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绑定周星驰不再管用,影视行业需要流浪和冒险

摘要: 只有资本有勇气开拓时,好电影才会从中诞生

 

 

文|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Oak、庆凡 

1

在贺岁档这个大考结果出来之前,大多数人都认为《新喜剧之王》会成功的,毕竟珠玉在前。

只需梳理周星驰最近的三部电影就不难得出这个结论:六年前的《西游降魔篇》,即便周星驰只导不演,也成为历史上首部单日票房过亿的华语影片,最终获得12.46亿的成绩,据报道,成本为1.13亿元;之后又有《西游伏妖篇》,票房16.56亿,成本是4亿元;2016年春节档,周星驰迎来了自己的巅峰,《美人鱼》以33.93亿的成绩再次创下纪录——历史上首部单片票房30亿+的华语电影。

而新片之所以叫《新喜剧之王》,是因为20年前周星驰拍了一部《喜剧之王》,他和张柏芝之间的台词“我养你”,已经成为中国爱情文化里的一个文化符号。

2018年年底,《新喜剧之王》宣发时,周星驰并没忘记兜售情怀,比如请出张柏芝再现《喜剧之王》“我养你啊!”的场景。此外,他还专门为电影录制了一个简短的预告片,里面有一句“临时演员也是演员来的”,正是当年《喜剧之王》中他的一句台词。

周星驰张柏芝再现《喜剧之王》

从12.45亿、16.56亿、再到33.92亿,外界预估《新喜剧之王》的票房能够达到50亿。

根据艺恩智能报表发行版数据显示,到上映之前的2月2日,《新喜剧之王》在春节假期的预售票房达到8639.7万元,各方面数据紧紧跟着《疯狂的外星人》和《飞驰人生》,位列第三。

制作方也准备在资本市场上收割——《新喜剧之王》的制作方新文化2019年1月3日公告表示,旗下全资子公司新文化影业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不低于人民币1000万元且不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参与投资电影《新喜剧之王》,公告强调,该电影系由周星驰创作及拥有的原创故事剧本改编的长篇故事电影。

但在这场短跑刚刚开始的大年初一,《新喜剧之王》就掉了队,只剩下《飞驰人生》和《疯狂的外星人》两强相争。最终的结果现在已经明了,获得胜利的却是一匹艰难出生的黑马《流浪地球》。

包括阿里影业旗下灯塔专业版、猫眼专业版在内的数据商提供的信息显示,截至2月10日(大年初六),中国电影春节档总票房超过58亿元,《流浪地球》的票房超过20亿,而《新喜剧之王》最终在春节档仅获得了超5亿元的票房,没能挤进前三名。

2月11日,是春节长假之后A股第一个交易日,上海新文化跌停,而《流浪地球》投资方北京文化涨停,中国电影大涨6%。

中国电影是最早进入《流浪地球》项目的公司,2017年,中影投资了4500万元。

北京文化也是投资方之一,该公司2017年1月24日的公告表示,北京文化对电影《流浪地球》项目的总投资为1.075亿元,其中公司投资的影片制片成本7250万元,公司垫付的宣传和发行成本不低于2500万元、不超过3500万元。

几家公司的收益并不难计算,截止2月12日,《流浪地球》票房为23.4亿。按照行业的分账模式,扣除3.3%的营业税和5%的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剩下的91.7%为一部电影的“可分账票房”,由电影院、发行方和制片方分成,在这91.7%中,电影院及院线提留55%,而发行方拿12%,剩下的33%是制片方的收入。

中国电影2月11日公告称,截至2月10日,公司投资电影《流浪地球》所产生的收益约为9500~10500万元。11日当天北京文化也公告称,截至2月10日公司从该影片获得收益7300~8300万元。

无论如何,流浪地球的制作方在资本市场和投资回报上都获得了实际的收益。

2

上海新文化并没有错,只不过用了影视行业的传统手段,绑定流量明星,从而避免创新和冒险。

上海新文化和周星驰的渊源开始于2016年前后,当年三四月份《美人鱼》票房大卖,新文化公司作为出品方之一,赚尽了风头。

当时《美人鱼》背后的投资方有很多,包括中影、星辉海外有限公司、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新文化只是该电影的一个参投方,在当年上海新文化的财报中,《美人鱼》在年报存货中排名第五名,由此也不难推断出当时上海新文化投资额度不高。

