控。

据称,有些人操控利用了Facebook的自动系统,用“虚假新闻”释放有毒的政治诱饵。至少有一百个网站被追溯到马其顿小城韦莱斯,支持特朗普的Facebook群组流量适中处于高峰。

假新闻源向Facebook支付了“微定向”广告,这些广告面向的是容易洗脑的用户群。

另据美国情报部门称,其行动罪魁是俄罗斯特工。去年2月,负责俄罗斯干扰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专员Robert Mueller,指控了13名俄罗斯人使用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进行“干涉行动”,花钱投放中伤希拉里·克林顿的广告,从而影响民主党派人士的投票决定。

根据预估,这场干涉行动效果惊人,不到一百名特工,触达操纵了一亿五千万用户。

不仅仅影响美国大选,脸书在全球脆弱地区,甚至成为了引发群体暴力的强大催化剂。

在旗下产品WhatsApp的最大市场印度,网络上的恶作剧引发了骚乱私刑和致命的殴打。当地官员无奈之下,一年内提出了六十五次关闭互联网的请求。

而在利比亚,一些用户利用Facebook交易武器。在斯里兰卡,佛教暴徒今年春天因谣言袭击了穆斯林,一位政府官员告诉《纽约时报》,“问题出在我们身上,但Facebook在煽风点火。”

暴乱之下,近一百万罗兴亚人逃离了缅甸。连负责调查危机的联合国调查员也说:“我担心Facebook现在变成了一头野兽,违背了它的初心。”

当脸书已经冲出笼子,并在某些时候成为了凶徒的暴力工具之后,扎克伯格还能理直气壮的声称,技术无罪、平台无罪吗?

不,他当然不能如此,后来扎克伯格承诺,他要雇佣100个缅甸语内容审核人——他未必做到了,但是他显然认为,内容的自我审查是很有必要的。

从咪蒙到被动合规转向的今日头条,以及主动拥抱监管的一点资讯,还有开始进行更广泛更深入的 内容审核的脸书,当UGC模式的自媒体在舆论场上,在很大程度上接管了传统媒体的话语权,然后,逐渐严苛的内容管控就成为了现实——这并不代表我认为所有的管控都是合理适当的,但这就是无法更改的事实。(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陈纪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纪英
陈纪英

欢迎关注微信号财经故事荟(cjgshui)。资深围观,谨慎吐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