但这部电影让上海新文化尝到了甜头,干脆彻底绑定周星驰——2016年年底,上海新文化及其关联方斥资13.26亿,收购周星驰个人100%控股的公司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以下简称PDAL)51%的股份。

当时,周星驰承诺:“未来所有影视剧作品,新文化都将有20%的投资权。且在未来四年内,将给新文化公司带来 10.36 亿的收入,若未达到,将由自己垫付。”

也就是说和其他影视收购案一样,双方涉及业绩对赌,根据公告,2016-2019年,周星驰承诺PDAL将分别实现1.7亿、2.21亿、2.873亿和3.617亿元净利润,合计10.4亿元,不足承诺的部分,将由周星驰现金补偿及回购。

实际上,收购之前,PDAL的经营称不上理想,2015年总营收仅117.37万元,营业利润也仅34.84万元,对应的所有者权益为-94万元,资不抵债。但到了收购的时候,2016年前三个季度,PDAL的业绩突然飙升,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117万元上升到8117.5万元,增长了约80倍,净利润约6418万元,但公司并未对外说明这笔突然飙升的业绩的来源,据《时代周报》2017年报道,新文化董秘盛文蕾在邮件中回复表示,“PDAL之前的营收和利润,主要来自于周星驰近一两年电影的周边版权收入。”

实际上,绑定周星驰是当时上海新文化拯救自己最终的方案——从2016年开始,新文化的盈利彻底陷入停滞。

但市场向这家公司展示了一条活路——冯小刚创办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公司以10亿元“嫁给”华谊兄弟后,范冰冰、刘诗诗等诸多明星都纷纷和上市公司相互绑定。

在绑定周星驰之前,新文化原本要收购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千足文化。自2015年底新文化就停牌,到了2016年3月14日,该公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宣布要以21.60亿的价格收购千足文化。千足文化主要从事综艺节目制作,一些有名的产品包括上海电视台《人气美食》、浙江卫视《我看你有戏》和中央电视台《奔跑的课堂》等。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上海新文化那次出价给出了相当高的估值,公开数据显示,截止上海新文化公告收购前的2015年12月31日,千足文化的账面净资产仅为1428.49万元,收购总价相对于账面净资产的评估增值率超过150倍。

2016年8月,收购重组协议被证监会否决,新文化的股价复牌后遭遇连续3天暴跌,合计跌幅超过20%。

但新文化当时表现出少见的坚持,一个多月后,再次以“实施重组有利于公司长远可持续发展,符合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利益”为由,宣布继续推进该次重组事项。

直到2017年1月4日公司宣布收购PDAL之前2016年12月,新文化才表示终止收购千足,这也不难看出,绑定周星驰也是上海新文化“一计不成”再生的“一计”。

此后上海新文化抱上了周星驰的“大腿”,到了2017年年底,根据上海新文化发布的公告,他们以 1.68 亿元的价格,从周星驰的公司PDAL处获得了《食神》、《喜剧之王》的网剧开发权,计划拍摄不少于10 季、120 集的网剧。

上海新文化表示《美人鱼》等将拍电视剧版

到了2018年5月,新文化再次宣布表示,子公司新文化影业以自有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且不超过1亿元参与投资电影《美人鱼2》,当时有报道指出,这部电影投资总额高达8亿元。目前这部电影还未上映。

除了绑定明星、收购已成型的内容制作公司,上海新文化自身并没有较强的内容制作能力,以新文化官网排在第一个“经典作品”《大唐双龙传之长生诀》为例,这部剧由陈国坤、方力申、朱茵、应采儿主演,2011年上映,而在豆瓣影评上评分3.9分。此外,上海新文化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之所以仔细剖析上海新文化,是因为这家公司是这几点影视市场的一个典型代表——用流量小花、小生,绑定大牌演员或者导演,打安全牌。

而此次上海新文化的惨败,正是说明了这条道路不再行得通——对于单个公司而言,如果缺乏内容上真正的创新和探索能力,仅仅是绑定明星,也意味着将公司命运押宝于单个明星的沉浮,风险极大且难以持续发展。

而对于整体市场而言,数年来上海新文化这种制作和投资路径流行,炮制了大量《孤芳不自赏》这样忽视观众智商的电视剧。

一切都需要改变,需要冒险。

3

影视市场原本是需要创意的领域,当投资人都墨守陈规时,新的类型电影、导演和新演员都不会获得资金,即便他们是真正优秀的作品。好在并不缺乏冒险家。

有记者采访北京文化,你们为什么总是“押对”宝,“这个不是赌博,不是押宝。肯定是赔赔赚赚都有的,因为电影是高风险的”,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总经理张苗表示。

如果把《流浪地球》看作一个创业过程,流浪地球前后有四轮重要的资金投入。

不妨把最开始的参与者看作是种子轮投资人,2014年,中影公布了24部新电影计划,其中包括《流浪地球》、《微纪元》和《超新星纪元》三部刘慈欣小说的版权。

后来的故事大家已经熟知,最初,中影的导演意向是卡梅隆、阿方索等经验丰富的好莱坞导演,但一一遭到了拒绝,最终中影遇到了郭帆,当时郭帆只不过因拍过青春电影《同桌的你》而小有名气。

现在回过头来看,郭帆是在中国市场创建一项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放在创投领域,这样的项目少不了吃闭门羹,除非遇见有眼光和勇气的投资人。

刘慈欣在接受《三声》的采访时说,科幻片的难,不是把幻想拍成幻想,而是在于把幻想拍成历史。

为了打动投资方,郭帆团队花了8个月时间来构建世界观、涉及一百年的编年史。从自然环境到社会分工,从家庭日常生活到地下城的构建,方方面面细化的世界设定重构。中影制片人朔方回忆,自己总是在凌晨4点收到郭帆发来的无数版世界观架构说明书。

为了构建这个未来的真实世界,编剧的工作量成倍于现实题材电影,编剧组成员一度增加到7个。由于创作中诞生了大量全新的概念,需要新增一个概念设计程序,每写一部分剧本,就要把其中的内容画出来,“比如房间里多了一个仪器,编剧就可以根据这个往下再编细化的故事,是一个来回交互的过程”。最后,仅概念图就画了3000张。

《流浪地球》手稿

2016年1月,郭帆和龚格尔拿出了2.5万字的剧本大纲,而正常电影的剧本也只要三四万字。所以相应的,龚格尔和郭帆一共写了大概100万字的剧本。

糟糕的是,2015年末,《三体》陆续传出制片人离职、特效团队被换的消息,行业、资方和市场对科幻电影的态度急转直下。

“2016年4月,我们向中影制片部门的负责人做了一次剧本阐述,整个剧本由我和郭帆表演了一遍,大概历时两个小时,到最后动情之处,不仅我们表演的人很哽咽,现场所有的人都哭了”,郭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但感动是没有用的,即便中影算是最开始的“种子轮”投资人,当时的态度也是犹豫的。按照郭帆的剧本,场景涉及地下城、冰原、行星发动机、宇宙空间站四大场景,跨度巨大,所有场景均需大量现场置景,且全片视效镜头预计超过90%,这也意味着巨大的成本。

郭帆希望找到一个第三方来撬动中影,2016年年中,郭帆带着《流浪地球》项目找到北京文化,结果打动了北京文化。

中影终于入局,到了2016年年底,《流浪地球》的剧组的第一笔投资到账,投资额度是4500万元,对比风险投资,中影也是《流浪地球》的A轮投资人。

而在拿到这笔投资之前一年内的开销,郭帆和搭档龚格尔已经自行垫资近一年,郭帆垫资一百多万,龚格尔垫了几十万。到了2017年1月23日,北京文化跟进了这个项目。

就像在腾讯发展早期退出项目的IDG一样,《流浪地球》主要出品方之一万达影视中场撤资,当时《流浪地球》的制作成本眼看着还没有个尽头。但电影如今名利双收,想必万达电影也少不了和IDG一样懊悔。

由于万达的撤资,吴京自掏腰包拿出6000万元救场。钱仍然不够,北京文化在2018年5月和2019年1月两发关联交易进展公告,郭帆文化传媒投资《流浪地球》3000万并追加900万元。

《流浪地球》从最开始一个人,到不断有新的力量加入,郭帆数了数,片尾的字幕里参与者达到了7000人,这些人,和四轮合计超过3亿人民币资金最终成就了这部电影。

最大的愿望是电影至少不赔钱。这样就会有更多的投资人相信这个类型,才有更多的导演尝试去拍科幻,中国的电影工业才会不断完善,产出一部又一部电影。”郭帆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既希望文创行业多一些北京文化、中国影业,少一些上海新文化的老套路,又希望郭帆和投资人们并不是为骗子和傻子们开创了一个新纪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略大参考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略大参考
略大参考

关注TMT趋势,追踪资本动态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